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震驚,開局一座山
重生:震驚,開局一座山 連載中

重生:震驚,開局一座山

來源:google 作者:清遠風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清遠風雲 許諾 都市小說

(重生+修真+爽文+無CP+不後宮)許諾重生平行世界,本想着彌補前世的遺憾,可是,總有人找麻煩許諾:「我許諾一定守諾,說殺你全家就殺你全家」展開

《重生:震驚,開局一座山》章節試讀:

我們曾如此渴望遠離父母,遊盪天涯,自由而熱血,青春而洒脫。

但是,失去父母,家,便像失去屋檐的房子,四處漏雨,還有惡人環視。

許諾把水果扔進垃圾桶,搓了搓手還是覺得臟。

算了,回去洗洗吧。

回頭遠遠看到兩人罵罵咧咧的離開。

呵,親人,長輩。

我可去你的,最好識相乖乖把錢還了。

不然,事情就有意思了……

夜空只有殘月,夜色如水。

許諾心頭想着事情,回到家裡。

一進門,許清歡翹着大長腿,雙手環抱豐腴之上。

人間絕色,魅惑非凡。

看見許諾進來,許清歡如玉般修長手指指了指旁邊的沙發,示意過去。

這小子臉色如常,應該沒什麼事。

她可不會承認自己偷偷跟過去偷聽。

笑話,我許清歡,不要面子的嗎!

許諾立馬霸氣側漏,頭角崢嶸。

搬來一張小馬扎,乖巧的坐在上面,一臉討好笑意。

「姐,哈哈-那個沒啥大問題,許常夫妻過來噁心人,我給支走了」

許清歡聞言翻白眼,要不是我親自去了,還不知道這小子撒謊不打草稿的。

「哦,是嗎」眼睛看了眼許諾,似乎是在暗示什麼。

許諾身子一顫,肯定是前身的身體記憶,自己才沒有這麼慫。

嗯,一定是。

咽了口口水,許諾狗腿的諂笑着「姐,就是這樣,他們夫妻這裡能有什麼好事,惦記咱家房子,被我支走了,以後放心吧」

最好的謊言就是每一句都是真話,但是加在一起又是假話。

許清歡心裏吐槽,你那是支走,分明是以其人之道把人氣走的。

不過,想起二人醜陋嘴臉。

做得好,臭弟弟。

許清歡看着許諾大有深意的笑笑「好了,洗洗睡吧」

許諾有些躊躇,難道許清歡知道了?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

許薇薇還在追劇,許諾過去又擼了下其丸子頭。

「許諾,你再摸我頭,我跟你勢不兩立,哼哼」許薇薇怒吼。

許諾聞言,收回的手聽話的再次捏住丸子頭,用力的薅了一把。

在對方的咬牙切齒中,心滿意足的走進衛生間洗澡。

……

第二天,許諾照舊早起去菜市場買好一天的菜,回來時買了些早餐提着。

回到家兩人還睡着,笑了笑把菜放進廚房,肉放進冰箱。

把早餐放客廳茶几上,就回到房間把門鎖死。

盤腿打坐,身子瞬間消失。

來到山上,看着光禿禿的山。

許諾有些噓噓。

算了,畢竟也是傳承之山,以後恢復就好了。

昨晚做酸菜魚把靈氣用的差不多,現在整個山只有細微的靈氣絲。

許諾看了看天上的太陽,心裏疑惑。

這山是在一個不可知之地,竟然也有太陽?

還是,此地雖然不在世界任何地方,但是星宿日月仍然與外界一樣?

想了想,沒有頭緒,索性不想。

盤腿,運轉生生造化經。

「天地者,乾坤造化也……陰陽相生…..食氣者,神明而壽,鍊氣者,得永生…….」

遊盪在山中的靈氣絲被吸引到許諾頭頂,而後隨着呼吸進入其身體。

靈氣,天地的精華能量。

許諾運轉功法,煉化靈氣,身體變得輕盈活潑。

像是久旱降雨,像是冰凍遇火。

人的身體從出生起就在吸收外界的能量。

好的壞的都進入身體,自身的代謝系統排除一部分,但是另一部分還自在身體里。

日積月累,就開始損耗身體機能。

人的各種疾病也因此而來。

靈氣入體,這些身體雜質被排除。

許諾身上一股黑色雜質湧出,身體更加輕鬆舒暢。

靈氣積攢不多,很快被許諾煉化。

睜開眼,虛空一道電芒一閃而逝。

好舒服,身體的反應如同被十幾個手法技術堪比大師的美麗小姐姐按摩過又進入溫泉中,渾身舒泰。

突然一股臭味傳來,許諾看了看自己。

我去,這麼臭。

我不幹凈了,嚶嚶-咳,這是什麼想法,趕緊打消。

身體一動消失,下一秒出現在房間。

見早餐還完好無損,許諾搖搖頭。

女人這種生物竟然如此嗜睡,就很離譜。

趕緊拿好衣服,進入衛生間。

出來,見一個頭髮散亂,穿着睡衣的人正在吃着早餐。

「嘖嘖,你這形象要是讓你們班人看見,那就好玩了」

吃着早餐的人影聞言,沒好氣的瞥了眼許諾,嘴裏嚼着東西,嘟囔道「喂,是不是一天不收拾你,你就不舒服是吧」

「嘿嘿,就事論事不是」

許清歡不再看許諾,已經起身,目光看看廚房又看看一旁的掃把。

「是刀子好還是棍子好呢」

許諾一聽趕緊閃身,「喂,不會這麼冷血吧,我可是一大早就起床買菜,買早餐的」

「明年的今天,我會懷念你的」手已經拿着掃把。

許諾一看,無情。

閃身進入房間,關門,「砰」

許清歡把掃把一放,坐在沙發上。

小樣,還治不了你。

「薇薇,起床吃早餐了」

在許常家,蔣青看着許常有些氣憤「你不是說能把房子拿到手嗎,現在到要還錢了」

許昌沒好氣道「誰知道許諾這兔崽子這麼邪性,再說我就不信他敢像他說的這麼做」

下午,天晴,萬里無雲。

正鋒律師事務,一個少年,笑嘻嘻的露出潔白的牙齒,看着律師韓羽。

「韓律師,事情是這樣的……」

他敢嗎?他已經在做了。

他真敢!

……

又到周一,許諾鎮壓要造反的許薇薇,冷酷無情的把對方送出門後,給班主任打電話請假,說要處理一些家裡的事情。

隨後就來到一處看着很不正規的小公司。

這是專門幫人催債的「公司」

此時的許諾穿着黑色衣服,身子比之前高了一大截。

臉上也是成熟的樣子,這是這兩天修鍊的收穫。

移骨易容。

此時許諾的樣子就是一個中年男子。

在一個扭着腰,風情萬種的職業套裙黑絲少婦帶領下進入老闆辦公室。

「什麼,沒找到人,你們幹什麼吃的」

「老資告訴你,要是今天收不回賬,你別想混了」

「我給你機會,你要好好把握,記住了」

一個穿着休閑服,頭髮稀疏,滿臉橫肉的男子坐在椅子上,拿着手機罵罵咧咧,滿口黑話。

見到許諾,看了一眼說道「行了,今天把賬收回來」說完掛掉。

許諾看了眼對方,嘖嘖,這手藝。

淺陋。

「鄙人徐遠,兄弟怎麼稱呼呀」徐遠招呼着許諾坐下,手裡拿起茶壺倒了兩杯茶水。

「黃宗山,徐老哥好」

「哈哈,黃老弟好,有什麼能幫上的,黃老弟不妨直說」

許諾看了眼對方,突然眼神一變。

這個變化徐遠看到了,一下警惕。

他這一行的,仇家可不少。

許諾直接說道「徐老哥,三十萬的生意不知道你做不做」

徐遠聞言心裏一松,談生意,那應該不是尋仇的。

但還是留着一絲警惕。

「三十萬也不算小生意,黃老弟說說看,合適哥就接下了」

許諾一笑道「是這樣的,我一個弟子家有人欠三十萬錢不還,但是沒有借條,對方可能會因此賴賬,我想請老哥幫忙把這三十萬收回來,到手後,這錢我分文不收全部交給老哥,怎麼樣」

徐遠聽後,臉色不變,三十萬雖說不少,但是也不算多。

自己干這買賣可沒少賺錢。

重點就是對方竟然不要,這就有意思了。

「哈哈,這事找我老弟算找對人了,不過沒有欠條的話,事情有些難辦啊」

許諾直接道「雖然沒有欠條,但是有轉賬記錄,也有人作證,我已經讓我那弟子請了律師打官司」

「只要老哥這邊答應出手,錢我分文不取當做交老哥這個朋友的見面禮,有法律這方面的依據,老哥活動空間應該很大了,」

「畢竟,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法律也是要保護我們的權益的」

徐遠聽後,思索一陣直接答應。

親自送許諾出門,到了路邊,許諾故意一腳把結實的水泥地面踩踏陷,而後閃身消失。

徐遠被許諾的手段嚇到了,愣神片刻,親自檢驗了下地面是不是真的,而後一臉的驚駭。

這一腳要是踢在自己身上,那可就危險了。

這人手段非凡俗之輩,是個狠茬。

而後根據許諾提供的許昌夫婦的相片,家庭地址,工作單位立即吩咐下去。

一會兒,一群西裝暴徒駕車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