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九零有空間季元元
重生九零有空間季元元 連載中

重生九零有空間季元元

來源:google 作者:淺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元元 現代言情 秦慕丞

父母給選了門好親事,季元元不知道珍惜,作天作地,終於作離婚了,即便如此前夫仍舊願展開

《重生九零有空間季元元》章節試讀:

冬日的清晨,下過雨的山間蒙上了一層霧。
山腰處的一座破舊瓦房內,斷斷續續的傳出一個女人的**聲,她似乎是痛苦極了。
土炕上,一個男人不耐煩的走出屋子,直奔豬圈。
這男人,身高不足一米六,身上穿着臟到發亮的棉襖,一口大黃牙將嘴唇撐了起來。
「你這個賤人號喪呢?
不過就是生個孩子罷了,有什麼好叫的?」
男人朝着豬圈內,吐了一口唾沫,威脅道:「你要是再敢叫,老子打斷你的腿。」
豬圈內,臭氣熏天。
木板下面養着豬,木板上面有一個女人蓬頭垢面的縮在牆角。
她的腳上栓了一根手指粗的鐵鏈。
鐵鏈的另一端,緊緊的楔進了牆裡。
她此時將褲子褪到腳腕,身下全是血。
顯然,她正在嘗試自己生孩子。
她咬緊了牙關,渾身都在發力,額頭上沁出了薄薄的一層汗。
即使如此狼狽,也掩蓋不住她身上的氣質。
片刻之後,她看向男人,神情冷淡,聲音也同樣冷淡:「能不能給我一盆熱水,還有一把剪刀?」
男人看見女人的表情,就氣不打一處來。
這賤人,都來了幾個月了,不管他怎麼折磨,都是這樣一幅死人臉。
要不是那位說,不能弄死了,他還真想把這女人掐死算了。
他發狠似得朝着女人的肚子踢了一腳,關上圈門,揚長而去。
那一腳,男人用了全力,季元元只感覺到一陣鑽心的疼痛,肚子里的孩子也彷彿動了一下。
她連忙深吸一口氣,準備用力。
這是她和天華的孩子,求醫問葯好多年才好不容易得來的一個孩子。
要是天華知道,一定會很開心的。
要不是她一時不慎,被繼妹算計,賣到了這個窮鄉僻壤,怎麼會落得如此地步?
等她回去,一定要親手將那個惡毒的女人送進監獄。
…… 午後,破舊的瓦房前停下了一輛豪華的車。
司機率先下車,他將後備箱里的紅毯拿了出來,小心翼翼的鋪在地上。
隨即,一雙高跟鞋從車內探了出來,踩在了紅毯上。
一個身材高挑、穿着華麗的女人下了車,有些嫌棄的用手在鼻端揮了揮,皺眉道:「臭死了。」
想到了什麼,她又笑了起來:「也不知道我那從小嬌生慣養的姐姐,在這獃著習慣不習慣。」
另外一邊,下來一個男人。
身材頎長,面容英俊。
他不屑的扯了扯唇角,站到女人身邊:「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天華哥,我怕你等會兒看了,心會疼呀。」
女人嬌笑着,柔弱無骨的身子靠在了男人的身上。
男人眸光一閃,柔聲道:「要心疼,也是心疼你,這裡這麼臟,小心你的鞋子。」
見狀,女人咯咯笑了起來。
圈門被打開,季元元勉強的睜開了眼睛。
霎時間,她的心臟砰砰跳了起來,眼眶也變得通紅,眼淚傾瀉而下:「天華哥,你終於來救我了。」
她迫不及待的上前,將手上抱得孩子給趙天華看,聲音哽咽:「你看,這是我們的孩子,你抱抱他……」 她的話還沒說完,便頓住了。
「沈凌雪!」
她的呼吸便的急促,語氣中帶着無盡的恨意,看向沈凌雪的眼神,也似乎要將沈凌雪撕碎一般。
是沈凌雪騙她喝下了那杯酒,是沈凌雪讓她落到如此地步。
沈凌雪上前,挽住了趙天華的手臂,嬌媚的說道:「姐姐你還真以為,這個孩子是天華哥的?」
沈凌雪的話,像是晴天霹靂一樣,讓季元元整個人僵在了原地。
沈凌雪和趙天華…… 「做試管用的jing子,是天華哥隨便在大街上找了個人提供的。
當初,天華哥和你在一起,就是為了有個名正言順的身份接管季叔叔的公司。
他愛的是我,怎麼會和你生孩子?」
沈凌雪惡毒的看着季元元,一點點的將她的幻想撕碎。
季元元如墜冰窖,她低下頭,看着自己懷裡的那個孩子。
她期盼了這麼久的孩子,不管自己被怎麼對待,都一直好好保護的孩子,竟然不知道是誰的?
沈凌雪咯咯笑了起來:「當初那杯酒里的葯,還是天華哥親手放進去的呢。」
季元元目眥盡裂的看着趙天華:「為什麼,為什麼連你也背叛我,我為你付出了這麼多。」
到頭來,這一切都成了笑話。
沈凌雪有些嫌惡的捂住了鼻子,不屑的輕哼了一聲。
「趙天華,沈凌雪,你們這對狗男女,一定會遭報應的,我不會放過你們的……」季元元恨極了眼前的這兩個人,抱着孩子就要衝過去。
只是她的腳上綁着鐵鏈,還未到跟前,就被束縛住。
沈凌雪一臉的暢快,彷彿她腳下的不是一個人,只是一條狗。
而趙天華,始終用一種嫌惡的目光看着她。
「想要公司?
你們做夢,你們可別忘了,除了我,季家還有兩個兒子,輪得到你們嗎?」
季元元冷笑一聲,「別以為你們做的這些事情,永遠密不透風。
等我大哥二哥知道了,一定會將你們碎屍萬段。」
沈凌雪卻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得意的笑了起來。
一直沒說話的趙天華,向前一步,站在了季元元的面前,伸出手來,掐住了那個孩子的脖子,低聲道:「我這就送孩子去地底下,和他的兩個舅舅團聚。」
季元元愣住了,忽然間懷裡的孩子掙紮起來,她慌忙低頭,孩子在趙天華的手掌下,臉色已經變成青紫,嘴裏發出嗬嗬的呼吸聲。
「不,不要……」季元元凄厲的大喊,伸手去掰趙天華的手。
就如同蜉蝣撼大樹一樣,趙天華的手紋絲不動。
孩子的啼哭很快就消失,一張小臉已經發黑,徹底的沒了呼吸。
季元元癱坐在地上,身下一陣熱流湧出來,她的下身很快就被鮮血染紅了。
季元元抓着趙天華的手卻依然沒有放開:「趙天華,你這個禽獸不如的畜生……」 趙天華伸手,硬生生的將季元元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開。
隨後站起身,一言不發的從口袋裡拿了手帕出來,仔細的擦拭着自己的手,一臉的嫌惡。
「你們一定不得好死,我詛咒你們……」鑽心疼痛襲來,季元元卻只是撕心裂肺的喊道,鐵鏈被她掙的嘩嘩作響。
她的手狠狠的抓在地上,抓出一道道的痕迹。
「現在看來,不得好死的是你們一家子。」
沈凌雪看着季元元此時的樣子,心中十分的暢快。
她這個繼姐,不是一向高傲,一向看不上自己嗎?
結果呢?
現在她是天上的鳳,而季元元只是地上的泥。
「看在咱們姐妹一場的份上,我就好心告訴你吧。」
沈凌雪輕笑一聲,「自從你失蹤,可把你兩個哥哥急壞了。
全國各地的找你。
只要有你的消息,他們一定會不管不顧的去找。
你大哥呢,偶然間聽到有人在桐城見過你,結果連夜飛了過去。
剛下飛機就被人捅死了,你說倒霉不倒霉?」
沈凌雪幸災樂禍的看着季元元的臉色,接著說道:「你二哥聽到這個消息,去桐城給你大哥收屍。
結果去機場的路上發生了車禍,聽說跟一個大貨車相撞,貨車上的鋼筋直接穿胸而過,人都被分成了兩截,嘖嘖……」 沈凌雪搖了搖頭,似乎對這件事情很遺憾。
她眼中的惡毒,卻怎麼藏也藏不住。
「是你們乾的?」
季元元咬牙問道。
沈凌雪聞言,嬌笑一聲:「姐姐還是這麼聰明,一猜就猜中了,要是你大哥二哥還活着,季叔叔的公司哪裡輪得到天華哥這個女婿和我這個繼女呢?
現在你們一家都沒了,公司就只能是天華哥和我的啦。」
「趙天華,沈凌雪,我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我詛咒你們,夜夜噩夢,惡鬼纏身,死無葬身之地……」季元元的呼吸漸漸的變得急促,眼前也越來越模糊。
沈凌雪看着季元元的樣子,頗為可惜的搖了搖頭:「可惜啊,你都看不到啦。」
頓了一下,沈凌雪又道:「對了,還有個消息,秦慕丞也在找你呢,懸賞一千萬。
等你死了,把你的屍體給秦慕丞送去,說不定還能拿一千萬呢!」
秦慕丞,是她那個前夫。
秦慕丞,我不值得!
失血過多,讓她的神志越來越不清晰,耳邊嘈雜的聲音,似乎也在漸漸的消失。
只剩下心跳的聲音,迴響着。
「屍體就燒掉吧,不要多生事端。
區區一千萬,不值得我們冒險。」
趙天華最後看了一眼季元元,毫不在意的說道。
「好,就聽天華哥的。」
沈凌雪優雅的伸出手,捂住了鼻子。
從房子里出來,沈凌雪抬眼,看了司機一眼,冷聲吩咐道:「把屍體都處理乾淨。」
司機當即躬身:「是,小姐。」
不到一刻鐘,整個房子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而熊熊大火中,季元元用盡了全身最後的力氣,用嘶啞的嗓音呢喃了一句:「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重生九零有空間季元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