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之五行至尊(書號:5084)
重生之五行至尊(書號:5084) 連載中

重生之五行至尊(書號:5084)

來源:google 作者:李宇翔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宇翔 李楓

簡介:天地之間,有五行之力,人類將五行之力吸入身體,化為己用,是為「咒士」水漫群山,萬木降臨,烈火焚城,移山裂土且看一代神帝李宇翔,如何縱橫世間,重臨巔峰展開

《重生之五行至尊(書號:5084)》章節試讀:

在這個世界之上,萬事萬物,都是由天地之間的五行之力構成。

而人類通過修鍊,可以御使天地之間的五行之力,被稱之為「咒士」。

咒士按照屬性劃分,可以分為基本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咒士。還有更為稀少的澤、風、雷、冰等屬性。

咒士擁有着世上最為強大的能量,同時也是這個世界上的主宰。

水漫群山、萬木降臨、烈火焚城、移山裂土。更有至強者,能夠通天徹地,神遊四海,萬劫不滅。

……

天水城,聶家,一間破舊的小木屋內。

「哈,哈,哈!本座,本座沒有死!」李楓伸出雙手,感覺到生命的存在,差點兒忍不住放聲大叫了出來。

他的內心當中,如同浪潮奔涌一般,往事的種種,浮現在了他的眼前。

他李楓,本是星辰界李家,萬年一出的天才人物,神威無鑄,一統整個星辰世界。卻沒有想到,在封賞大典的當天,被自己手下連同族人一起叛變。

在封賞大典的當日,他的親弟弟,在他的酒中放入了即使是神帝都難以抵擋的萬界噬心之毒,和他的手下一起,將他擊殺在了封賞大典的當日。

可是天無絕人之路,誰也不會想到,他,李楓,竟然轉世重生了!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親弟弟,還要我最得力的手下,你們為什麼要背叛本座!」李楓心裏無聲地怒吼着,眼中也是充滿了滔天的怒火:「不過本座既然沒有死,那終有一天,本座要讓你們,都知道背叛的下場!」

李楓緩緩的伸出手,愣愣地看着這略顯稚嫩的雙手,這雙手的主人很年輕,只有十五六歲的年紀。同時,一股身體原主人的記憶,也湧入了他的腦海之中。

這身體的原主人,也姓李,名叫李宇翔,是天水城聶家的一個下人。

「天水城,聶家?」李楓皺起了眉頭,仔細在記憶中思索着這個地方,卻始終沒有半點兒頭緒,而這身體的原主人,一生中走得最遠的地方,便是這天水城的城門邊,他的記憶,也不能給李楓提供絲毫幫助。

「看來,這裡應該是下界的一個小地方。」李楓心中思索道。

當初他所在的星辰界,乃是為數不多的「上界」之一,而星辰界之下,下界更是不計其數,這一重生,卻不知道是到哪個下界中來了。

正當李楓在思索的時候,房門「吱呀」一聲打開了。

「翔哥,你醒了!」開門進來的,同樣是一個年紀十五六歲的少年,他手中捧着一個破碗,看見李楓坐了起來,高興得叫出了聲。

「霍東?」李楓的記憶中,立刻就出現了面前這少年的名字,正是他原本最好的朋友,也同樣是聶家的下人——霍東。

霍東看見李楓醒來,興奮地跑到他的床前,將手中的破碗遞到李楓的面前,開心地笑了起來:「我還說你要過幾天才能醒,這下可好了。快把葯喝了吧,這是我從後廚的趙嬸兒那兒給你要來的,活血化瘀,對你的傷勢有好處!」

李楓剛才醒來,整個人都沉浸在重生的歡喜與震驚當中,現在才感覺到,自己的胸口,正在隱隱作痛,同時也回憶起來,霍東手中的葯是怎麼一回事,自己又怎麼會躺在這裡。

一切還要從三天之前說起,聶家作為天水城三大勢力之一,每個月都會給家裡的下人發放工錢。

而三天之前,正是聶家發放下人工錢的時候,李宇翔作為聶府中最為低等級的下人,一個月的工錢,是半塊五行石。

可是李宇翔的工錢剛發下來,立刻就有人來收「保護費」了。

按照以往李宇翔的性子,這半塊五行石,給他們也就算了,反正聶家管吃管住,自己拿這石頭來,也沒有什麼用。

可或許是被欺壓得太久了的緣故,那天李宇翔這個愣頭小子,也不知是從哪兒來的勇氣,竟然是頂撞了前來收取保護費的人,到頭來不僅是五行石沒有保住,就連自己,也是被暴打了一頓。

李宇翔這個倒霉的小子,在床上沒有撐過三天,就一命嗚呼了,才給了李楓這個機會,重生到了他的身上。

「哼,聶老三,既然本座已經佔據了這具身體,你所拿走的東西,就連本帶利還給本座吧!」李楓心中冷笑,他已經將李宇翔的仇,當作了自己的仇。

從這一刻起,他就是這躺在床上的少年,二人之間不分彼此。而得罪了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條!

李宇翔拿過霍東手中的那隻破碗,咕咚咕咚的將藥水全部喝了下去。

他將碗往床頭一放,朝着霍東問道:「聶老三那幫傢伙,還在聶家裏面嗎?」

李宇翔口中所說的聶老三,正是搶走他五行石的人。同時也是聶家三管事聶濤的遠房侄子。

聶老三仗着自己叔叔的名頭,經常在聶家裏面欺負像李宇翔這類沒有靠山的下人。每逢發放工錢的日子,更是糾結起一幫狐朋狗友,將下人們的工錢都收上去,美其名曰為「保護費」。

聶老三拿了錢之後,就要去天水城中,與那幫狐朋狗友胡吃海喝一陣子,因此李宇翔才有這一問。

「翔哥,你要做什麼?」霍東聽見李宇翔的話,嚇得差點兒跳了起來:「你可別犯傻,那聶老三,可是三總管的侄子,手下還有一大幫人,你要去了,簡直是在找死!」

李宇翔好不容易,才緩過一口氣來,再去找聶老三,豈不是要被活活打死?

李宇翔卻是沉下了臉道:「我問你,聶老三在聶家嗎?還是去天水城了?」

霍東一下子就愣住了,他發現今天的李宇翔,似乎與往日不一樣了,就連三總管,好像也沒有他這般氣勢。

被李宇翔的氣勢所懾,霍東竟然鬼使神差地回答道:「在,在。剛和那一幫人喝了酒回來,現在正在他的院子里乘涼呢!」

「那好,我這就去找他!」李宇翔說著,已經慢慢地下了床,嘴角掛起了一絲冷笑:「搶我的東西,我要他連本帶利全都吐出來!」

等霍東從李宇翔那駭人的氣勢中回過神來,李宇翔卻是已經走出了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