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溺寵:在陸總手裡步步淪陷
重生溺寵:在陸總手裡步步淪陷 連載中

重生溺寵:在陸總手裡步步淪陷

來源:google 作者:夏檸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舒晴 陸錫城

【重生+雙潔+小甜餅】【女主慢慢淪陷】前世她慘遭白蓮花和聯姻對象暗算,落得死亡的下場重活一世,她要守住家業,教訓小人,靠近陸錫城,試着和冷漠傲然的他相處,慢慢敞開心扉北城第一總裁不苟言笑,氣場強大,輕易不讓人靠近無人知曉,他心中藏着一個她是年少的歡喜,更是重逢後的小心翼翼後來,每當看着男人炙熱的眼神,她就渾身發軟,說好的清冷禁慾呢?展開

《重生溺寵:在陸總手裡步步淪陷》章節試讀:

陸錫城時不時地打趣舒晴。

一會兒寵溺,一會兒哀怨,一會兒……撒嬌。

誰能想到在舒晴面前的竟是這樣的陸總呢?

嗯,還好顧北宴不在場,不然還真是沒眼看陸錫城這個男人。

在陸錫城的逗弄下,舒晴的話匣子也慢慢打開,兩人相談甚歡。

這幾天,陸錫城變着花樣給舒晴帶早餐,偶爾帶着她去古早的鋪子打打牙祭,下班再接上舒晴一起享用晚餐,日子好不愜意。

一日三餐,就能和舒晴共用兩餐,想一想這兩人三餐四季的日子,突然覺得盼頭就在眼前。

晚上,舒晴回到家。

舒承德和妻子楚韻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舒夫人一邊喝着花茶,一邊看着電視,聽到動靜,看了過來。

楚韻猶如她的名字一般,身段曼妙,面容姣好,一顰一蹙皆是風雅。

看着女兒,臉上滿是關心的神色:「晴晴,最近工作很繁重嗎?」

「都多久沒有回家吃晚飯了……」

舒晴走了過來,坐在母親身邊,挽着楚韻的胳膊:「媽,工作一點都不辛苦,你看看我是不是長胖了點兒?」

楚韻輕拍舒晴的手背:「你呀……就會寬慰我。」

「說說,都是怎麼照顧自己的?」

舒承德聞言,依舊保持着剛才的姿態,但是瞅着報紙的視線不動聲色的朝着舒晴的方向投遞。

最近舒晴的車一直停在車庫,司機小李也好久都沒有接送自己的女兒了。

起初他還有些詫異,後來通過管家才知道每天早晚家門口都會有一輛勞斯萊斯接送舒晴。

一來二去的,他略微留了個心眼。

後來幾天準點隔着窗子瞅着門前,還真是如管家所說。

這個時候聽到夫人的詢問,也想聽聽女兒是怎麼說的。

舒晴微愣,猶豫着要不要告知父母自己和陸錫城的事情。

經過一番斟酌,她終於下定決心:「媽,其實每天早上我的早餐都有人幫我帶。」

「晚上也是和他一起吃的。」

這話說的屬實有些隱晦,但是舒承德夫妻倆怎會不明白。

自家的女兒這是有情況了,女兒的話語肯定了他們的猜測。

舒夫人雖然和丈夫一樣,前不久知道自己的女兒每天都有人接送。

但是聽到她親口告訴自己,眼睛頓時都亮了幾分。

秦子維就不用說了,兩人交往的時候簡直就是熟悉的陌生人,她看着着急。

現在這樣的情況,還真有小情侶戀愛的感覺。

她相信自己的女兒,相信她做的決定,也支持她當下的交往狀態。

對一個人是否交心,從她的言行舉止就能窺見一斑。

何況,從女兒目前的情況來看,她看好這段姻緣。

舒家和其他豪門還是大不相同的,對待子嗣給予十足的婚姻自由選擇權。

沒有家族的捆綁,沒有所謂的家世門第的枷鎖,只要人是上進的,還愁不能光耀門楣嗎?

舒夫人慈眉善目,隱隱有些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勢。

目光流轉間,她決定暫時先按兵不動,給予舒晴最大的空間和自由。

但她到底是興緻未消,打算迂迴一點了解情況:「哦?」

「那他……準備的早餐和晚餐還符合胃口嗎?」

想到和陸錫城每天一起上下班的日子,以及剛剛那稍顯敷衍的坦白,舒晴點頭。

然後,臉頰微微泛起一片嫩粉色:「媽,你看看我日漸圓潤的臉龐,不用擔心呀。」

舒承德沒有忍住,放下報紙,拿着茶盞用杯蓋輕輕撥弄着茶水上漂浮的茶葉。

看了舒晴一眼,然後嘆氣:「唉,看來家裡的餐食留不住我的寶貝女兒啊……」

「改天給張嫂報個廚師班,讓她好好學學。」

正在廚房收拾的張嫂聽到舒總這番話忍不住直冒冷汗,這是自己的廚藝被質疑了?

還好不是讓自己返老還鄉,可憐自己一把老骨頭,還要繼續學習啊。

舒晴聽言,忍不住眉眼彎彎,知道自家父親在開玩笑:「爸,你就別折騰張嫂了……」

「外面的菜色再怎麼豐富,也抵擋不了我對張嫂廚藝的崇拜。」

話落,還朝着廚房門口探着身子的張嫂眨了一下眼睛。

張嫂感激的朝着舒晴點頭微笑,然後繼續回到廚房忙碌了。

「要不,以後我還是陪您和媽媽一起吃飯吧。」舒晴試探着回應自家父親的哀嘆。

楚韻不幹了,她朝着舒承德一個勁兒的使眼色。

神色中隱隱帶着威脅的意味,彷彿在說要是他阻擋了女兒的桃花,以後就別想上床睡覺一般。

舒承德扶了一下鏡框,輕咳一聲:「老爸這是什麼意思你還聽不出來嗎?」

「和你開玩笑呢!」

說完還呵呵地笑了幾下。

「不過,我還真想看看是哪家臭小子能讓我女兒看上眼。」

「覺得時機合適了別忘了把人帶回家給爸媽看看啊。」

舒夫人也微微點頭,對老舒的這個提議表示贊成。

「嗯,一定。爸,媽,我先上樓洗漱了,你們也早點休息啊,晚安。」

舒承德和妻子點頭,對她揮了揮手,示意她上樓休息,不用管他們。

舒承德和妻子相視一笑。

向來性子溫和淡雅的女兒多了一絲俏皮。

突然,兩人挑眉,都察覺到了舒晴身上細微的變化。

然後,兩人笑的更加開懷,那笑中充滿對女兒幸福的期待。

看來這戀愛的影響倒是不小,夫婦倆甚是樂得其所。

回到卧室,舒晴正在塗抹護膚品。

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孔霈婷的來電。

舒晴一邊接聽,打開免提,然後繼續塗抹護膚品的動作。

「喂,霈婷。」

孔霈婷聲音雀躍:「晴寶,我要預定你周五晚上的時間。」

距離周五還有兩天時間。

明天提前和陸錫城說一下應該沒什麼問題:「好啊,孔大小姐周五要做什麼呢?」

電話另一端。

孔霈婷一聽到這話,就有些炸毛了:「晴寶,你一點都不關心我。」

收到孔霈婷的控訴,舒晴還沒反應過來。

正在想是什麼事情的時候,電話中傳來孔霈婷略顯委屈的聲音:「周五晚上要舉行我的大提琴音樂會。」

驕傲的孔雀一下子蔫頭巴腦的:「你都沒有看我的微博。」

「我最愛的晴寶傷到我的心了。」

「難過,不開心。」

舒晴趕緊道歉:「霈婷,對不起。」

「周五晚上我一定捧場,給我的好朋友送一個最漂亮的花籃,不對,送一整排好不好。」

剛才還悶悶不樂的孔霈婷一下子變得傲嬌了不少,果然她家的晴寶還是愛她的。

於是,她的音調變高了一點:「好叭。我給你留最好的位置。」

舒晴上一刻擔憂的神色一下子變得柔和。

好朋友只會和你貧嘴兒,哪捨得因為這樣的事情真的怪罪自己。

「好,先謝謝孔小姐了。」

孔霈婷一副嬌嗔的模樣:「嗯吶,不說啦,晚安喲,mua~」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