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追夢路
重生追夢路 連載中

重生追夢路

來源:google 作者:無盡貓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無盡貓膩 王天佑 都市小說

時間追溯到上世紀60-70年代,當時一隊考古學家去新疆進行考古,在行進途中意外發現了一座古遺迹城,於是他們就進行大量研究和調查接下來一幕令人不寒而慄,當場一些人不明由出現了另一模一樣的人,最後結果導致死的死、瘋的瘋,直到精疲力盡而死去,死後也找不到屍體,只有一本筆記被後來尋找這隊人的隊伍找到國家直到現在還在研究羅布泊這個地方,而主角也是因為這件事被派遣到這個地方保護我們的考古人員和科學家們展開

《重生追夢路》章節試讀:

萬事俱備只差上蛆了。

讓吳為吳用兩兄弟幫着把傷員的傷口用提純的酒消毒,然後在每個傷員的傷口上撒上或多或少的蛆,然後拿用酒洗過的乾淨布把傷口包好。

這幫漢子用酒消毒傷口的時候比試着誰也不吭聲,都不願意落慫,但是把蛆放進傷口包好後哈哈只聽這蒼茫的土地上到處都在響徹着鬼哭狼嚎。

鬼哭狼嚎,讓所有人都知道,這酸爽的味道,真讓人受不了。

王天佑在這一片嚎叫中也放聲嚎叫着。

看似王天佑不把這些兵卒當人治療,其實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不治療指定死去,或者截肢後死去,但條件有限,只能這麼粗放的治療了。

忙活了半天,總算忙活完了,只等一天後觀察一下傷口情況了。

吳用這時候走到王天佑跟前:「師父你看是不是勞駕您跟我去馬場看看受傷的馬?你看這多餘出來的蛆倒掉挺可惜的,不如給受傷的馬試試?,還有那縫合之術的方法,我雖然看見了將軍縫合好了的傷口,但是具體怎麼縫合的我卻是沒看見,師傅您看……」。

「行,我們現在就去,你前邊帶路。」

吳為這時也跟着他們一起走向馬場。

王天佑心想:「給馬的傷口放蛆?這不是作死么?給人潰爛的傷口放蛆人都受不了,給馬一個牲口放那不是找踢嗎?估計還是能看見拋物線的那種。」

王天佑邊走邊想,嘴角不自而然的笑了。

「師父不知有什麼開心的事,說出來大家也樂呵樂呵?」

「哦,沒什麼,能幫到這麼多人我心裏高興。」

王天佑肯定不敢說出來,說出來心裏想的估計能友盡。

說話間就到了馬場,這馬場距離帳篷區沒多遠,畢竟有敵襲的時候要快速的騎上戰馬參戰的。

馬場一排排的拴馬樁上標註着哪一伍的戰馬。

說實話王天佑對這古代軍隊的編製真是不了解,對古代的官職和名稱更是滿腦子毛線:「看來對這個世界的體制要好好的了解一番,不然到時候得罪了誰都不知道。」

這吳用倒是提前把受傷的戰馬集中到了一起,不知道是一開始就集中到了一起了還是看他把受傷的士卒集中治療後才安排的,反正是省他的事了。

走到一匹受傷的馬前,看着馬屁股上被刀砍的傷口因為天氣炎熱,又沒有及時處理已經潰爛了一大塊兒。

王天佑看着這匹馬煩躁的走來走去尾巴甩的飛起,沒敢上前,王天佑也是壞,對吳用說:「二徒弟,你這身披掛不錯啊,戰馬對你也熟悉,我說你做,這樣你邊學邊做學習的更快一些,絕對比吳為學的快,我都沒讓他動手做,他就看我縫合了。」

聽完王天佑這麼說吳用也是滿眼的興奮,恨不得馬上就還是動手給馬治療。

「師傅你看我們是不是現在就開始?」

「行,那就開始吧」。

「你先拿酒給馬消消毒,然後把蛆放到它傷口上。」

王天佑說著把酒和蛆遞給吳用。

王天佑是不敢親自動手給馬弄的,他是真怕啊,怕自己那拋物線的墜落。

還別說,吳用這獸醫真不是白乾的,對待牲口真有一套。

把左手放到馬脖子,右手在馬臉上來回的摸了幾下,那馬還真就安靜了下來。

看着馬安靜了吳用接過王天佑手裡的酒和活物,給馬消毒,當酒倒在馬傷口的一瞬間,馬昂頭長嘶一聲,後蹄子抬起就朝着吳用身上踢去。

只見吳用拋物線的落地,不過這樣的落地不是馬踢的,是他躍起後跳躲過了馬蹄子自己落地完美躲過了馬蹄子。

王天佑心中暗想:「這吳用有功夫啊,看來這傢伙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樣憨批一個呀。」

「呦呵,可以啊吳用,身手不錯啊,行,有底子,過兩天我教你功夫,也能省我不少事。」

「師父,你這看熱鬧的心能不能表現的不這麼明顯?別人都徒弟坑師傅,你這反過來了,師父坑徒弟,而且還幸災樂禍,看熱鬧不嫌事大,幸虧我這麼多年和畜牲打交道,練就了一身本領,不然真就嗝屁這了。」

王天佑聽他這話感覺在吳用在內涵他,但是他沒證據,問是不可能問的,不然他不就成了憨批了嗎?

「行了,看你有沒有本事把這蛆放到它傷口裡了。」

「看我的,我這些年獸醫也不是白乾的。」

要不是說馬通人性呢。這馬也感覺到吳用是給他治療傷口的,接下來的還比較順利,成功的給這些馬清洗治療了傷口。

王天佑說道:「這烈酒能消滅傷口裏面致使傷口潰爛的兇手,酒越烈效果越好。」

「原來如此,我說師父為什麼把這酒在蒸餾呢,原來是這個道理,這回我知道為什麼以前我和大哥用酒清洗傷口沒什麼用呢,原來是酒不夠烈。」

「這樣你找一匹剛死的馬,我教你怎麼縫合傷口,練練手。」

說著王天佑跟着吳用來到一匹剛死還有體溫的馬,吳用拿出王天佑給他的醫療盒,王天佑邊講解邊做示範,然後讓吳用自己動手劃開一道傷口練習縫合。

看着吳用要用手術刀在馬腿上劃開口子,王天佑又給他講道:「這一刀你從馬肚子上劃,仔細觀察劃開的皮膚有幾層,我給你講下刨開腹部給馬接生。」

「師父,請受弟子一拜。」

說著吳用乾淨利索的跪倒在地給王天佑磕了一個頭。

王天佑身為一個生在新世紀,長在紅旗下,受黨教育多年的現代人真是不習慣這動不動就跪的習慣。

「行了,趕快起來吧,既然拜我為師了,我自然要把我所學毫無保留的傳授給你和吳為,當然前提是你們不要背叛我,背叛師門,還有就是你們能學到多少了。」

看着吳用又要納頭就拜,王天佑趕緊的按住他:「別動不動就跪了,有這時間多學點東西它不香嗎?」。

「在我們師門,不興動不動就跪這一套,尊敬是發自內心的,不是表現在外表的。」

王天佑把剖腹產的這一套的理論知識給吳用講了一遍。

為啥是理論知識,因為王天佑到目前也沒親自動手實踐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