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老天再愛我一次
重生之老天再愛我一次 連載中

重生之老天再愛我一次

來源:google 作者:矢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伊 現代言情 賀黎

重來一次,周伊不想活的那麼憋屈了,重拾信心,下定決心減肥,開啟學霸模式,教訓白蓮花妹妹,整治偏心父母,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發光發亮簡單來說,這是一個小白重生之後的逆襲之路,女主腹黑戲精,扮豬吃老虎男主嘛(看了就知道)展開

《重生之老天再愛我一次》章節試讀:

見賀黎沒說幾句就收了手機,周伊有點詫異,周伊猜想為了陪她,他一定推了好多事情吧,她欲言又止的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小姑娘一臉糾結的包子樣賀黎還有什麼不明白

「推銷的」他解釋又對她笑了笑

周伊不傻知道這只是他為了安慰自己的說辭,便更加不好意思了

「送你回去」

「嗯,好」低低回應

五十分鐘後,車子平穩地停在周家附近,跟上次的地方一樣

周伊打開車門下車

「今天謝謝你,有機會請你吃東西」

飛快地跑開了,不帶回頭的,賀黎望着小姑娘埋頭快走的樣子,會心一笑,直到看她進了家門才驅車離開。

周伊聽見自己怦怦的心跳聲,兩輩子了,還是頭一次這麼大膽

「一一,你回來啦,老先生讓你回來了去書房一趟」

「好,謝謝張媽,我知道了」

周伊平復了一下心跳,向三樓走去

『叩叩叩』

「進來」

「爺爺您找我」站在距離書桌半米的地方,不卑不亢的

聞言,周自庸從一堆公文中抬頭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孫女,平時沉默寡言的,但眼神里的堅定卻讓人難以忽視,像是想到了什麼,周自庸波瀾不驚的眼眸微閃。

面對鑷人的目光,周伊穩住心神,雙手不自覺地攥緊,好像是過了一個世紀似的前方的視線總算是移開了,周伊也微微鬆了口氣

「住宿的事情安排的怎麼樣了?」

「學校床位緊張」周伊雖有些詫異,但也如實回答

「對家裡有什麼不滿意嗎?」平靜的背後難掩探究

「並沒有」皺着眉又補充道 「只是單純的覺得住宿會更好學習」

「是嗎?」周自庸淡淡的說著分辨不出喜樂

周伊抿了抿乾澀的嘴唇,沒有再說什麼

書房的擺鐘滴滴答答的,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許久周自庸才沉聲

「這樣呀,C中有套公寓,如果你還是堅持搬出去的話……跟你李叔說一聲就好了」

「家裡會安排人負責照顧你」

「好好讀書」

「沒什麼事就下去吧」

「是」周伊微微欠身,轉身離開書房

雖然不知道周自庸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但能搬出去總歸是一件好事,解決好心頭的大事,周伊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俗話說得好,車到山前必有路。

回房間的路上,碰到了周任,他穿着黑色夾克搭配白色球鞋一副要出門的樣子,臉上也是說不了的煩躁,步伐匆匆的

「周任,你……」

「少管我」

周任現在特別火大,說話聲音特別大,過後,像是意識到剛剛自己語氣有點沖了,但他又不是那種傳統意義上的『好弟弟』,拉不下臉向周伊道歉,一時間兩人面面相覷。

周任已經快有一米八幾的身高了,對着不到一米六五的周伊,他彎着腰,他這個姐姐一向沉默膽小,剛剛自己那個態度可別把人家嚇得掉眼淚了,女生就是事兒多,心裏這麼想着但面上卻不顯

「什麼事兒?」

這回周任緩了緩語氣

「你要出門吶?」

「嗯!怎麼?」雖然不知道她到底要說什麼,但周任還是壓着幾近暴躁的脾氣。

「呃……注意安全」周伊回答道

走廊里,周任內心靠了一聲,這叫什麼事,平時不交流,這會子一副大姐姐的樣子,再說了,我周小爺在外行走多年能有什麼事,周任暗自誹意

「多事」怎麼看都有點落荒而逃

真是個傲嬌又彆扭的小孩,周伊好笑的搖搖頭。

重生回來也有大半個月了,周伊站在全身鏡前,細細端量着自己,捏了捏腰間的贅肉,好像是瘦了點,但不明顯

臉上的氣色倒是看着很不錯,白皙透亮,帶着點沐浴後的**

真的好像個胖乎乎的大包子呀,不知道咬上去是什麼滋味周伊暗暗想着,簡單擦了點補水精華就回到床上。

趁時間還早,打開一篇英文文章跟讀着,《花壁少年》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文中的主人公查理從一個總是在旁默默觀察的「壁花」到成長為參與生活的「行動派」,並在心理醫生的幫助下直面童年陰影

周伊覺得自己和查理是有些相似點的,一樣的自卑敏感,憂鬱卻又苦悶,或許青春成長的蛻變總能引起大家的共鳴。

這本書她已經看了將近三分之二,周伊微微吐出一口氣,她很喜歡文中的兩句經典台詞:Why do we always tend to pick those who treat us like were nothing? We accept the love we think we deserve。(為什麼我和所有我愛的⼈,會選擇那些並不在乎我們的⼈?因為我們只會接受,我們認為應得的愛。)

why do nice people choose the wrong people to date?(為什麼有些好⼈會和錯的⼈交往呢?)

周伊將這兩句台詞摘抄下來,盯着它發起了呆,賀黎的臉龐不由地浮現在腦海,心在不知名處泛起漣漪,悸動着。

22:21賀黎準時發來消息

HL:「晚安,好夢」

咿呀伊:「晚安」

周伊拍拍火熱的臉頰,試圖趕走一些不健康的思想,呼吸吐氣,悶頭倒進被窩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