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撞詭就變強
撞詭就變強 連載中

撞詭就變強

來源:google 作者:自尋死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辰 自尋死路 都市小說

平行世界王辰本是一個普通人,無意間得到一股神秘力量加持,掀開世界的神秘一角「叮!你遭受水鬼攻擊,潛水+1」「叮!你遭受火鬼攻擊,抗火性+1」「叮!疼痛感超過上限,意志+1」王辰:「小寶貝們,不要跑啊!還沒打完不準走!」展開

《撞詭就變強》章節試讀:

一聲哀嚎後,王辰感覺到肚子有些餓。天然氣又用完了。

思索片刻,王辰眼神一亮。

「噗~」

一團火焰從掌心冒起,王辰控制着火焰,煮了一大鍋麵條,盛了兩碗,一碗放在胡可可面前。

「可可,你昨天回來就睡著了,好多東西我還沒問呢!」王辰看向胡可可。

「既然這世界充滿了邪異,那麼肯定有着境界的劃分吧?你知道嗎?」

胡可可一邊大口嗦着麵條,一邊嘟囔道:「知道啊,我娘親說境界統分為,F,E,D,C,B,A,S,SS,SSS,我現在就是一個E級狐妖。」

「才E級啊,不對,你們妖怪E級就能化形了?」王辰問道。

「不是啊,一般來說A級才能化形,但是父母有一方達到A級的話,生下來就可以轉換形態。」

「再來一碗!」

胡可可舉着空碗嚷嚷道。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王辰無視了她的舉動。

胡可可嘟着小嘴,自己盛面,一邊盛面一邊小聲嘀咕。

「白告訴你這麼多東西了,白眼狼!」

「嘀咕啥呢?」

以王辰現在的耳力,肯定聽到了胡可可的嘀咕聲,不滿的問道。

「沒啥,沒啥,爸爸,你煮的面真好吃。」胡可可臉上堆滿討好的笑容。

「你覺得我現在是什麼等級?」王辰問道。

突然,碗里的麵湯開始結冰,麵條也開始凍住,房間里充滿了寒氣。

胡可可冷的直打哆嗦。

「尿了?」王辰調侃道。

胡可可用顫抖的手指了指王辰身後,王辰也感覺寒氣越來越盛。

「叮!你正在遭受冰鬼的攻擊,抗寒+1。」

嗯?冰鬼?

王辰猛然回頭,就看見一個渾身冒着寒氣的幽藍魂體。

「嗖」的一下,那魂體直接從王辰的身體中穿過,帶起一道幽藍色的流光。

瞬間,王辰感覺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精神恍惚,痛到肌肉顫抖,冰霜覆蓋全身。

「叮!你正在遭受冰鬼的猛烈攻擊,抗寒+1+1,意志+1+1,肉身+1+1,肉身升級為鋼鐵之軀。」

伴隨着腦海中的聲音響起,王辰身上的冰霜迅速退去,劇痛的感覺也瞬間不翼而飛。

「艹,嚇死老子了,還以為要嗝屁了!」

王辰驚魂未定,從王辰身體里穿過去的冰鬼,也歪着頭看向王辰。

「你怎麼還不死?」聲音沙啞,好似很多年沒有開口說話一般。

冰鬼再次沖了過來。

王辰怒視冰鬼,「轟」,王辰體表冒出大量火焰,看上去就像一個火人。

王辰伸出蒲扇般的大手。

「吧唧!」

王辰伸手抓住冰鬼的脖子,就像提小雞仔一樣,周身火焰涌動,將自己和冰鬼包圍。

「啊!」

冰鬼慘叫,控制着寒氣瘋狂進攻王辰。

「叮!你正在遭受冰鬼的攻擊!抗寒+1,意志+1。」

王辰周身火焰更盛,掰開冰鬼的大嘴,操控着火焰,往冰鬼嘴中灌去。

片刻後,冰鬼化為一灘幽藍色的水,還帶着冰渣,散發一股惡臭。

王辰捏着鼻子,將臭水處理掉,暗嘆一口氣。

「嗅覺太好也不是啥好事啊!」

與此同時,郊區的一棟別墅地下室內,詭異神像下面的血紅木牌,再度炸開一個,正在給神像上香的黑袍老頭,動作為之一滯,眼中綠光更盛。

「爸爸,你好厲害啊,可可好崇拜你啊!你覺醒了火焰異能啊!而且你還會道法吧?你能直接碰到靈體。」胡可可崇拜道。

「火焰異能都看的出來,道法?那是啥,我不會,你碰不到靈體?」王辰回答。

「一般來說是碰不到的,但是施展法術的話是可以的。」胡可可解釋道。

王辰為不知道,為何自己不會道法,卻能碰到靈體,應該是奇遇吧。

王辰目光灼灼的看向胡可可:「剛才那個冰鬼,是鬼狽派來的吧?」

胡可可點頭:「它和那個火鬼身上有相同的氣息,都是被鬼狽操控的鬼靈。」

王辰心思百轉:「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被襲擊,你知不知道鬼狽的位置,我打算主動出擊,來個一勞永逸。」

「不知道。」胡可可搖頭。

王辰:……

王辰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雖然不怕鬼靈的攻擊,但是敵暗我明,感覺很難受。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

王辰的手機響起,掏出手機,王辰看到是個陌生號碼,直接掛掉。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

又來?

「你最好說出一個我不打你的理由,不然我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王辰內心有些煩躁。

「呃,王先生是嗎?我是陳大海,我看見您張貼的廣告了,我兒子可能遇到靈異事件了!您現在方便嗎?能不能過來一趟,如果解決了,我陳大海必有重謝。」電話那頭傳開來一陣焦急的聲音。

「嗯?尊貴的客戶!你好,當然有時間了!地址給我一下,馬上到!」王辰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

知道了地址後,王辰掛斷電話,讓胡可可呆在家裡,火急火燎的出了門。

小錢錢!我來啦!

打了個的士來到目的地,為什麼不騎小電驢?太遠了,足足三十公里,一來一回六十公里,怕電量不夠。

鑫源小區,地段較好,能買這裡的房子,家庭條件不會太差。

嘿嘿!可以好好的坑一……,呸!賺一筆!

「站住!幹啥的!口罩都不帶一個,不能進!」保安室里探出一個頭,嚴肅的盯着王辰。

「走親戚,走親戚,我讓他下來接我。」王辰臉上懟滿笑意。

王辰不想在這上面跟保安拉扯,掏出手機給陳大海打了個電話。

沒過幾分鐘,一個挺着大肚腩的中年男人小跑過來,聰明絕頂。

「王先生?」陳大海喘着粗氣問道。

「嗯,是我。」

王辰目不斜視,撫摸了一把並不存在的鬍鬚,故作高人模樣。

陳大海在前面帶路,很快來到家裡,兩層的複式樓,一層大約兩百平,家裡擺放的傢具一看就是值錢貨,有錢人啊!

王辰心裏樂開了花,表面卻波瀾不驚,故作高深。

陳大海帶着王辰來到二樓,打開一個房間,裏面窗帘緊閉,有些昏暗。

一個中年婦女,正在不斷的給床上的男子投食。

床上的青年男子,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眼窩深陷,但是肚子出奇的大,好似要生產的孕婦一般,肚子上經絡都看的清楚。

青年不斷的朝嘴中送食物,好像永遠吃不飽一樣。

中年婦女見陳大海和王辰進來,趕忙停下手中的動作。

揚梅知道陳大海出去找大師去了,但是沒想到這麼年輕,看樣子還沒有自己兒子大,這能靠譜嗎。

懷疑的看了一眼王辰。

王辰當然明白這個眼神的意思,當即就準備露一手,給他們點底氣。

「噗」

一縷火焰在王辰的指尖纏繞,像是一條靈蛇飛舞。

另一隻手探手一招,杯子里的水就流向王辰,在王辰手中旋轉。

看見這一幕,夫妻倆覺得驚奇無比,心中稍稍有了底氣。

「先跟我說說什麼情況吧。」王辰開口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啊,三天前我兒子就開始暴飲暴食,一開始我們沒在意,後來一直吃,一直吃,把我們都嚇壞了!去醫院也檢查不出來什麼毛病,急死我們了都」

揚梅說完偷偷抹了把眼淚。

陳大海拍拍揚梅的肩膀以示安慰,嘆了口氣。

「中醫,西醫都看了,都說不出個所以然,我也不瞞你,找你也是我們病急亂投醫。」

「如果你能解決的話,三十萬雙手奉上,不能解決我陳大海也不怪你!」

三十萬?我的個乖乖!本來王辰以為三千塊錢就頂天了,沒想到竟然是三十萬,以前辛辛苦苦送半個月的外賣才能掙三千,現在一單就三十萬!

「錢啊啥的都是小事兒,主要是我這人熱心,樂於助人!」

王辰表面裝作不在乎錢,心裏樂開了花,這一單得拿下啊。

「你們再想想前幾天天,他有沒有去什麼奇怪的地方?」王辰再度開口。

夫妻二人陷入沉思。

陳大海好似想起了什麼,連忙開口。

「四天前,我們一起回了一趟農村老家,在老家住了一晚,回來後第二天,我兒子就變成了這樣。」

王辰見沒有什麼有用的信息,也不再問。

轉頭看向床上的青年,怎麼看都像餓死鬼投胎。

餓死鬼?

王辰凝神看去,眼中金光一閃而逝,自己都沒有察覺到。

然後王辰就看見,青年的腹部有一團黑氣,好似一個人形蜷縮在那裡,青年每吞一口食物,黑影就壯大一絲。

黑影好像感受到了王辰的目光,無聲的朝王辰咆哮。

「真他娘的怎麼整?不知道咋下手啊,總不能開膛破肚吧,人家父母還在旁邊呢,如果真的開膛破肚,不僅三十萬沒了,以後還得吃三十年的免費飯菜。」王辰內心想着。

但是不做些啥也不行。

王辰抱着試試看的態度,張開大手,向著青年的肚子抓去,大手泛着淡淡的金光。

嗯?手啥時候能冒光了?

陳大海和楊梅已經看呆了,真大師啊!手冒金光看到沒有!

王辰的手接觸到青年的肚子時,手中憑空產生一股吸力,然後黑影就被抓在了手中。

王辰一臉懵逼,這就出來了?

陳大海和揚梅看着憑空出現的黑影,身子向後縮了縮,露出驚恐的表情。

王辰手中的黑影,劇烈掙扎,然後化作一道黑煙,鑽進王辰腹部。

卧槽!使不得啊!

「叮!你正在遭受餓死鬼的攻擊,抗餓+1。」

「叮!你正在遭受餓死鬼的攻擊,抗餓+1。」

「叮!你正在遭受餓死鬼的殊死一擊,抗餓+1,意志+1。」

真是餓死鬼啊!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連響三道聲音後,王辰腹部的異樣感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