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新婚夜:偏執老公很會撩
重生新婚夜:偏執老公很會撩 連載中

重生新婚夜:偏執老公很會撩

來源:google 作者:貓醬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北皇霆 現代言情 秦清凝

「萋萋已經懷有兩個月的身孕,就等着你騰位子呢,你就放心的去死吧,看在夫妻一場的情分上,我會給你們母子收屍的!」再次睜眼,她成了雲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北皇家少夫人,因意外毀容而變得卑微怯懦,慘遭各路牛鬼蛇神欺壓,誰都可以踩她一腳她的絕色老公更是冷眼旁觀,一句「各取所需、互不干涉」跟她劃清界限她求之不得,忙着虐渣沒空應付他,只是每當她遇到危險時,她的絕色老公都會出現,不僅護她周全,而且看她的眼神還很不對勁他是出身顯赫的北皇家獨子,俊美如斯,卻只對她情有獨鍾,將她寵進心尖,狠狠打了一眾等着看她笑話的人的臉展開

《重生新婚夜:偏執老公很會撩》章節試讀:

翌日上午,秦家。

今天是回門日,秦家二老非常熱情的將小兩口迎了進去。

車子後備箱的名貴禮品,傭人來來回回好幾趟才搬清。

客廳里秦家父子陪着北皇霆說著話,特別是秦父不時發出爽朗的笑聲,似乎對這個女婿非常滿意。

房間裡頭,秦母拉着秦清凝的手,心疼的說: ”聽心媚說你昨夜和管家的兒子偷晴私奔被記者發現,幸好霆少及時出現將事情壓下去了,你被霆少帶回去就割脈尋死,還險些鬧出人命,媽知道後都嚇壞了。 ”

秦清凝看着手腕上戴着的護腕,笑道: ”媽,你再也不用擔心我了,以後我不會再相信心媚的話做傻事了。 ”

秦母柳月柔當即就冷了臉,眼神陰冷的剜了眼秦清凝。

這時秦清凝突然抬起臉,她沒來得及收回陰冷的視線,被撞個正着。

以前的秦清凝都是低眉順目的,卑微的從來不敢抬頭看她。

柳月柔尷尬了一秒,然後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笑眯眯的說, ”你肯定是誤會心媚了,心媚是你親妹妹,不會害你的,你別太敏感了。 ”

秦清凝知道這個媽什麼都偏向丈夫跟亡妻生的女兒,和原主這個親生女兒並不親, ”心媚說會及時趕來救我,然後和我老公攤牌讓他同意離婚,可結果我的血都快流光了,她都沒來,幸好老公及時發現救了我一命。 ”

”老公? ”柳月柔驚訝的重複了一聲, ”你叫霆少老公? ”

”叫自己的丈夫老公有什麼不對嗎? ”秦清凝故作不解的問道。

柳月柔的臉色冷了下,然後擺出一臉慈愛的模樣笑道: ”心媚是你親妹妹,她不會那麼做的,清凝,是你想多了,你是姐姐,怎麼能這麼想自己親妹妹呢?太狹隘自私了,做姐姐的應該讓着點自己妹妹,心媚已經很可憐了,一出生親媽就去世了,你比她幸運,有我這個親媽疼。 ”

秦清凝將柳月柔眼底的輕蔑全都看進眼裡,若是原主,真的會以為是自己想多了,然後陷入深深的自責中。

「媽,你還真是大度,對一個小三的女兒這麼疼愛有加,甚至不惜將我這個親生女兒推出去替她擋潑過來的硫酸。」

柳月柔表情一僵,這丫頭今天吃錯藥了?怎麼竟說這種惹她不高興的話?

「都過去的事了,你怎麼到現在還記恨你妹妹?乖女兒,你太記仇了,你是姐姐,心凶要大度,當年心媚也是無辜的,不關她的事,潑硫酸的精神不正常,已經被抓進精神病院了,這事就過去了,以後你也別提了。 ”

”是啊,她無辜,我活該嘛! ”秦清凝的語氣淡淡的,聽不出什麼情緒來, ”所以硫酸潑過來時,媽將我推出去替小三的女兒擋…… ”

”清凝,你今天吃了槍葯了?小三小三的說個沒完,每個人的出身不是自己能選擇的,心媚她又有什麼錯?你自己想離婚鬧自剎跟心媚有什麼關係?你怪心媚幹什麼?她是你親妹妹,難不成你覺得她是想害你不成?她害你對她有什麼好處? ”

”我不死,北皇家少夫人的位置怎麼輪得到她? ”秦清凝一句話捅破了她們的目的,「還有,媽,你是不是忘了,我才是你親生的,秦心媚的媽是爸的小三,當年沒少讓你吃苦頭吧,你還這麼向著人家的女兒?我都要懷疑,我是不是你親生的了!」

柳月柔心虛的眼神閃爍了一下,「你這丫頭,胡說什麼呢?結了婚連親媽都不想認了嗎?後媽不好當,你是媽親生女兒,媽對你嚴厲一點不會有人說什麼,但是心媚不一樣,你要體諒媽的難處。」

柳月柔說著就委屈的抹起了沒有眼淚的眼角。

「清凝啊,媽對你嚴厲都是為了你好,你總有一天會明白媽對你的一片苦心的,我是你親媽,不會害你的,霆少娶你只是為了氣他爸媽,你看看你的臉,你們離婚那也是早晚的事,不是媽唱衰你們,女兒你也要接受現實才行,畢竟你這臉……」

「北皇霆要是嫌棄我這張臉,也不會跟我結婚。」秦清凝說著將左邊的黑髮撥到耳後,將半張毀掉的左臉整個露了出來,「我昨天才結婚,今天就這麼急着勸我離婚了,媽就這麼急着讓我給小三的女兒騰位子? ”

”清凝,你今天到底是怎麼了?說話夾槍帶棒的,火藥味這麼重,你妹妹怎麼著你了?我聽心媚說你昨夜醒來後跟變了個人似的,還將她趕了出去,媽當時還不相信,現在看來,心媚說得一點都沒錯。 ”柳月柔一臉又失望又痛心的表情,「你怎麼突然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真的是太讓媽心痛了。」

「我對被毀的容貌釋懷,決定從現在開始只做自己,不再卑微的討好任何人,媽怎麼不替我高興,反倒心痛呢?」秦清凝問,「我到底是不是媽親生的?」

柳月柔像是被噎了一下似的,裝作很慈愛的樣子,「媽當然替你高興了,只是你轉變得太突然了,媽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媽也是擔心你。」

”媽,你真的不用再為我擔心,我只是死過一次,想明白了很多事而已,我現在只想和我老公相親相愛的過好這輩子,好好當我的北皇家少夫人。 ”

”那管家的兒子怎麼辦? ”柳月柔問,「你們之前那麼相愛……」

”為了區區一個管家的兒子放棄這麼優質的絕色老公,媽是覺得我臉被硫酸毀了,腦子也被硫酸潑出問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