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界起源
諸界起源 連載中

諸界起源

來源:google 作者:周謙公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謙公 奇幻玄幻 封賞

魔族入侵,浩劫降臨,血族、羽族、精靈族等諸多異族再次從封印中走出,緩緩揭開一場綿延千年的陰謀……展開

《諸界起源》章節試讀:

天寒地凍,北風呼嘯,氣勢恢宏的孔雀城在漫天大雪的籠罩中顯出一副威嚴而神秘的姿態。

  守城將士目不轉睛的盯着遠處白茫茫的原野,臉上一副如臨大敵的警惕神情。

  但是當一縷黑影從空中閃過的時候,並沒有引起任何守衛的察覺。

  不同於城外冰天雪地的蕭條,孔雀城皇城大殿內此刻卻是熙熙攘攘,人聲鼎沸,活生生一副廟會集市的嘈雜氣氛。

  皇無極,孔雀城建城以來最勇猛的城主,端坐在王座中,一臉淡然的看着堂下吵嚷的臣子們,看着他最得力的助手們。

  吵鬧聲漸漸散去,似乎這些大臣已經就某項事情達成了一致。

  為首的大臣是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周謙公!此人來歷可謂不小,當年他追隨皇無極的先人白手起家,披荊斬棘,不惜軀命,歷盡千辛萬苦才打下了孔雀城這份基業,隨後輔佐一代代城主不斷開疆拓土,到皇無極十六歲登基的時候,他已經輔佐了七代城主。

  據街頭巷間傳言,皇無極登基的那一年,周謙公整整一百六十歲。

  他的歲數已經無從考證,然而,年邁而功勛卓著的周謙公並沒有選擇「山間小瓦舍,幽菊度餘生」的愜意生活,他更加賣力的輔佐皇無極,在皇無極登基的第三年,孔雀城一舉攻破了烏州大地上最後一個與自己為敵,也是最強大的敵人——羅沙城!

  孔雀城的版圖已經囊括了整個烏州大地!這也是皇無極先人的最終夢想,這一切,歷經幾代人的浴血奮戰,終於實現了。

  完成使命的周謙公婉拒了皇無極的至高封賞,從此退隱山林,不問世事,達到鼎盛的孔雀城從此國泰民安,一片祥和。

  直到幾個月之前,異族獸人的入侵打破了這片祥和!

  十餘個狼人襲擊了一個依山而建的偏遠村落,咬死了幾十個村民,臨走的時候留下信件,要皇無極交出自己的誅魔劍,否則他們會讓整個烏州血流成河。

  誅魔劍是孔雀城歷代城主的佩劍,歷來只能傳給下一代城主,像皇無極這樣的天之驕子,怎麼可能交出自己的佩劍?這無異於讓他低頭認輸!

  寧折不彎的他對狼人的要求不屑一顧!

  十幾日後,狼人襲擊了一個人口周密的城鎮,咬死咬傷了上百人。

  消息傳來,半個烏州大地陷入一片驚慌之中,朝中的大臣也拿不定主意,有的主張交出佩劍維持太平盛世,有的主張找到異族獸人的老巢,一舉殲滅他們,兩派人日夜吵個不停,異族大軍還未殺到,他們自己倒要先打起來了。

  周謙公回來的正是時候,兩派大臣都希望他這樣的元老級人物能站在自己這一邊。

  平息了吵嚷的周謙公邁步上前,極其恭敬的拱手作揖,絲毫沒有一點倚老賣老的架勢。

  皇無極沖他點頭致意,神情之間滿是尊敬與信任。

  「周大人請講」。

  周謙公站在原地,一字一字擲地有聲,「異族入侵,國難當頭,我等當死戰不退,上慰歷代城主英魂,下安黎民百姓,請城主早做決斷!

  皇無極輕笑了兩聲,周謙公之言正合他意!

  接下來便是動員工作了,經過皇無極一番鼓舞人心的講話,原本主戰的大臣此刻更加激昂,原本主張交出佩劍的大臣此刻也誓與異族獸人死戰到底,滿朝大臣再次空前的團結了起來。

  這樣的結果是讓人滿意的,外患可怕,但內部的分歧更可怕,眼下消除了內憂,便可以一致對外了。

  滿朝大臣領命之後便馬不停蹄的辦差去了,除了衛士之外,偌大的殿堂里只剩下皇無極與周謙公。

  皇無極從王座上走了下來,停在周謙公身邊,抽出了誅魔劍,一臉疑惑的盯着劍身上鏤刻着的閉眼憩息的孔雀。

  「您老見多識廣,可知這誅魔劍是什麼來歷?這劍身所刻閉目養神的孔雀又是何意?」

  周謙公還是那副恭敬的模樣,拱手作揖:「稟城主,微臣不知,城主不必過度擔憂,我孔雀城上下一心,不管任何強敵來襲,只讓他有來無回。」

  「哈哈,有您老回來坐鎮,無極自是無憂。」

  皇無極讚賞的笑了起來,但是這個笑容很快凝固在了他的臉上,因為他與周謙公的面前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人,一襲黑衣,寬大的黑袍無風自動,僅是一個背影就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壓迫力。

  皇無極不愧為一代強主,驚訝之後馬上恢復了常有的淡然模樣,說話的語調倒像是與舊日老友在交談。

  「足下冒漫天風雪而來,想必是有要緊的事情?」

  黑衣人並未轉過身來,只是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嘆息,似乎心中有無限的哀傷。

  「久聞城主慷慨豪爽,在下特來借誅魔劍一用,事成之後定會歸還。」

  又是誅魔劍!這把往日無人問津的佩劍怎麼突然招來了這麼多不速之客?

  沒等皇無極回話,周謙公接過了話茬:「誅魔劍乃我城歷代城主佩劍,非同小可,少俠是何來歷?借劍所為何用?能否告知一二?」

  黑衣人沒有說話,慢慢的轉過了身來。

  一張年輕英俊卻冷漠如霜的臉出現了他倆人面前,奇特的是,這少年的瞳孔之中像是有一股若隱若現的淡淡火焰在燃燒。

  「懇請城主把誅魔劍借我一用,大恩日後必報。」

  看着他真誠的目光,浴血而生的皇無極竟然有些一時語塞了。

  「這….」

  還好衛士的通報打破了這種尷尬的局面。

  「稟告城主,狼人,狼人攻打皇城了!!!」

  聽到戰情的皇無極馬上恢復了那個鐵血強人的模樣,他沖黑衣人投去一個歉意的微笑。

  「事發突然,在下失陪了,少俠請稍歇片刻,誅魔劍的事,等我回來之後再談!」

  說罷他與周謙公迅速的跑出了大殿。

  不怪他走的這麼急,狼人竟然直接攻打皇城了?這幾百年間,孔雀城皇城被圍攻可是第一次。

  來到城牆上,看到遠處咆哮而至的狼頭人身異族,他抽出了腰間的誅魔劍。

  「弓箭手,全力放箭!」

  箭雨應聲而落,城下傳來一陣陣哀嚎慘叫,黑色的血污頃刻流的滿地都是。

  只是受傷的狼人並沒有死去,而是不斷的吼叫,身形也逐漸變大,足足比原來增高增大了一倍,差不多到了一丈高。

  「停止放箭!」

  一時摸不清狼頭人的弱點,皇無極下令停止攻擊,得益於高大堅固的城牆,狼人一時半會兒的也攻不上來。

  「周大人,你可有辦法對付這些異族獸人?」

  周謙公捋了捋雪白的鬍鬚,眉眼之中不見一絲懼怕,真稱得上是國家的肱股之臣。

  「城主,眼下我等並不知道這些異族的弱點,貿然攻擊只怕會弄巧成拙,陰陽必共生,神魔亦共存,既然妖獸出世,必然有仙人能降,依微臣只見,眼下只須堅守城池,而後加派人馬四處尋覓世外高人,如此,方可無憂。」

  皇無極點了點頭,剛要說話,卻看到城下的狼頭人分成了兩隊,在中間讓出一條道路來,看這架勢,它們的首領要出場了。

  一陣厚重的馬蹄聲傳來,定睛一看,這竟然是一匹石馬!

  石馬上坐着的卻是一個人類模樣的將軍,手提一柄長刀,一臉的陰森殺氣。

  拍馬來到城下,他揚起了手中的刀,直指皇無極。

  「凡夫俗子,本將軍命你把佩劍交出來,否則我神族大軍頃刻便踏平你烏州大地!」

  神族?

  這些狼人的長相和做派實在和「神」字扯不上關係。

  皇無極冷哼一聲,揚起佩劍。

  「異族妖魔,還敢自稱神族,誅魔劍就在我手中,你若有這個能耐,儘管拿去。」

  話音未落,城下只剩一匹石馬,不見了馬上的將軍,再看時,這人已經落在了城牆之上,離着皇無極不過幾十米。

  守城將士一擁而上,那將軍只是長刀一揮,十餘名士兵便被掃下城去,城下的狼頭人一擁而上,眨眼便把這些衛士啃得屍骨無存。

  這不是戰爭,是殺戮,是浩劫!!!

  眼前發生的一切嚇壞了守城的衛士,他們一個個呆若木雞,還沒從巨大的驚悚中回過神來。

  那將軍一步步走了過來,帶着一股絲死亡的氣息。

  「城主快走!」

  周謙公快步擋在了皇無極的面前,舉起手中的拐杖,準備掩護皇無極撤退。

  下一秒,皇無極已經將他拖到了自己身後,他可不是只會享樂的貴族公子,而是生來不凡的無畏城主,即使死亡臨近,他也寸步不退!

  「周大人快走,動員整個烏州的將士,全力抗擊異族,孔雀城誓死不降!!」

  這幾句話,倒像是遺詔了,皇無極再勇猛,終究只是肉體凡胎,在這些異族妖魔面前,仍然是無可奈何。

  「城主!!」

  「快走!!!」

  那將軍越來越近,長刀上泛起一層淡淡的黑色霧氣,像是準備飽飲這些凡人的鮮血。

  皇無極握緊了劍柄,全神貫注的盯着走過來的狼頭人將軍。

  他一直沒有眨眼,但還是沒有看清那個黑衣人是怎麼落在自己身前的。

  來的正是要借誅魔劍的那個黑衣少年,黑色的袍子在寒風中飄舞着,竟然讓皇無極感到一陣莫名其妙的踏實。

  那少年沖他淡淡一笑,而後轉身面向狼頭人將軍。

  「來者何人?速速閃開,否則連你一起…..」

  話說到一半,狼人頭領突然停了下來,臉上的驚恐一覽無餘!

雪更大了,風更烈了,剛才還殺氣騰騰的狼頭人將軍此刻卻停下了腳步,甚至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

  皇無極愣了,連準備回城召集將士的周謙公也停了下來,疑惑的看向那個黑衣少年。

  似乎,狼人頭領認識這黑衣少年,而且非常懼怕他。

  沉默了十幾秒鐘,黑衣少年抬手一揮,一道狼形的雪霧撲向狼頭人頭領將他重重的撞翻在地,隨後黑衣少年的周身像是要燃起一股巨大的火焰,只是這火焰才剛剛顯露出來便又散去了。

  被打倒在地的狼人頭領爬起來之後跪在了黑衣人面前,不知道是因為寒冷還是內心的恐懼,他竟然一直在哆嗦。

  「你沒死??屬..屬下,參見,魔..魔..魔尊!!」

  魔尊?!

  「鬼狼,多年不見,你總算如願以償當上狼人的統領了,我是不是該恭喜你?」

  原來這頭領叫做鬼狼,聽罷黑衣人的話,他哆嗦的更厲害了,完全是一隻待死螻蟻的模樣,先前的殺氣全然不見了。

  「屬下該死,求魔尊饒恕,求魔尊饒恕啊。」

  黑衣人轉頭看向城下咆哮的狼頭人,臉上少了幾分冷峻,多了幾分憤怒。

  誰都沒有看清發生了什麼,等黑衣人再落回城牆上的時候,城下的狼頭人已被大肆誅殺,遍地狼屍。

  「多謝城主了,確實是一把好劍,暫且還給你吧。」

  直到黑衣人把佩劍遞到自己面前,皇無極才發覺這劍已經被黑衣人握在手裡下城誅殺了幾十個狼人。

  難道這黑衣人就是周謙公所說的降魔仙人?看來孔雀城有救了!

  但是黑衣人並沒有時間理會皇無極,他還劍之後緩慢的走到了鬼狼面前,鬼狼跪在原地,甚至臉都貼到地上了,身子不停的顫抖,身邊的長刀也黑霧盡消,如同一塊爛鐵。

  「鬼狼。」

  黑衣人的聲音很輕很淡,像是夢中的呢喃,像是來自另一個世界。

  「屬下…在..在,魔尊有何..何.吩咐?」

  「你走吧,記住,你從來都沒有見過我,否則…」

  「屬下明白,屬下明白。」

  「走吧。」

  「遵命,屬下告退」

  保住了命的鬼狼保持跪拜的姿勢,一直後退了幾米遠才站起來,然後翻身下城落在石馬上,一聲令下,一陣黑霧升起,整群狼頭人如鬼魅般立馬消失不見,連地上的狼屍都不見蹤影,只留下一片片黑色的血污。

  皇無極插劍入鞘,快步走到黑衣人身邊。

  「救國之恩,無以為報,請少俠入城稍歇,無極要率眾臣來謝。」

  但是黑衣人並不領情,也散作一團黑霧,消失不見了,只從天際傳來一陣淡淡的聲音,「魔族大軍不日就會殺到,城主還是好好備戰吧。」

  見黑衣人不辭而別,皇無極吩咐了一些守城的事務便與周謙公返回了皇城大殿。

  剛一進門,皇無極便抽出了佩劍,拿在手中不停的打量。

  「周大人,為何那些狼人不懼怕我們的弓箭,卻能被此劍斬殺?難道此劍真乃是上古神兵,有降妖驅魔的法力?」

  周謙公存世已有百餘年,也算見多識廣,但今日之事,實在超出了他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他輕輕了搖了搖頭,「微臣實在不知,但此劍只傳歷代城主,由此可見其絕非一般兵器,至於法力一說,臣本以為只是些傳說,見過今日之事以後,倒有幾分相信了。」

  「嗯,不錯,只是我等皆是肉體凡胎,無法參透其中奧妙,若能得到那黑衣人指點一二,必然會撥雲見日,真相大白。」

  「城主不可大意,那黑衣人雖然擊退了狼人,但從今日之事來看,一來他與狼人頭領必定相識,二來其法術極其詭異深厚,加之先前此人也說要借誅魔劍,因此我們不得不防。」

  皇無極笑了,將誅魔劍遞到了周謙公眼前。

  「周大人思慮縝密,無極佩服,但這次恐怕是您老多慮了,周大人請看,黑衣人用過之後,這劍可有什麼變化?」

  周謙公不解的看了皇無極一眼,而後仔細打量起那劍來。

  看到劍身上鏤刻的孔雀的時候,周謙公驚訝的瞪大了眼。

  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生怕看花了眼。

  他沒看錯!

  劍身上原本只是閉目養神的孔雀,此刻睜開了雙眼,一副欣喜的神情!!

  「神劍!城主!此劍果然是傳說中的上古神劍,相傳神劍能識舊主,那黑衣人必定是誅魔劍的主人!看今日之情形,那黑衣人與這些異族妖魔似有不共戴天之仇,如此一來,孔雀城危機可解了。」

  皇無極仍舊仔細的打量着手裡的劍,心中的諸多疑惑讓他不由皺起了眉。

  「周大人可知孔雀城的先人從何處得來的此劍?」

  聽得皇無極問話,周謙公捋了捋鬍鬚,像是陷入了遙遠的回憶中。

  「那是百餘年前了,我隨第一代城主皇圖征討烏州西部邊陲的烈焰國,那國王頗有些手段,排兵布陣攻防有序,兩軍對陣數月我們都不能攻下此城,眼看糧草殆盡,城主只好收兵撤軍,誰料那國王聯合了幾個部落對我們前後夾擊,城主與我兵分兩路,全力突圍,我部順利突圍,城主那邊卻遲遲沒有消息,幾日後一支突圍出來的隊伍告訴我,城主為了掩護大部隊突圍,自己只率百餘騎兵引着敵軍往西去了,要知道,西邊只有無底的深淵,那是一條絕路啊…」

  說到這裡,周謙公臉上露出一副哀傷的神情,可見雖然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他對當日的痛苦還是難以釋懷。

  皇無極感同身受的點了點頭。

  「孔雀城的基業實在來之不易,周大人請繼續往下說。」

  周謙公點了點頭,眼睛裏露出一絲欣喜。

  「嗯,當時我與諸位將軍都以為城主已經命喪深淵,人人悲憤萬分,誓要與敵軍決一死戰!整頓兩日後,我們便調頭重新殺向烈焰國,我軍雖士氣高漲,終究是人少,激戰三日後,我們再一次被重軍包圍在一處山谷內,眼看走投無路,我等都想自殺殉主,就在此時,天際傳來一陣高吭的孔雀鳴叫聲,城主皇圖手持此劍,單槍匹馬的沖了進來,寶劍揮舞,左右衝殺,如入無人之境。我軍見城主未死,士氣爆漲,一鼓作氣衝破了敵陣,那國王被城主一劍斬死,我軍趁勢全力進擊,一舉攻破了烈焰國…現在想來,猶如昨日之事啊…」

  皇無極再度點頭,這些波瀾狀況的往事,還是第一次聽周謙公提起呢。

  「之後呢?他有沒有告訴你誅魔劍的來歷?」

  「攻破烈焰國後,我們都沉浸在城主未死的興奮之中,無人問及此事,等安頓好烈焰國的軍民事務,大軍班師回城,回城之後城主便一病不起,臨終時他只交待了兩件事,一是更改城名,從此叫做孔雀城,二是將此劍命名為誅魔劍,只能傳給歷代城主,交待完了這兩件事,城主便駕崩了,至於此劍的來歷,從此再無人知曉,城主歸天的時候,才三十有六歲,當真是天妒英才啊。」

  看到周謙公一臉悲傷的模樣,皇無極不忍再問,況且就算再問,也問不出什麼結果。

  他在王座中坐了下來,嘴裏輕聲的呢喃着,「誅魔劍..孔雀城…黑衣人…魔尊…神族..魔族..」然後他像是想到了什麼,猛的站了起來!

  「周大人,你可還記得當年攻打羅沙城的時候遇見的瘋癲老和尚?」

  周謙公聽罷,一副豁然開朗的樣子。

  「哎呀,真是老糊塗了,怎麼把這事給忘了,當年那和尚攔下城主車駕,說日後會有妖魔橫行烏州,浩劫紛紛而至,需尋得仙人神獸來降服這些異類,當時微臣以為他是胡言瘋語便讓將士將他驅散了,沒想到被他一語言中,他既知道此浩劫,必然知道該如何應對,城主應速速派人將此人請來。」

  皇無極點點頭,喚了衛士上前。

  「命你等火速趕往羅沙城,城北五十里處有一荒原,荒原中有一處破舊寺廟,叫做駐魔寺,廟裡有一瘋癲和尚,帶這和尚回來見我,快去快回,不得有誤!!」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