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之一世梟龍
重生之一世梟龍 連載中

重生之一世梟龍

來源:google 作者:北江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蘇婉蓉 都市小說 陽陽

一代商界梟雄江北重生到2000年,為了攔截那場車禍他不惜……展開

《重生之一世梟龍》章節試讀:

  「啪!」
  清晰的脆響,自江北的臉上傳了出來。
  江北被扇的向一旁踉蹌了兩步,若不是及時的扶住了牆,他險些摔倒。
  蘇婉蓉這一巴掌的力氣很大,她也根本沒留任何情面!
  「你還來做什麼,滾!」蘇婉蓉低聲吼了出來。
  這一刻,肉體上的疼痛已經不算什麼了,心裏上的痛才是最讓人無法緩和過來的。
  「姐,你先別激動,有什麼話咱們坐下說。」蘇棟樑趕忙過來扶住了搖搖欲墜的蘇婉蓉,輕聲的說著。
  同時又恨恨的看了一眼江北。
  這個男人,傷透了他姐的心!
  當初他姐不顧家人反對跟了他,可是他是怎麼對她的!
  這個人渣,根本不值得他姐這樣,也讓他所不齒!
  「棟樑,姐沒事。」蘇婉蓉被攙扶着重新坐了下來,目光冷漠的看着江北。
  而此時,江北才像是想起了什麼,艱難的走了過來,拿出了手中的花遞了過去,「婉蓉……今天是情人節了……」
  他都沒注意到,下方的花枝已經沾滿了他的血。
  「我不要。」蘇婉蓉靠在牆上,輕輕的喘息着。
  「江北!這麼多年你都幹什麼去了?靠着這些東西,真以為能挽回我姐了嗎?你別做夢了!人渣!」蘇棟樑冷笑着開口。
  江北張了張嘴,他對蘇棟樑的話起不了任何的反駁之心。
  是啊,他就是個人渣……
  「婉蓉,陽陽怎麼樣了?發燒嚴重嗎?讓我看看陽陽行嗎……婉蓉,我就看一眼。」江北輕聲哀求着。
  蘇婉蓉默然的抬起了頭,她沒說話。
  而一旁早就在壓制着自己怒火的蘇棟樑已經忍不住了,「江北,你還能要點臉嗎!你怎麼問出來的!我爸媽就在裏面,你敢進去嗎!」
  「婉蓉……我能進去看看陽陽嗎?」江北沒管蘇棟樑的話,他在乞求着,還能得到蘇婉蓉的一點憐憫,是他錯的太多。
  哪怕通往病床的路是刀山火海,他也敢闖!
  「我可算找到你了,你跑什麼!不知道這是醫院嗎!吵到了別的病人怎麼辦!」
  對面走來的一個中年護士突然低聲喝道,一臉憤怒的看着江北。
  「我……對不起……對不起……」江北連忙道歉。
  「算了,你下回注意點吧。」護士擺了擺手,醫院裏常有這樣的人,倒是在看到他身前坐着的蘇婉蓉時愣了一下,忍不住問道:「這是你男人?」
  蘇婉蓉剛要開口,江北卻搶先了一步,「大姐,裏面的是我女兒,她現在怎麼樣了,她還好嗎?她退燒了嗎?她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護士上下打量了一眼江北,最後目光放在他的胳膊上深深看了一眼,皺了皺眉道:
  「送來的時候高燒三十八度七一直不退,情況不是很樂觀,剛剛已經打過退燒針了,不知道後續如何。」
  「不過……孩子的年齡太小了,大人要做好心裏準備……」護士欲言又止,不知道該不該說接下來的話。
  「大姐,我女兒怎麼了,我女兒怎麼了!」蘇婉蓉扶着牆站了起來,臉色頓時變得蒼白無比。
  護士輕輕的嘆了口氣,有些不忍的說道:「孩子的腦袋可能會因為高燒燒壞,還有可能會出現肺炎的情況,接下來需要住院觀察。」
  「腦袋燒壞……肺炎……」江北只覺得眼前一黑,險些直接暈過去。
  「我沒有嚇唬你們,如果真的有意外情況,提前做好心理準備吧。」
  小孩因為高燒燒壞腦袋的案例太多了,但江北哪可能想過會發生在他女兒的身上!
  當護士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的大腦一片空白,感覺什麼都抓不住。
  他可以,只要給他一些時間,他可以把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東西都給他的妻女。
  可老天爺為什麼要和他開這種玩笑!
  上一世我受的折磨還不夠嗎,這一世還要加倍還給我嗎!
  江北的胸口像是被石頭給壓住了,就連呼吸都是那麼艱難,他後退了幾步,靠在牆上,努力的呼吸着。
  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他也不知道他能怎麼辦,現在能去為女兒做些什麼。
  雙手合十,向上天祈禱嗎?
  如果真的有用,他願意!
  如果能拿他的命,讓陽陽好起來,他也絕對不會猶豫!
  那是他的女兒啊,那麼懂事的女兒……
  一旁的蘇婉蓉已經跌坐在了地上,雙眼無神的看着前方,喃喃自語着:「陽陽,陽陽……」
  這個堅強的女人,在聽到這種可能會到來的噩耗時,也被擊倒了。
  她的生活,已經只剩下這個女兒了!
  對於這種場面,一位中年護士已經看過太多了,雖然難免為這一家人感到難過,但是該做的還是要做。
  「誰跟我來一下,把住院和治療的費用交一下……」
  「大姐,給我外甥女用最好的葯,要最好的治療!」一旁的蘇棟樑突然激動的說道,「這個孩子,是我們一家人的命啊,她絕對不能有事。」
  蘇棟樑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然後慌忙地在自己的口袋裡摸索着,掏出了一張銀行卡,緊緊地捏着,「錢不是問題,我這還有錢……」
  「哎,跟我來吧,如果用進口藥物治療的話,倒是可以避免很多後續的問題,效果也很好,但是治療費用會很高。」
  護士對蘇棟樑說道,她能看出來,這家人並不富裕,但是這樣的一幕,每天都會出現。
  「我跟你一起……」蘇婉蓉強撐着站了起來,虛弱的說道。
  「姐,你在這等我,我自己去就行,我還有不少的工資。」蘇棟樑趕忙扶住蘇婉蓉。
  蘇婉蓉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她已經很虛弱了。
  「我也去!」江北突然開口,跟上了他們的腳步。
  「江北!別讓我再看見你!過幾天你和我姐把離婚辦完,我們家再跟你沒有任何關係!陽陽也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了!你這個人渣!」
  江北無力的搖了搖頭,他連說話的力氣幾乎都沒有了。
  「呵!」蘇棟樑看着這樣廢物的江北,也只是冷笑一聲,轉頭攙扶着蘇婉蓉繼續跟着護士後面走着。
  而江北……
  只能繼續在後面,任由肉體上的疼痛蔓延,在後面寸步不離的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