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七零之嫁給前夫他弟
重生七零之嫁給前夫他弟 連載中

重生七零之嫁給前夫他弟

來源:google 作者:爾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萍 文勇 現代言情

姜萍前世嫁給了一個集齊家暴、出軌、媽寶的渣男,一腳踹了渣男後,才知道一個人過的日子有多美重生後的姜萍對婚姻不感興趣,不想嫁人,一心只想搞錢然而七零年代風氣保守,姜萍左思右想,覺得嫁給文勇那個短命鬼倒是不錯頂多熬了兩三年,就能過一個人的神仙日子!後來,姜萍一臉茫然:說好的短命鬼呢?展開

《重生七零之嫁給前夫他弟》章節試讀:

雖然姜萍最後和文勇說的話,完全是出於口不擇言的警告。但是,在回家的路上,姜萍真的還認認真真的想了一下。

文勇似乎是個很不錯的對象。

因為他英年早逝。

姜萍記得,好像她嫁到文家兩三年後,文勇就患急病去世了。

前世受夠了婚姻的苦,姜萍實在不想再踏入。尤其是和文向前離婚後,她一個人過得有滋有味,沒有婆媳矛盾,沒有丈夫噁心,一個人自由自在,兒女們常常帶着孩子來看她。那一段簡直是神仙日子了。

如果可以,她這一世都不想嫁人了。

但是,女孩子長大是沒有家的。即便父母兄弟願意留她在家裡,兄弟的媳婦也是會有怨言的。家裡有個嫁不出去的女兒,被人瞧不起不說,也會阻礙兄弟娶媳婦。

姑嫂矛盾,真發展起來,比婆媳矛盾不遑多讓。

姜萍知道很多年後,社會進步,女人可以有很多選擇。但是,現在距離那時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在此之前,她要生活下去,不能連累家人。

這麼一想,文勇真的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了。

文勇家裡人口簡單,獨子,父親早逝,母親是村裡有名的厚道人。

前世姜萍嫁給文向前,婚後和文向前他媽起衝突,這位嬸子好幾次都過來勸。和文向前次次維護他媽,讓姜萍忍一忍不同,這位嬸子每次都是勸文母退一退。

姜萍對這位嬸子的印象很不錯。

即便真的處不好,那也沒關係,忍耐個兩三年,等文勇去了,她也就解放了。

若是在這兩三年里,能有個一兒半女的,那就再好不過了。

想到這裡,姜萍忍不住啐了自己一口。她拍了拍自己的臉,天吶!想什麼呢?文勇不過多和她說了兩句話,她居然連跟人家生娃的事都想出來了?

***

第二天一大早,姜萍出去撿柴回來。一進院子,便聽到裡頭鬧哄哄的。

「退親就退親,也沒啥好說的了。東西放下,你們可以走了。」

「你少說兩句吧!向家嫂嫂,別生氣啊。這親事都已經說好了,鄉里鄉親都知道了,怎麼突然反悔?是我們哪裡做得不周到的?」

「麗娟,你們是好的。不是我們故意為難。我嫂子之前看你們家建光勤奮本分,是個會過日子的,才想着把女兒嫁給你們家。可現在這麼個情況,要一輩子多養個小姑子,這日子可就難過了。」

「也不會讓他們養啊,我們家萍萍找了份工,自己能養活自己。」

「哎喲!麗娟,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出了這事,你家姜萍這工作早就泡湯了。人家柳家的女兒頂上去了。」

「什麼?」

「麗娟,我知道你們家疼女兒。誰也不攔着你疼女兒。可是人家的女兒,人家也疼啊。」

「哎,這,這叫個什麼事啊!」

「之前收的禮金都在這了啊,你們清點一下。不是我說,麗娟,你還是儘快把女兒嫁出去。總不能真為了女兒,連累了兩個兒子吧?」

姜萍站在院門口,看着哥哥窩在牆角聳拉着腦袋,她眼底一疼,不自覺地握緊了拳頭。

姜萍記得,前世,向家嫂子人很好,和大哥夫妻恩愛,幾十年沒紅過臉。

若是向家嫂子和哥哥就這麼斷了緣分,姜萍會無比自責。

「哥。對不起。」

姜萍低聲喚了一句,姜建光立馬轉身看過來,雖然他極力掩飾,姜萍還是看到了他眼底的沉痛與無奈。

「說什麼呢?」姜建光摸了摸她的頭,「沒事的,找對象有點磕磕碰碰很正常。慢慢找就是。」

姜萍:「可是,嫂子人真的很好。」

大約是受夢境中的前世影響,姜萍習慣性地說出了「嫂子」二字。

話說出口都還沒覺出異常,倒是把哥哥姜建光嚇了一大跳。

「你說什麼呢?什麼嫂子!叫人聽到了,指不定要說出什麼來……」

姜萍立馬點頭:「口誤口誤,下次再不敢了。我是說英梅姐姐人很好。」

姜建光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嗯。我知道。再沒有比她更好的人了。」

微薄的晨光中,姜萍看到自家哥哥整個人都顯得頹廢起來。

姜萍不想嫁人,可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影響了自家哥哥與這麼好的嫂嫂的姻緣,她也絕對無法接受。

姜萍又想起文勇來。如果一定要嫁人,她想嫁給文勇。

終於下定決心,姜萍回屋拿了一個東西,腳步匆匆出了門。

文勇家在村東頭,他爹和文向前的爹是親兄弟,兩家相鄰,共用一堵牆,院子也是相通的。

姜萍到文家院子里時,文向前他娘正和文勇他娘聊着天呢。

李翠花:「不知道是哪個黑心肝的狗東西,居然把我們家向前踹到田裡!問他他也不說,非梗着脖子說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

王美麗:「這……沒誰敢下這種手吧。向前一向和氣,又不曾和什麼人結仇。是不是真的不小心……」

李翠花:「不可能!人家馬醫生說了,自己摔不可能摔成他這樣!」

正聊着,李翠花突然一抬眼,便見到了院子里的姜萍。

「你……你來做什麼?」

李翠花眉頭緊皺,一臉不悅地看向姜萍,姜萍也面無表情地看着這位前世的婆婆。

倆人對視了好一會,李翠花敗下陣來,率先移開了視線。

「問你話呢!」

姜萍看向旁邊的王美麗。

「嬸子,我找你有點事。」

李翠花冷哼一聲,氣呼呼地進了屋。

王美麗有些驚訝,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外頭傳的謠言,她眼神有些複雜。

「什麼事?」

姜萍把拿在手上的衣服遞了過去:「我媽讓我把這個還給你。上次去鎮上趕集穿得少了,多虧嬸子把衣服借給我媽。」

「哦。都是鄉里鄉親的,不必客氣。」

王美麗立馬接了過來,「進來喝口茶嗎?」

這句話明顯是客套,甚至還有幾分送客的意味。姜萍卻像聽不出來似的,點了點頭:「好啊。」

然後,姜萍看到王美麗的嘴角抽了抽。

進屋喝了兩口茶,姜萍沒有見到文勇的身影。她狀似無意地問道:「嬸子,明天過小年了,文勇哥沒在家?」

說起這個,王美麗便嘆了一口氣,「哎!昨天剛回來,說好的年後才出去,結果連夜就跑了。」

姜萍的心裏一沉:不在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