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連載中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來源:google 作者:琢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染 李昭

一個鐲子,串起了兩人的命運前世他位及人臣,卻在受封前夜莫名死於輝煌府邸之中十日後,在他墓前,眾人卻發現因和親而被封為敬遙公主從不離身的玉鐲眾人搜尋上月,卻未能找到敬遙公主的蹤跡殊不知她已然回到十年前,想要憑藉一己之力,扭轉他與她的命運展開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章節試讀:

突如其來的一巴掌將成彧打懵,他沒有想到,慕染竟然會為了李昭打自己。他捂着自己的左臉,憤憤地瞪着慕染:「你居然敢打我。」

慕染脾氣也上來了,挑了挑眉,不屑地看着他:「我就打你怎麼了,我看你是吃得太飽了,竟無半點男子氣概,錙銖必較。太傅教給你的道理都學到狗肚子里去了嗎。我原以為你再不濟,也終歸是個心底善良之人,可沒想到你竟然如此惡毒,竟說出這般話來。」

成彧被駁得啞口無言,雙方各站一邊,誰也不肯挪動半分,似是定要分出個高下來。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太傅來了——」

其餘人都跑散了,只剩下慕染、李昭與成彧三人待在此處,不知將會受到怎樣的處罰。

成世廉在平鄴城中是出了名的鐵面之人,為人嚴肅,從不輕笑,所以這些孩子們看見他便速速散開了來,饒是成彧,看見他爹來了,心中也是發怵。

「何事如此大聲喧嘩?」成世廉臉色頗為不好,瞥見成彧臉上的紅印,臉色更是一沉。

成彧恭恭敬敬的行了禮,將剛才慕染打他一事說予了他的父親。李昭將慕染護在身後,臉色陰沉的望着這父子二人。

慕染聽着成彧說得越來越離譜,駁斥他說:「你撒謊,分明就是你出言不遜,侮辱他人,我聽不下去才給了你一巴掌。」

成世廉若有所思地看着那個未發一言的事發起源——李昭,「行了,我們將太保請來,我倆一起斷斷這樁案子吧。」

這下慕染有些不安了,說歸說,自己還是打了人,待會兒爹爹來,怕是要他難做了。

慕桓山喝酒正喝得盡興,一聽自家女兒那邊出了事,放下酒樽,快步就趕了過來。

見自家爹爹來了,慕染不安的低着頭道:「爹爹。」言語中還帶着些委屈。

慕桓山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走到成世廉旁邊問道:「究竟發生了何事,成兄如此急的喚我前來。」

「其實也沒什麼大事,你家小染,因為她身後那個小侍衛,打了成彧一巴掌。這孩子也是不爭氣,也不知辯駁兩句,就這麼生生挨了打。」成世廉這麼一開口,就將過錯全都歸咎到了李昭和慕染身上,將成彧辱人之事抹得一乾二淨。

慕桓山看了一眼慕染,慕染急着辯駁:「爹爹,才沒有,是成彧說話說得太過分,竟拿人雙親說事,這天地間怎可有這般道理。」

「唉,小染,話可不能這麼說不是。成彧這話的矛頭,可並未指向你,不過是指向一個小小的侍衛罷了。我看這個小子竟然還挑起你與成彧的事端,是個陰險詭詐之人,他才是最該罰之人吧?」說著就將手直直指向了擋在慕染身前的李昭。

成世廉知道,自家兒子的這口惡氣,在慕桓山這個寶貝女兒身上是解不了的。所以今天那個小子的命,他要定了,竟然讓他成家在大喜之日眾人面前丟如此大的顏面。

「還不給我跪下。」成世廉話才說完,慕桓山走到李昭面前就是一腳,狠狠的將他踹跪在地。

慕染驚詫的看着慕桓山,想要上去攔,卻被跟着慕桓山前來的趙叔攔住輕聲告知:「小姐,要救下他的命,現在沈侍衛就得受着。」

「我怎麼教你的。知何為善,知何為惡。知可為而為之,知不可為而不為之。看你今天闖下的禍,我定是要讓你長長記性。」

慕桓山隨手扯下的藤條一下一下抽在李昭身上,好像每一下都要打得皮開肉綻一般。慕染聽見那般聲響,閉上眼睛不敢看,這得多疼啊,要是打在自己身上,那感覺得一年都動不了。

慕桓山終於收手了,他對着成世廉致歉:「今日之事,實在多有抱歉。孩子不懂事,在你府上惹了麻煩。這小子如今已是被我狠狠教訓過,慕染我也會帶回家讓她母親好好教導。如今的孩子,真是越發的不成器了,如此狹隘,怎成大事。」

慕桓山說完就讓趙叔把李昭扛走了,若沒有這一招,李昭不知會被留在成府如何折磨。這算是給足了他成家的顏面,也救了李昭的性命。

成世廉瞧着四人就這樣離開,心中有一股無名火無處發泄,在他府上,打了他的兒子,偏生自己還不能怎麼樣,看了一眼旁邊的成彧,狠罵了一句廢物後便拂袖而去。

李昭跟着趙叔上了一輛馬車,而慕染就和父親同坐,她感覺到了父親的惱怒,低頭擰着袖子也不敢看他。

「你將今日之事同我細細說說,我倒是要論斷論斷,這究竟誰是罪魁禍首。」

慕染戰戰兢兢的說完了今日之事的來龍去脈,看見慕桓山只是在那裡沉思,也不說話。

「爹爹,對不起,我給你惹麻煩了。」

慕桓山一聽,雙眼瞪起對着慕染兇巴巴的說:「對不起什麼對不起,你是我女兒,我護着你是應該的。況且聽你所言,那成彧也當真是個混賬,竟然此番話都說得出口。

今日一事,我也看清楚了他父子二人,往後你倆的我們曾戲言定下的姻親,也算不得數了。那般品行的家庭,咱們才不要去淌這趟渾水了。」

這麼一聽,讓她心中有些酸楚,父親這般維護自己,究竟是什麼運氣,才讓她來這異世遇到了這家人,之前的慕染可真幸福啊。

到了慕府,慕染就趕緊跟着趙叔去了李昭的房間,看着他身上被打得青一道紫一道的,心中甚是愧疚,「對不起啊,害得你替我受過,被打成這般慘像。你也不要怪爹爹下手狠,若非如此,你今日可能走不出太傅府了,你別跟他置氣,他也是不得以而為之。」

「我知道,我都明白。」

「嗯?什麼。」慕染一時間竟沒有聽清。

李昭放大了聲音對慕染說:「我知老師的用意,我不怪他,更不怪你。若不是你今日幫我打了那一巴掌,我恐怕真就衝上去打了他,事情可能會到無法轉圜的地步。況且我今日不也沒吃虧嗎,沒叫那成家人動我半分。老師打的,不算什麼,我現在還能動呢,你看。」李昭說著還站起來晃了晃自己的胳膊腿,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上半身未着分毫。

慕染見他這副模樣,心緒從憂轉喜,可是這人光着膀子在自己面前,還有些不好意思,扭過頭說:「行了,你好好讓趙叔給你上藥,我明日來看你。」

李昭看着慕染耳朵紅紅的,有些不明所以,這是怎麼了?低頭一看才想起自己就光着個膀子,瞬時也有些臉紅。

主僕二人被慕桓山關在家中一月,對外就說二人在家中受罰,其實他們兩個的日子,過得比誰都好,李昭好吃好喝的在府里養着傷,慕染也終於不用出去找李昭了,在府中還落得個清閑自在。

慕家廚房裡,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不知正在做着什麼。

一個聲音壓得低低的說:「喂,福順,你就給我做碗陽春麵吧,我這半夜肚子餓得睡不着。」

另外一個人也小聲的回著她:「知道了,小姐。」

「快做吧,快做吧。」聲音里是抑制不住的雀躍。

這半夜慕染就感覺肚子餓得咕咕叫,偷偷爬起來讓福順給她做一碗陽春麵,吃飽之後,便能安心入睡了。

陽春麵簡單又好吃,不一會兒一碗陽春麵就出鍋了。慕染捧着這碗面,嗅了一嗅,便覺香到了骨子裡,悄聲對福順說:「福順謝謝你啊,你快去睡吧,我便將這碗面帶回房吃了。」

「好,小姐。」福順也壓着嗓子答她。

慕染心想着,要不是福順,自己能被餓死。這明明下午已經吃了不少,卻還是餓,果然是還小,正在長身體,餓得快。可這大半夜也沒吃的,只得尋來福順為她做些吃食,當真是辛苦他了。

慕染腳步輕輕的端着面回房,不時還左顧右盼,生怕被人發現。

「簌——」慕染聽見一陣衣袍掠過的聲音,然後便看見一個黑影往父親的書房裡去了。

慕染這下也顧不上吃面了,放下面碗就跟了上去。她見這個身影徑直走進了書房,熟門熟路的打開了父親的密室,這個地方,連她都未曾可知。那究竟是什麼人,如此熟悉這個地方。

那道黑影轉過臉之際,慕染一眼就看見了他,即使是被面巾遮住了面容,可是那雙眼睛她再熟悉不過了。

李昭!他為什麼會來這兒?

慕染不敢再跟着往前,李昭去父親的書房有何目的,難道他還是未曾對自己,對父親放下戒心嗎?

不過一炷香的時間,慕便看見李昭捂着左肩走了出來,上面還插着箭矢,不斷地往外滲着血。可他的手上,卻什麼都沒有。看來,一無所獲,還被父親密室里的暗器所傷。

慕染躲在隱秘處,靜靜的看着這一切。李昭匆匆跑回了自己院子里,可是從他身上流下的血,卻悄然滴在了屋內的青石磚上。她找來了一塊布,將地上的血跡擦拭乾凈,將一切恢復如初,希望明天父親不會發現異樣。

果然,李昭還是瞞着太多的秘密!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