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重生之嫡女無雙
重生之嫡女無雙 連載中

重生之嫡女無雙

來源:google 作者:燕雙飛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俞子珊 俞容珊 穿越重生

前世,她容貌傾世,嫻熟善良前世,她被人所嫉恨,害的親人慘死今世,她重生嫡女,誓要找那個賤人討回公道展開

《重生之嫡女無雙》章節試讀:

夜塵陌看着皇城的方向若有深思,此行在帝都引得如此反響,怕是還未到皇城就傳入夜啟帝的耳中,夜啟帝本就不信任他,如今可謂是添了一把火了。 這麼一想眉頭蹙的更緊了,自己並無謀反之意,如今卻被如此懷疑,甚是無奈。 在隊伍的簇擁下,來到皇城之下,早有宮人在城門前迎接,宮中不允許騎馬攜兵器進入。 只聽得一刺耳尖細得聲音:「宸王殿下,咱家在此恭候多時了,皇上命奴才在此迎接,請王爺隨奴才進宮面聖。」這是劉公公得的聲音。 夜塵陌神色如常點頭示意。劉敬德自小就跟隨夜啟帝身邊伺候,如今派出他來迎接,可以看出是十分重視宸王了。 夜塵陌從馬上躍下,將佩劍卸下,扔給後方侍衛,便隨了劉公公進了宮門。 隨着夜塵陌的身影進入,宮門也隨之關閉,一瞬間恍如來到另一個世界,這門將外界的吵鬧隔絕,放眼望去,如此肅穆莊嚴,讓人不得喘息。 夜塵陌沿着走廊快步走着,到了御書房門口,劉敬德欠身說到;「皇上正在裏面批改奏摺,咱家去給您通報一聲。」 夜塵陌點點頭,沉聲說道「有勞了。」 不多時,劉公公便走出來,對夜塵陌說「皇上說讓您裏面請。」 夜塵陌微微彎了彎腰,便走了進去,只見御書房內鋪着一層波斯地毯,紫檀木的座椅擺在兩側,牆上掛着許多名貴字畫,正中間擺着一個書桌,上面放着鏤花鎏金香爐,裏面盛放着的龍涎香正緩緩削燃,通體生香,好不古典高華。 桌上的筆筒里筆鋒林立,一張張奏摺堆放在旁邊,而一位身穿黃袍的人正埋頭批改着,只見他戴着束髮金冠,身着九龍黃袍,劍眉星目,眼神凌厲,身上自帶一種威嚴,這就是夜啟帝了。 夜塵陌來到桌前,恭敬行禮,夜啟帝放下筆,淡笑看着他,眸色漸漸深沉起來,出聲讓他免禮。夜塵陌低頭,不去觸及夜啟帝的目光以示尊敬,內心卻猛地一沉,知曉他已然開始對自己敏感。 夜啟帝起唇:「宸王,朕聽聞此次你回歸,京都百姓甚為歡喜,可見你聲望不差。」 夜塵陌瞳孔猛地一縮,果然,一開始就傳入夜啟帝的耳中,內心不敲起警鐘,他敬重道:「百姓如此歡喜,是為著咱們天啟國歡喜,覺着國家日益鼎盛,是皇上的福澤保佑,才能有百姓們的歡樂。」 伴君如伴虎,常人之道理。他有意隱忍,為著先祖那點忠誠,着實是冤枉,他只一心想到做好這個王爺,也架不住聖意難測。 夜啟帝並未因他的話語而流露任何的情緒,依舊淡漠的笑着。許久,才問到正事:「此次你去北溟國除了密報里那些,可有什麼收穫?」 夜塵陌挺直腰背,回道「臣暗中有查訪北溟國軍部,但其守衛嚴密,如果真像表面那般貪腐荒敗,又怎會如此嚴密?」 「哦?」夜啟帝一挑眉,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夜塵陌正色道「北冥國如今,表面北冥帝沉迷聲色,國事也在荒廢,但實則軍隊卻異常嚴密,這事卻有蹊蹺,皇上還是從長計議。」北冥皇室看似軟弱無害,實則狡算着一切。 夜啟帝目光看着前方,太陽穴的神經跳動着,他扶額盤算着。莫說這宸王勢力如何,也不免不能夠相信他的全言,對於皇家來說,無人可以真正相信,且不說北冥國線下到底如何,日後線人來報再議,今日百姓這般舉動,實屬有異,不知宸王暗地裡做過什麼,該是大防。先帝仁慈,封其為王,若是不識抬舉,可不能怪朕為了這國家出去毒瘤。 夜塵陌正和皇上交談着,殿門突然被打開,一抹窈窕倩影襲來,劉公公攔住這人請罪道:奴才有罪,沒能攔住公主殿下,請皇上賜罪。」 這倩影盈盈一握,身着淺藍華服,腰間配有紫玉,頭戴金冠,也是穿插流螢步搖,眉間硃砂一點紅,杏眼細眉,明眸皓齒,粉櫻小嘴,端看着氣派典雅,生的確實皇家端莊。 夜啟帝揮手讓劉敬德退下,眼底確是寵愛之意:「皇兒,怎得這麼沒規矩,平日里不見你如此急色。」他自然是明白自己的女兒是何意思,若是真能促成這樁美事,也是不用再顧慮什麼。 夜意華低頭走去,只是微微頷首,「見過王爺。」她面色潮紅,卻又是忍不住的偷眼看去,這一看恰巧與宸王對視過去,她臉上的喜色以毫無遮掩,卻又是不敢對視,閃躲過後又是更大的羞澀。 夜塵陌知曉這公主的情誼,坊間皆有傳言,這公主對自己仰慕許久。 這公主的任性刁蠻由來已久。不免探究看去,公主面色潮紅,眼中滿是喜色,嘴角上揚,對視之下,喜怒展露無遺,這一下的閃躲,不免讓他想起先前慕惜月古井無波的神色,眼底的失望越來越濃。 夜啟帝看到他倆的眼神相及,若是促成本就百利而無一害,於是自稱身體不適,讓這兩人自行離去,二人稱退。 夜意華心裏歡喜的很,又生怕夜塵陌會離去,於是問道:「王爺,此行可有有趣的事,華兒在這皇宮中可是悶壞了,你說與華兒聽聽可好?」 「此次前去,公事公辦,並無它事。」夜塵陌眉頭緊蹙,本就沉默寡語,也確實並無任何有趣之事。 「這樣啊,沒事的,那華兒與你說說皇宮裡有趣的事也行啊」夜意華內心閃過失落,卻也重新打過精神,這宸王的淡漠無情是世人皆知的,自己想要的,就得受着,苦笑一番。 夜塵陌應對夜啟帝時已是煩耐至極,又如何耐心應付夜意華,眉尖緊蹙,嘴角抽了抽,甚為不耐:「公主,本王還有事情,就先告退了.」 夜意華一聽,嬌嗔着:「陌哥哥,怎的如此的急色匆匆,陪華兒一會吧,你出使北冥國的日子,讓華兒很是想念,如今回來,為什麼不能陪陪我?」上前拉着夜塵陌。 夜塵陌拂去她的手,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他自小便不喜別人接觸。轉身便要走。「哎,等一下,本宮還有事要和你商議。」見他如此急切的要走,夜意華心裏着了慌,不由的脫口而出,剛說出口,自己便羞紅了臉,十分害臊。 自己的確是想把他多留幾刻,可是眼前,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夜塵陌聽她如此說,便轉過身來,想聽聽她要說什麼,而臉上依舊是不耐煩的神色,眉頭蹙的更緊了,也不去看她,只沉聲說道「公主還有何事,請快講,本王還有要事,耽誤不得太久。」 等了一會,卻不見迴音,不由的心下生疑,便抬眼看去,卻不期對上了一雙剪水秋瞳,心下不由的一顫,只見這雙眼睛裏面盛滿了盈盈的情意,此刻目光灼灼,看的自己好不自在。 此刻夜意華臉上還帶着一抹春色,正不知如何開口,突然就對上了宸王的眼睛,看的自己又是心裏一熱,臉上更添一抹紅暈。 突然一個想法在自己腦海里湧現,自己也不由的被這個想法嚇了一跳,但是轉念一想,也許,此刻自己把握住這個機會,便可以成功呢,心裏暗自做着決定,自己的身體,也不由自主的往宸王那裡靠近了幾步。 夜意華看着宸王俊郎的臉龐,內心感情越來越強烈,她低着頭,卻是不敢再看她。 此時夜塵陌內心生奇,卻也隱隱猜到了幾分,不由的往後退了一些,夜意華抬起頭,眼神變得堅定了一些。 只見她輕啟朱唇,「就是,我想說,我們……」話未說完,夜塵陌打斷:「公主乃千金之體,慎言。」說罷轉身離去。 留下一臉黯然的夜意華。 怎麼會這樣呢…… 為什麼,她這麼優秀的女子,為何夜塵陌對自己看都不看一眼,到底是為何…… 無形的憂傷越來越濃郁,遠處,夜塵陌的身影被拉的好長,而與夜意華相比,她的身軀更加單薄。 不論怎樣,她都不會放棄的!! 是夜,夜幕下的帝都卻是燈火通明。皓月當空,群星閃耀,這城中萬家燈火與之交相輝映,熠熠生光,美不勝收。 皇城在這月色中顯得更加的宏偉壯觀,金碧輝煌的模樣氣勢磅礴就連城牆都顯得巍峨起來,為這盛世華章增添氣勢。 這種地方,裏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進去,卻不知一入宮門深似海,多少二八年華的少女葬身此處,埋葬一輩子的酸甜苦辣,喜怒哀樂。 忽的一道身影從城門出來,錦服加身,滿身貴氣,卻又滿是疏離,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 這氣息與這皇城相溶,同樣的高不可攀,同樣的聖神不可侵犯。 這正是剛從皇宮出來的夜塵陌,城門外早有王府的馬車等候。 他躍上馬上,剛坐定,突然暗衛黑鷹在馬車旁請示:「殿下,黑鷹前來待命。」 只聽得慵懶的聲音在裏面響起:「進來。」 黑鷹領命進入,行禮道:「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