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追光者們: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追光者們: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連載中

追光者們: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來源:google 作者:火鍋醬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吳環 懸疑驚悚 陳望舒

「任何人行走在世間,都要背負背負慾望,背負委屈,背負愧疚,背負痛苦」「它們會源源不斷地,為你生產惡念」文章改編自筆者工作十餘年的真實經歷,講述多位緝毒警察在邊境緝毒工作中破獲各類毒品案件的精彩過程,及他們背後的人生故事展開

《追光者們: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章節試讀:

「「你體會過被撕裂的痛苦嗎?

不,我指的當然不是肉體...」」

「「你掉過眼淚嗎?

那就是你靈魂的碎片。」」

「「普通人的生活,一地碎片。」」

.......

楊雨欣來到隊長辦公室門前:「報告!」

陳望舒正在泡茶,她端起一個印着維尼熊的可愛茶壺,往桌上的兩個杯子里倒着水,聽到楊雨欣的聲音,她頭也沒抬:「進來吧。」

楊雨欣小心翼翼地走進辦公室,拘謹的站在辦公桌前。

陳望舒察覺到沒聲音,抬起頭就看到戰戰兢兢的楊雨欣,笑了起來:「別站着呀,來,坐。」

楊雨欣拘束地笑笑,坐下了。

陳望舒正準備把倒好的茶放到楊雨欣面前,楊雨欣見狀立馬乖巧的起身,接住茶杯說了句謝謝,又坐下。

陳望舒看着楊雨欣溫柔的笑笑,又從辦公桌抽屜里掏出一大盒零食,放在桌上。

楊雨欣驚喜的瞪大了雙眼,陳望舒又笑了笑:「剛泡好的玫瑰茶,美白養顏,你先嘗嘗。」

楊雨欣低頭抬起杯子輕輕的嘬了一口,眼睛就亮了:「好喝哎!有點微甜呢!」

陳望舒也很高興:「是吧?待會兒你抓幾把,用紙巾兜着,拿回去喝。」

楊雨欣有點害羞:「這.....嘿,這多不好意思呀.....」

楊雨欣嘴上客氣着,眼睛卻偷瞄了兩眼陳望舒的零食盒。

陳望舒樂了,趕緊拆開盒子:「我看你辦公桌上經常放着零食,就給你準備了一些。」

這下楊雨欣徹底害羞了,她尷尬地抓抓臉給自己找補:「嘿嘿……我這個人就是個吃貨,老是嘴饞......先前的老隊長都……不讓我在辦公室吃東西……吳副隊比較溫和嘛......所以.....啊不是,其實是我,我老臉厚皮的。」

楊雨欣平時迷迷糊糊大大咧咧的,可大事上絕不含糊,她突然反應過來自己這麼說很可能會讓新隊長誤以為吳環缺乏管理能力,立馬就把話繞回到自己頭上。

陳望舒作為資深緝毒警,自然一下就能看穿楊雨欣的用意,但她很欣賞楊雨欣的伶俐勁兒,於是就笑着調侃到:「所以吳副隊在的時候你應該很難減肥咯?那挺好啊,你看你小臉紅撲撲的多好看啊。」

陳望舒此刻恰到好處的幽默,相當於既給了楊雨欣一個台階下,又隱晦的表達了自己沒有否定吳環的意思。

如此一來,楊雨欣瞬間就被陳望舒的高情商拿下了。

......

夜漸深。

一個醉漢跌跌撞撞的走在巷子里,巷子很黑,他深一腳淺一腳的走着,嘴裏不時罵上兩句。

「媽的,臭婆娘,看我回去不打死你......」

「砰。」

「哎喲,他媽的什麼玩意兒?」

黑暗中,醉漢突然撞上了一個軟綿綿物體,嚇得他酒都醒了一半,他點亮手機屏幕,眯起眼,藉助微弱的手機光線看向前方。

原來是一個熊本熊大玩偶站在巷子**,醉漢剛才撞到的是它肉乎乎的肚子。

醉漢舒了口氣,藉著酒勁吐了口口水:「呸!大晚上的,艹,晦氣!」

熊本熊大玩偶突然抬起了熊掌,壯漢連忙後退兩步,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個套頭玩偶服,裏面應該是有人穿着它。

玩偶擦了擦肚子上的唾沫,搖了搖頭,看起來很無奈。

熊本熊憨態可掬的樣子讓醉漢放鬆了下來,他嘟嘟囔囔的轉身:「真他媽有病......」

「啊!」

一根針管**了醉漢的後頸,他吃痛地叫出聲,不敢置信的轉頭看着熊本熊,緊接着,他眼前的視線模糊了起來......

「「呵,我這可有比酒精更讓人快樂的東西。」」

.......

「哎對了,「陳望舒敲敲桌子,直奔主題,「我剛來隊里,對大伙兒也不熟悉,要不……你給我介紹介紹?」

楊雨欣這個專業瓜農自然秒懂陳望舒的潛台詞,她興奮的兩眼發光:「艾瑪,八卦,這可是我的專業範疇!」

說著,她悠閑的翹起二郎腿,抓住桌上的一袋魷魚絲,自顧自撕開,一邊挑了一根魷魚絲送嘴裏,一邊伸出指頭數着:「隊里呢人挺多,但主要成員有5個——副隊長吳環,我們支隊的破案王,嗯......方凌,隊里最受領導器重的隊員......李尚林,大宅男,精通電腦科技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還有......常廣文,雖然喜歡做領導小跟班,但也是比較能幹的隊員......哦,當然,還有我咯,情報專業,人稱支隊「百曉生」,那真是,沒有我不知道的八卦。」

陳望舒又笑了:「你倒是把你的情報專業發揮得很極致,估計我人還沒到……你就已經打聽過我了吧?」

楊雨欣的魷魚絲頓時噎在了嘴裏:「呃……嘿……倒也是......略……略有耳聞……」

陳望舒無奈的笑笑:「......哎對了,今天會上,我看方凌和吳環相處的不太愉快呀……」

楊雨欣抬頭想了想,又抽出一條魷魚絲:「哎,他倆一直都有點處不攏,實際上是這樣的——吳副隊一向特立獨行,尤其查案的時候,怎麼形容呢......他好像經常會把自己看作是犯人,然後去解讀他們的內心什麼的......嗯......但是方凌呢,很不接受這種做法,他覺得吳副隊呀,是在「以身試黑」,懸崖上走鋼絲,遲早要翻車。」

楊雨欣說著,又開了一袋薯片。

原來如此,陳望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楊雨欣抿抿嘴,斟酌了一下詞句,略微謹慎的說到:」吳副隊人很好,就是……嗯......確實是個怪人吧……「

「怪人?」陳望舒有些不解。

「咯吱咯吱,」薯片在楊雨欣嘴裏發出了清脆的聲響,「其實,方腦殼有這個看法也正常,我們不是定期都要心理測量嘛,吳副隊……呃,他反社會人格太強了……所以他思維模式和別人不太一樣......」

「等等,」陳望舒放下手中的杯子,打斷楊雨欣的話:「測量結果不是保密的嘛?」

楊雨欣露出了嫌棄的表情,撇撇嘴:「還不是老於頭,哦不是於主任,咳......他啊,在組織研究提拔吳環的時候提出反對意見,還抬着測量結果到處說,這不,都傳開了。」

「這于飛還真不做個人......」陳望舒心想,無奈的嘆口氣繼續問到,「所以於主任更看好方凌?」

「沒錯,」楊雨欣點頭,「他認為方凌更應該挑起偵查隊的擔子,他倆啊,就是偉光正……」

陳望舒一時沒聽懂:「什麼?」

楊雨欣調皮的笑笑:「偉光正——偉大、光明、正直,對比之下,吳副隊那性格,玩世不恭的,研判案情還會反駁領導,又加上心理測量的結果……所以啊,即便是破案王,也一直沒再提拔,倒是方凌,應該很快就要……嗯……」

說罷,楊雨欣故作腔調的喝了口茶。

陳望舒靠在椅背上,思索着抱起手:「哦,原來是這樣……」

「于飛不喜歡吳環,那支隊長呢?今天在會上,好像只有他才管得住吳環......」陳望舒心裏想着,卻沒有問出口。

「當然,「楊雨欣又抓起面前的豆乾,「從我這個顏狗的角度來看,哼,我覺得他兩是嫉妒吳副隊的外貌和才華......」

陳望舒本來正暗自思考着,被楊雨欣說的一下愣住:「啊?」

楊雨欣砸砸嘴:「哎呀呀,這你就不知道了,吳副隊可是很多女同事眼裡的男神呀......你看,破案率,聞名遠揚;性格好,幽默有趣,加上個子高肌肉男,五官也周正,屬於氣質型男款的,這要在韓國,那也是個歐巴呀!」

陳望舒噗嗤笑了:「什麼呀!你怎麼跟打快板似的!」

「真的!」楊雨欣急切的把身體往前探,伸出食指晃悠起來,「你看那方凌和老於,一個大頭一個油頭,天天頭碰頭,嘖嘖嘖......」

楊雨欣的強勢吐槽讓陳望舒想大笑但又覺得不合適,只得假裝咳嗽兩聲,默默忍着:「咳,咳咳...你那麼維護吳環,是不是他因為是你男神啊?」

楊雨欣闊氣的擺擺手,一嘖嘴:「哎,那倒沒有,我呀,只是單純覺得這老哥人不錯。哎,我男神另有他人,不僅比他帥,那廚藝更是......」

提到自己的男神,楊雨欣興奮的起身,捏了個蘭花指,她還想細講,李尚林的大嗓門卻在走廊響起。

李尚林:「楊雨欣!人咧?又帶薪拉屎呢?外賣來啦!」

楊雨欣拿捏好的姿勢一下被打斷不說,還被李尚林揭穿了自己偷懶的毛病,她鼻子里噴出兩口粗氣,齜牙咧嘴:「嘖,嘶……這李尚林……」

陳望舒被可愛的楊雨欣逗的很開心,她善解人意的揮揮手:「沒事,大致情況我了解了,今天也晚了,先去吃點夜宵休息吧。」

楊雨欣也不客氣,畢竟外賣到了,征戰的號角已經吹起,她立刻起身:「好咧!哎,陳隊一起來啊,是吳副隊請客的。」

陳望舒客氣的笑笑:「不了,女兒還在家等我,你們吃吧,下次我請。」

《追光者們: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