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主角祭天,法力無邊
主角祭天,法力無邊 連載中

主角祭天,法力無邊

來源:google 作者:萬物v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萬物v 其他小說 懷仁

天不生我懷仁,魔道萬古如白晝宿主:懷仁職業:反派任務:獵殺主角愛好:雖然,我是魔教頭子,我欺師滅祖,我殺妹正魔,我殘害同門,我的惡行罄竹難書,但是這不影響我喜歡做一個好人……廢柴,退婚,失憶,重生,穿越……氣運籠罩之人皆可殺主角是養分,天命之子是獵殺的目標,我是懷仁,註定要最反派的人展開

《主角祭天,法力無邊》章節試讀:

萬魔窟大殿之中,懷仁翻看着各個弟子傳回來的情報。

關於主角的情報。

距離萬魔離窟,已經過去了一周的時間,萬魔打探的情報也陸陸續續經過萬魔窟的情報網送到了懷仁的手裡。

在眾多情報之中挑挑揀揀,懷仁挑出了一位最像主角的人選。

肖炎,大元帝國邊陲小鎮,青石鎮之中一個武道家族的三少年。

三年之前不知何原由失去了修鍊天賦,被家族之人議論為廢物。

並且與大元帝國正道一流勢力,流雲宗的聖女有着婚約在身。

前幾天剛剛被女方找上門來退婚,令肖家的顏面丟盡。

得了,名字,廢材,退婚都齊了,這要不是主角命格的人,懷仁從此以後改邪歸正,重新做人。

「來人。」懷仁道。

一位隨侍弟子走入大殿,拜倒在地,「魔主。」

「去通知魔子一聲,隨本座下山,本座下山以後,山上一切事宜交由大長老處理。」

「是,魔主。」

弟子躬身退出大殿。

而萬魔窟的魔子,便是那位得到了傳承的弟子,忠山。

為了不讓萬魔窟其他弟子有異議,懷仁索性就把忠山提升為了萬魔窟的新任魔子。

這讓忠山更是覺得,軀體與懷仁之間存在什麼不清不楚的關係。

而七天的時間裏,忠山已經從一位先天境界的內門弟子,提升為了宗師之境。

為了不引起懷疑,忠山把實力壓制在先天頂峰。

只是這一切,在黑天眼之下無所遁形。

……

「你們聽說了嗎?肖家三少爺被人退婚了。」

「肖家的那個廢物少爺,被人退婚也不稀奇,就是不知道女方是什麼樣的勢力,敢退肖家的婚事。」

「聽說是咱們大元帝國的一流勢力,流雲宗的弟子。」

「那就難怪了,流雲宗那種龐然大物,如何能看得上區區肖家,而且還是個廢物少爺。」

……

聽着路邊茶館客人們的閑聊,懷仁笑了。

懷仁一旁,忠山唯唯諾諾的隨侍一旁,扮演好自己身為弟子的本分。

「你突破到了宗師之境了。」

懷仁的一句輕飄飄的話語,令忠山心頭猛地一緊。

他明明使用的是高級斂息術,武皇境界不可能查看到他的真實修為,這魔頭又是如何知道的。

「你不必害怕,門下弟子的修為提升作為魔主我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麼會怪你呢?」

「魔主慧眼,弟子前不久才突破到宗師之境,還未來得及稟報魔主。」忠山惶恐道。

「呵呵,這是好事啊!走,陪我去一趟肖家,見見這位肖家的三少爺。」

懷仁起身向外走去。

忠山把一兩碎銀放在桌上,趕緊跟上懷仁的腳步。

肖家,青石城三大家族之一,族長肖戰,先天境界的武者,整個肖家上下一個宗師境界的武者都沒有。

肖家的大門處,改頭換面之後的兩人敲響了肖家的大門。

此時懷仁已經易容成一位邋遢的中年人,不修邊幅,而忠山則是易容成為了懷仁的隨侍弟子,面目普通。

「你們找誰。」

肖家下人不耐煩的問道。

懷仁放出了自己壓制之後宗師武者的氣勢,向對方壓了過去。

「前,前輩。」

那下人頓時嚇的嘴都不利索了,癱坐在了地上。

「哼,我們家大人要見你們家主,還不讓他快快出來迎接。」

忠山上前一步,傲然說道。

不久,肖家的家主肖玄風風火火的趕來,恭敬的把兩人迎進了府中。

「肖家主,老夫遊歷到此,聽說了令郎的事情,心下感觸良多,所以不請自來,還請肖家主莫要見怪。」

懷仁這話可不是瞎忽悠這位肖家之主的。

事實上,懷仁確實感觸良多。

懷仁,他也是有一位貌美如花的未婚妻,還是罕見的九陰之體,正是因為這九陰之體,老頭子才給他強行定下了這門婚事。

因為九陰之體是萬魔經的上好爐鼎,夫妻雙方若是按照萬魔經記載的秘法修鍊,必將事半功倍。

只是懷仁在宗門之中一直屬於廢物魔子。

而女方家族的實力也不小,乃是魔教排名第二大勢力的天魔宗聖女,勢力僅次於萬魔窟。

絲毫不慫他這位廢物魔子。

幾年前這小丫頭來過萬魔窟一趟,冷着一張臉,對懷仁愛答不理,擺明了是不情願這樁婚事,就差點把退婚寫到臉上了。

這幾年兩派也沒有再提這門婚事,似乎已經默認悔婚了。

知道這事之後,懷仁一度以為自己也屬於主角命格的人。

高興的幾晚沒有睡着覺,奈何女方遲遲不來上門退婚打臉,這主角的待遇總是差了點意思。

「前輩,前輩。」

肖玄的呼喊,驚醒了陷入回憶的懷仁。

看到懷仁的沉思的樣子,肖玄心中暗嘆,這位前輩也是一位有故事的人啊!

「前輩,此次駕臨我肖家是?」

「肖家主,明說了吧,我是送師上門,聽到令郎的遭遇,我感觸良多,我想收下令郎這個徒弟,不知肖家主意下如何。」

「收徒。」

肖玄驚訝的看着懷仁。

「是的。」懷仁含笑點頭。

「前輩可知炎兒的情況。」肖玄驚異的問道。

「略有耳聞,所以我想見見令郎,看是否有辦法解決令郎的病症,重新讓令郎踏入修鍊之道。」

懷仁一臉我為你兒子着想的樣子。

「好好,前輩你稍等,我這就喚炎兒過來。」

肖玄大喜,也不知道肖家是撞了什麼大運,竟然有宗師強者親自登門。

至於懷仁是別有用心,肖玄沒有想過,肖家的這點家業可不值得宗師武者親自登門算計肖家。

不一會兒,一位挺拔的黑衣少年走入大廳之中,對着肖玄行了一禮。

「父親,你找我。」

「炎兒,快來見過這位,前輩。」

肖戰有些尷尬,聊了這麼久還不知道懷仁的稱呼。

從肖炎進入大廳,懷仁的眼神就沒有離開過肖炎的身上。

面容有些稚嫩,可是已經初見崢嶸,身體挺拔,平靜的面色眼中透露着自信。

怎麼看也不像是被退婚,修為又無法增長的頹廢模樣。

除非……

牧宇掃了一眼肖炎的手掌,一枚漆黑的戒指戴在其右手之上。

懷仁心中有所明悟,看樣子這位主角已經覺醒了金手指老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