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主角黎笙沈休辭
主角黎笙沈休辭 連載中

主角黎笙沈休辭

來源:外網 作者:重生嬌寵:全能狂妻颯爆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重生嬌寵:全能狂妻颯爆了!

名震四方的全能女戰神,一朝身死,重生為軟弱可欺受氣包!前有渣爹,後有渣未婚夫攬着白蓮當眾悔婚!  她聲名狼藉,備受欺凌。  重生而來的黎笙不慌不忙,頂着個廢物頭銜一路開掛,據說她什麼也不會,結果——  無人超越的賽車之神是她,醫術超絕的神醫是她,名動梨園的戲台花旦是她,頂級黑客是她,征服無數強者的戰神大佬還是她!  黎笙只想復個仇,虐個渣,誰知某病嬌體弱太子爺,對她一親二抱三撲倒!  看在他命短可憐的份上,她就......勉為其難收了他。  可後來的黎笙才發現,這男人身份同樣不簡單!隨便掉的一個馬甲就是讓人望塵莫及的超級大佬!  至於傳說中的短命?呸,分明就是禍害遺千年!展開

《主角黎笙沈休辭》章節試讀:

「噗通――」
四面江水,冰冷刺骨。
黎笙猛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沉在水底,窒息感襲來,胸腔憋得快要爆炸!
怎麼回事,她不是已經死了嗎,為什麼會出現在水裡?
沒有思考的時間,黎笙奮起往上游。幸而這水沒有想像中那麼深,很快,她破水而出。
岸邊,數十雙眼睛齊齊盯着她,帶着明顯的震驚。
「她怎麼上來了?她不是不會游泳的嗎?」
「見鬼,把她按下去,再給她一點教訓!」
一群光鮮亮麗的男男女女伸出手,準備強行將黎笙摁回水裡。
黎笙眸光一冷,從水中一躍而起,然後她長腿一掃,離她最近的幾個人全都被踹進了江水中!
水花四濺!
一群人還想懲戒她的人全都看傻了眼!
這草包……怎麼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
黎笙清冷銳利的視線緩緩掃過這些人的臉,沉聲問:「你們是誰?」
話一出口,她覺得不對勁。
這不是她的聲音!
而且,她明明記得自己已經死了!在執行絕密任務的途中,計劃泄露,她中了敵人的埋伏,九死一生突出重圍,卻在狹窄陰暗的巷口,被人注射了一支即刻斃命的神經毒素!
到死她都不知道泄露計劃的叛徒是誰!
到死她都不知道那個趁她重傷無聲無息靠近,在她頸脖上注射神經毒素的黑色身影是誰!
可現在……她卻還活着?
黎笙眼裡閃過一絲絲茫然。
冷風中,她單薄的身形搖搖欲墜,剛剛那溺水的痛苦不斷湧來,黎笙眼前一黑,暈死過去。
…………
瀰漫著消毒水味的特護病房裡,兩個嗑瓜子的護工正在看牆上的電視,結果畫面突然一變,電視里插播進一條最新訊息。
【古都黎家大小姐,女承父業立下赫赫戰功,接連創下不敗神話的女戰神黎笙,於昨夜犯下投敵大罪,目前已認罪伏誅!】
【從此後,古都再無黎家!】
「嘖嘖。」其中一個護工呸出嘴裏的瓜子皮,滿臉不屑道:「死了好,這投敵的黎家本就沒一個好東西!」
另外一個護工接過話茬,指着身後的病床抿嘴偷笑:「話說回來,我們身邊這位倒是也叫黎笙呢,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草包加啞巴!」
「啞巴好,啞巴才不敢告我們的狀呢。」
病床上,昏睡中的黎笙睫毛微顫。  
夢境里,那些被壓在記憶深處的畫面一幕幕重現。大火燒紅了半邊天,女人聲嘶力竭的呼喊,字字泣血――
「阿黎,永遠要記住,你是古都黎家唯一的血脈!我們黎家世代功勛,錚錚鐵骨,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從來都問心無愧!」
「阿黎,你要活下去,為黎家、為你父親洗刷冤屈!為黎家枉死的英魂討還公道!」
「阿黎,快逃,快逃……」
凄厲又絕望的喊聲漸漸被火光吞噬,女人溫柔美麗的面龐消失在大火中。
「母親!」
黎笙猛地坐起身來,眼前沒有灼人的火焰,她身處乾淨明亮的病房中。
正對面的電視機上,還在循環插播着古都黎家覆滅的新聞,以及……她投敵叛變的滔天罪名。
可笑,簡直可笑!
黎笙忽然笑出聲,單薄的肩頭不斷顫抖,笑着笑着,血淚浮現在眼眶中,卻被她生生憋了回去。
不哭。
那些欺我、辱我、害我之人,你們都記住了――
我黎笙就算在地獄裏,也一定會殺回去,為我黎家滿門血債,討一個公道!
無比駭人的肅殺之氣瀰漫在病房中,兩個護工齊齊一激靈,回頭見黎笙布滿仇恨猩紅一片的眼,當即嚇得不輕。
只一瞬,氣息收斂,黎笙雙眸清明,臉色平靜。
護工們輕拍胸口,鬆了一口氣:原來是眼花看錯了啊……
就在這時,病房門吱呀一聲。
一個坐着輪椅的少女和兩個簇擁着她的男人走了進來。
護工們立刻躬身,和對黎笙的怠慢不同,態度恭敬又諂媚道:「小姐,您來啦?」
少女點點頭,卻在看見病床上坐起的黎笙時,眼眸中閃過一絲驚訝,但她很快掩了下去,只滿臉擔憂地問道:「阿黎,你還好嗎?」
在見到少女的那一瞬,黎笙頭疼欲裂,腦海中瞬間多出了許許多多原不屬於她的記憶。
這記憶承載着太多的委屈和不甘,鋪天蓋地,席捲而來!
黎笙感覺到自己的心臟一陣陣鈍痛,其中裹挾着濃烈的憤怒,久久不能平息。
這一刻,黎笙才知道自己重生在了一個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
女孩也叫黎笙,本是遙洲城黎家的掌上明珠,最最受寵的小女兒。一切痛苦都源自於黎笙十歲時,其父黎佑昌帶回來一個和她同齡的女孩兒,江楚楚。
江楚楚是黎佑昌至交好友的遺孤,據說這位好友是為救他而死,出於愧疚,黎佑昌對江楚楚百般呵護,把她當做親女兒來看待。
悲劇也就從這個時候開始。
江楚楚會演戲,從小到大,她總能利用自己單純無害的外表和黎佑昌因愧疚對她的偏頗,一點點霸佔黎笙的一切。
黎笙的房間要拱手相讓,她喜歡的衣服首飾也要讓江楚楚先挑,就連她的未婚夫也視江楚楚如珠如寶。
但凡她反抗,身邊總有無數道聲音訓斥她,罵她狼心狗肺,對救命恩人的遺孤薄情寡義!
就連自己三個哥哥和父親黎佑昌也一次次站在江楚楚那邊。
最嚴重的一次,是江楚楚誣陷她在學校偷了別人的東西,黎佑昌不聽她的辯解,直接請家法,打得黎笙一個月不能起身。
她徹底心寒。從此不愛說話,不愛和人交集,學習也一落千丈,還被人冠了個啞巴和草包的名聲。
直到昨天晚上,在黎笙十九歲生日宴上,她親眼撞破江楚楚和她自小定下娃娃親的未婚夫相擁親吻!
她失控上前質問這對男女,卻在爭執中,江楚楚『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所有人都忙着檢查江楚楚的傷勢,急着把她送去醫院,卻沒有人知道,有個可憐的女孩兒被人按在江水裡,於十九歲生日當天,鮮活的生命終止,死於周遭劊子手那自詡正義的討伐中!
梳理完所有記憶,黎笙嘆息一聲,她輕撫着自己的心口,低聲道:「放心吧,既然我借了你的身體,那你曾經所受的委屈和不甘,我都會為你一一討還。」
這時,許久得不到回應的江楚楚推着輪椅上前,咬着唇滿臉自責道:「阿黎,你還在怪我嗎?其實我昨天跟爸爸和哥哥們解釋了你沒有推我的,可他們就是不信……」
江楚楚說得情真意切,一抬頭卻見黎笙眼底滿是譏誚――
「我有沒有推你,監控一調就清楚了,你說呢?」

《主角黎笙沈休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