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乖巧影衛是妖王
重生之乖巧影衛是妖王 連載中

重生之乖巧影衛是妖王

來源:google 作者:復古的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離燼 古代言情 離沐

遭人背叛,被釘祭魔台,上萬手下皆被殺害,挫骨揚灰離沐表示自己從未禍四方,卻落得個身首異處的下場,她發誓:若有來生,定叫那些自詡為正道之人血債血償、付出代價,從此不再有憐憫之心,她要成為這世間真正的魔頭,她要這天下皆臣服她腳下祭魔台上等待死亡的離沐不再抱有希望,她只願死後能變成最厲的鬼來這世間索命可在這千鈞一髮這際,一向透明的小影衛竟敢隻身一人前來,還有他看自己的眼神怎會如此熾熱?誠然,寡不敵眾,兩人還是慘死當場離沐再次醒來,竟重生在半年前,一切都還沒有發生,她完全有機會阻止這一切小影衛也還在,小影衛確實是一條忠犬,自己讓他往西他絕不敢往東只是漸漸的離沐發現小影衛絕不像表面那麼簡單……女強加上忠犬影衛,打臉馬甲爽文,兩人身份成迷書中故事敬請期待~展開

《重生之乖巧影衛是妖王》章節試讀:

"都給本尊下地獄! "

離沐猛地睜開了雙眼,眼中的恨意還沒有消散。

"門主您怎麼了,是不是做噩夢了? "秋水看着她充滿恨意的眼神嚇壞了。

離沐大腦在此刻還是有點不清醒,她那慘白的臉上,愁眉緊鎖,彷彿烏雲密布,一對眼睛如冰球,射出冷冷的光,嘴唇翕動着卻說不出一句話。

直到她看見旁邊慌亂不知所措的秋水。

"轟 "她的大腦似是炸開了一般, "秋水,你還活着? "

秋水被她問的不知所然, "門主,你在說什麼?我一直活着呀!你睡了三天可把我們急死了,你都不知道我這些天都在想辦法把你喚醒,你如今感到怎麼樣了? "

秋水連忙用手扶上離沐的額頭。

離沐沒有理會她的動作,全身僵住了一般,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哭得像桃子一樣的眼睛, "你一直活着?不可能,你分明已經……

欲言又止。

罷了!活着就好。近日可有什麼人來過? "

"未曾,門主的結界堅不可摧,外人是不可能進來的。 "

秋水拍了拍胸脯,自豪地答道。

離沐在聽到她的話後又是一陣胸悶,不作他言。

看了看旁邊紗幔低垂,朦朦朧朧的氣氛,四周石壁全用錦緞遮住,就連室頂也用繡花毛氈隔起,既溫暖又溫馨。陳設之物也都是少女閨房所用,極盡雅緻,精雕細琢的鑲玉牙床,錦被綉衾,簾鉤上還掛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確實是自己的房間。

突然,秋水提醒道, "對了門主,你一個月前不是從外邊帶回來一個人嗎?今兒個他答應留下來了。 "

離沐鎖眉深思, "外人? "她歡芝門的外人,是他!段子安?他還在這。

離沐全明白了,她重生了!重生到了帶段子安回歡芝門的那段日子。

許是上天也感受到了她的不甘和怨恨,讓她重來一次。

離沐嘴角微勾,眼底一片陰暗,重來嗎?既然上天給了我這次機會,我定要你們付出代價。

這時離沐眼中邪魅的光也在時不時地顯現,不過此刻還是被她很好的壓制下來了。

秋水對離沐的態度有些不解,門主這是什麼意思,前些天她還希望段公子留下來,她原本以為她在聽到這個消息時會驚喜,不過現在怎麼有些不對。

離沐掀開了被子走下來,淡然道: "那就留他下來吧!狗還是留在自己身邊的好。 "

"是,門主。 "

"秋水,大家......都還好吧? "

「回門主,大家一切照舊,訓練也沒有落下。」

「秋水,召集大家,我有話要說。」

「是。」

在得到通知,浩浩蕩蕩的人陸續趕往集合場地,場地也足夠遼闊,大家都在此處集合,聲勢浩大,各個部隊都成方陣站立等待指示,旁邊的塵土迷亂了天空,也迷亂了離沐的眼睛。

其實她歡芝門也沒有很多人,抵約三千不到,卻也是忠義之人,可能在沒有入門之前做了些壞事,但絕非向那幫人所說的十惡不赦。

況且她前世還經常命弟子下山歷練,幫助世人,償還罪孽,實在不該像上世那般死的如此無端。

巍峨的雲峰上,霎時峭壁生輝;轉眼間,腳下山林雲消霧散,滿山蒼翠,掩映着雕檐玲瓏的古代建築群,這裡不是很繁華,但一切都看起來那麼的寧靜,似山中被覆蓋的美玉。

離沐如黑夜般的瞳孔掃視她的軍隊,依舊是一身紅衣,隨風飄揚,不過卻比之前穿的更加鮮紅,就如同那天還沒有乾的血,一頭墨錦似的黑髮及腰,下面的一雙柳葉細眉宛若天際翱翔的鷹,自由而尊貴。

前世她把結界的破解方法告訴了段子安,導致他暗中勾通班玄等人與他們裡應外合,引敵深入,架起數萬架大炮和暗箭,打了自己一個措手不及,這一片山上很多生物也盡數燒毀。

悲慟,苦惱要從她胸中溢出來了,離沐咬牙切齒,眼中的怒火噴涌而出,聲音伴着雄厚的內力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弟子們,多年以來我們隱居在這裡,從來不主動針對任何人,一直秉承着不主動惹事的原則,向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可如今我們還是成為了那些所謂的正道人口中討伐的對象,成了天下人征討的對象,我們下山也成了過街老鼠,你們說怎麼辦? "

「殺,殺,殺.......」叫囂的聲音響徹雲霄,驚飛了來往的鳥兒,每個人都如同壓抑久了的雄獅,在得到離沐的激發下顯現出了原本的野性。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寶劍深藏已久,該出鞘了!我要你們和我一起馬踏聯營,我要你們和我一起,討回公道!從今以後誰要是再敢欺負我們,我們定叫他血灑當場、身首異處,既然大家都稱我們為魔物,那你們就不要給歡芝門丟臉,你們願意下山就下山去吧,誰要是敢招惹我們,就給我殺!從今以後我們,我們就是這世間唯一的正道!」

「殺、殺殺......」那一刻吶喊震碎了雲層,大有一拼到底的勢頭。

回到殿中,一道白色的身影攔住了她的道路,微微鞠躬,「門主,你此行恐怕不可。」

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立在了她跟前。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卻還是染白了他的頭髮。

「霜姨!」

離沐看到女子按捺不住自己失而復得的欣喜,撲了上去,如藤蔓般緊緊地抱住了她,感受着現存之人的體溫。

「霜姨,你還在,真好!」

霜姨是陪她長大的唯一一位親人,兩人都有一種特殊的情感牽絆,可以說是彼此最親的人了,離沐也只有在她面前才能表現小女兒的姿態,那是一種依賴,來自親人之間的依賴。

前世,霜姨為了掩護她出去,在精疲力盡的最後還毅然決然地採用靈魂自爆的方式與敵人同歸於盡,事後竟是連她的一片衣角都未曾發現,這一切就如同發生在昨日,還有什麼比失而復得更讓人驚喜。

現在的她是完整的,一個活生生的人,是她的霜姨!

離沐只感覺此刻眼睛脹痛,眼眶不自覺的變紅了,淚水卻怎麼也流不出來。似是在前世已經流盡了,今生的淚腺也變得不發達了。

「傻孩子,霜姨一直都在。」霜姨安撫地用手掌拍打她的背,似是感受到了她的不安,剛才想說得話也不知道該不該說了。

離沐放開了她問道:「霜姨你剛剛說什麼不行?」

霜姨慈愛的眸子流露出滿滿的擔憂,「沐兒,你這是要公然與江湖為敵啊!」

離沐也恢復了平靜,眸中滿是怨恨,「與江湖為敵如何,就算與這天下為敵又如何?」

「可你可能會傷及無辜,更可能會受傷的呀!」霜姨語重心長地勸說。

「傷及無辜,誰是無辜的,他們都該死!」想到他們前世對自己人的方式,離沐咬了咬牙。

霜姨看着這樣的離沐有些恍惚,也知道此時她說什麼都不能改變了。只是微微嘆氣,不做言語。

往門口走去,後來又驟然停下,轉過頭,「你要做就做吧!只是有一點,千萬別傷着自己。 "

離沐看着她的背影呢喃:「放心,霜姨,我不會那麼容易死的,就算死我也要拉上他們所有人墊背。」

對了,段子安還在這裡。是時候好好探探他了,離沐眼底蒙上了一層陰影。

路旁佳木蘢蔥,奇花熌灼,一帶清流,從花木深處曲折瀉於石隙之下。再進數步,漸向北邊,平坦寬豁,兩邊飛樓插空,雕甍綉檻,皆隱於山坳樹杪之間。

石磴穿雲,白石為欄,環抱池沿,石橋三港,獸面銜吐。

門前的一棵大柏樹屹立,精美的房屋構造,美輪美奐的庭院布局,裏面的擺件也是應有盡有。

不得不感慨,前世自己待他還真是獨特,可惜瞎了眼!他昏迷期間,自己衣不解帶的照料,就當是她承了他解救自己的情了。可還是沒想到竟然上演了農夫與蛇的故事。

一陣寒芒閃過,「很好,今生很長,你的就不一定了。」

旁邊的花花草草似是感覺到了周旁的低氣壓,此刻都焉了腦袋。

段子安院中的弟子看到門主也是神色一驚,想要低聲問好,離沐打了一個手勢示意他不要出聲。

弟子悻悻地退下了。

好巧不巧迎面走來的竟是段子安,他那線條分明的臉上,透着不真實的俊美之色,白皙的臉龐令他略顯陰柔。

他抬頭往這邊望來,頭髮隨着腦袋轉動,有些劉海飄到額前,像隨風起伏不定的青草一樣,飄然額前,靈動異常。

如果是在前世的話說不定離沐還會欣賞一下他的容顏,可是現在她看到他這個樣子只有生理上的反胃。

他朝這邊走來,左手抱拳行了一個禮,「門主安。」

「嗯。」離沐語氣異常的冷淡,她甚至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在想要如何弄死他,此時實在是擺不出什麼好臉色出來。

段子安察覺她冷漠的態度也只是微微一怔,很快便反應過來了。

「門主來找我有何事?」

還真是一副淡漠如菊的樣子,要不是在前世見識到了他猙獰的嘴臉她還真信了。

《重生之乖巧影衛是妖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