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校園男神又醋了
重生之校園男神又醋了 連載中

重生之校園男神又醋了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飯的月芽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月白 沈清歌 現代言情

沈清歌辜負了那個愛她如命的男孩,悔恨餘生彌留之際眼前全是那個笑得燦爛的少年:男孩因她而死,她苟活一世機緣巧合之下,她有幸重來一世,現今的她只想拋下一切顧慮去好好愛他眾人:沈總,你人設崩了展開

《重生之校園男神又醋了》章節試讀:

今天的江宅一片忙碌,傭人之間穿梭往來,忙的不亦樂乎。江母的家庭地位決定了這是江家最重要一場宴會。只不過江母是一個率性洒脫的人,向來不喜歡商業上的虛與委蛇,所以邀請的人都是關係親近的一些親朋好友。

沈清歌、沈清琛自然在邀請之列。

沈清歌尋個角落坐下,菜品什麼的自然不需要她操心。看着江父忙前忙後的忙碌身影,時不時遭到妻子愛的嫌棄,在商場叱吒風雲的大人物,甘心化**妻子的居家好男人。這場景也曾經出現在她的父母身上,即使時間久遠,她依然記得很清楚。

彷彿仍能聽見母親的嬌嗔以及父親爽朗的笑聲,由遠及近,貫穿在她十歲的童年。直到母親在浴室自殺,血水由浴室蔓延至外,她才覺得以前全是假象。父親出軌,小三示威,母親知道以後權當做不知道,卻一天比一天安靜,就這樣到沈清琛長到七歲,那天鮮血滿地,母親就連死亡都毫無聲息。

父親抱着冰冷的屍體嚎啕大哭,一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年幼的沈清歌冷眼看着父親的癲狂主動承擔起照顧弟弟的重擔,她隱隱感覺到自己以後就是個大人了。不幾個月,父親選擇出家,到寺廟當和尚去了,而他們姐弟被送到沈家老宅,無父無母,受到排擠就是家常便飯了。

「照顧好自己和弟弟,我對不起你媽媽。」父親臉色滄桑,鬍子圍着他的嘴巴,頹廢失意毫不掩飾。

「那你對得起我和弟弟嗎?」小小的沈清歌從母親死後對父親說的第一句話,也是最後一句。那男人背影僵硬了一下,又消失在雨幕中。沒人知道他去了哪裡,前世的沈清歌在後來收到父親的死訊,沈父隱匿在與亡妻初識的小島上,在那裡剃度出家。

這是愛情嗎?如果愛,為什麼又要出軌?是偏愛的有恃無恐嗎?沈清歌無法理解。

……

「嘿,發什麼呆?」韓瑾年在沈清歌眼前擺擺手,溫柔一笑。一身黑色西裝顯得人禁慾挺拔,奈何一雙桃花眼最是多情,平添風采,「會以為你今年不會來呢!」

沈清歌輕咳一聲,接過他遞過來的飲料,也是微微一笑。

韓謹言是江母韓麗的外甥,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年級長於沈清歌等人,在沈清歌事業初期,也是給過很多建設性意見的。沈清歌對他的印象就是一個溫柔沉穩的大哥哥,相處起來也是較為隨性舒服的。

「會來的。」沈清歌簡短的回應。而後兩人都不再說話,陽光灑在身上。兩人都多了些金色的光芒,和諧的氣氛在別人看來只覺得美好。

他們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全部落在別人的眼中。

……

遠處的江母顯然有些激動,看着兩人的互動,眼中竟平添幾朵淚花。「清歌這孩子和他母親簡直沒差,同樣的不愛說話,你看看她和謹言真的很般配呢。」

江父知道妻子又在傷感了,抱抱妻子的雙肩以作安慰,「兒孫自有兒孫福,清歌這孩子比他母親更有個性,謹言也是個靠譜的孩子,倒可以給他倆撮合一下。」

江月白興高采烈的過來,聽到這話,一下子停住腳步,臉上沒了色彩,渾身像是抽沒了力氣,為什麼要這樣說?清清明明是他的。

「不可以!他們一點都不合適!」江月白突然大聲打斷了父母,拳頭緊握着,臉上出現了些怪異,眼底有些痴狂與偏執。不等兩人有反應,就轉身出去。沈清歌是圍繞在他心裏的唯一念頭。

快步到庭院,沈清歌背對着他,他只能看到表哥不苟言笑的臉上掛着笑容,露出小酒窩,連他看着都覺得美好。可是自己沒有小酒窩怎麼辦?心裏就愈發惶恐,萬一清清喜歡沉穩有酒窩的表哥,自己要乖乖叫表嫂嗎?嗚嗚嗚。

「月白,這裡!」韓謹言先看到江月白,抬手向他示意。

連笑容都是那麼耀眼呢,江月白已經陷入了自卑的旋渦,忽略自己的優勢,抬高他人的優點。

愛一個人,大抵就是這樣,只要她身上出現一個異性,就下意識與之比較,生怕自己被比下去。解決方法同樣簡單,就是需要他愛的人給足安全感。顯然江月白還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