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下堂妻竟成了香餑餑
重生後,下堂妻竟成了香餑餑 連載中

重生後,下堂妻竟成了香餑餑

來源:google 作者:桃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桃吖 裴清歡

前世,她恪守嫡女長媳本分,為人本分,寬懷待人,視婆母如親母,可換來的是什麼?好不容易懷上的孩兒被丈夫一把推倒,省吃儉用存下來的銀子被小姑肆意花銷,待若親妹的庶妹竟躺在她丈夫的懷裡,母親病重卻無人救治活活被痛死在病榻上!重來一次,她定要遠離渣男,保護好母親!展開

《重生後,下堂妻竟成了香餑餑》章節試讀:

午後的陽光還是那般耀眼,斜斜地透過紗窗照進禪房內,地面上便留下了一片參差不齊的明暗。禪房外躲在樹葉間的蟬震動翅膀,發出了無生趣的鳴叫聲,穿進禪房內午寐的人們的耳朵里,驚擾了清夢。

塌上午歇的少女叮嚀了一聲,感覺額頭仍有些酸澀感,她抬起縴手按了按額頭,一旁等候已久的侍女趕忙遞上擠幹了水分的帕子,「什麼時辰了?」

侍女低聲答道,「回大小姐的話,已經未時三刻了。」

裴清歡接過帕子,在額頭上按了按,感覺不適稍有緩解。她重來這世間已有半月有餘,從一開始的難以置信到現在的慢慢接受,許是菩薩開了眼,才讓她重來一回。這一次,她定要讓所有傷害過自己傷害過娘親的人付出代價!

算算日子,應該就是今天,與那人的第一次見面。裴清歡倒要看看,這次她提前用為祖母祈福的理由,帶娘親來城外的報國寺,避開了原本初遇的地點,她倒是想看看避開了護城河,還能不能遇到那人!

「娘親起了嗎?」

「夫人還在午歇。」

「罷了,我先去後山走走,你不必跟來。等娘親醒了,我們便回吧。」雖說是為了避開那人,可裴清歡求神拜佛的心也是前所未有的誠。前世,裴清歡還曾怨過為什麼老天不開眼,好人得不到好報,留下那對渣男賤女逍遙快活!可重生之後,裴清歡對神明的敬畏前所未有的高漲!若不是神明未曾拋棄信女,怎會給信女重來一次的機會?想到娘親的結局,裴清歡的眼睛不由有些酸澀,這一世,我定要守護好娘親!

不知不覺中,裴清歡來到了後山,入目正是漫山遍野的桃花,漫步其中,只覺心曠神怡。

約摸十五六歲的少女,身着一襲青衣,腰肢柔軟,搖曳散步於桃林之間,桃花的**,少女的嬌俏,一時之間竟不知是人更美還是景更美。而這一切,都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

桃林深處傳來一陣竊竊私語,彷彿被人聲驚到一般,青衣少女貓腰躲進了怪石背後。人聲愈發近了,伴隨而來的還有枯枝敗葉被踩踏的聲音,腳步聲一輕一重,重的那個沉穩有力,像極了青年男子的腳步聲。裴清歡心頭一顫,前世的陰影再次浮上心頭,她習慣性地想要去躲起來,可又似乎想起了什麼,又在原地定住了。

「阿璟,你真的想好了嗎?」聲音已經很近了,近到裴清歡一下就猜出這是上午見過的那個方丈的聲音,年邁虛浮充滿歲月的滄桑感。

不出所料,緊接着響起的是一個青年男子的聲音,聲音帶有磁性,如珠落玉盤,只是聽着似乎像一個疲倦的旅人,有些喪喪的,「如果不是這般,我又還能怎樣呢?總不能看着不管吧?君子以仁孝立信,我若是不這樣做,才真的是枉為君子,枉為人子!」

裴清歡聽到不是熟悉的聲音,頓時鬆了口氣,雖然早已做好準備要站在那人的對立面,可被毆打多年的陰影還是讓她不由心生膽怯……到底是不能再這樣了,她還得保護娘親呢!恍惚間,裴清歡不小心踩到了腳邊的枯葉——談話間的倆人一下子被吸引過來。

「是誰?誰在哪兒?」雖是出家人,可老方丈此時的聲音里充滿嚴厲,猶如金剛怒目!

裴清歡受了驚,正準備現身時,方才那溫潤的男聲又開口了,「於我而言,是誰都罷了。」

裴清歡聽到那溫潤的聲音,心頭竟像是被一種很安定的力量洗禮了,她定了定心神,從怪石背後走了出來,對着老方丈福了福身,緩聲道,「方丈莫怪,我是裴家的小姐,今日同娘親一道來上香的,不知不覺間迷路在這後山,桃林爛漫,這才被迷了心神。」

謝懷璟抬眼便看到一抹姝色,少女裊裊而立,膚白賽雪,那略帶驚慌的明眸讓他一下子想起了跟着老師狩獵時見過受了驚的小鹿,當她的眼睛注視着你的時候,會產生一種錯覺,彷彿你就是她的全世界。

「原來是裴小姐,可需要老衲給你指路嗎?」看到是早上才見過的人,老方丈的表情重新變得慈眉善目起來。

裴清歡沉吟片刻,本就在扯謊誆老方丈了,老方丈這樣一來倒是不好推脫了,思量再三,裴清歡還是決定婉拒,「多謝方丈好意,估摸着時間,侍女也快找過來了,我還是在這裡等等我侍女過來尋我吧。這裡風景宜人,倒也頗有一番趣味。」

「既是如此,倒也不好再勸,老衲先告辭。阿璟,我們先走吧!」

「諾。」

裴清歡看着二人遠去的背影,暗忖道,這少年郎倒是好風姿。

桃林出口處小河邊。

一群小廝圍着一個衣着富貴的少年人和低聲細語,眉宇間似是在謀划著什麼。少年人眼眸中閃爍着興奮的光芒,眼睛裏儘是算計,使得本就樣貌平平的五官變得更加平庸甚至醜陋了些,身上的衣物倒是華麗大氣得很。另一旁獨自立着一個扶風弱柳般的女子,面上似有委屈的神色。

只聽那少年急沖沖地說道,「都準備好了嗎?」

領頭的小廝發出猥瑣的笑聲,彷彿有些勢在必得,「回少爺的話,小的們都打聽清楚了,現在啊萬事俱備,就等那西風來了!」

「笨蛋!」被稱作少爺的那人用手上的摺扇敲了一下小廝的頭,「那叫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小廝摸了摸腦袋,恭維道,「還是少爺有文化,小的佩服得真的是五體投地,那仰慕之情真的是……」

「好了,廢話少說,今兒這事兒要是辦好了,少爺我大大有賞!」

「少爺!少爺!人來了!準備——」不遠處的小廝模樣的人飛快地跑了過來,看到他示意,周圍的小廝四散開來,不見了蹤影。

頃刻間,原地只餘三人。

少年人抬眼望了望女子,朝河邊怒了怒嘴。女子美眸微抬,眼底有嬌嗔之意,又含着几絲不情願。見狀,少年人狠狠地瞪了女子一眼。女子自知無力改變少年人的決定,只得認命,她閉上了美眸!

「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