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鑄盛秦
重鑄盛秦 連載中

重鑄盛秦

來源:google 作者:二五仔在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馮雪 嬴瑜

重生大秦嬴子嬰,卻被宗室打壓,被胡亥暗殺!子嬰一怒,滅宗室,平戰亂,殺胡亥,祭天下,重鑄盛秦!...展開

《重鑄盛秦》章節試讀:

  「愣着做什麼,還不快給我把這瘋子拿下?」

  方岩捂着腦袋,見僕役愣在當場一動不動,頓時大怒!

  一眾僕役回過神來,下意識的看向嬴瑜!

  「誰敢上前一步,死!」

  嬴瑜漠然看去,冰冷的聲音再次傳來,雖然沒有之前的咆哮,卻讓人有種遍體生寒之感!

  眾人驀然回過神來,驚疑不定的望着嬴瑜!

  公子能說話了!

  公子不瘋了?

  「哼,爾等好生大膽,莫非忘記了誰才是這裡的主人?」

  「一個個膽敢欺上瞞下,反客為主,可知這是死罪?」

  「今日我就站在這裡,我看誰敢對我動手!」

  嬴瑜冷哼,話一出口,眾人再次大驚。

  他們確定,長公子醒了,他不瘋了!

  一個清醒的公子和一個瘋癲不懂人事的公子是不一樣的,尤其是一個敢拚命的公子,一旦有了自主意識,下人膽敢以下犯上,對方真要豁出這條命去,整個府上,所有人都得死!

  畢竟他們都是皇帝陛下派來照顧公子的,若把公子照顧死了,皇帝陛下豈能容他們活下去?

  「公子……拜見公子……」

  一眾下人臉色變化莫測,陡然間,不論男女,紛紛躬身拜見!

  畢竟都不是傻子,誰敢把公子往死路上逼?

  以前公子瘋了沒辦法,他們只能聽從方管家擺布。現在公子清醒了,就算方管家是宗室派來的又能如何?

  「你們好大的膽子!我讓你們將他拿下!都給我動手!」

  方岩大驚,這些一向聽話的家僕婢女突然間的反轉,讓他有種不妙的感覺!

  然而此時,誰還會聽他的?

  「你大膽,此乃子嬰公子府,你一個宗室奴隸,竟敢如此以下犯上!」

  「公子,這方岩平日里仗着您神志不清,欺人太甚,處處有損府中利益,虐待公子。因其乃宗室族老所派,沒有公子鎮壓,下奴等無力反抗,還處處受其欺凌,三天兩頭毒打,敢怒不敢言!」

  「如今公子清醒,如此惡奴,豈能留存於世?還請公子下令,下奴立刻將這惡奴拿下,交付官府,判其死刑,車裂當場!」

  一道怒喝聲傳來,只見一長相頗為文靜的青年奴僕走出,滿臉怒氣!

  「是啊公子,這方岩欺人太甚,竟敢以下犯上,**公子,奴婢們敢怒不敢言。還請公子下令,為奴婢們出口惡氣吧!」

  「公子……」

  其他男女僕役也紛紛開口,說話間滿腔憤慨,恨不得將方岩車裂當場!

  嬴瑜目光一閃,滿意的點了點頭。

  說到底都是一群奴才,誰也不比誰高尚,只是有靠山和沒靠山的區別。

  如今他清醒了,可以做主了,身家性命全繫於他一身的這些下人,豈能再任由宗室派遣的奴才欺凌?

  「好,看來爾等還算有點良知!」

  嬴瑜也不戳破他們的心思,微微點頭,冷笑着望向方岩,喝道:「你聽見了嗎?」

  「你……你們……」

  方岩臉色大變,他顫抖着手指向眾人,第一次感覺到恐懼!

  「拿下!」

  嬴瑜卻懶得再跟他廢話,大手一揮,下面二十來個男僕立刻沖將上去,直接將他扣押起來!

  「放肆,你們放肆……我可是宗室族老派來的,我後面站着整個宗室,站着關內侯。你們敢動我,你們死定了,死定了!」

  方岩劇烈掙扎,大聲咆哮。

  可惜,他一個兩百斤的胖子,活動都困難,哪能扛得住幾十個人扣押?

  「拖下去,家法伺候!先打個半死,再綁起來,明日送去官府!」

  聽到宗室二字,嬴瑜臉色更為陰沉,揮了揮手,直接下令家法伺候!

  當今天下乃是封建初期,剛從奴隸制社會步入封建社會。

  大秦律法嚴明,自當年孝公變法開始,就已經推翻人治,改為法制。隨着大秦一統天下,人治社會已經成為過去式。

  哪怕他是皇族,哪怕他是主子,下面的人犯事,頂多也只能利用家法懲治一番。想殺人,還得依靠官府律法,否則即便殺的是一個下人,他也得付出血的代價!

  大秦律法能被後世稱之為嚴酷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諾……」

  一聲應諾,很快,方岩在僕人們的扣押下被推出院子,片刻之間,慘叫聲連綿起伏,一直響徹到半夜方才停止!

  「夫……夫人!」

  「你怎麼樣,沒事吧?」

  房間中再次恢復清凈,嬴瑜轉頭看向馮雪,不禁有些急促。

  兩世為人,上輩子只知道死讀書,各種進修,忙的連和女孩談戀愛的時間都沒有,甚至連姑娘的手都沒摸過。

  沒想到重來一世,開局就送這麼漂亮的老婆。

  瞧那典型的瓜子臉,一米七八的高挑身材,衣裳裙擺下不難想像覆蓋著一雙修長**。

  精緻的容顏,絕美的五官,無一不令人心頭火熱。

  只是第一次面對如此美人,而且還是自己媳婦,稱呼起來還真是挺彆扭的!

  從變故發生到現在,馮雪就默默的站在一旁,目光驚疑不定的看着嬴瑜,似乎還不敢相信,她嫁的這個瘋男人,終於恢復神智,成了一個正常人!

  「公子,你真的清醒了?」

  眼眶微紅,隱約間有霧水縈繞,馮雪聲音哽咽道。

  「醒了,夫人放心,以後有我在,這天下莫說區區奴婢,即便天王老子,也休想欺你辱你半分!」

  嬴瑜內心一顫,看着一個弱女子為自己吃了整整五年的苦,從一個十三歲的小丫頭成長為十八歲的大姑娘,內心不禁一陣憤慨!

  「公子!」

  馮雪鼻樑一酸,眼淚再也抑制不住的滾落下來,衝上前去,緊緊抱住嬴瑜!

  雖然她對這個男人沒有多少感情,但畢竟是自己的丈夫,自己唯一的依靠。

  這麼多年,丈夫的瘋癲讓她根本依靠不上,心中凄涼只有她自己知道。之前要抹脖子的那一瞬,沒人知道她心裏有多決然!

  如今,依靠終於回來了。他的話好動人,他的聲音好磁性,令人好生溫暖!

  嬴瑜閉上眼睛,只覺身前一陣柔軟。

  馮雪的身子顯得有些消瘦單薄,但該有肉的地方,這分量還真不少,即便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驚人的彈力!

  第一次與女人相擁,而且是如此美女,嬴瑜本能的被勾起了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