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賺錢去修仙:你不是一個紈絝嗎?
賺錢去修仙:你不是一個紈絝嗎? 連載中

賺錢去修仙:你不是一個紈絝嗎?

來源:google 作者:小護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君無邪 奇幻玄幻 小護生

嘿嘿,說話得憑點良心!我一個紈絝,不讀文不習武,除了敗家厲害點,就是喜歡拿錢砸人,怎麼可能有能力當大佬?我一個紈絝,資質奇差,除了在勾欄聽曲,勸那些煙花女子從良,怎麼可能有機會修仙呢?更過分的是,你們居然懷疑我是地下世界的老大,還陷害我要造反想當皇帝,最大的髒水還說我,屠滅了仙人!好吧,我攤牌了,你們說得這些都是真的想問我怎麼做到的?很簡單啊,有錢能使鬼推磨!你們是跪着把錢賺了,我是躺着把錢賺了,賺錢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嗎?別想得那麼難!PS:異世界架空,有人有妖,有武夫一怒,有劍修問鼎,也有百家爭鳴,騷操作修仙途,閱讀取向可以很輕鬆~展開

《賺錢去修仙:你不是一個紈絝嗎?》章節試讀:

君無邪行走在街道,四處的叫賣聲,熱鬧非凡。

聽着周圍的叫賣聲,江城果然風氣怡然,我輩合該生活於此。

「賣腰子啰,又香又嫩的豬腰子、又嫩又香的羊腰子、嫩嫩香香的牛腰子、香香嫩嫩的驢腰子,腰你今夜成功。」

前面多處小販招牌上寫着:江城名食,三鞭湯,附註:只有小三鞭湯。

三鞭湯也確實是江城名食,不是開玩笑的,而是有官方背書認證的。依據所放的材料的不同,江城三鞭湯可分為小三鞭湯,三鞭湯以及頂級豪華的大三鞭湯。

江城,簡直是我輩的天堂~~

人來人往!

畢竟江城作為妖獸材料交易的集散中心,經貿發達,君無邪腦海中不禁浮現出一句詩詞: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

寶成初年,江城便做過一次粗略的人口統查:那時江城都有近兩百萬人口。

近來年,江城發展年年向好,城泰民安,經繁物阜。現在已是寶成二十一年,人口定然遠超兩百萬這個數字。

當初大奉建國之時,大奉太祖劍仙王莽臨近飛升之時,曾留有詩句,勸誡子孫後世帝皇,雖已平定妖亂,但仍需奮起作為。

遙想大奉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天下道路無妖亂,遠行不勞吉日出。齊紈魯縞車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宮中聖人奏雲門,四海朋友皆膠漆。

這十句詩刻於太廟碑石之上,傳於大奉天下之間。

讀起這十句詩,君無邪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太祖劍仙又叫王莽,再結合大奉國的行政結構也是跟藍星華夏國歷史上的朝代一致,難道他也一位穿越者?

大奉太廟供奉着隨太祖征戰天下,平盪妖亂的功臣以及兩位大奉先帝。修為達到一品大宗師壽元便有兩百餘年,大奉建國五百年,加上飛升仙界的太祖以及當朝的寶成皇帝也不過經歷四位皇帝而已。

作為這個異世界第一個大一統皇朝,確實後世三位皇帝遵照了太祖王莽的要求,勵精圖治,當朝寶成帝已然達到了太祖詩云中的要求,當為大奉皇朝的盛世巔峰。

但奇怪的卻是,近些年來,大奉皇朝居然又開始出現了妖獸作亂。江城這番妖亂,這般規模的妖域成形,也是繼太祖皇帝王莽平定妖族動亂後的頭一遭。

可惜,原主是紈絝,不然可以得到更多地信息,也至於現在要買本小兒啟蒙讀物《關於大奉基礎性常識》。

街道上的商販行人,莫不是怪異的眼神,那意思君無邪懂:那麼大個人了,還好意思讀小兒啟蒙讀物?

現在君無邪才知曉,按照太祖王莽的要求,每座人口超過百萬的城市都必須建一條主幹道,而且是統一命名為:夜總會大道。

讀到此處時,君無邪直呼內行,完全有理由懷疑這個太祖王莽吖吖的,也是一個穿越者。但也是奇怪,按理來說,這位太祖皇帝應該也是同道中人才對,可為什麼沒有將夜總會推廣起來,哪怕將超短裙推廣起來也好。

可現在還是勾欄花樓老一套,沒點意思。

大奉國的保守,以君無邪這個老色胚的眼光看來,簡直是男上加難啊~~

「不行,看來推廣夜總會、超短褲的任務要落在我君無邪身上,畢竟作為穿越者總要給這個異世界留下點禮物。」

穿梭幾條街道,腳還有些酸的,早知像平常那樣,開個三葉草車出來。但想着親眼看看,這街道上風土人情,便決定步行了。

勾欄是尋常人家花點小錢都可以聽個小曲的,花樓是富貴人家打點碎靈才能喝上花酒的。

「瞧瞧,那不是君府少爺君無邪,聽說你家破產,還敢來勾欄聽曲嗎?」

「也對,你畢竟是花曲少年,譜的花曲煙花女子哪個不愛唱。」

君無邪有些心煩,在原主記憶里,眼前這些少年都是自個的死黨,也都是紈絝了。可家中畢竟沒有君府闊,所以平日里聽曲花酒,沒少為他們花錢。

可今日卻是變換了一副嘴皮,由此君無邪心中不由一沉,怕原主交友若皆是如此,那便要涼涼了。

這些少年的模樣皆有一點共同點,頭髮多是伴着白,面色蒼白或灰暗,唇邊泛白皮乾裂,身形虛弱氣息喘,一看便是典型的腎氣不足的表現。

「君少莫不是想來這勾欄之中,尋些老相好求助的,籌點碎靈拿點錢。」

「喔~~李子君,昨晚你進入不到一分鐘便出來了。」

「還有你簡明,什麼時候你才能尿尿不濕鞋,久久都可以聞到你身上一股子尿騷味。」

「林凡,你真的平凡,連聽曲都要借錢,現在給我裝大爺?」

李子君、簡明、林凡便是眼前幾位少年的名字。

現在,被君無邪點明了不行,頓時臉色尷尬、埋頭灰臉,紛紛被一眾路人嘲諷譏笑,要知道江城男兒最忌被人說不行。

「君無邪你找死!」

雖然平日里這三個哥們自個把身體玩壞,但修為依舊比君無邪要強,皆是入了築基,到了九品下階的境界。

「你們但凡敢動無邪哥,那麼你們幾個可以躺着回家!」

聽到聲音,君無邪心中一喜,立時大定,還好原主交的朋友,還有些好的,不盡然都是些狐朋狗友。

來人,臉皮蠟黃,身形枯槁,彷彿一陣風都可以將之吹倒。這個少年與君無邪同年,也是十八歲,名喚孫小差。

至於孫小差身體那麼差,倒不是因為好色淫逸。反而孫小差的修為可比在座的少年都強多了,是八品下階的修為,在修行天賦上足可算是一個小天才。

打,人家有孫小差護着;說,再說下去,不行的事迹要被人扒了老底,平白丟人顯眼。幾人只得灰溜溜地走了,連句狠話都不敢放。

見幾人走後,孫小差一把勾着君無邪,「無邪哥,你家的情況我聽說,我曉你心煩。今日由我做東,陪着無邪哥喝上一盅,解解悶氣。今日反正我也是左右無事,不如勾欄聽曲。」

君無邪聽此心中的石頭終於是放下了。

原主還是有一兩個真心朋友的。

君無邪搖頭,「小差,今日找你有正事相商,花酒聽曲今日暫且先免。」

「好,無邪哥的事就是我孫小差的事,只要我能做到,必是義不容辭。」

「小差,事關重大,最好找個僻靜之所,最好密室,再與你細說。」

「勾欄內設有密室,只是布置曖昧,原意是給客戶增加情趣的,玩着密室逃脫中增進男女之情的,無邪哥你看這般的,可否合適?」

「不妨!僻靜無人即可。」

這江城的勾欄十之三四都是孫家的產業,這些產業可是連君府都無法涉及。也只有像孫家這樣以武力稱雄的家族才可以滲透。

雖然孫家不如江城三大商賈家族,但在江城也是首屈一指的家族,產業布及鏢行交通、拆遷催收、勾欄花樓。

密室陳列不過一些小什物,無非是鞭、油、服裝之類,燈光有些明亮,牆面也是樸素,純然一色。君無邪很懷疑這密室能掙錢?

「我也是長話短說,雖然我君府現在危在旦夕,但此番找你,也不是找你孫家尋求借款。反而是向你孫家提供一筆生意。」

孫小差這倒有些驚訝,原本心中已打定主意,「無邪哥,你若需要借錢,但說無妨,怎般都要借個一百來萬與你。」

君無邪搖頭。

「無邪哥,你來談生意,那具體是啥?」

「孫家掌握着江城的公共交通出行,天上的三葉草車幾乎一大半都在孫家名下的客運行。」

孫小差點頭。

「但你們孫家沒有充分利用資源。」

孫小差沒有出聲反對,別人只知君無邪是個紈絝,但孫小差跟他從小玩得大,知曉君無邪不會無矢放的。

「三葉草車在低空上行駛,人們抬眼就可以看到三葉草車。車身都是一個色調,再無他物,太浪費車身了。」

孫小差輕喃,「浪費了車身?車身還能用來做啥子?」

「打商業廣告!」

大奉可沒有廣告的說法。

「官府有公告,向天下百姓告知朝廷的行政決定。可商業呢?做了某件產品,需不需要向百姓介紹這件產品,進而推售這個產品,這便是商業廣告。」

「你們孫家掌握着江城一大半的三葉草車,無疑就是最顯眼的廣告位置,可以將商業廣告貼圖於車身。」

「隨着三葉草車的全城流動,便將商業廣告投放給全城百姓,讓全城百姓都知曉這個產品。」

轟隆隆~~

孫小差腦海中發生了一場巨震,鼻息變重,臉色潮紅,搓揉着雙手,明顯興奮,達到**。

「無邪哥,你這個建議簡直是硬~巨~基~強!」

「小差,既然我給了你一個商業建議,那無邪哥我便要提個要求,你們三葉草車的前幾條廣告,必須提供給我君府,而且是免費提供給君府。」

「這個沒有問題,都不要經過族會,我都可以給無邪哥拍板定調。」

「那君府第一條廣告詞,你在車身打上:此廣告位招商,需購買此廣告位的費用為二億五千萬碎靈!」

孫小差驚愕,身體彈起,直呼:「這不可能,無邪哥你瘋了~~」

像君府、余府、王府這三大江城商賈家族,總資產也不過三億左右,一條廣告位的費用居然要兩億五千萬,太過驚世駭俗。

一條廣告費就要敗光一個江城頂級豪門的總資產,這樣的廣告費用,鬼鳥你~~

「我君無邪要的就是驚世駭俗!」

《賺錢去修仙:你不是一個紈絝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