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
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 連載中

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關寧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孟家 武俠修真 許秋平

二十一世紀的外貿精英金穗加班猝死,重生為七十年代的一個軍嫂,丈夫常年在部隊,寄回的工資被公婆強佔,娘家人也不放過她,吸她血讓她扶持哥哥,還得養兩個大姑姐留下的雙胞胎,生活也太苦了!金穗表示這種窩囊日子她不過!欺她懦弱無主?那就雞飛狗跳分家離婚!要她補貼娘家?那就徹底決裂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她要考大學進城搞事業,誰也不能成為她前進路上的絆腳石!那個跟她結婚之後三年沒回家的男人要着沒用的,還是儘快踹了才好孟思昭臉黑:「說我沒用?你試過了沒有?」金穗:「不用試,我們馬上離婚」孟思昭:「你結的是軍婚,沒有展開

《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章節試讀:

金穗原想煎雞蛋的,但她一下子找不到油,這會兒農村很少人家裡裝電燈,四處摸黑看不清。
煎蛋麻煩味兒又大,一會兒少不得再打嘴仗,乾脆就直接放水裡煮。
孟思明帶着虎子過來,站在門口問:「二嫂你在幹什麼?」
金穗頭也沒抬地說:「燒水洗澡。

娟娟和婷婷頭髮臟成那樣兒了,自己身子也有一股怪味,她沒穿越來之前每天都要洗澡,一天不洗就難受。
這個理由成功讓孟思明信服,他奔過去對屋子裡的人說:「她在燒水洗澡。

許秋平便沒再過來管她。
煮雞蛋的鍋很大,金穗只放了兩勺水。
幸好她從前是在農村出生長大,對付燒火這種事情完全沒有問題。
待水開之後再煮上五分鐘,她就將雞蛋撈出來,再往裡添水。
添上滿滿一大鍋,趁着柴火燒得旺盛,她將雙胞胎帶到自己睡的那個屋子,關上門,沒有點燈,讓姐妹二人摸黑將兩個水煮蛋吃完。
吃完雞蛋她去將一個大腳盆搬到屋子裡,然後拎了兩桶熱水來,給兩姐妹洗頭洗澡。
這個年代,沒有現成的洗髮水和香皂,甚至連洗衣粉也少,小朋友喜歡的泡泡浴就更不用想。
如果要洗頭,得預先熬好茶麩水。
茶麩是榨茶籽油之後剩下的茶餅,十分堅硬,需要用工具一點一點砍碎,煮好還得過濾一遍,非常麻煩,洗一次頭得搞半天。
金穗感嘆,沒有現代化電器的年代,家務耗時的成本非常高。
她用清洗水先給兩姐妹洗好頭髮,隨後再洗澡。
脫掉衣服看見她們身上,各自都有淺淡不一的傷痕。
她有些心疼,這麼小的孩子就被虐待,原主也打過她們。
她上輩子雖然還沒有結過婚,也不是很喜歡孩子,但叫她用暴力對待才四五歲的孩子,她下不去手。
她柔聲地問道:「這是怎麼弄的?疼不疼?」
娟娟說:「大娘打,奶奶也打,還有小姑姑。

婷婷抬起頭乞求她:「嬸子,你別打我們,好嗎?我和姐姐會聽話的。

金穗聽得特別地難過,她將頭別過一邊去,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說:「我不打你們,以後也不會讓人再打你們。

姐妹倆立馬高興得笑起來。
金穗去給她們找衣服,翻完柜子只有兩套打底的衣服,一套過短,一套過長,就沒有合身的。
天氣冷,她拿了長的那一套過來,洗好澡穿上便讓她們上床。
外頭還在下着雨,她也去拎了一桶水隨意洗個澡。
孟家的洗澡間是在工具房一角用一堵兩米高的牆隔開,不是全封閉,四處露風,她哆嗦地洗着,隨後發現一件更麻煩的事情。
她來大姨媽了。
早不來晚不來,剛穿越到這陌生的地方,它就來湊熱鬧。
穿好衣服,金穗趕緊回房間去找衛生用品。
這年頭沒有衛生巾,在一個抽屜最深處找到一小沓皺紋紙。
她深一腳淺一腳地跑去露天廁所解決。
回到屋子裡,她盤算一下自己接下來要怎麼過日子。
首先必須得有錢。
原主作為一個軍屬,多多少少會有點私房錢吧。
於是她在屋子裡一陣亂翻,最後在一個隱蔽的牆洞里找到兩塊六毛錢。
金穗欲哭無淚,這兩塊六毛錢在她以前的生活里只能買兩個饅頭,現在竟然是全部的家當。
隨後她發現一件更可怕的事情,如今這年頭還是計劃經濟,糧食按人頭定量發,生活用品靠各種票據,出門還得有介紹信。
有錢也過不上小康生活。
俗話說,由簡入奢易,由奢入簡難。
新世紀的金穗憑自己的能力在一線大城市紮根,再讓她過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她連活着的**都沒有。
穿越過來,缺吃少穿,沒有金手指已經夠喪氣的了,一想到還要下地,她就冷得打了個哆嗦。
干農活是不可能的,那就想辦法逃離這裡。
好在現在是1977年了,再過幾個月上面就會發出恢復高考的通知。
參加高考上大學,是她唯一的路子。
一旦考上大學,她馬上踹掉這個軍人老公。
後面掙錢的機會很多,才不要帶着這累贅的一家子。
可是萬一高考不順呢?
生存是人類的本能。
金穗看着在床上打鬧的娟娟和婷婷,登時做了一個決定,如果高考不順,她想辦法去隨軍。
只要能進城,再過一年政策開放,允許個體經濟發展。
那時候她可以在城裡做生意。
只要能在城裡站住腳跟,她再踹了這個男人也不遲。
金穗跟孟思昭結婚三年了,婚後他回部隊到現在,除了寄錢沒回來探過一次親,這種男人要來幹什麼?
想通之後金穗去床上睡覺。
床上的被子被面是潮的,摸着裡頭的棉絮已經成一坨坨的,散發著一股霉味,不知道已經用了多久。
屋子裡酸筍的味道很沖,她實在受不了,從床底把那兩個酸壇搬到外面去。
她還想在屋裡燒一盆炭驅驅寒,但這太奢侈了。
姐妹倆沒有睡着,她乾脆躺在床上給她們講故事。
她講的是小時候看過的那些動畫片,流暢的語言配合一些肢體語言,姐妹倆聚精會神地聽着,時不時被逗得哈哈大笑。
正屋那兒的一家子,男人們都去串門了,留着幾個女人在家。
小屋子裡傳出來的歡笑聲,讓她們聽見了。
胡慧芳去了婆婆的房間,皺着眉頭問:「媽,你有沒有覺得那個金穗好像變了個人?」
許秋平心煩地說:「是有些不一樣。

胡慧芳聽到婆婆跟自己的想法一致,湊近了說:「她原來對雙胞胎不是打就是罵,也不敢頂撞孟爸,她不會是掉到河裡,喝水喝傻了吧?」
「她傻不傻的我不管,孟思昭的工資我們必須得拿在手裡,不然你別想過那麼舒服的日子。
」許秋平恨恨地說。
胡慧芳說:「嗯,明天我叫劉露到家裡來一趟。

孟思明和虎子平常對金穗不喜歡,但到底是孩子,這會兒聽到那邊廂房傳出那麼歡快的笑聲,忍不住過去,貓在門口聽。
這會兒講的《貓和老鼠》的故事,她講得繪聲繪色,不僅屋裡的雙胞胎笑得開心,連在外頭偷聽的兩個小男孩也笑得東倒西歪。
虎子一個不注意,身子歪着撲到了門上發出聲響,金穗沒有說話,而是悄悄地摸到門口,一拉開門,就看到外頭兩個小子。
「你們在外頭幹什麼?」她問。
「聽故事。
」虎子老實地說。
孟思明裝出一副酷酷的樣子說:「虎子硬拉我來的。

她挪開身子空出一個空間,大方地說:「想聽就進來吧,外面那麼冷。

那兩個傢伙就快速地往裡頭沖。
金穗沒想到自己穿越過來的第一個晚上,是給四個孩子講《貓和老鼠》的故事。
娟娟婷婷年紀小,故事聽着聽着就睡著了。
那兩大的精神倒好,她講得口乾舌躁了他們還不想走。
家裡的大人心歪了沒辦法救,但孩子還小,正確引導還能讓他們豎立起正確的三觀。
金穗琢磨着,把這兩個傢伙收攏了,以後指不定還能幫上什麼忙呢。
大概講到了九點多,金穗推說困了,把他們趕走。
自己躺在床上又開始想事情。
孟思昭不知道為什麼,已經兩個月沒有把工資寄回來了,孟廣安寫信拍電報,杳無音信。
手裡僅有的兩塊錢六毛錢,買點生活用品就沒有了。
在孟思昭錢沒到之前,她得想辦法提高生活品質,她可不想挨餓。

《重生七零之悍妻不好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