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撈金年代
重生撈金年代 連載中

重生撈金年代

來源:google 作者:戶口未申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薇薇 秦奮

第6章清晨江城的早點攤和集市已經陸續熱鬧起來,馬路上汽車不多,往來最多的就是小奧拓和夏利,條件稍微好點的已經開上了普桑.........展開

《重生撈金年代》章節試讀:

《重生撈金年代》由戶口未申報所寫的一本精彩小說。
下面為大家帶來精彩內容:...第1章江南市,傍晚。
江城中心醫院的搶救室。
「秦先生,你已經被確認為肺癌晚期,已經失去了治療的最佳時期......」「爸,你的遺囑還沒有立,我已經請好律師了。
你看......」秦奮想努力睜開眼睛,可一陣暈眩襲來,這個身家十幾億的商業大佬陷入彌留。
......秦奮緩緩的睜開眼睛,灰白色的牆壁,頭頂一盞白熾燈有些刺眼。
頭也有些昏昏沉沉,嘴裏的酒精還未散去,口乾舌燥的有些讓人窒息。
這裡是哪?
秦奮緩緩撐起身體。
「噔噔噔!」
一個三五牌時鐘毫無徵兆的敲了幾下,隨即發出齒輪摩擦撞擊聲,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秦奮看到這台已經不能正常工作的時鐘,旁邊有一個小黃曆,撕掉的時間正好是1993年5月18日!
「啊......」秦奮突然頭疼欲裂,腦海里不斷各種記憶碎片,過了好半天才漸漸恢復。
原來自己竟然重生了!
這具身體的主人也叫秦奮,28歲,原本在國營廠上班,兩年前因為一次工作失誤被安排下崗,目前無業。
下崗後的秦奮好高騖遠,找過好幾份民企的工作,都因為和國營廠吃大鍋飯相比太苦太累而堅持不下去。
最後墮落到熏酒酗酒嗜賭成性,喝多了還動手打老婆。
秦奮有一個老婆,名叫白薇薇,兩人結婚五年,因為秦奮這兩年把家裡所有的錢都拿出去敗光了,前一段時間託人找了個酒吧收銀的工作。
此外兩人還有一個女兒,已經到了上幼兒園的年紀,可是家裡沒有錢給她交學費!
足足一個小時,秦奮總算是將自己的前世今生梳理了一遍。
走出房間,客廳里安安靜靜,東西雜亂的擺放,地上酒瓶散落,桌子上是沒有吃完的食物。
秦奮看到一旁衛生間開着門,快步的走了進去。
一塊破損的鏡子里,自己的樣貌出現在鏡子中。
看上去整個人有些頹廢,頭髮油膩鬍子像是好幾天沒刮的樣子,神采瘦弱兩眼深陷,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個癮君子。
一定是上天在給我開玩笑,我秦奮什麼時候變成這個鬼樣子了?
這時,屋子的大門打開了。
進來一個身材窈窕的年輕女人,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襯衣,下身短裙、黑色**、高跟皮鞋。
縱使是在未來,女人的這身打扮也不算落伍。
女人身後,一個女孩正像看着魔鬼一般的看着秦奮。
正是原主秦奮的妻子白薇薇和女兒依依。
「你回來了?」
秦奮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口中突然蹦出來這幾個字。
白薇薇看到秦奮先是一愣,頭也沒回的拉着依依走進了隔壁房間,再出來的時候,換了一身居家服。
就算寬大泛黃的居家服,也儼然無法掩蓋女人曼妙的神采。
秦奮竟然看得有些衝動!
但是理智告訴他,這是身體原主人秦奮的老婆,不是他穿越來的秦奮的老婆,非理勿視。
這時,廚房裡傳來了燃氣灶打火聲,連續一次、兩次、三次才傳來燃氣點燃的聲音。
秦奮這時走出衛生間,他急於想去獲取一些什麼,可是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是說自己不是她丈夫,自己是重生的?
那不是被人當怪物一樣看?
「給依依交學費的那五百塊錢是你拿走的吧?」
白薇薇背對着秦奮,手上則繼續在攪動着鍋里的食物。
秦奮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原來身體的主人把錢拿去賭了,很快輸光不說,還又欠了新債,之後跟那幾個牌友大喝了一場,喝的爛醉。
似乎是已經預料到了秦奮的默認,白薇薇這時開始擦拭眼睛。
秦奮知道,女人這時候是在哭泣。
不一會,白薇薇轉過身來,端着一碗麵條。
只一小碗,應該是下給依依吃的。
她依舊是沒有看秦奮一眼,直接進了房間,關上門。
又過了一會,白薇薇手裡攥着一個紅色滌綸布袋出來,並且換上了一件白襯衫和一條西裝褲。
秦面腦海里浮現出兩人結婚時的畫面,那是白薇薇用來裝嫁妝的,本來裏面鼓鼓的,現在裏面東西已經少到可以攥在手裡。
「你昨晚說的事情我答應你,我已經想好了,鐲子賣掉以後離婚,這房子我也不要,我只要依依。」
女人說著,把布袋塞在了秦奮的手裡。
「等下你好好跟王老闆說說,這個鐲子買來時候一萬五,要賣一萬二,實在不行一萬也行。」
白薇薇自顧自的當先出了家門。
這是她嫁妝里最後的物件了,一隻金手鐲,心裏雖然萬般不舍,但是為了依依讀書,作為一個母親,她絲毫沒有猶豫。
秦奮先是一愣,然後想起了前因後果,緊接着一股不可抑制的憤怒從心底升起來!
「等等,咱不去了!」
秦奮連忙追了出去,一把抓住了白薇薇手。
這身體的原主人簡直就是個畜生!
把女兒上學的錢輸光不說,還哄騙妻子賣掉最後的陪嫁手鐲。
甚至,所謂的賣掉手鐲也是個騙局,一個更**的騙局!
那王老闆名叫王大富,是給秦奮在賭桌上認識的眾多狐朋狗友中的一個,也不知道是做什麼生意的,反正路子很寬。
白薇薇在酒吧收銀就是托的他介紹的。
但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那金鐲子又不是什麼古董,原價1萬5的手鐲,轉賣怎麼可能有人出到1萬塊?
這錢,除了手鐲的,還有原本的秦奮答應王大富,讓白薇薇陪他一個晚上的錢!
簡直是畜生!
但白薇薇即將到來的命運全然不知,用力的甩開秦奮的手。
「家裡一分錢都沒有了,我不能讓依依沒學上。」
女人強忍着委屈,不讓淚水流下來。
......江城的一家會所內,大廳金碧輝煌,和外面馬路兩旁灰白色建築顯得格格不入。
白薇薇深呼了一口氣,然後陪着笑臉打開了一間包房的門。
而秦奮着陰着臉跟在後面,他找不到任何理由阻攔白薇薇,並且他也想一次性解決問題。
既然自己暫時成了這個女人的丈夫,就有義務為她遮風擋雨!
推開包房的門,就見王大富等一共三個人,正在一起竊竊私語,一旁還坐着幾個穿着清涼的陪酒女。
房間里煙霧繚繞,白薇薇不禁咳嗽了起來。
三人聞聲,就見肥頭大耳的王大富臉上瞬間笑出了花一般:「秦老弟來了啊,東西帶了嗎?」

《重生撈金年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