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我靠種田富甲天下
重生後我靠種田富甲天下 連載中

重生後我靠種田富甲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宋青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景書 宋青葉 現代言情

宋青葉本是一國公主,卻不幸命喪於皇兄和未婚夫之手一朝重生,她成了山溝溝里又傻又丑的農家丫頭意外從山裡撿回了一對父子,說好的報恩,那個心狠手辣人見人怕的男人卻賴上了她什麼?喜當娘?她是答應呢還是答應呢?為了尋求一個真相,宋青葉拼了命掙錢錢不好掙,農女不好當,卻有人把她...展開

《重生後我靠種田富甲天下》章節試讀:

”青葉,吃飯了! ”

柳氏掀開門帘子,見她還躺着,快步走上前去, ”可是昨晚上出去着了涼? ”

”娘,我沒事兒,就是太困了。 ”宋青葉搖了搖頭,她拉着李氏的手暖了又暖。

看着柳氏皸裂的雙手,她心裏湧起一陣酸澀。在南溪國,她冬天會給雙手塗上手脂,晚間還會調湯藥浸泡雙手,一年四季雙手都是光滑潔凈的。

等有了銀子,她第一件事就是要給柳氏做出一些手脂出來,讓她的雙手不再乾裂。

早飯是玉米餅子,柳氏一大早剛做的。趁熱吃,味道倒也是鮮美。

”對了,大兄弟你叫啥?家住哪裡? ”

宋家兩兄弟昨個兒跟男人躺在一張炕上,愣是沒有從男人口中問出一句話來。

農家人喜歡熱鬧,吃飯時圍着灶台,熱氣騰騰的餅子吃下去,再喝一碗玉米糊糊,從頭暖到腳,通身都是舒坦的。

柳氏昨晚上摟着孩子睡了一宿,半夜那娃娃幾次鬧騰,她也沒覺得不耐煩。今兒一早,她把家裡剩下的大米熬了粥,留給了這孩子。

”這娃娃總得有個名字,我看就叫狗蛋好了。 ”

柳氏對男人的印象不好,但是不會牽連到孩子。村裡的娃娃們名字都是這麼起的,名字越賤越好養活。

”不行! ”男人直接否決了, ”我叫楚北,孩子叫思南。 ”

宋二郎小聲嘀咕了句, ”不就是個名字,叫啥不一樣,我小名還叫二牛呢! ”

”他不一樣! ”男人很堅持,他的語氣冷冽,只把這滿屋子的熱氣都給滅了。

柳氏悄悄扯了宋青葉的袖子, ”閨女啊,咱啥時候把這尊大佛送走?他在這兒,娘這心裏不踏實,總擔心他會殺人…… ”

”你們對我父子有恩,我不會恩將仇報。 ”男人的傷好了一些,他的身體癒合的快,精神也恢復了許多,耳力也好使。

柳氏聲音雖小,那些話卻還是被他聽見了。

”大家快吃飯,別磨蹭了,我看楚北這小夥子人不錯,夠結實,絕對是打獵的好手! ”

宋雲山一直沒說話,他是習武之人,能看出楚北的功夫不孬。再看楚北的坐姿,他脊背挺得直,威武不凡,必定不是普通人。

”再有幾日晴天,山上的雪化開一些,我和爹就去山上打獵。 ”宋大郎早就急的心痒痒,他對宋青葉說: ”丫頭,你如今也該好好打扮打扮,等退了親,爹娘會給你找更好的人家。 ”

宋青葉心裏暖暖的,她突然想起了宋大郎定親一事。賺錢是當務之急,沒錢大哥咋娶親?

吃過飯,她就去了王家。

昨晚上,宋青葉答應了會告知王學文藥方。

柳氏陪着她一起去,剛一到王家,就聽到了王大娘的哭聲, ”學文啊,你對得起你死去的爹嗎?你爹一輩子光明磊落,從小給你定了親,你咋就不知道珍惜?你別忘了,當初你爹過身,沒有錢下葬,都還是你宋叔給的銀子…… ”

一口氣抬不起來,王大娘就又要暈過去了。

王學文跪在床前,他苦讀聖賢書多年,滿腹學問,卻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母親。

”嫂子,你這是做啥? ”柳氏急忙上前,她給王大娘掖好了被子, ”青葉來看你了,這丫頭命好,碰着一奇人,收了她當徒弟。她的傻病都治好了,你身上這毛病,也一定能好。 ”

王大娘的臉色蠟黃,渾身瘦條條的,只有腹部鼓起,這些宋青葉都已經了解過了。所以,她才知道解救之法。

”大娘,我把藥方說給學文哥聽,他識字,能寫下來。我師父說了,只要照着藥方吃,養幾個月,你這身子就能好起來。 ”

宋青葉隨後就把藥方念給了王學文聽, ”把小茴香和胡椒碾成面,用酒水和泥,團成丸子,黃豆粒大小就可以了。一次吃五個丸子,記得用溫酒吞服。 ”

這方子里的材料最是容易找,宋青葉也是想着王家人家貧,根本沒有買葯的錢。

就上回王學文抓的那些葯,根本不對症,也難怪王大娘一直好不了。

王學文點頭如搗蒜,他急忙照吩咐去做了。昨晚上,按照宋青葉所說,他給母親喝了些湯水,一整夜王大娘都睡得安穩,也沒再喊疼。

”青葉…… ”王大娘顫抖着手,她不敢相信,前幾日還傻乎乎的丫頭,今兒就變得聰慧了。

宋青葉快步上前, ”大娘,我都能好,你還怕啥?等藥丸子做好了,你吃上幾日,學文哥就能去學堂了。我和娘會時常來看你,保管你不會有事。 ”

她能做的只有這麼多,親事也一定是要退的。

王大娘不停地抹眼淚,她口中念叨着, ”多好的丫頭,給再好的兒媳婦,我都不會換…… ”

原主雖傻,可她不折騰人,還會幹活,沒少來王家幫忙。

王大娘很喜歡原主,就是感慨丫頭傻,容易受欺負。現在好了,宋青葉不傻了,她說啥都不會讓退親的。

在王家說了會兒話,宋青葉又給村長送了藥方,讓里正找了辣椒、老薑、胡椒還有花椒,用白酒浸泡。如今正是寒冬,需要泡上一個月,才會有效果。

里正昨晚上試了她說的方法,腿疼有了緩解,自然就信了她的話。

這藥方她昨晚上就可以給出去,她沒有給,而是給了一個暫時緩解的法子,就是想讓王大娘和里正相信,她的法子是有用的。

回家的路上,宋青葉見着幾個孩子在鑿冰。

西嶺村別的不多,就是冰多。等太陽落山了,隨便一盆子水放在外面,不出兩個時辰,就會結成冰。

天寒地凍的,孩子們無處去,只得想着法子戲耍。

”小花,快看,這像不像兔子? ”小栓從雜草堆里扒拉出一個冰塊,獻寶似的拿給妹妹看。

小花笑的真像一朵花, ”還真是像,我都好多天都沒有見到小兔子了…… ”

這是村裡一戶人家的兩兄妹,哥哥帶着妹妹玩。

冰塊、兔子……

宋青葉念叨了兩聲,她突然想起了一樁舊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