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種田修仙,開局送個綠帽老婆
種田修仙,開局送個綠帽老婆 連載中

種田修仙,開局送個綠帽老婆

來源:google 作者:妖女何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安小娥 王二寶

農家小子王二寶獲得奇緣,為求長生不老,步步為營躋身修行者圈子,雖然木訥,但他心中自有藍圖,依靠一顆神奇豆子將身邊的牲畜與蟲鳥馴養成匠人,蠻牛踏足即可鍛造法器,蠶蟲吐霧亦可催熟農田靈草,在修行世界中他雖然步履艱難沒有背景,但不屈不撓的意志有了奇異御獸之效的助力,最終走出通天大道本文無聖母,不無腦,不啰嗦,請對號入座速速收藏展開

《種田修仙,開局送個綠帽老婆》章節試讀:

王二寶有點後悔,這蟲子太帶勁了,磚窯里燒出來的水缸都給它啃出個窟窿,還有什麼是它咬不壞的,這麼厲害的玩意如果能像老黃一樣和自己站成一隊的話,今後說不定有大用處。

畢竟是豆子喂出來的蟲,他現在有點捨不得弄死了,想了想,將心裏話傳遞過去。

「老黃能聽到我說話,你是不是也能?」

桑樹的枝條上,蠶蟲不理不睬,不管不顧的依舊吃着。

王二寶皺眉道:「原來你聽不到,算了,比不上老黃只是個傻蟲子。」

忽然,蟲子開了口,「什嘛?有點餓。」

那聲音傳入王二寶心中,就像是四五歲的幼童發出來的,聽不清是男是女,奶聲奶氣的。

王二寶十分驚喜,掛上笑容打量着攀附在樹梢也望過來的蠶蟲,「你挺行的,我居然弄不死你。」

蟲子的回應傳入王二寶心底,道:「不想死。」

王二寶呵呵一笑,這蟲子,不但長的蠢萌,就連與人溝通都這樣呆瓜,倒是有些可愛。

他試着用棍子觸碰一下,「那就不死好了,以後別再咬壞我的東西就好,其實我有的是辦法對付你,我們以前吃蠶蟲,只要用一根筷子在它後面一戳,直接就給里外翻過來了,放在油鍋里煎炸一下,嘖嘖……」

枝條上,蠶蟲嗖的一下縮成一團,幾個眨眼的功夫這才重新把臉頰露出來打量王二寶,看來,是真的怕了,它想不到人類就連蟲子的後門也琢磨,怪不得能成為萬物靈長生物鏈頂端的存在。

再次表忠心,王二寶收到對方的心意,這才試探着用手去抓蠶蟲,將肉乎乎的它提着回到了院子里。

他這個人比較倔,蟲子你咬壞了我家為數不多的東西,就要自己補好,隨即直接丟到那隻漏了的空水缸里,心意相通之下,再次開啟蓋子檢查,水缸已經被蠶蟲吐絲補好了,細密的蠶絲編織在一起如同層層疊疊的膠水,糊的結結實實滴水不漏。

晚飯後,王二寶坐在院子里打量着手心輕微顫抖的紫色豆子,他想不到就這麼一顆豆粒,會讓自己的生活平添許多樂趣,不過,仔細想想這些變化可不僅僅只是樂趣如此簡單,不過無論今後如何發展,這豆子才是根本,一定要小心收好。

兩隻豆莢一共產出四顆豆子,自己吃了一個屁用都沒有,老黃牛吃了一個竟然能與王二寶心神溝通,而且力大無比壯的可以開山伐樹,蠶蟲吃了一顆,白天那怎麼弄也不死的皮糙肉厚,至今讓王二寶還身處震撼無法自拔。

現在這唯一的一顆豆子,一定要保存好,今後有機會種在安全的地方希望可以留下種子,留待後用。

他小心收好貼身放着,打定主意就算今後與安小娥親熱也不能將其離身,趁着餘暉仍在天色尚早,索性起身扛起鋤頭再次奔赴田裡。

山根下的地,一畝左右大小,四四方方周圍野草叢生,好在旁邊沒有什麼大樹,開墾起來倒是可以輕鬆一些。

他掄起鋤頭,將周圍野草一點點刮掉,剷除了十幾丈的長度後已經累得雙臂都在抖動。

丟了鋤頭,王二寶大口喘息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早知道把老黃牽着過來讓它拖着牛犁霍霍,就不用累的和孫子一樣了。

開荒種田哪有這麼容易,現在累的和狗一樣,總算體恤員外爺家每年要收那麼多租子也不算過分了,人家當年開荒拓土絕對付出過,現在不過就是子孫在承受人家祖上當年的餘蔭罷了。

青州城王家如何吃香喝辣,那都是富人的樂趣,貧窮限制了想像,王二寶想破頭也想像不到自己今後如果富了,該如何奢侈的過,頂多就是吃白面饃饃,而且一手一個,使勁吃不用節省。

紅薯已經種下去,這塊地靠着山,山上流下的山泉水很多,所以不會幹旱,按照正常速度十多天以後紅薯苗子就可以破土出芽了,秋季來臨,一定是個豐收年景。

想到今後不用去王大員外家裡借糧種,王二寶心裏緩了口氣,壓在心底十幾年的大石頭總算被他拱翻了,只不過,田還是人家的,該交的地租還是要在年底上繳,不然如果被收回,只能自己重新開出一塊田來養家糊口。

他是聰明人,自然想的更多,為富不仁的傢伙們自然不會撒手讓佃戶自己去開荒種地,不然每個都不再租借王家的土地,這些良田可就要荒廢了,對於敢和地主員外家叫板的泥腿子,對方有的是辦法弄死這些小農。

一邊租着員外大老爺家的土地,自己也開出一塊田來增加收入,這才是明智之舉。

往手心裏吐了兩口,緊緊抓握鋤頭,王二寶重新站起再次開工,身後,背來的草筐里,那隻青綠色的蠶蟲緩慢爬出來,落在草地上呆萌的看着揮舞鋤頭的王二寶。

天氣悶熱難當,即便是太陽即將落山的黃昏也一樣炎熱,王二寶累的滿頭是汗,不經意間,感覺頭上絲絲涼爽垂落,還以為是濛濛細雨的他並沒在意,直到側身後眼角餘光瞥到一個巨大的水球,這才停下手裡動作。

他看的清清楚楚,蠶蟲此刻半截身體攀附在草葉上,上半身不停的吸氣,直到把肚子鼓的如同人頭大小的水泡,這才朝着頭頂啵的一聲吐了出去。

他驚訝之餘,隨着射上天空的水球看去,眼見那水泡鑽到空中碎裂開來,眨眼的片刻之後,一片絲絲牛毛細雨緩緩落下,滋潤着周邊區域。

怪不得這麼涼快,還以為下雨了,竟然是這樣。

王二寶甩甩頭髮和雙眉上掛着的水珠,隨即把打**袖子貼在鼻子下聞聞,還好,蠶蟲吐出來的東西一點味道也沒有,如果臭烘烘的就難受死了。

如同降雨的一幕,讓他大感意外,放下鋤頭過去將蠶蟲抓起,拿到眼前仔細打量。

與此同時,一股心神感應傳遞了過來。

「肚肚餓,好想吃。」

這蟲子,還真尼瑪的是個吃貨,這裡漫山遍野都是口糧不差它那點吃的,王二寶提着蠶蟲將其放在遠處的一棵桑樹上,任憑肉乎乎的蠶寶去造,轉身回去繼續鋤草開荒。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耕牛老黃是被王長貴踢起來的,孫大棒是什麼人村裡人都知道,瓦盆村的狗一多半都給孫大棒偷了宰殺吃掉,老黃自然要拴在門口才安全,老王頭嫌它堵着大門礙事,踢兩腳等其挪開後,風風火火進了院子。

似乎在擔心什麼,老頭子王長貴悄然朝着隔壁的兩個院落看去,沒見王老幺等人這才鬆口氣,喜滋滋的去敲王二寶的屋門。

「孫兒,起來沒有,是爺爺。」

「爺,你等一下我這就起來。」

屋內,王二寶回應了一聲,急忙穿衣穿鞋,他甚至有些腹誹,果真是光棍不懂真男人,自己可是新婚啊,爺爺你一大早就來敲門是不想抱重孫子了嗎?

吱嘎——

綁着絲絛腰帶,王二寶頭髮亂蓬蓬推門而出。

「爺爺,這麼早是不是有事?」

王長貴飛了王二寶一個眼神,瘦削的臉上難得的露出一抹喜色。

他壓低聲音道:「跟我去田裡,帶上個大筐。」

「去哪塊田?」王二寶疑惑開口,但手上卻麻利的抓了個柳條筐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