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六零:救退伍糙漢後被娶回家
重生六零:救退伍糙漢後被娶回家 連載中

重生六零:救退伍糙漢後被娶回家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海鮮炒韭菜的雷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岫雲 宋宥琛 現代言情

誰能想到和室友出來吃個飯,把自己吃沒了好不容易活了,一睜眼全是密密麻麻的蛇蟲鼠蟻咬成一團,還不如不活呢怕蟲子的她偏偏還是個養蠱的,要不,她干點別的吧然而看着頭頂烈日,面朝黃土背朝天,土裡刨食掙工分的村民們再看看她這小胳膊小腿,連打豬草都比不上五歲的孩童那,那個,蟲子什麼的,我還是可以克服的展開

《重生六零:救退伍糙漢後被娶回家》章節試讀:

緊趕慢趕總算趕上了火車,要不是唐洪斌提早半個小時來接她,她還真趕不上。第一次坐綠皮火車,她還是挺稀奇的,就是車廂里的味道着實不大好。

「雲丫頭,我爹說了,這一路我得好好護着你,有啥粗活累活吩咐一聲就成。」被唐衛國派來保護唐岫雲的唐洪斌樂呵呵地道。

「知道啦。唐二哥。」磨了好幾天才被巫婆婆同意去上海,她興奮得一晚上沒睡,如今在車廂里晃悠悠的,倒是困了。

「可是困了?你睡吧,我守着你。」唐洪斌人算不上聰明,還有點一根筋兒,但渾身有的是力氣,廠里扛化肥上車,一次扛個三四百斤都沒得問題。不然也不會被派來護着唐岫雲去上海。

「嗯,謝謝唐二哥。」唐岫雲確實困,把自己的披肩往卧鋪上一攤開,蜷縮成一團,沒一會就睡熟了。

不一會,車廂進來了一對祖孫,那小孫子看着也不小了,六七歲的模樣,手裡拿着一把木頭手槍,鞋都沒脫,踩在下鋪滾來爬去,嘴巴也沒閑着,吵吵嚷嚷的。

「閉嘴。」唐洪斌虎目一瞪,朝那小屁孩低喝了一聲,隨即站起來朝上鋪看去,見她矇著腦袋睡,沒什麼動靜,才鬆了口氣。

做奶奶見寶貝小孫子被欺負了,正要張嘴說話,就見他站了起來,這壯得小山似,站起來都快碰上車廂頂了。瞧着也不是好相與的主,凶神惡煞的,當即閉上了嘴。將小孫子抱在懷裡,掏出一顆大白兔奶糖小聲哄着。

就在他們坐火車去上海的路上。

遠在上海的孟偉業和甄悠雅得知自己與將人起死回生的救命稻草失之交臂,簡直捶胸頓足,急得團團轉。

半個小時前,孟偉業的助理鍾奮鬥來送資料,正值晚飯時間,甄悠雅便留鍾奮鬥在家吃晚飯。鍾奮鬥也不是第一次在老師家吃飯,便順從地留下來。

吃飯期間,鍾奮鬥閑聊起這次跟老師去小城鎮遇上學生時代的好朋友下鄉在鯉溪村衛生所上班,而後就將他遇到的怪事當笑話講給師母聽個稀奇。

沒成想,嚇得師母臉色蒼白,飯碗都端不住了。鍾奮鬥還沒來得及道歉,就被甄悠雅拉着反覆詢問細節。他無法,只得一遍一遍地將自己聽到的複述出來。

孟偉業比較鎮定,他和鍾奮鬥細聊了之後,讓鍾奮鬥明日一早給鎮上的醫院打電話,務必儘快聯繫到那名叫齊魏明的醫生核實情況。

送走了鍾奮鬥後,孟偉業回到書房,他細細回想了那天遇到巫婆婆之後發生的所有情景。很快他想起來送他們出門的那個叫唐岫雲的女娃娃。還有她說的話。

「救死不救傷。」他反覆咀嚼着這句話,突然懂了她當時問這話的用意。

「有救了,咱們宥琛有救了,是嗎?」甄悠雅推開書房門,朝他望去,顯然和他想到一塊去了。

「凡事儘力而為吧。」孟偉業不敢抱太大希望,怕結果讓人失望,到時候她會承受不住打擊。

「我,我們定火車票,明天最早一班,啊,收拾行李,對了,還有醉蟹,那小丫頭說想吃,哎呀,壞了,家裡沒有螃蟹,怎麼辦,去買,對,去買。」甄悠雅如今思緒混亂,語無倫次地叨念着。

「悠雅,別慌。這時候哪還有螃蟹?等把人請來了,再慢慢操持也可以。先去收拾行李,簡單幾件衣服就成。」孟偉業的話很有用,無頭蒼蠅一般亂轉的甄悠雅頓時有了主心骨,連連稱是。

見夫人做事有了章程,他才坐下來提筆寫信,寫了幾個字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把鋼筆的筆帽拔開。雖說平常心,自己到底也是亂了方寸。

整理好行李之後,夫婦倆躺在床上,睜着眼盼着天亮。

「偉業,我剛剛又想了想,想糊塗了。你幫我回憶回憶,雲丫頭那天是不是答應來上海找我了?她還問了咱們宥琛還有多少日子,算算日子。你說,她會不會已經在來的路上了呢?」

「這,我當時也沒仔細聽。」

「唉,你怎麼這麼粗心呢?怎麼當的醫生,真是的。」雖然知道他看不見,甄悠雅還是轉過頭瞪了他一眼。

「……」他多少有些覺得委屈了。

第二天一早,夫婦倆就坐上小汽車去了火車站。剛到火車站門口,就看見扛着行李掄人的壯漢怒目圓睜,被打得鼻青臉腫的矮胖子伏低做小,喊着再也不敢了。

雖然不想管,但甄悠雅還是駐足停留了一會,聽到周遭的人大聲叫好,很快便弄清楚了緣由,原來是小地方的人第一次來上海被扒手夥同拍花子連環套騙人被識破了。

「說,雲丫頭給你們藏哪裡去了!給我找回來!」唐洪斌簡直要急瘋了,這一下火車,錢袋子被扒手搶了,追到人,雲丫頭又被人騙走了。好端端的人沒了,他怎麼回去跟他爹交差啊!

「等等,偉業,他說的是雲丫頭。」剛要邁步離開的甄悠雅被他的一聲雲丫頭給定在了原地。

「沒這麼巧吧?」孟偉業猶豫了一下,道。

「我去問問。」說著就擠進了人群,走向氣急敗壞的壯漢。

「這位兄弟,我想問問你說的雲丫頭,是鯉溪村唐家大宅的雲丫頭嗎?」

「對!對對,大娘,你看見她了嗎?」急壞了的唐洪斌猛地看向來人,追問道。

「她來了,她真的來了。偉業,趕快趕快過來。」甄悠雅簡直不敢相信,趕緊招呼孟偉業過來。

「壞了,雲丫頭不見了。趕緊,趕緊報公安,哦,對,孟河,孟河是刑偵隊的,趕緊,趕緊給他打電話,找人,快找人!」等孟偉業走過來,她猛然想起,唐岫雲被拍花子騙走了,急得直跺腳。

「你,你你,快說,我的雲丫頭被你們騙到哪裡去了。趕緊給我找回來!不然,不然我讓我孫子槍斃了你!」文明禮貌了半輩子的甄悠雅女士第一次動手打了人。

「欸?怎麼這麼熱鬧?唐二哥,你們在幹嘛呀?」清脆的聲音帶着疑惑在他們身後響起。唐洪斌愣愣地轉過頭,看着身着大紅斜襟衫的唐岫雲一手提着紙袋子,一手拿着糖葫蘆,完好無損地站在人群中間,差點沒哭出來。

「雲丫頭,你去哪兒啦,我都快被你嚇死了!」唐洪斌猛地卸了力氣,朝她走過去,紅着眼眶,道。

「哦,剛才有個大娘帶着一個孩子說認識甄奶奶,和她是鄰居,讓我先跟她走。可是我餓了走不動,她人好好,請我吃雞蛋餅,又給我買玉米糖葫蘆。然後我看到一個和你長得像的人,喊了幾聲哥,轉過頭,那大娘和孩子就不知道去哪裡了。欸,就那人,你看,你看,是不是和你好像。我還奇怪怎麼轉個身,你就穿上軍裝了呢。原來認錯人了。」唐岫雲指了指不遠處巡邏車站的公安民警中的其中一名身材壯碩的公安。

「哪裡像了?」憨憨唐洪斌瞧了幾眼之後,嘀咕了句。

「雲丫頭,你真的來了,不是我在做夢吧?」突然見到了唐岫雲,甄悠雅都有些恍惚了,真就這麼巧。

「回家再說。」火車站人來人往的,確實不是說話的地方,孟偉業拍了拍甄悠雅的胳膊,提醒道。

「哦,對對對,回家再說。」甄悠雅如夢初醒,上前挽住唐岫雲的胳膊,生怕她一眨眼就不見了似的,護在身邊。

看見原路返回的孟偉業和甄悠雅,保姆崔蘭有些意外,問道:「先生,太太您們這是錯過了火車嗎?」

「沒有,臨時有事取消了。哦 對了,這是我的兩位客人。要在家小住幾日,三樓的靠陽台的那間房收拾一下,給雲丫頭住。二樓客房也收拾一間,給另一位唐先生住。」一進屋,甄悠雅便讓孟偉業先領着人進客廳招呼着,她特意留下來安排好其他事情。

「還有,蘭蘭,你一會讓你家妞妞去凱司令買兩塊栗子蛋糕和兩塊奶油蛋糕回來,栗子蛋糕用作飯後甜點。奶油蛋糕用作下午茶點心。你手藝好,中午飯下還得勞煩你下點力氣,做幾個小姑娘喜歡的菜。做好了,回頭我給你獎勵一條羊毛衫。」

「喲,那我可得多下一番功夫了。」崔蘭聽着吩咐,哪裡不知道太太有多重視今兒來的客人。

飯後,唐岫雲美滋滋地吃着栗子蛋糕,沒想到這時候的蛋糕絲毫不遜色於她以前生活的時候。栗子綿密紮實,口感沙沙的,混合著奶油的絲滑,柔軟綿長,簡直讓人慾罷不能。

「好吃!」唐岫雲歡喜地模樣讓作為主人家的甄悠雅倍感成就。

吃飽喝足了,唐岫雲自然不會忘記這次前來的目的。她從荷包中掏出半塊銀角子,這是當年孟偉業和甄悠雅偷偷塞到包裹中給巫婆婆作為盤纏的。巫婆婆並沒有用,而是鄭重地收藏起來,找到地方安定下來後,還主動寄了一封信給他們,表示日後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到郵寄地址尋她。

「巫婆婆是我的師傅,也是我的長輩,知道令外孫的事兒後一直懸着心,只是巫婆婆學的是巫,確實無法醫治。而我也不是故意隱瞞,而是蠱術禁忌嚴苛,有許多不足與外人道的約束,還請孟爺爺和甄奶奶見諒。」唐岫雲並沒有誇大其詞,也沒有開脫的意思,前段時間她也是冒着被巫婆婆罰的風險給他們夫婦留了明顯的線索提示。

「雲丫頭,我們都懂。就衝著你如今站在我們面前這件事,足以說明一切。至於救不救的了人,我們都承你這份情。」孟偉業擺擺手,很是鄭重地道。

「孟爺爺,你說錯了,我是來替巫婆婆報恩的。」

「欸,不管是報恩,還是承情,雲丫頭坐了一天的火車,該累壞了。趕緊上去休息一下,補補覺,其他的事兒,晚上再討論。」不待孟偉業再說什麼,甄悠雅趕忙出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