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七零:俏知青撩得大佬心尖顫
重生七零:俏知青撩得大佬心尖顫 連載中

重生七零:俏知青撩得大佬心尖顫

來源:google 作者:雲在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青禾 顧承安

【年代·重生·空間·知青·甜寵·家長里短小溫馨】嬌軟獨立俏知青♡年輕有為帥支書蘇青禾重生了,回到了那個改變人生的分叉路口!前世:她被人利用深陷婚姻泥潭,幸好幡然醒悟,及時止損今生:她要把命運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斗渣渣,虐極品,順應時代去下鄉咦?面前的帥支書竟然是前世大佬?她要不要抱緊大佬大腿?!顧承安看到蘇青禾的第一眼,眉頭緊鎖:就這嬌嬌軟軟的樣子能下地幹活掙工分?長成這個樣子能受得了農村的苦?後來,顧書記真香了!嬌嬌軟軟惹人疼,滋味如何自己品!展開

《重生七零:俏知青撩得大佬心尖顫》章節試讀:

劉麗芳被說的無言以對,她們兩口子本就沒安好心,現在被當面戳穿,臉上便有些掛不住,氣得整張臉都漲紅了,惡狠狠地盯着蘇青禾,

蘇志軍也有些訕訕的,只是他也不好拉下臉來承認,便將這一切都推到劉麗芳頭上來撇清自己。

「下次你給青禾介紹對象,先打聽清楚再說,你雖然是好心,但差點辦了壞事,趕緊和人家道歉!」

「道歉?」

劉麗芳不可置信地瞪大眼,沒想到這個時候蘇志軍竟然當起了好人。

合著壞人都讓她一個人做了!

周圍人的鄙夷,小叔子一家的冷眼,枕邊人的沒擔當,激得劉麗芳一下子惱了,她失心瘋一般撲上去廝打起蘇志軍來。

「你個沒良心的,分明是你想攀高枝,現在卻來怪我,我跟你沒完!」

這下大傢伙的表情就更精彩了,狗咬狗,一嘴毛,夫妻倆竟然還起內訌了。

蘇志軍沒料到劉麗芳會突然發瘋,他尷尬的躲閃着,臉上還是被劉麗芳的指甲划出了血痕。

都見血了,蘇志軍也就不躲了,忍無可忍地一巴掌抽了過去。

「啪!」

重重的巴掌聲和劉麗芳的臉皮產生了美妙的碰撞,發出了動聽的聲音。

劉麗芳愣住了,結婚二十多年蘇志軍從來沒打過她,今天竟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她!

「這日子沒法過了!」

劉麗芳哇的一聲哭出來,推開門口圍觀的人跑走了。

蘇志軍有些尷尬地看了蘇志國和趙潤萍一眼,匆匆追了出去。

一場鬧劇就以這樣的結尾收場,鄰居們又議論了幾句也就散了。

被劉麗芳這麼一鬧騰,蘇志國和趙潤萍臉色也不好看,也沒了吃飯的心思。

蘇青禾把筷子塞到爸媽手裡,大大咧咧地說:「該吃吃該喝喝,有事別往心裏擱,通過這事認清大伯家的真面目,以後提防着就好。」

趙潤萍接過筷子,又向蘇志國抱怨道:「以前我就覺得你大哥一家人品不行,你還不信,現在看明白了吧。」

蘇志國看看妻子看看女兒,最後重重點頭:「看明白了,以後和他們家盡量不來往。」

*

一周後。

蘇青禾出發的日子到了。

火車是早上八點的,天剛蒙蒙亮的時候蘇青禾就起來了,沒想到母親比她起得還要早,已經蒸好了包子。

一個個白胖宣軟的包子被裝進鋁製飯盒,最後用白毛巾包住保溫,趙潤萍將兩個大飯盒裝進布兜子里,不放心地叮囑道:

「包子你帶着路上吃,你爸出去買燒餅了,應該快回來了,醬菜也帶了些,你就着燒餅吃。」

「吃飯的時候就着熱水喝,可千萬別為了省事喝涼水,要不該鬧肚子了,上了火車別和陌生人說話,萬一是人販子呢。」

「還有,到了就給家裡寫信,我們都惦記着你呢。」

趙潤萍絮絮叨叨地說著話,無非是一些出門在外要小心,帶好行李,注意安全的車軲轆話。

她本不是話多的人,但孩子即將離家遠行這一刻,她彷彿有訴說不盡的叮嚀。

蘇青禾認真聽着,間或點點頭表示自己記住了,臨別在即,她格外珍惜和家人的相處時光。

時鐘走到六點半,蘇志國急匆匆的回來了,他跑得有點急,汗珠子爭先恐後地從額頭上落下來。

他顧不上擦汗,從懷裡掏出用油紙包裹着的一摞燒餅,說話的聲音都有些喘:「禾禾,這是你最喜歡吃的那家老字號燒餅,帶着路上吃。」

蘇青禾的眼眶忍不住泛紅,這家店的燒餅做得好吃,每天天不亮就有人排隊買,她喜歡吃卻不常買,因為離家太遠了。

可在這個離別的清晨,父親卻跑了大老遠的路,只為了給他即將離家的女兒買幾個她愛吃的燒餅。

燒餅雖然不值多少錢,可這裏面卻包含着一個父親對女兒深沉的愛。

蘇青禾看着關心她的父母,心裏划過一陣暖流。

「爸媽,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下鄉是件光榮的事,我爭取好好表現,一定不給你們丟臉,你們也要保重身體。」

蘇志國看着自己一臉堅定的女兒,心裏感慨萬千。

蘇青禾是他和妻子的第一個孩子,家裡日子雖然清貧,卻也是嬌寵着長大的。

曾經那個扎着小揪辮蹣跚學步的小丫頭轉眼間就長成了如今亭亭玉立的少女。

她聰明懂事,一點也不嬌氣,是他和妻子引以為傲的好女兒。

蘇志國掏出五張大團結遞給蘇青禾。

蘇青禾有些詫異:「爸,媽給我帶錢了。」

蘇志軍堅持:「窮家富路,去了鄉下肯定需要添置東西,你拿着這錢買些自己需要的生活用品。」

蘇青禾沒再拒絕,甜甜地叫了聲爸,乖乖地應了。

火車站,自願下鄉的初高中畢業生們背上行囊,胸前戴着鮮艷的大紅花,踏上遠離家鄉的列車,揮淚告別來送站的家人。

蘇青禾從父親手裡接過自己的行李,一個手提包,一個行李卷。

手提包里裝着夏天的換洗衣物和洗漱用品,還有一些日用品,剩下的就是吃的。

現在天氣熱,倒也用不着帶秋冬的厚衣服,相比較其他知青提着的大包小包,蘇青禾可以說是輕裝上陣。

帶太多行李不方便,等她安置好,需要厚衣服和厚被褥的時候寫信讓家裡給寄過來就好。

蘇青禾上了火車,找了個空位坐下,這趟火車的大多數乘客都是去往五湖四海,支援農村建設的知識青年。

有的知青在傷心地抹着眼淚,更多的是三五個人聚在一起,雄赳赳氣昂昂地唱着熱血紅歌。

蘇青禾在送別的人群中準確的找到父母和弟弟,朝着他們揮手:「爸媽、青柏,回去吧。」

蘇志國面色動容,趙潤萍默默流着眼淚,就連平日時常將男兒有淚不輕彈掛在嘴邊的蘇青柏也紅了眼眶。

三個人都朝着蘇青禾揮手,卻沒有要走的意思。

離別的愁緒猛烈襲來,這一刻,蘇青禾鼻子一酸,眼睛一下子濕潤了,她不願讓爸媽擔心,衝著他們笑了。

《重生七零:俏知青撩得大佬心尖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