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空間:鹹魚今年十二歲
重生空間:鹹魚今年十二歲 連載中

重生空間:鹹魚今年十二歲

來源:google 作者:水有大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不芙 現代言情 陳月梨

【重生+空間+腦洞+校園】職場鹹魚孟不芙一朝重返十二歲,好不容易結束了上輩子苦逼職場搬磚996,但重生後第二天就要頂着十二歲的軀殼早起和小屁孩一起打卡上學而上輩子老死不相往來的父親居然親自送她去上學,讓她感受到了久違的親情,但歷史的軌跡好像重合,她還是看到了上輩子的後媽,重生的驚喜一掃而空,她將重心轉移到意外獲得的遊戲空間,決定依靠自己,不再執着上輩子渴望的親情只是她本以為遊戲空間是重生大神給的金手指,不曾想這裡的原住民個個不簡單,委託任務時一口一個親愛的,交易時化身大奸商,一身羊毛都要給她薅禿了,好在她偶然發現了功效神奇的藥方,治癒家族疾病的幾率高達百分之九十,這輩子她有機會逆天改命,不再做個短命鬼但每一次奇遇都有可能是有意為之,她身上的機遇似乎並不簡單……展開

《重生空間:鹹魚今年十二歲》章節試讀:

她從娘胎里就遺傳母親的疾病,如果當初母親生的是個兒子,那這病到了她這一代就停了,但她媽偏偏生的是個姑娘,同性遺傳率百分之百。

得了這種病先天性免疫力低下,稍有不注意都有可能引起發燒感冒,等到了後期隨着年齡的增長,免疫力會持續崩潰誘發各種疾病,所以得了這種病的人平均年齡在40-50歲之間,也有少部分活到六七十歲,但是一輩子都泡在藥罐子里。

像她老媽就是今年病逝,享年40歲。

以前她曾經埋怨過自己為什麼不是一個男孩?或者母親為什麼不能堅持一下?為什麼要那麼早的離開?獨留她一個人飽受折磨。

可等到她過了三十歲,因為免疫力崩潰誘發疾病帶給身體的負擔是她根本無法承受。

日日夜夜在疼痛中醒來,又日日夜夜在疼痛中睡去,大把大把的藥片就像飯一樣,使勁往喉嚨里咽。

後來她明白有些人生來就是那條命,來到這世界上註定就是受罪,享不得半點福氣。

「謝謝你,梨子。」孟不芙握着陳月梨的手,真誠地謝謝眼前這位保護了她兩輩子的好朋友。

說完,她露出狡黠地笑容:「有一點陳鑫沒說錯,有時候不上早自習真的好開心!」

陳月梨本來被小姐妹的真情流露搞得有點不自在,但聽了後半句她有點懷疑小芙每次請假真的是因為生病嗎?

沒等她多想,上課鈴聲就響起。

「快回座位吧,好好聽課哦。」孟不芙鬆開她的手,做了一個奧利給的手勢。

陳月梨眨了眨眼,看着小夥伴奇怪的動作,這是啥意思?

鈴聲停止後,孟不芙感覺身邊猛地竄出來個人,一看,原來是她調皮搗蛋的同桌。

陳鑫動作靈活的和猴一樣,雙腿一盤,坐在板凳上,整個人還扭來扭去地伸着脖子看向門口,嘴裏不住地念叨:

「同桌,你沒來這兩天不知道,老師留了好多作業,我手都快寫斷了!」

孟不芙看着他的腿,手寫沒寫斷她不知道,但陳鑫要這麼坐一節課腿絕對會麻。

看了一會兒,她實在沒忍住提醒道:「你就不能坐好嗎?待會老師看見了又得說你。」

要說她對初中同學哪個印象最深?除了小梨子以外,那便是陳鑫。

前者是她最好的小姐妹,後者純屬是因為孟不芙再沒見過比陳鑫更淘氣的孩子,那就是老師黑名單第一人。

「沒事沒事。」陳鑫不打緊地擺擺手,隨口道:「說兩句又不礙事兒,只要不讓我寫作業幹什麼我都願意。」

「是嗎?」話音剛落,陰測測的聲音在陳鑫腦袋上響起,嚇得他差點從凳子上掉下來。

孟不芙抬頭一看,數學老師腋下夾着書、手上端着茶杯,面無表情地盯着……她同桌。

陳鑫手忙腳亂地扶住桌子,立馬坐好,「老師您怎麼從後面出來了?嚇我一跳!」

瞧瞧這熟絡的小語氣,都能聽得出他對老師的埋怨。

數學老師冷笑,「你不是除了寫作業,什麼都不怕嗎?」

「那您也不能嚇我啊!」陳鑫義正言辭地說道。

孟不芙脖子一縮,心裏默默為她同桌點起一根兒蠟燭。

這年代的老師可不好惹,惹生氣了那是真能揍你。

「就你廢話多。」數學老師瞪了陳鑫一眼,指揮道:「上去把黑板擦了,擦不幹凈,今天留的卷子你抄寫兩遍!」

「啊?」陳鑫愣住了,剛想不服氣地問憑什麼,但一見數學老師眼睛都眯了起來,便老老實實地去擦黑板。

等到數學老師講課時,孟不芙認認真真地看着黑板,跟着老師的講解做筆記,期間陳鑫沒少干擾她,就和有多動症似的,但她全程忽略。

笑話,她堂堂三十多歲的老阿姨還能被小屁孩影響?

下課時陳鑫還生氣同桌為什麼不理他,但孟不芙才沒時間搭理他。

不知道是上輩子做職場鹹魚太久,還是她本來就笨,老師講課時她雖然聽的認真,但實際上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腦袋裡啥也沒留下。

完蛋了,完蛋了,她是不是沒有學習的天賦呀?咋啥也聽不懂呢?

而且,初一的課程就這麼難了嗎?

孟不芙翻看着數學課本,她現在讀初一下學期,等到了九月份就升初二了,到時候還得分班,如果她就這個學習狀態,肯定會和月梨分開的。

剛剛見到小梨子的孟不芙暫時還不想和小姐妹分開,此刻滿腦子都想着怎麼重拾初一的知識。

期間陳月梨來找過她一次,見她學的認真露出欣慰的笑容,然後回到自己座位預習。

眨眼之間上午的課程就結束,學生們拿着飯盒一窩蜂的前往食堂,就跟餓狼下山一樣。

陳月梨是走讀生,一般都是自己帶飯,到了飯點她沒有其他學生那麼著急,打飯的學生多,熱飯的學生卻沒有幾個。

「小芙,我們去食堂吧。」陳月梨端着鋁製飯盒走過來。

「嗯!」孟不芙笑着沖陳月梨點頭,從抽屜里拿出飯盒,摸到書包時手頓了頓。

「梨子,我給你帶了水果。」說著,她從書包里掏出個又大又紅的蘋果,「喏,給你!」

早上裝書包時她隨手將兩個蘋果裝在書包里,倒不是不想留在家裡,而是家裡沒有買水果,如果被奶奶和爸爸發現根本解釋不清楚。

陳月梨本來想說不要,但一看蘋果後就說不出拒絕的話。

「……留你自己吃吧,蘋果營養多,你吃了身體好。」陳月梨咽了咽口水,說道。

這蘋果看起來真好吃,果香撲鼻,好想吃哦~

孟不芙一眼看破她的小心思,笑着把蘋果放到她手裡,然後又掏出來一個,「看,我也有,這個是專門給你帶的。」

陳月梨這才紅着小臉接過蘋果,「謝謝你小芙,你對我真好!」

哇~

小芙真好,有好吃的還想着她!

晚上回家她一定給小芙好好補課!

還不知道小姐妹已經在心裏給她安排好晚上補課的孟不芙,拿着飯盒,拉着小姐妹的手有說有笑的向著食堂方向走去。

那親密無間的樣子,一點兒看不出來孟不芙小小的身體里住着來自未來38歲的靈魂。

只能說有些人幼稚是真幼稚,與年輕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