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逆襲:掀了你的皇位玩玩
重生逆襲:掀了你的皇位玩玩 連載中

重生逆襲:掀了你的皇位玩玩

來源:google 作者:琦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陌 顧錚

【重生】+【女強】+【甜寵】前世,秦陌有眼無珠又遇人不淑,愛上渣男,還以死相逼父親助他登上皇位,換來的卻是惡毒妹妹和渣男賞賜的一杯毒酒;重來一世,她做好了斷情絕愛的準備,除渣男,報血仇,護秦家上下平安,讓害她的人血債血償!秦陌做好了滿手鮮血的準備,不料,卻遇到了顧錚,十六歲那年的盛大煙花,訴盡了此生深情!展開

《重生逆襲:掀了你的皇位玩玩》章節試讀:

秦予兮渾渾噩噩的回了秦家,將房間的門一關,直接跌坐在床上,這一次她是徹徹底底的輸了,輸了父親的喜愛,輸了王爺的信任,輸了經營多年的名氣,更是輸了王妃之位,呵,到頭來,不過是一場空歡喜罷了。

白鷺看到碧落站在秦玥的門前來回躊躇的樣子,不禁問:「二小姐這是怎麼了?」

碧落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低語道:「二小姐輸的有些慘,被王爺選做了妾,現在正發脾氣呢。」

正在說著,只聽房間內傳來一陣叮叮噹噹的瓷器脆裂的聲音,然後就見到秦予兮一臉兇狠目光的猛的打開門對着碧落就是一巴掌:「吃裡扒外的臭丫頭,還學會在背後編排你主子了?」

碧落知道秦予兮此時正在氣頭上,小姐這是拿自己出氣呢,當即跪下認錯,聲音帶着哽咽:「小姐,都是碧落的錯,碧落再也不敢了,小姐不要生氣。」

白鷺也是被秦予兮發狠的樣子嚇的一愣,轉頭就看到秦予兮朝着自己的方向過來,怕是也要對自己發難了。

白鷺正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了秦陌清冷的聲音:「妹妹沒當上王妃,卻在府里擺起這王妃的架子了?」

白鷺一聽到秦陌解圍的聲音,心裏鬆了口氣,急忙小步跑到秦陌身後,向秦陌投去了感激的神情,秦陌安慰般的拍了拍她的手。

秦予兮聽到秦陌這略帶諷刺的話,氣的臉一陣青一陣白,惱怒的道:「你不用在這裡幸災樂禍,等我入了王府還有的是機會!」

真是愚不可及,事到如今居然還抱着這種奢望,懶得與秦予兮做無謂的爭執,秦陌也沒有理會秦予兮氣急敗壞的樣子,轉身就帶着白鷺回了房間。

進屋後,秦陌就撐着一隻手在看書,一副懶懶散散的模樣,白鷺有些疑惑的問:「小姐對於王妃遴選的結果不意外嗎?」為何看秦陌的神情彷彿早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一樣。

「有何意外?以她的水平,就是這個妾也不過是王爺念在舊情上可憐她的。我不去,這王妃之位定是紀茹雪的,以後在王府有紀茹雪作伴,想來我這位妹妹的生活也不會寂寞。」

秦陌想起紀茹雪彪悍又霸道的樣子,不禁輕笑出聲。

秦陌放下書,青蔥般的手指一頓一頓的點在桌子上,自己復仇的第一步如今還算是順利,先給秦予兮一個教訓,讓她失了王爺和秦家這兩個靠山,再毀了她的名聲,到了王府,自然也會有人教訓她。自己如今實力尚弱,總要徐徐圖之。

那麼,下一步也是時候開始行動了,秦陌眯了眯眼,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同樣第一時間知道選妃結果的還有顧錚,最近他派流雲去調查關於秦陌的一切消息,要他事無巨細的一一稟報,其中自然也包括據傳秦小姐之前愛慕大殿下,甚至不惜與秦將軍反目,卻在大病一場之後將遴選名額讓給了二小姐,自己放棄的事情始末。

聽說秦陌愛慕顧琅,顧錚心裏是萬分不爽,自己哪裡不如那個表裡不一,兩面三刀的的大哥了??

後來聽到流雲說秦陌將名額讓給了秦玥才面色稍霽,流雲小心翼翼的觀察了一下顧錚的神色。不禁感慨這位主子現在真的是喜怒無常,剛才那冷漠的眼神好像馬上就要提刀殺人了,發了情的主子真是難伺候啊,哎。

顧錚不耐煩的掃了流雲一眼,示意他繼續,流雲說今天的結果是紀家的紀茹雪拔得頭籌,秦家二小姐最後的成績並不突出,是顧琅親點的她為侍妾。

「哦?」顧錚挑了挑眉,玩味的勾唇輕笑,「你說小陌兒是早知道她這妹妹技不如人,想送她難堪,還是說她錯誤評估了妹妹的實力,以為這王妃之位是囊中之物呢?」

「有趣,真是有趣,小陌兒,你給我的驚喜是越來越多了啊。」顧錚手裡把玩着那塊黑玉,漆黑的眸子透着深不見底的幽光,只有勾起的嘴角透露着他現在的好心情。

如果說剛開始聽到黑玉的消息,顧錚心中是雀躍,是念念不忘必有回想的欣喜,那麼現在越是接觸和了解秦陌,顧錚就有越強烈的衝動想要靠近她,想要更了解她,甚至私心想要她。。屬於他。

而在此時的秦府,氣氛卻沒有這麼溫馨了,秦劍霄一臉威嚴的端坐在正中,看着下方跪着的秦予兮,嘆了口氣說:「你用了你姐姐的名額去參加遴選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今日的結果,那日我已說的清楚,無論這王妃之位是否屬於你,都與我秦家無關。我從未想過用你們姐妹兩個去攀附權貴,只希望你們都能得遇良人,只是你卻執意如此,如今,已不是我能護得住你的了,日後在王府,你要自己加倍小心。」

秦予兮聽到秦劍霄的話,內心翻騰起滔天的怒火,自己本就是被人算計去參加的王妃遴選,就算是自己私下與顧琅有染又如何?父親不幫自己拿下王妃之位就算了,如今竟是打算不管自己了?

經此一事後,她怕是再難得父親的關照和愛護了。秦予兮眼神中閃過陰狠之色,都是秦陌這個賤人害的自己如此慘!自己絕不會放過她!

秦予兮擦了擦眼淚,朝秦劍霄磕了一個頭,斂去了眼中的冰冷神色,然後起身離開。

秦劍霄起身望着秦予兮瘦削單薄的背影,也是有些憂慮的開口道:「我是不是對於兮兒太嚴苛了些?其實,我倒寧願她落選,日後我也定能給她尋一個好人家。」

一旁的秦陌看着秦劍霄的身影,心裏也是陣陣酸澀,上一世,自己執意要嫁給大殿下的時候,父親是不是也如此為難又落寞,失望又不舍?

秦陌走過去,握住了秦劍霄的手開口安慰道:「女兒知道此刻父親心中的悲痛絕不少於妹妹,只是王府的處境艱難,不比秦府,既然已經沒有回頭路,不如讓妹妹早日堅定意志,快快長大,才能護得自身周全;

秦陌語氣微頓,默了默繼續說道:「而另一方面,父親如此言辭激烈,是不是也怕妹妹開口當王爺的說客,逼父親站隊?」

秦劍霄沒想到女兒如此聰慧,一下就將自己的心思看透,秦劍霄溫和笑笑,摸了摸秦陌的頭髮說:「我們陌兒真的是長大了啊,如此心思玲瓏。我秦家在外界看來是榮耀風光的大將軍府,你爹我是一品君侯,你哥哥更是遠在前線領兵,手握重權,可其實我們何嘗不是時刻處在風口浪尖上?這朝堂之上覬覦爹的榮寵的,艷羨爹的兵權的數不勝數,這些爹都尚可應付,但是最難揣摩的,是帝王心啊。

我一日為朝臣,便終身是朝臣,我手中的兵,只能聽從帝王的指令,

所以無論這位王爺想要你妹妹如何拉攏於我,我都不能答應。

封我為侯,許你哥哥兵權,這是為君者的信任與榮寵,你哥哥一日在帶兵,我一日就要呆在這京城,這是為君者的忌憚與提防,我若一步行差踏錯,行為不端,被人揪住錯處,我秦家也必會萬劫不復。

為臣者,要做忠臣,就只能是純臣,我只能做陛下手中的劍。」

秦陌是第一次聽秦劍霄講朝堂之事,原來父親如此抵觸兩個女兒嫁入帝王家,不僅是擔憂女兒捲入奪嫡之爭中,更是擔心若是與王爺走的太近,甚至將自己的嫡女嫁給王爺,會引來陛下的猜忌,而為秦府招來禍患。

難怪上一世中自己剛被冊封為王妃,哥哥就被尋了一個理由,卸掉了兵權,召回了京城,雖說封了小侯爺的名號,但是卻等於繳了兵權,原來是招來了陛下的提防。如今是庶出的妹妹入了王府為妾氏,不知那位陛下心中的猜忌可會減輕幾分?

秦陌暗暗思量着,這一世無論如何,她也要護秦家安全無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