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佞臣之女
重生之佞臣之女 連載中

重生之佞臣之女

來源:google 作者:豬寶寶萌萌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盈 現代言情 程悠若

"三年前太師府七小姐程悠若放棄原本的太子妃之位和窮書生陸元夕私奔到江南,落的一世罵名,被太師掃地出門,從此與家人恩斷義絕三年後,陸元夕高中被朝廷重用,升為刑部尚書,可是接手的第一個案子就是將太師府滿門抄斬,血染長街,隨即又將夫人程悠若冠上無子之名一紙休書掃地出門,寒風暴雪中,她含恨而去……再醒來,身體里卻已經是另一具靈魂,她是來自21世紀的法學院高材生她一雙凌厲的鳳眸,帶着超高的智商,捲土重來,發誓要重新活出一個樣來她容貌傾城驚才艷絕,曾在幾千女婢中脫穎而出成為了鬼王的寵妃,轉頭卻又是新帝的摯愛斗人渣前夫,斗嗜血鬼王,斗後宮三千妃嬪,斗滿朝文武,斗七國謀士就這樣她改寫昔日悲慘命運,最終成為了這片大陸上最尊貴的女人"展開

《重生之佞臣之女》章節試讀:

  「哪裡哪裡,微臣不敢當,為皇上效力那也是微臣的本份,不敢邀功。」
陸元夕說話的時候很保守,當然那也要看面對的是何人?
  「本王說你是,你就是,如今你這大紅人能來見本王一面也實屬不易啊。」
八王爺面帶微笑,始終看不出心裏在想什麼。
  陸元夕一聽,立刻小心翼翼的說道:「八王爺這話嚴重了,說來還是元夕的錯,這些日子朝中的事情太復瑣,這才讓八王爺久見外了,說來元夕還得跟八王爺陪個不是,望王爺不要見元夕的怪才是。」
  「怎麼會呢。
陸尚書現在可是當今皇上跟前的寵人,事情多也是人之常情,本王不過是想與陸尚書一起敘敘舊而已,可不能誤了陸尚書的大事才是。」
  「哪裡,哪裡,王爺切莫不要折煞微臣了啊。」
陸元夕客氣一翻,便在八王爺的指引下坐了下來。
  八王爺給親自給陸元夕倒上的一杯茶水,而後不動聲色的說道:「前些日子陸尚書為了那太師府的案子可算是忙壞了,現在終是處理好了,也算了了結了皇上,當然還有你陸尚書的一樁心事啊,這下皇上定會給陸尚書記下一個大功吧。」
  陸元夕看了八王爺一眼,而後在心裏想到,看來這次八王爺果然還是為了這事兒,不過太師府的案子與八王爺並沒有什麼關聯,此時他主動問起此事,不知有何意圖。
  陸元夕故作深沉的笑了笑,回道:「這些都是元夕份內的事情,談不上論功行賞之事。」
  八王爺大笑着拍了拍陸元夕的肩膀,道:「陸尚書果真是謙虛啊,皇上當然該給你論賞了,只是到時候陸尚書在皇上面前有了份量,可不能忘了本王才是。」
  陸元夕暗自撇了八王爺一眼,道:「王爺這樣說元夕當真接受不起,元夕不過一介尚書,豈能與王爺相提並論,再說,微臣初來乍到,有不懂的地方,以後還要請王爺多多提點才是啊。」
  雖然陸元夕一向自命不凡,可是眼前的局勢他還是看清的,眼下朝中這幾位王爺可是都握着大權呢,不到萬一的時候,當然不可得罪他們,而八王爺更是一方權貴。
  此時八王爺也在心裏暗覆,這個陸元夕倒還當真是滴水不露,本來以為三兩句就有看出這個人的來攏去向,可眼下到還真的看不清楚他的計劃,難不成他早已找到了可依附的人?
否則,他定不會這般穩得住手腳。
  八王爺擺擺手,笑道:「聽你這樣說,本王倒顯得有些無地自容了,這次前來還想着和陸兄弟套套近乎,日後也好在皇上面前有個說話的人啊。」
八王爺看似隨意的說道。
  這下陸元夕倒有些捉摸不透了,聽八王爺這意思是想拉攏自己,可是他那神情卻並不像是誠心的,這八王爺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呢。
  他剛準備開口,卻聽見八王爺再次說道:「對了陸兄,本王一直想找個時機問你一下,不瞞陸兄你說,當初我與程太師雖不曾有過什麼交情,可是本王卻聽說他那七女兒不僅容貌傾城,連才氣都咱們天一國的女子自愧不如呢,只是她生性孤傲,連太子妃都不願做卻一心跟着陸兄走,想來那七小姐真是有遠見,只可惜……」   說完,八王爺不動聲色的看了陸元夕一眼。
  陸元夕雖然強忍着心中的不快,卻不是沉着聲音說道:「我陸某人沒那個福份,縱然那七小姐百般的好,現在已與我無任何干係,先不說她乃罪臣之女,就說她在我府上的這些年,她也不足以我陸某人牽掛。」
  雖然陸元夕說的一臉正義,可是他只有他自己能感受到自己內心裏的心虛。
  「好!」
八王爺哈哈大笑起來,「本王就是看中陸兄弟你的這種公私分明的態度,看來皇上當初把太師府的案子交給你辦真是做對了。」
  陸元夕豈有聽不出八王爺言語之中帶着挖苦的意思,他強忍着心中的不快,一直陪着笑臉,他不動聲色的撇了八王爺一眼,心想,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這些皇權貴族看到我陸元夕的真本事。
  天絕山行宮。
  莫憐心幽幽的睜開了眼睛,她感覺這覺睡得真是舒坦,她睜開眼睛之後伸出胳膊揉了揉。
  心裏暗自鬆了一口氣,慶幸這身子的嬌弱,在恰當的時候暈了過去。
  不然,那龍陵夜那混蛋肯定會逼迫自己。
自己到是無所謂,就怕他遷怒了救命恩人一家,以他那嗜血的性格,肯定會殺了他們。
  莫憐心坐起身子,發現自己已換上乾淨的正常寢衣。
想到昨晚那性感的薄紗,就一陣惡寒。
  穿成那樣,是個男人看了都會有感覺吧?
啊,古代人怎麼也會如此變態呢?
  這時,床簾外傳來推門的聲音,似乎有人進來了。
  莫憐心趕緊扒開床簾,愣了一下,情不自禁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詫異的問道,「這是在哪?」
  嬤嬤放下似乎沒有聽到程悠若的話,眼皮都沒動一下,僵硬着臉,擺放好飯菜,便冷漠的退了出去。
  「誒,你等等!」
眼見嬤嬤轉身出去,程悠若來不及穿鞋,毫無形象的跳下床,一個健步奔到房門口。
  只聽「咔嚓」一聲,門被鎖上了。
  程悠若縮回正要拍門的手,嘟了嘟嘴,轉身回到床邊穿好鞋襪。
這個龍陵夜,居然將她關起來。
  屋子很小,一張床加上一套桌椅,不過這屋裡的四周牆壁都是銅鏡。
  她無意中朝着銅鏡里撇上那麼一眼,居然發現自己穿古代也是很順眼的很。
  瞅了一眼桌上熱氣騰騰的飯菜,莫憐心吞了屯口水,折騰了差不多一晚上,肚子也的確餓了。
  不管這飯菜有沒有毒,橫豎都是死,還不如填飽肚子,保不定自己還有機會活着。
  好歹自己是法律系的高材生,高智商的才女,只要有一線生機,她都要好好地把握。
  莫憐心一邊吃着飯菜,一邊仔細的回想了一下昨晚的情景。
看來,只要能成功的吸引龍陵夜,熬過剩餘的八天,應該就不會死了吧。
  可是,一想到龍陵夜昨晚嗜血的臉,程悠若吃飯的手就不禁的抖了一下,掉了幾粒飯在桌子上。
  暗自鄙視了一下自己,程悠若開始絞盡腦汁的想辦法,最好是既能活命又能讓他不動自己。
  雖然,她是二十一世紀的人。
但是,這具身子的主人好歹也還是個未經人事的少女。
自己現在佔用了這具身子,就該對她負責任。
  再說,她李盈是誰?
怎麼能就這樣輕易的讓別人給強了?
就算那龍陵夜長的的確夠妖孽,自己也絕對不會妥協。
  這時,她靈機一動,一個念頭在腦海中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