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後我成為帝王的心尖寵
重生後我成為帝王的心尖寵 連載中

重生後我成為帝王的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夏如卿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夏如卿 秋桐

【已完結】新書《深宮有朵黑蓮花》歡迎大家來多多灌溉~現代吃貨穿越深宮,底層掙扎小透明一枚,好在宮裡的伙食不錯,湊合湊合也能過誰料想,那幫女人戲真多,沒事兒就喜歡瞎蹦噠,那就不客氣了,不爭寵難道蒸饅頭?!入宮第一年,她不受寵!備受欺負!入宮第N年,她寵冠六宮!卻成了眾人的眼中釘!不想當皇后的寵妃不是好廚子!既然皇帝總要有大老婆,那為什麼不能是她!誰說帝王最無情,她偏要成為帝王的心尖...展開

《重生後我成為帝王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哼!」施貴妃斜睨一眼,冷笑了一聲。

  胡貴人臉色更白了,剛才的話,也得罪了施貴妃啊,她可是皇上的青梅竹馬,論資歷豈不更老?

  想到此,她嚇得腿都軟了,得罪了施貴妃的下場,她幾乎不敢想。

  額頭緊緊貼在地上,連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夏如卿悠然抿了一口茶,茶香溢滿唇齒,嗯,滋味兒不錯。

  最後,還是皇后出來打圓場:「好了,胡貴人起來吧,你也進宮一年了,謹言慎行這個道理,你也該明白!」

  「奴婢謹遵皇后娘娘教導!」胡貴人戰戰兢兢起身地道。

  皇后滿意地點了點頭,大家又說了會兒話,這才散了。

  出了椒房殿,等眾位娘娘們一離開,胡貴人狠狠瞪了夏如卿一眼,甩帕子走了。

  夏如卿把玩着手腕上的翡翠鐲子,隱去嘴角的一絲嘲諷。

  大家平起平坐,這是耍的哪門子的威風?記憶里,這個胡貴人可沒少擠兌原主。

  以前她是才人,擠兌就擠兌了,以後么……大家都是貴人,自己可不能再吃虧了不是?

  ……

  中秋節的前一天,皇帝的賞賜下來了。

  皇后的自然最多,其次是施貴妃的,其餘的也都是按着位分來。

  趙君堯很少在這上面花什麼心思,基本都是李盛安按着規矩安排的。

  只不過,今年的貢品裡頭,有高麗國進貢的幾盒胭脂。

  高麗國號稱玫瑰之鄉,貢品胭脂是用無數新鮮玫瑰花瓣擠出花汁,加上秘制的香露調製而成。

  不僅顏色鮮艷勻凈,潤澤肌膚,塗上去還有一股淡淡的玫瑰香氣,深得後宮女子的喜愛。

  今年高麗國發了洪澇,玫瑰減產了不少,這貢品胭脂就不如往年那般富餘。

  李盛安十分為難:「剛好少了一盒,這可怎麼辦!」

  太后三盒,皇后,貴妃各兩盒,剩下的主子們都是一盒,就這也不夠啊,按理說,正六品往上的主子們是都有的。

  「夏貴人和胡貴人,只有一人能得,給誰不給誰都不好」內務府總管海大勝十分為難。

  「不如李總管去請示皇上的意思?」海大勝小心翼翼地問。

  兩位都是貴人,只有一盒胭脂,他也不好做主,可如果是皇上的意思,這不就好辦多了么,誰敢不服?

  李盛安猶豫了片刻,嘆口氣只得去了。

  這樣的小事,平時誰敢打攪皇上?可這不是實在沒主意了么,貢品的事誰敢胡亂做主。

  紫宸殿

  趙君堯正在批摺子,聽了這件事,眼皮都沒抬直接開口道。

  「給夏氏吧,胡氏那裡,你另外找些好的給她!」

  事實上,他也搞不清楚哪個是胡氏。
除了原來東宮的老人,去年新進來的十幾個,他基本對不上號。

  不過夏氏他是知道的,他唇角微勾,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彷彿那排牙印還在

  趙君堯暗戳戳地想:真是個勾人的小妖精。

  ……

  昭華閣

  午睡起來,小喜子已經將中秋賞賜都清點好,整整齊齊碼放在外間的桌子上。

  夏如卿看了一下,珠翠釵環,布匹香料應有盡有,並且大多都是內造,價值不菲。

  她心裏點了點頭,皇帝對自己的大小老婆們寵不寵愛另說,起碼物質上還是不錯的。

  雖然……有的沒睡幾回,但也會好吃好喝的養活一輩子,說起來,也算有良心了。

  二十一世紀又如何,遇到渣男,身心賠進去還落得一傷的還少嗎?

  反正都這樣了,她總要想得開,好好活着最要緊。

  「咦,這是什麼?」

  她拿起一個極致精美的小檀木盒。

  「主子您還不知道吧,這是高麗國的貢品胭脂,統共沒幾盒呢!」小喜子驕傲地說道。

  說完,他又神神秘秘地湊了過來:「奴才聽內務府的人說,分到貴人這裡,只剩下一盒,皇上親口說,讓把這一盒給主子您的!」

  也就是說,胡貴人那裡沒有。

  夏如卿笑了笑,也就沒當回事,一盒胭脂而已,不過要是施貴妃沒有,那可就不敢要了。

  讓小喜子把東西都收好,自己帶着紫月往御花園摘菊花去了。

  明兒就是中秋,她想漬些花瓣兒做月餅餡兒。

  夏如卿不知道的是,貢品胭脂的事已經傳了出來。

  ……

  後宮裡,正六品是個分水嶺,六品以下的屬於庶妃,請安、賞賜、宴會,全沒你的份,只能靠那點兒份例過日子。

  如果沒寵愛,基本一輩子也完了,可以說連爭鬥的資格都沒有。

  正六品往上的就不一樣了,什麼都有,露臉的機會多,可攀比的地方也多。

  所以,當胡貴人得知自己少了一盒貢品胭脂的時候,當時就氣炸了,帶着人直奔昭華閣。

  以前她的賞賜最少也就罷了,誰叫她位分最低,可如今夏如卿的位分和她一樣,憑什麼還是她的最少!

  「你們主子呢,叫她出來!」胡貴人怒氣騰騰。

  小喜子一見是胡貴人,心裏也大約猜出來幾分,但還是笑臉迎了出來,規規矩矩請了安。

  「我們主子不在,胡主子有什麼事吩咐奴才也一樣」

  「不在?哼!那我們就進去等着她回來!」

  說完,直接推開了小喜子,帶着人就往屋裡沖。

  小喜子一看大事不妙,連忙跪在胡貴人面前攔着,強笑道:「貴人主子來串門兒,奴才本不該攔着,可主子走的時候千叮萬囑,叫奴才好好看屋子」

  他一邊說一邊磕頭。

  「奴才笨手笨腳不會伺候,萬一進去弄髒了屋子,我們主子回來定要怪罪,求貴人可憐奴才!」

  伺候茶水是宮女的事,太監只負責跑腿兒,沒事兒一般不進屋子,所以小喜子這麼說。

  「你放心,我不需要你端茶遞水兒的,你站在院子門外候着就成,你們主子回來了,好通報給我!」胡貴人囂張地說道。

  小喜子當然不會同意,也不說話了,跪在那兒巋然不動,大有死也不讓的架勢。

  胡貴人頓時火冒三丈,對着小喜子的臉就甩了一巴掌。

  「你個死太監,也敢擋我的路」

  說著又是一巴掌:「敢罵我髒了你們的屋子,我偏要進去」

  說完,一腳把小喜子踹開,然而小喜子還是以最快的速度立了起來,繼續跪着。

  胡貴人氣得狠了,正要擼開袖子大鬧一場,不想……夏如卿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