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種田:農門團寵重生後富甲一方
種田:農門團寵重生後富甲一方 連載中

種田:農門團寵重生後富甲一方

來源:google 作者:星河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傅容與 古代言情 蘇小暖

【種田+團寵+讀書+官場+涅槃重生】上輩子留下遺憾的蘇小暖手執讀書系統重生極品親戚?不怕「叮——《虐渣手冊》閱讀完畢,獎勵虐渣道具*n」家裡窮又遇農荒?不怕「叮——《農作物改良手冊》閱讀完畢,獎勵改良種子*n」蘇小暖圓了遺憾,並讓全家走上讀書進仕的命途,一代寒門醞釀著底蘊,最終成為世家大族見證這一切的傅容與微笑:「娘子,什麼時候將為夫也納入你們這一家?」展開

《種田:農門團寵重生後富甲一方》章節試讀:

蘇老爺子雖然平常不愛說話,可心眼明亮,一眼就看出,這外孫女是根本一點悔改之心都沒有。

全是被他那個不成器的女兒教壞了!

蘇小暖默默轉動小腦袋,眼睛圓溜溜地看向自家爺爺,閃過一絲驚訝。

上輩子,她被嚇傻了,不哭不鬧,什麼話都沒有說。

奶奶罵了蘇春嵐幾句,爺爺沒有說話,導致蘇春嵐更加囂張,在這裡大鬧一場,最後帶着郝美蓮得意地離開。

而現在,開始有些不一樣。

蘇老爺子看着獃滯的蘇春嵐也不廢話:「蘇景、蘇和,送你小姑回去,你小姑是鎮上人,我們這些泥腿子高攀不起。」

老蘇家五個男娃,只有老二家有這麼一個女娃。

平日里長輩們都會照顧蘇小暖些不說,就是五個哥哥對這唯一一個妹妹也只有疼愛,當眼珠子護着,豈能容小姑這麼欺負?

村子裏誰不知道,惹到蘇家五個小子沒關係,但絕對不能去招惹蘇小妹,不然就等着五個小子一起報復吧。

哥哥們看到小妹被欺負,心裏早就窩着一團火,只是礙於蘇春嵐是長輩,動起手來不好看,這才憋着。

現在得了蘇老爺子吩咐,答應地那叫一個爽快,臉上都寫滿迫不及待。

兩個十一二歲少年,嗖地一下躥到蘇春嵐身後,架着她胳膊,就往外面走去。

蘇春嵐奮力掙扎,竟掙不開這半大小子,臉上憋紅,又羞又惱:「你們兩個小崽子還不快放開我,我可是你們小姑!」

她萬萬沒有想到這次回娘家會遭到這種待遇。

蘇景低聲冷嗤,給蘇和使眼色,速度快點。

小姑?真有把他們當侄子過?

既然是小姑無情,那就別怪他們無義了,沒人能欺負小妹,小姑也不行!

眼見蘇春嵐就被這麼拽着走,站在門口兩個小點的男娃,黑白分明大眼睛互相對視一眼,不由分說上前將郝美蓮送去陪她娘了。

郝美蓮這時才知道慌張,口不擇言道:「你們欺負我!要是告訴我爹,他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在她娘的耳濡目染下,心裏早就覺得自己比這些窮親戚高貴,現在這些下等人居然敢這麼對她!

「爹,娘,你們真的要為這個賠錢貨不要親生女兒嗎?」蘇春嵐不甘心扭着頭大吼。

「你才是賠錢貨,每次回來不是拿吃的就是拿用的,咋沒見你帶點啥回來?每逢過節你拿過禮嗎!」

蘇老太太直接大庭廣眾下回話,半點臉面沒給蘇春嵐留。

蘇春嵐每次回娘家都耀武揚威不說,還只知道拿娘家東西補貼婆家,對哥嫂沒有尊敬之心,對侄子侄女沒有愛憐之心。

這個女兒不要也罷。

蘇小暖撲到蘇老太太懷裡,仰着白凈小臉,跟貓兒似的蹭着奶奶臉頰。

「奶奶彆氣,彆氣,氣壞身子就不好了,小姑不孝順,但你還有我們這麼多人孝順您呢,小暖遲早讓奶奶住進大房子!」

蘇老爺子翹着花白的山羊鬍子揶揄小孫女:「光你奶奶能住進大房子?我們呢。」

蘇小暖抬頭衝著爺爺甜甜一笑,小嗓音又奶又甜:「小暖買能住下爺爺奶奶、爹娘、大伯一家、小叔一家還有哥哥們,全部人的房子!」

上輩子作為唯一受寵的女孩子,這些親戚對她都很好,幾個哥哥不說她一句不是,家裡活也不怎麼讓她操心。

到了快出嫁的年齡,仍然是十指不沾陽春水。

「好,奶奶等着小暖孝敬奶奶那天。」蘇老太太下意識摸向蘇小暖肉乎乎臉蛋,臉色突變:「不好,小暖發燒了!」

蘇老爺子臉色也變了,連忙招呼剩下的蘇三郎蘇止:「快去找李郎中!」

蘇小暖親娘梁蕊也忙摸向女兒額頭,滿臉擔憂緊張,這個年代,一場小小發熱都會要人命的!

方才融洽的氣氛瞬間消失。

蘇止忙不迭向外跑去,正好撞見送蘇春嵐出門的幾個兄弟回來。

追問之下,得知小妹發燒,幾個人連忙掉頭奔跑着跑去找村裡赤腳大夫。

蘇小暖這時也才想起來,上輩子,蘇春嵐大鬧走後,家裡氣氛不好,發現她發燒時,已經是傍晚吃飯。

那場發燒,燒得她腦袋迷迷糊糊,得虧李郎中醫術不錯,才撿回一命,但也導致她缺失了些記憶。

小嬸高蓉匆匆拿着一塊濕帕子過來遞給梁蕊:「二嫂,我聽說用涼水打濕帕子能降溫,你快給小暖擦擦額頭。」

大伯母也接著說道:「我小時候見有人用淤泥塗抹身體,好像也能退燒。」

「你們別關心則亂,等李郎中來了再說。」蘇老爺子也擔憂看了眼蘇小暖,但沉聲說道,穩住慌亂眾人。

梁蕊給女兒換了三遍帕子,這時,幾個少年連拖帶拉將李郎中請到了院子里。

大伯母瞧見人上年紀的李郎中喘地上氣不接下氣,瞪着這幾個心急的小子,連忙陪笑讓李郎中到堂屋裡坐下。

又匆忙倒杯水讓老郎中順氣。

連喝好幾口水,李郎中這口氣才喘勻了:「你們家出什麼事了?這幾個臭小子急地差點要了老頭子這條命。」

「是我們家蘇小暖生病,這幾個小子才這麼著急,您還請見諒。」大伯母連連解釋道歉。

蘇老爺子老成持重對着李郎中說道:「小暖是因為落水發熱,您給看看這是丟了魂還是受寒了?」

蘇小暖落水這事李郎中聽說了,知道事態緊急。

「我瞧瞧。」說話間,李郎中已經掀了堂屋隔間的門帘。

空間不大,但勝在是個獨立空間,小小的人躺在那床上,蘇老太太跟梁蕊都坐在旁邊,那水盆里還放着好幾方帕子。

就這麼一會功夫,蘇小暖已經滿臉通紅,嘴裏喃喃自語:「爹娘,不要,不要丟下我。」

幾個小子想知道妹妹的消息,又不敢打擾到李郎中看病,一個個都趴在窗戶上,宛如一串蘿蔔頭,臉上掛着擔憂緊張地往裏面瞄。

李郎中拿出小枕頭上前給蘇小暖墊着開始診脈,眼睛緊盯着這孩子,嘴裏詢問情況。

「這孩子怎麼落的水?這情況有點危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