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我向病嬌首輔提親了
重生後,我向病嬌首輔提親了 連載中

重生後,我向病嬌首輔提親了

來源:google 作者:香知恨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恆之 趙攸寧

前世,趙攸寧忤逆雙親,不聽勸阻,誓死嫁給心上人江離因此雙親失望,哥哥婚事不順,趙家淪為整個京都的笑話……當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大雪紛飛,她跪在趙家門口,正準備向雙親發下誓言「父親,母親,女兒心悅…「趙家父母蹙眉看着自家女兒,生怕她說出一些不該說的話「女兒心悅蕭恆之,還請父親母親為女兒提親「周圍嘩然一片,蕭恆之?當今皇上紅人,如今是正三品的大理寺卿,也是日後的正一品首輔大人展開

《重生後,我向病嬌首輔提親了》章節試讀:

僅僅三天的時間,整個京都就已經傳出了馬家跟武安侯府的流言。

……

趙攸寧身為趙家的嫡出小姐,平時也會出府逛逛買點東西,天乾國對女子還是比較友好的,朝廷也是鼓勵寡婦再嫁,畢竟天乾國這些年來邊境打戰,損失了不少兵力,也是希望多生育一些,日後為朝廷效力。

趙攸寧今日一早便出門,為了安全起見,還是蒙了一層面紗,在林氏香粉鋪中挑選着胭脂。

「小姐,這可是我們店裡最好的胭脂了,是從揚州那邊過來的,這可是上好的貨色。」香粉鋪掌柜對着趙攸寧說道。

趙攸寧看着盒子里的胭脂,點了點頭道:「包起來吧。」

此時,旁邊的聲音傳了過來。

「聽說沒,太僕寺少卿馬大人的嫡女馬寶珍跟武安侯爵府的嫡次子昌文彥暗度陳倉。」

「你這是在哪聽說的,你可別胡說,這要是假的,小心你被那馬府的人告到府衙去,打你板子。」

「我這可不是聽說的,京都里都傳遍了,那可真是有鼻子有眼的,昨日那凌雲閣的說書先生也說了此事,沒過半個時辰,就被府衙的人抓走了,你猜怎麼著?」

「怎麼著?是被府衙的人打了板子嗎?」

只見這婦人壓低了聲音,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圈,小聲的說道:「沒有,不到一刻鐘的時間,那說書先生就毫髮無損的從府衙走了出來。」

「噢?這倒是有點意思,難不成那些傳言都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還聽說那馬家大小姐的肚子都有五六個月大了。」

「……」

趙攸寧在旁邊將他們的談話盡數聽在耳朵里,而面紗下的面容,她的嘴角卻是浮出了一絲笑意,隨後就帶着迎春跟知夏從香粉鋪走了出來。

天氣也是晴朗了許多,陽光照在趙攸寧的身上,倒是讓趙攸寧感覺到了幾分的溫暖。

她半眯着眼睛,抬頭看了看天上的雲朵,然後收回視線,朝着不遠處的凌雲閣走去。

凌雲閣內一片熱鬧,趙攸寧領着兩個丫頭剛踏進大門,就已經有小二領着她們坐了下來。

果不其然,凌雲閣內的很多客人,都是「慕名而來」,紛紛催促着說書先生繼續說昨日未說完的故事。

趙攸寧聽着,倒是覺得有些意思。

這銀子也確實沒有白花,這說書先生還會模仿着馬寶珍跟昌文彥說話,讓眾人看到他們之間的感情是有多「深厚」。

趙攸寧這才聽了不到半刻鐘,一道熟悉的身影就坐在了她的對面,兩人視線對上的那一瞬間,趙攸寧臉上原本還浮現的笑意,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

趙攸寧冷哼一聲,她站起身的同時,眼神冰冷的看了一眼身後的迎春,緊接着踏出了凌雲閣。

至於旁邊的知夏,心裏也琢磨出來了,今日小姐出門的事情,也就只有她跟迎春知曉,想必又是迎春告訴那人的。

想到這裡,知夏看着迎春的眼神中也帶着些許的失望,然後急忙的跟在自家小姐的身後。

迎春站在原地,心裏有些委屈,她忍不住咬了咬下唇,然後也跟了上去,走到門口的時候,卻沒忍住往某個方向看去。

趙攸寧從凌雲閣走了出來,就說道:「迎春,你把東西都帶回府,我跟知夏再逛一會。」

「小姐!」迎春的心裏有些不敢相信,通常都是讓知夏回去的那一個,而她是一直跟着小姐的。

自從小姐從雪地里跪完後,她就感覺小姐變了一個人。

以往是對她最器重也是最信任的,而現在都變成知夏了,甚至她連另外兩個二等丫鬟,剪秋跟拂冬都有些比不過了。

「去吧,我身邊有知夏跟着就行了。」

話一落下,趙攸寧也就不再理會迎春了,加快腳下的步伐朝前走去。

……

時間慢慢的流逝着,趙攸寧感覺到身後有人跟着,於是她故意走到了一個拐角處,等着那人跟上來。

當那人一出現,兩人對視着,瞬間,時間似乎在這一剎那停住了。

「我倒是不知道江公子什麼時候也變成了這跟蹤人的宵小之輩。」既然碰上了,趙攸寧自然不需要再逃避。

「攸寧。」江離的眼神帶着一絲陰鬱,他的臉上也是蒼白,身上穿着月牙白的衣袍,倒是襯得他的神色更加蒼白,但同樣的無法掩蓋住他的俊朗。

「江公子,還請叫我趙姑娘。」

趙攸寧輕輕福了一個身:「知夏,我們回去,出來的時間有些久了,不然母親要擔心了。」

知夏也是沒有想到這江離敢這麼跟上來,看着江離也是忍不住蹙起眉頭,然後準備跟着自家小姐離開。

「趙姑娘,你是真的喜歡那蕭大人嗎?」

「江公子將我攔下,若是為了問這個,我想江公子恐怕要失望了。」趙攸寧說道。

「攸寧自然是喜歡蕭大人,蕭大人三歲習文,四歲習武,不僅長得顧盼生輝、氣質出塵,還能文善武,黑白分明,不過二十齣頭,就已經是三品大理寺卿,若是能嫁給蕭大人,我怕是上輩子燒了高香。」

趙攸寧每說一句,江離的臉色就逐漸的難看。

「你心悅的不是我嗎?」江離低聲啞氣的問道。

他的心裏有着一股說不出來的苦悶,他長這麼大,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他的腦海里甚至能浮出趙攸寧以前的一顰一笑,她在自己面前,從來都是粉面含春的,何時受過她的這種冷言冷語?

「江公子莫要說笑,小女心悅的一直都是蕭大人。」

說完後,趙攸寧帶着知夏從他的身邊擦肩而過。

擦肩而過的那一瞬間,江離冷笑一聲:「就算你心悅他又有何用?他絕對不會娶你。」

趙攸寧猛然轉過身,她看着江離的眼神中,帶着一絲恨意。

江離的緩緩說道:「這次你跪在雪地里求親,也算是讓趙家丟盡臉面了,全京都的人都知曉了,你覺得你還能找到什麼樣的婚事?」

其實江離什麼都懂,趙攸寧只要一跪在趙府門口,無論怎樣,趙家的名聲都會受到影響。

只要是有頭有臉的人,通常也不會再求娶趙攸寧,畢竟趙攸寧跟公主郡主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重生後,我向病嬌首輔提親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