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追星星
追星星 連載中

追星星

來源:google 作者:下一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時星然 景渡 現代言情

【暗戀、愛而不自知、追夫日記、雙向救贖】美颯撩人精時星然×內斂工作狂景渡一次意外,時星然回到了高二那年她和景渡的故事開始發生變化她明白了自己心裏的人,在醫院醒來之後開啟追夫之旅景渡笑着看她,「你在幹嘛?」「我在追我的星星」展開

《追星星》章節試讀:

烈日之下,蒸汽騰騰的地面,寥寥無幾的行人。正午時刻,大家都躲在陰涼的屋檐下閑談,只有時星然孤獨地走在這空蕩蕩的街道。

她一手撐傘,一手抱着紙箱子。額間的汗順着臉部的弧度滴落在眼睛裏,眼睛受到刺痛,半晌都沒能睜開。

就在兩個小時之前,她將擬好的辭職申請交給上司。她辭去畢業之後的第一份工作,這份僅僅兩年就有了自己團隊的工作,在這個圈子裡,鼎樂傳媒也算是娛樂公司的龍頭之一了,另一個則是言聲娛樂。

她在所有人都不理解的眼神下,淡然地離開了那個地方,連一句再見都沒留下。

回想之際,她箱子里的手機突然震動幾下,一會兒就沒了聲響。她實在是沒心情去接什麼電話,上衣大面積都被汗水浸濕,貼在身上,她大喘氣,感覺喉嚨都能冒出煙來。

「美女,打車嗎?」

路過站台時,一位的士司機開着窗,手搭在上面,食指間還燃着一根煙。時星然半眯着眼看了過去,瞥見他手裡的煙時,皺了皺眉頭。

司機吸了一口煙,很快就將它掐滅,出車門之後便朝時星然走來,「這是我最後一單,幹完我也辭職了。」他指了指時星然的箱子,笑着說道。

顯然,時星然早已忍受不了這炎熱的天氣,她將紙箱子遞給司機,平淡道,「麻煩了。」

司機接過箱子之後打開車門塞了進去,時星然坐進車裡,舒了一口氣。

「這年頭工作不好找啊。」司機開始和時星然嘮起了嗑。

時星然點開手機,回復了一句,「那你還辭職。」

「我是給越景科技做司機去了。」司機笑臉盈盈,感慨道,「現在的年輕人真有能力。」

時星然沉默回應,司機也覺得無趣,便不再多說。

時星然到家沖完澡後,就將路上未接來電回撥了過去,「找我什麼事?」

「然然,你真的辭職了?」溫予喬輕聲問道。

時星然正想回復,對方又問道,「然然,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一提到工作,時星然就有些不耐煩,連半點聊天的**都沒有,她敷衍道,「沒打算,問完了嗎?問完我掛電話了。」

溫予喬連忙道,「然然,今晚同學聚會。」

時星然抓抓腦袋,自從高中畢業之後,她就刪了除溫予喬和周辭禮以外的所有同學,也退了班級群。至於他們每年一次的同學聚會,她一次都沒參加過。

「你來嘛?這次何意明也會來。」溫予喬生怕她拒絕,補充道,「你總要解開當年的誤會。」

時星然閉上了眼睛,聽到這個許久沒有出現在自己生活中的名字,還有一些不習慣。她睜開眼看着窗外,這一切也該結束了。

她這麼想着,也就應下了邀請。溫予喬笑了一聲,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然然,我一直陪着你。」

這場同學聚會,時星然並沒有特別在意,要不是今天中午溫予喬忽然電話來訪,她壓根不會去。既然不在乎,她就更沒什麼心情打扮,隨便穿了一套運動裝就出門了。

聚會地點選在了一家餐廳里,服務員將時星然和溫予喬帶上二樓的一個包間,裏面鬧哄哄一片,時星然轉動她葡萄似的眼珠看了一圈,愣是一個名字也喊不出來。

可能是察覺到門口有人,大家都安靜了下來,溫予喬每年的同學聚會都有參加,所以各位同學和她打過招呼之後就將目光放在了一旁的時星然身上,溫予喬尷尬地笑了兩聲,「她是時星然。」

這個名字一被提起,大家的反應都有一些奇怪,突然有一個人出聲打破了這份沉寂,「你是因為何意明來的嗎?」

場面一度尷尬,班長突然站起來,招呼兩人過來坐,「時星然啊,有些年頭沒見着你了,你現在在哪工作?」

「剛辭職,失業中。」時星然淡淡道。

溫予喬拉了拉她的衣角。

班長見時星然情緒不高也就沒有一個勁地抓着她聊天。沒多久,時星然就覺得有些無聊,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周辭禮什麼時候過來?」

溫予喬也順着她的目光看了眼時間,「應該快了,他今天和越景科技的負責人談項目,都折騰了半個月還沒談攏。」說完這句話,溫予喬嘆了一口氣。

時星然只覺得越景科技這四個字有些耳熟,她擺擺手,「工作上的不愉快就不說了。」

「就是苦了辭禮,忙活了那麼久。」

時星然點點頭,「你可不要心疼他,他會得意忘形。」

她們兩人在這間寬敞的包間里聊天,和其他人完全沒什麼互動。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飯菜也陸陸續續開始上了,忽然有個人盯着手機屏幕,震驚道,「何意明說他可能沒那麼快過來,讓我們吃吃喝喝玩好。」

「什麼意思啊?不會不來吧。」一位胖胖的男生有些抱怨,看了時星然一眼,繼續道,「連時星然都來了,他還慢吞吞的。」

時星然一直低着頭,聽到這句話時,放在雙腿之間的手握成了拳。

等到菜全上齊之後,門忽然被打開,一位穿着藏青色正裝的男生走了進來,他彎起了眼睛,和大家打招呼,「好久不見啊,我來晚了。」

一個男生開始打趣他,「老周啊,你很會挑時候嘛,你看看,菜剛上齊你就來了,特地蹭飯來的吧。」

聽到這句話,大家都哈哈笑成一片。溫予喬更是坐不住了,直接招了招手,「這裡。」

時星然垂着眼,情緒看上去有些低落,周辭禮路過她身邊故意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怎麼想開了,竟然會來參加同學聚會。」

溫予喬一把將他拉過去,瞪了他一眼,然後又輕輕拍着時星然的後背,安慰道,「然然,你再等等,別著急。」

時星然忍不住笑了一聲。

在老同學敘舊快要到末尾時,門再次被打開,一位穿着黑色西裝的男生緩緩走進來,他伸手推了推金框眼鏡,開口道,「抱歉,工作耽誤了點時間。」

老班長站起來指了個位置,「快坐下吧。」

對方微微點頭,道了聲謝,卻依舊站在原地,他看向時星然,有些詫異,「你怎麼來了?」

「我不能過來嗎?」

何意明笑了一聲,把身後的女生拉到身邊,「各位,我脫單了。」

本來在嬉笑打鬧的人也停了下來,大家都探頭探腦去看那位女生,她很嬌小,微笑地朝大家揮手,此時也沒人說話,場面更加尷尬了。

溫予喬立刻扭頭看時星然的反應,發現她沒什麼表情才放下心來,周辭禮翻了個白眼,陰陽怪氣道,「杵在那幹嘛,帶着你的小女朋友進來啊。」

何意明點點頭,非常有禮貌的牽着女生進來了。剛才因為躲在何意明身後,大家都沒怎麼看清那位女生,走近一看,她皮膚白嫩,圓圓的小臉,頭頂一個小丸子,看起來有些可愛,也有些熟悉。

本來想說話的人都選擇了閉嘴。班長也扛不住這個場面,又開始調節氣氛,「小何啊,你不介紹一下你的女朋友嗎?」

何意明看了身邊的女生一眼,溫聲細語,「她叫寧希,我大學時期的校友。」

「大家好,我是寧希。」女生軟軟糯糯的聲音讓在座的男生都春心萌動,氣氛也逐漸沒那麼尷尬了。大家都開始聊一些工作、生活上的瑣事,只有時星然一直沉默着,從何意明進來之後,除了那兩句話,兩個人像是陌生人一樣,甚至比陌生人還要陌生。

沒多久大家就都玩開了,什麼都開始聊了,此時一個女生忽然問何意明,「你現在對時星然沒感覺了嗎?」

何意明笑了一聲,卻也沒有抬頭看時星然一眼,冷淡道,「是一直沒感覺。」

溫予喬聽着就生氣,她正想拍桌子怒斥何意明,結果被周辭禮搶先一步,他將手裡的杯子狠狠的砸在桌子上,發出一聲巨響,他打量着何意明,「我說你能不能要點臉,你要是沒感覺幹嘛找個和她相像的人當女朋友,真當我們眼瞎啊?!」

其實寧希和時星然一點都不像,但是寧希今天的打扮特別像時星然高一剛開學上台做自我介紹的模樣,可愛乖巧,扎着丸子頭,說話糯糯的。

就是這一幕,讓班裡的同學記了許多年,每次聚會提到時星然沒來,大家都會想起那個可愛軟糯的小糰子時星然。

現在的時星然沒有了嬰兒肥,臉部線條也更明顯,與可愛脫離了關係,更明艷了。她面無表情不說話的時候,還有一種清冷的距離感。

寧希聽見周辭禮的那句話之後,心裏有點難受,她慢慢地紅了眼眶,看向何意明。

何意明也不在意周辭禮的話,攬過寧希的肩膀,「我對時星然一直都沒感覺,當年是你們到處亂說的,誰說她喜歡我,我就必須接受她?」

一直沒說話的時星然站了起來,她朝何意明走了過去,冷冷地盯着他,像是在看一個笑話一樣,那種眼神看得何意明有些心理不適,她緩緩開口,「那正好,我們就把話說清楚。當年是李麗問我喜歡什麼樣的男生,我也只是隨口一說,說和你差不多的。也不知道怎麼傳成了我喜歡你。」

何意明越聽,臉色越差。

「你知道以後,明裡暗裡貶低我,又時不時會拿出來炫耀幾下。何意明,你就是這樣一個人,從前是,現在也是,虛榮的偽君子。」

時星然移開視線,轉過身,「我說完了,走了。」

她說完,拿起椅子上的斜挎包,何意明出聲,「所以你還是喜歡過我。」

「看來是我說得不夠清楚。以前到現在,我心裏的人都不是你。」時星然說完就推門離開了。

時星然慢悠悠地走在馬路上,這裡偏僻,附近剛好又有個公園,於是她往公園走去。

傍晚,公園靜悄悄的,道路都被落葉覆蓋,也沒人來清理。路燈也閃着微弱的光,隔很長一段路才有第二盞,天慢慢黑了下來,時星然藉著微弱的燈光艱難行走在湖畔邊的小道上。

忽然,她一腳踩進落葉堆里,身體受力不均勻往左邊倒去,時星然本能地伸手去抓地上的植物,她恰好摔落在小道連接湖泊的斜坡上,坡上的草一拽一個斷,她很快就滾落進了湖中。

時星然感受到了湖水的涼意,有些着急,努力在水裡掙扎,但她並不會游泳。

她的意識逐漸模糊,不知道隔了多久聽見另一個落水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