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我只想安靜的生活
重生:我只想安靜的生活 連載中

重生:我只想安靜的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飛行的魚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梁城 都市小說 飛行的魚貓

工作穩定,房車已購,單身在浪,多麼安寧平靜的生活,梁城萬萬沒想到,出門買菜會被貨車撞倒,再睜眼時間回到高考考場本想安安靜靜的享受自己的重生之路,可是沒想到意外接踵而來,人生的單行通道忽然變成了充滿未知的十字路口,一個安閑自在的靈魂扇動着時代的浪潮,命運的輪盤開始轉動,相遇的人正在路上展開

《重生:我只想安靜的生活》章節試讀:

黃昏暈開朝霞,麻雀飛落窗沿。雲邊的小賣部,販賣着橙色的希望。榕城御水灣小區樓下,富態的大媽懷揣着晚飯的食材和周邊姐妹嘮着八卦,一旁放學後打鬧的小屁孩邁開小短腿奔向自家老巢,只為在兩個魔王到來之前瞅一眼光的變身。

隨着暮色的來臨,在天邊最後一抹橙色的消散之前,梁城開着自己新提的寶馬3系安全的停在自家車庫,熄火下車,瞅了眼在一旁錄製舞蹈的女孩走出車庫,夜色下的御水灣,家家戶戶燈火通明,空氣中彷彿瀰漫著各家的佳肴美饌。

踩着鵝卵石小路,跟門口的劉大爺遞了根煙,隨便嘮了兩句,找了家燒烤店,葷素搭配帶着一對腰子一瓶啤酒。生活莫過如此啊,安安靜靜,孤身一人小燒烤,有酒有肉美滋滋。

燒烤啤酒下肚,梁城臉上彷彿打了腮紅,解決完腰子,發現腳下蹲了只小白貓,順手遞了串羊肉,看着小貓吃完才結賬走人。在便利店買些快餐,迎着路燈踩着影子等着360天無休假的紅綠燈,刷着車庫女孩的直播舞蹈。

32歲的梁城,有車有房,瑞金醫院主打的臨床醫師,金錢地位有所保障,要按梁城老媽的說法,自己早該結婚生子了,可惜啊,自己好不容易熬出頭,正是精力,閱歷,財力最巔峰的時刻,在加上這張不顯老的臉,女性的目光不自覺的會掃過一眼。年少單身的無知啊,現在自己要學會嘗試新鮮感。

紅燈跳滅綠燈亮,梁城邁開腳向路對面走去,身旁的車輛稀稀拉拉,彷彿寓意着生活的不易,有的人已經沉浸在老婆孩子的溫馨,有的人為了老婆孩子的溫馨沉浸的工作的煩瑣。

當梁城走過路中間時,耳邊響起急促的車笛聲,刺耳的剎車音,尖銳刺耳,梁城下意識的轉頭,「蹦」的一聲巨響,在人們驚叫聲中,梁城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

「本場考試結束,請考生立即放下筆,如繼續答題,將作違規處理。請考生整理好自己的答卷,將試卷按順序放好,將答題卡放在最上面,最下面放草稿紙。整理好後,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待監考員收卷。」

梁城在廣播通報聲中緩緩睜開眼,腦袋暈暈乎乎的伴隨着一陣耳鳴和陣痛。

「媽的,下次堅決不能在過馬路時跑火車了,頭有點疼啊。」

梁城皺着眉頭罵道。

「同學,請保持考場安靜,把你手中試卷交給我,然後安靜的等離開考場的鈴聲。」

說話的是一個23、24左右的女生,帶着一副黑色邊框的眼鏡,鏡下一雙被長長的睫毛裝飾起來的眼睛,此時正略帶嚴肅認真的盯着梁城。

梁城下意識的和她對視幾秒,隨後她便錯開的目光,梁城掃了手中試卷一眼後,將試卷遞給她,然後一臉茫然的坐在自己座位上。

《2008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外語》,嗯,嗯?2008年?

梁城沉思了一會,伸出手指甲蓋輕輕的印在自己胳膊上。

「嘶,疼疼疼,不是夢」

「嗯,作為一個醫學生,作為一個唯物主義,這麼看來我真的穿越了,而且穿越的對象還叫梁城,好巧啊。」

「科學的盡頭就是玄學,各大網友誠不欺我啊!」

梁城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臉,又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正準備深度檢查一下自己,廣播里傳來一聲哨響,考生們拿起自己的東西向門外走去,梁城也停下了手裡的動作,看着從身邊走過的身影。

高考人生的一個轉折點,從此刻起就意味着從小到大的小夥伴開始變得各奔東西,開始變得若歡若離,最後成為熟悉的陌生人。

沒想到自己會回到了高考結束,也幸好回到了高考結束,畢竟高中才是學習的巔峰時刻,要是讓自己來到開考前,那就不用進考場了,一首涼涼送給自己。

在梁城沉浸在青春的小傷感時,身後傳來一聲問候。

「梁城,你考試的時候怎麼睡著了?心挺大啊!走啦,別坐着了。」

少女的聲音很好聽,帶着一絲埋怨的情緒。梁城跟在少女的身後,緩緩的走出考場。

「你誰啊?」

2008年,梁城也才17歲,15年的時間,足以讓人的印象淡化,但少女的臉龐又讓梁城塵封的記憶打開了缺口,好像很久以前自己錯過了一個女孩,以後兩人再無交集。

「你問我是誰,梁城你腦子秀逗的?」

少女微微皺眉說道

可能是天熱的原因,少女臉上蕩漾着淡淡的紅暈,挺直的鼻樑,潤紅的嘴唇,白嫩的肌膚,披肩的長髮在微風中散發梔子花香,一雙靈動的大眼正瞪着梁城。

「楚…楚洛伊!」

楚洛伊疑惑的的看着梁城。

「喂,你不用這麼誇張吧,好像剛認識我似的。」

梁城此時大腦里拚命的回想着關於楚洛伊的事,結果只知道她和自己在同一所大學但不同的院校,自己在醫學院,而她在商學院。大學之前兩人因為家離得近,兩人之間比較熟悉,後來進了大學自己交了女朋友,兩人也開始疏遠,再後來自己分手後考研,考醫師,兩人也很少聯繫,只知道她好像出國進修了,她們家後來也搬離了原來的小區。牽着兩人的紅線也徹底斷了。

「醒醒,你今天怎麼了,昨天沒睡嗎?」楚洛伊伸手在他眼前擺了擺。

梁城回過神來搖了搖頭。

「沒事,昨天沒睡好,走吧」

楚洛伊將自己背包里的兩瓶水取出來,遞給他一瓶,梁城伸手接過,一口氣喝掉半瓶。

楚洛伊一邊小口喝着水,眼睛不時的瞅着梁城,心裏感覺有點不太對勁,又好像沒什麼不對勁的。

「梁城,你晚上去和他們一起去打遊戲嗎?」

「不去了」

「呃,你不是平常一直吵着要玩什麼CF嗎?」

「嗯,現在沒那麼想玩了。」

「為什麼啊?」

「沒什麼,就是感覺陪你聊聊天比打遊戲有意思。」

楚洛伊聽到後愣了一下,隨後,小眉毛一皺,兇巴巴的說道。

「說什麼呢你?」

「沒什麼啊,就是感覺與其打遊戲還不如和你聊聊天有趣?」梁城笑着說道心裏對遊戲暗暗切齒,後世的槍出的一個比一個離譜,經歷了氪金玩家的瘋狂輸出,現在它對自己已經沒什麼吸引力了,再說了有香噴噴的妹子在身旁,誰會傻乎乎的玩遊戲。

「哼,你再說小心我告訴陳姨,你考試時候睡覺。」

梁城想到老媽的暴脾氣,要是知道自己考試時候睡着,非的擀麵杖伺候了,雖然打的不疼,但自己這三十幾歲的靈魂在被老媽打,有點彆扭。

「別,你不是不知道,我媽天天催我學習的那個勁,唉有時候我都感覺,你才是她親生的,每次你來我家,我媽都噓寒問暖的,到我就是棍棒伺候,怕了怕了,楚大俠饒命」

楚洛伊看着梁城求饒的神情,像只鬥勝的小倉鼠,微微仰起頭。

「哼,知道錯了吧,別惹我」

說著還攥着小拳頭在梁城面前晃了晃。一臉小心我揍你的樣子。

「哎,你英語真沒問題嗎?」

「沒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英語成績。」

「也是,別的男生都是數學頂尖,英語瘸腿,到你這翻了個遍。」

「唉,再厲害,也比不過楚大俠啊」

「那是自然,誰讓我是你師傅呢」

說起來自己能夠考上臨海大學多虧了楚洛伊的輔助啊,雖然損失了大部分零花錢和挨了三年的擀麵杖,但現在看來物超所值。

梁城並排走在楚洛伊的身旁,一個1米78一個1米68,一高一低,走在人群中不起眼,但又彷彿很般配,臨漳一中鎏金大字,在黃昏幕下,映出最燦的光芒,彷彿要為所有學子家長留下,一個最美的回憶。

校門口梁媽和楚洛伊的媽媽,在四處張望着,當看到兩人後,忙擺了擺手向兩人走去,梁城滿臉笑容正要開口。

「伊伊,累不累啊,怎麼不讓他背着這,這大熱天的。」

梁媽說著就將楚洛伊的背包接過手,遞到梁城手裡。

「接着。」

梁城滿臉無奈的接過,瞅了一眼楚洛伊,笑着對楚洛伊媽媽說道。

「顧姨,我舉報,楚洛伊說你,做飯不好吃。」

「哦,是嗎,伊伊!」

顧靜秋面帶微笑的看着自家女兒。

「額…咳咳,怎麼會呢,媽,你別聽梁城胡說八道,媽媽做的飯最好吃了,這幾天多虧了媽媽的飯,我感覺自己能超常發揮。」

「是嗎,那為了慶祝你高考結束,今晚媽媽親自下廚,敞開了吃,想吃什麼跟媽媽說」

楚洛伊笑着點點頭。

「媽,梁城說,他也想嘗嘗你做的菜。」

梁城手提着背包,正在一旁看戲,一時間笑容慢慢凝結。

「對,顧姨我老早就想吃您做的菜了。」

「那行,你和伊伊先回家,我和你媽,去給你們買菜,晚上咱兩家聚一頓。」

說完就跟梁城媽媽陳柳英聊起今晚要做的菜,要買的食材。

楚洛伊趁兩位大人不注意,猛地踩了梁城一腳,結果差點沒把自己絆倒。

梁媽聽到後面的動靜,看着自己兒子,皺着眉說道。

「一會兒,我跟你顧姨去買菜,你跟伊伊回家後給你爸和你楚叔打個電話,讓他們下班早點回來,聽到了沒有?」

「知道啦,媽。」

「顧姨,再見。」

「媽,陳姨,我們先走了。」

說完梁城轉身就跑,楚洛伊攆在身後。

「梁城,你別跑。」

身後的兩人看着自家的孩子,眉間的擔憂慢慢的消失,作為陪考的家長,對高考的壓力不比考生少多少,看到兩人考完試還能嘻嘻哈哈的,就知道兩人考的不錯,知子莫若母,再加上兩人成績本就拔尖,只要發揮正常,過一本線還是可以的。

擔憂完,兩人邊走邊聊準備燒的菜,完全沒發現大門牆後轉角處,露出兩個賊兮兮的大腦袋,提溜着兩眼看到兩人走後,才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