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嫁給腹黑世子
重生嫁給腹黑世子 連載中

重生嫁給腹黑世子

來源:google 作者:蘇語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燕留痕 蘇語墨

前一世,她瞎眼看上文弱書生,為夫君操勞一生,卻被親庶妹陷害,一屍兩命愛了一輩子的男人和自己最親愛的妹妹暗中勾結?這一世,她擦亮眼睛避開渣男,卻不像遇見腹黑世子求您放過我行么?我去做姑子好不好?為什麼不讓我娶你?蘇語墨,本世子就那麼讓你瞧不上嗎?不,我不喜歡男人夠嗎?本世子很巧的是也不喜歡男人,看來我們之間的共同點不少,成親後可有不少話題本來只想設計報前世之仇,卻不小心惹到一個心機男明明前世就見過兩面,如今竟然開始糾纏不休明明就是一個高冷世子,怎麼私底下就這樣不要臉?世子妃,你還是乖乖聽話吧?本世子絕不虧待你!我如果說拒絕呢!!!!無效啊!展開

《重生嫁給腹黑世子》章節試讀:

蘇語墨恨恨的瞟了眼燕留痕,差點都將一口銀牙咬碎,才一交手,竟是自己落了下風了。
「墨兒。」
蘇淵的一聲輕喝將蘇語墨喚醒,她這才意識,對面的燕留痕還在看着自己,依舊保持着行禮致歉,面帶笑蘇。
可是,那笑蘇看起來可惡至極,哪裡有半分賠禮的樣子。
現在惹不起,躲還不行嗎?
「爹爹,是女兒的不是,女兒今日身體不適,有些失禮了,還請允准女兒先告退。」
蘇淵微微有些失望,本來叫兩個女兒來就是想讓她們跟魏子賢見見,一來顯示兩家情義,讓大家明白往日關係猶在,二來,也好為往日打好基礎。
魏子賢有幾分才華,假以時日說不定有一份大作為,這樣的人可不能落入別人手中。
「墨兒不舒服?那便早點回去歇着吧!」一邊的張氏滿臉擔憂,為蘇淵解了困,只見她認真瞧了瞧蘇語墨,轉而又看向蘇淵。
「老爺,墨兒身子弱,一時失禮也是在所難免,想必兩位公子不會介意的。」
聽了張氏的話,魏子賢、燕留痕忙將錯處攬到自己身上,好一幅知禮明智、懂進退的公子儒雅太傅。
倒是真會做戲!蘇語墨暗暗在心中想着,卻忍不住往燕留痕身上瞟一眼,她想要看看風度翩翩的燕世子認錯是什麼樣的。
不想,才看向燕留痕,燕留痕卻也看了過來,兩人目光一對,無形的火光頓時四下濺開。
他那目光什麼意思,他那眼中的意味是什麼,這是真的看穿自己了嗎?看穿自己的一時的退縮嗎?看穿自己的謊言嗎?他會拆穿嗎?
蘇語墨正想着,身後的蘇笙墨也跟着開了口。
「父親,姐姐不舒服,女兒心中甚是擔憂,想一同回去照看一二,這才安心。」 聲音脆如黃鶯,婉轉動聽,細細柔柔,更是夾雜了一種小女兒家的味道。
魏子賢忍不住又朝融雲投眼看了過去,對面的小兒女面蘇溫和,眉眼秀麗,這才是他內心中大家閨秀的樣子,比那個什麼大小姐差多了。
看着這一幕,蘇語墨心中冷笑,原來兩人這麼早就互相看上眼了,可憐前世的自己費盡心力,卻是將命給搭了進去,為的只是一個從不把她放在心中的人。
回想張氏之前明着袒護,暗地裡在外男面前說自己身子差的一番話語,蘇語墨心中冷意不由漫上了眼睛,任人看不清情緒。
「妹妹說要陪姐姐,怎麼不動了,就算那魏家哥哥再好看,妹妹也不用着急這一時啊。」
蘇語墨一番話語頓時讓場中眾人登時白了臉,連帶上座的蘇淵也沉下了臉,好不蘇易才忍者心中不滿道:「墨兒,且先回院子去吧。」
蘇語墨唇角微勾,盈盈對蘇淵行了一禮,只是這次卻沒有再對一邊的張氏行禮了。眼見蘇語墨已走,蘇笙墨和張氏對視一眼,咬咬牙跟了上去。
看着慢慢走遠的背影,燕留痕不着痕迹的滿意點頭,從進來到現在,這個蘇大小姐還真是給人驚喜不斷啊。
不喜歡眼前的這個魏子賢,便做出一副大部分男子都不喜歡的狀態來,臨了,居然還裝病退了,全然不顧自己在別人眼中的印象,留下一攤子事情給太傅處理。
只是他就不明白了,怎麼聽蘇太傅的話,這個看起來儒雅有禮的魏子賢,好像和她是第一次見吧,好好的怎麼就這麼討厭他呢,難道是蘇語墨她不喜歡這樣風格的男子?
心中想着,燕留痕又看了看自己的扇子,下意識便收了起來,開始扭頭打量眼前的魏子賢。
「公子這是何故?」
一時半會也就罷了,多了難免讓人有些不自在,也顧不得猜眼前之人的身份,魏子賢有些不滿開口。
才想起還未介紹燕留痕,蘇淵忙起身介紹,只是想起他不想曝光身份,便隨便找了個姓。
「哦,賢侄,這是……這是劉公子。」
劉公子?魏子賢只心中想了想,這京城之中好像沒有什麼劉姓的貴人啊,怎麼身為太傅的蘇淵要如此朕重?
心中雖然疑惑,魏子賢卻不敢怠慢了,也趕忙利益魏全的跟燕留痕見了一番禮。
蘇語墨與蘇笙墨以前一後走在回後院的路上,蘇笙墨看着前面那個熟悉的背影,心中暗暗含恨。
憑什麼,憑什麼她就是嫡女,是姐姐,要走在她前頭,要跟着她回到這後院來,剛剛那魏公子明明是對自己有心思的,而且他有事那樣富有詩書才華,若是能……
「妹妹,你說,剛剛那個魏公子,以後會不會住在咱們府上?」被蘇語墨的話打斷心思,蘇笙墨心中有些不滿,但聽她是在討論那魏公子,心中卻又歡喜起來。
「姐姐不知道,魏公子上京趕考來的,爹爹好客,想是會留他下來吧。」
「是嗎?」蘇語墨隨口答着。
「若是姐姐不信?不如去問問爹爹?」
又是這樣,每每有事情的時候,總是將自己推出來,可以前的自己居然還甘之如飴,以為自己在姐姐心中有多重要。
偷偷看了眼蘇笙墨的期待的神情,蘇語墨淡淡一笑,也跟着露出同樣的神情。
「爹爹重情義,一定會留下來的,那魏家哥哥長得那般好看,就是不知道詩書是不是好,能不能考上功名,若是能考上那可真是再好不過了!」
蘇語墨那樣子,好像是魏子賢考上了功名自己就會看上他似的。可偏偏蘇笙墨看不得這樣的蘇語墨。
什麼東西都是她的,什麼好的,爹爹最先想的都是她,娘為了府中地位,在爹爹心中位置,什麼時候都要自己先委屈。
「姐姐不是不舒服嗎,妹妹早點送你回院子吧,若是姐姐想要知道魏公子是不是留在了府中,等妹妹去給姐姐打聽打聽怎麼樣?」
蘇笙墨這樣做低伏小,蘇語墨哪裡不願意的,當下興奮點頭,笑着應了。
有了蘇笙墨的答覆,她病也不病了,高高興興的領着下人回院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