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病嬌長公主
重生之病嬌長公主 連載中

重生之病嬌長公主

來源:google 作者:掌中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紫菀 藍釋

紫菀重生了上一世最疼愛她的外祖父一族一心為國盡忠,卻反被誣陷通敵叛國,慘遭滅門母妃被賜毒酒,死後竟連一副棺材都得不到身邊最親近之人也接連落得個凄慘下場外祖父一族被斬首那日,曾經被她們庇護心繫的百姓皆冷眼相待,甚至在外祖父頭顱被斬落的那一刻,竟紛紛拍手叫好而她,曾經那個淵國最受寵愛的長公主,受盡世人唾罵,在皇陵被逼得撞棺而死一朝重生她看清平日里對她寵溺非常的父皇只是為了利用她扳倒母妃一族素來對她呵護備至的後宮妃嬪皆是為了將她捧成一個沒有頭腦的工具昔日無話不談的閨中密友更是個個躲在背後捅軟刀子天道好輪迴上一世外祖父一族沙場衝鋒陷陣,次次九死一生只為護住淵國子民母妃未進宮之前亦是個巾幗不讓鬚眉的女英雄而她在外祖父一家的影響下,雖平素里脾氣大了些,卻也愛民如子一件壞事不曾做過可卻沒有一人落得好下場,那她要這良善又有何用?既然老天給了她一次機會,她定要攪他個天翻地覆!可不知何時,那個她偶然間「收養」的玄國質子卻賴上了她……「菀菀,只要你做我的皇后,別說一個淵國,整個天下我也為你打下來!」紫菀不為所動:「本宮要天下何用?」「菀菀,疼我……」展開

《重生之病嬌長公主》章節試讀:

紫菀輕飄飄的看了薔貴人一眼,漫不經心問道:「薔貴人,你可知錯?」

薔貴人牙齒都在打顫,哆哆嗦嗦開口,聲音細若蚊吟:「嬪,嬪妾,嬪妾知錯。」

紫菀淡淡的點了點頭:「既已知錯,那也便罷了,然禮法不可廢,不能因為薔貴人身子弱,就這般饒恕你,便再跪上半個時辰罷。」

說完,紫菀又用一副本宮也不想罰你,可是禮法不允許的表情看着薔貴人問道:「薔貴人不會怪本宮罷?」

薔貴人哪敢說別的,認命似的也不知是站不住還是用自己膝蓋撒氣,撲通一聲便跪到了地上,聽得紫菀都替她疼……

恰在此時,身旁的青貴人「嘶」了一聲,紫菀偏頭看去,就見青貴人的婢女嚇得嗖的一下把手縮了回去,緊接着又顫抖着手上前撩開了青貴人的袖子。

嫩白的肌膚上,一塊塊青紫的淤痕看起來十分恐怖,然傷痕看上去並不像掐痕,而是某種曖昧的痕迹。

青貴人自然也察覺了,她猛的將袖子拉下來遮住手臂上的痕迹,臉色蒼白的看向薔貴人,滿臉不敢置信。

以紫菀多年習武的經驗,她可以保證那淤痕都是新添的。

紫菀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眼神凌厲的射向那幾個將青貴人按倒的嬤嬤,厲聲呵斥:「誰給你們的膽子竟下如此毒手!一群狗奴才!來人,給本宮拉下去打死。」

紫菀是真有些生氣,這個薔貴人竟指使下人做這等噁心之事,她到底和青貴人有什麼仇恨?

宮妃與外人私通,那可是滿門抄斬的罪名!

禍不及家人無論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都是她紫菀不可觸碰的底線。

上一世沒聽說有這回事,也不知青貴人是用什麼法子躲過去的,總之不容易就是了,順水推舟的人情,何樂而不為?

不理會她們拚命的求饒聲,紫菀看向青貴人,雖然神情還是很不好,但聲音卻很溫和:「青貴人先回去請個太醫瞧瞧罷,這裡的事本宮已經讓人稟報皇后娘娘了,今日便不用再去請安了。」

青貴人感激的看着紫菀,福身道:「多謝長公主殿下,嬪妾告退。」

「石竹,將青貴人送回去。」

石竹躬身應是。

今日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紫菀轉身往回走。

正想着近幾日研究的那個藥方,迎面便走來一人。

紫菀定睛一看,原來是一身黑衣蟒袍的二皇子紫雲英。

紫菀腦中思緒飛快運轉,右手的手帕瞬間捂到了左手腕上,遞給蘼蕪一個眼神道:「回去將本宮那瓶子祛疤膏找出來,若是留了疤痕,本宮還如何能嫁得出去?」

蘼蕪雖不知紫菀此為何意,但腦子轉的快,臉上迅速布滿了焦急,溫聲勸道:「殿下您莫要胡說,您乃咱們大淵的金枝玉葉,怎會嫁不出去呢!」

紫菀眸中閃過失落,諷刺道:「本宮是金枝玉葉又如何,留了疤就會是整個大淵天大的笑柄!女子身上有疤就好比男子缺了手腳。莫要說本宮了,即便是尊貴如太子皇兄,若是缺了胳膊腿,你覺得他會不會受天下恥笑?本宮這樣說,你可能理解?」

話落,紫菀彷彿才看到紫雲英似的臉上滿是慌亂,臉色瞬間蒼白下來,連忙屈膝行禮:「見,見過二皇兄。」

紫雲英長相硬朗,五官湊到一起倒也算是俊美,只是他氣質陰沉,看人的時候給人一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讓人很不舒服。

然紫菀知道紫雲英很吃她這一套,畢竟向來囂張跋扈的她每每在遇到他的時候,一直都是唯唯諾諾的,這很大程度的滿足了他的自尊心。

遂紫雲英向來冷冰冰的面孔極小幅度的露出了一抹笑意,看着紫菀被按着的左手腕問道:「皇妹受傷了?」

紫菀輕輕的點了點頭。

紫雲英:「那皇妹快快回去尋個太醫瞧瞧,皇妹身嬌體弱,萬不可留下疤痕。」

紫菀埋頭不語。

紫雲英蹙眉喚她:「皇妹?」

紫菀身子顫了一下,抬頭眼眶紅紅的看向紫雲英抿了抿唇道:「二皇兄,方才菀菀都是胡說的,菀菀沒有詛咒太子皇兄的意思,二皇兄可以當做沒聽到嗎?」

紫雲英輕笑一聲,「我自然知道皇妹沒有別的意思,二皇兄不會告訴別人的,快回去罷。」

紫菀彎唇一笑,眼裡亮晶晶的,看起來單純又無害屈膝行了一禮道:「謝謝二皇兄,菀菀先告退了。」

回到長月居,藍釋還在書桌上練字。

紫菀眼裡的紅還沒有消去,坐到軟榻上飲了口茶潤了潤嗓子,吩咐道:「玉簪,去外面折一根樹枝回來。蘼蕪,去太醫院請位太醫過來,將我受傷這件事傳出去。」

蘼蕪與玉簪齊聲應是。

藍釋放下手中的筆,走到紫菀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眼,最後眼神在她紅紅的眼眶處停頓下來,蹙眉問道:「何處受傷了?」

紫菀搖了搖頭,面色平靜的看向自己的左手腕。

紫雲英生性多疑,若是不真受些傷,他恐怕不會上套,再過半月就到了春季狩獵的時候了,這樣的最佳時機若是錯過不知還要等上多久。

這次她必定要一箭三雕!

拿起玉簪遞上的樹枝,毫不猶豫的划到自己手腕上,擦傷的地方冒出了絲絲血珠。

玉簪驚呼出聲:「殿下!」

藍釋眯了眯眼,抬手攥住紫菀的右手,面上儘是擔憂,喊了聲:「殿下……」欲言又止。

紫菀強忍着疼意開口安撫道:「無事,我自有打算。」

藍釋看着紫菀平靜的面孔,鬆開了她的手腕,默默將她手裡的樹枝拿了出來,遞給玉簪。

「玉簪姐姐,勞煩拿去處理乾淨。」

玉簪並未注意到藍釋的稱呼,接過樹枝白着小臉一步三回頭的出去了。

藍釋說完這句話,他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立在那裡用手帕按着紫菀的傷口止血,等太醫過來。

紫菀瞧着藍釋雙唇緊抿的模樣,輕笑了一聲。

「你是玄國六皇子,身份高貴,怎能喚玉簪姐姐?」

藍釋有些羞澀的側了側臉,「玉簪姐姐是殿下親近之人,釋很尊敬。」

紫菀聽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尊敬自己,所以連帶着她身邊的人也一併尊敬了。

嘆了口氣,她伸手憐愛的撫摸了一下少年濃黑的發頂。

藍釋身子一僵,他不習慣別人碰他,雖然紫菀沒有惡意,但他還是有些煩躁,剛想躲開,頭頂的手便收了回去。

「這於禮不和,若是傳出去會叫人看輕了你去。」

這話是真心為他着想,藍釋有些不解,紫菀到底想從他這裡得到什麼,對他這樣事無巨細的好,就不怕她想要的東西自己給不了嗎?

雖然心裏疑惑,但他面上滿是失落,垂着頭瓮聲瓮氣道:「殿下是覺得釋身份低微,不想和釋扯上關係嗎?」

紫菀:「……」這是什麼理解能力?

「我不是這個意思。」

藍釋聞言瞬間抬起頭,眼睛亮晶晶的注視着紫菀,小心翼翼的觀察着她的表情問道:「那……釋可不可以喚殿下姐姐?」

話音一落,他似是覺得有些不妥,卻又帶着些希冀補充道:「釋只在沒人的時候喊,不會叫旁人聽了去。」

紫菀看着藍釋濕漉漉的眼神,心頭滿是憐愛,哪裡忍心拒絕他這麼個小小的要求,笑着點頭同意了。

藍釋甜甜一笑,喚了一聲:「姐姐。」

嘴角下的梨渦若隱若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