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灼灼桃花千年成殤
灼灼桃花千年成殤 連載中

灼灼桃花千年成殤

來源:google 作者:赤炫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張如玉 武俠修真 赤炫

九重天的三殿下雲宸自打會走路起就曉得占仙女姐姐的便宜,長大了更加不得了,一雙桃花眼顧盼生輝間俘獲了多少芳心,真可謂是風流成性,處處留情於灼灼桃花深處初見狐族主上清離,三殿下說:美人,莫生氣,仔細容易老清離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頭都不帶轉的擦着他的身側走過第二次見面,三殿...展開

《灼灼桃花千年成殤》章節試讀:

且說雲宸回了天庭,去紫微宮見了天后。天后正撩起袖子欲擰天帝的耳朵,天帝見兒子來了,如遇救星,趕緊招呼兒子過來陪他母后說說話,自己趁機溜出去躲過一劫。

”哼,老不羞的,下次讓我逮到把你皮扒了。 ”天后憤憤地道。

這戲碼雲宸從小看到大,他這天帝老爹是個愛拈花惹草的,子承父業,別的不說,他在這點上倒是把他老子的能耐承了個十成十。

他忍了笑,哄了天后幾句,天后這才稍稍消氣,才想到喊他過來為的何事。

左不過又是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 ”你母后我年紀大了,怕是活不了多久了,見不到你娶妻生子我死不瞑目 ” ”我怎麼這麼命苦,攤上這麼個丈夫和這些個不孝的兒子 ”。

雲宸只靜靜地聽着,看着他母后這張保養得宜的臉,怎麼樣也看不出是活不了多久的模樣。又想到大哥去年才給她添了個公主,二哥今年初也讓她抱上了小天孫,就因為自己遲遲沒着落,連累了他兩個哥哥也落了個不孝的名字,他就頗為幸災樂禍地笑了。

天后與他說了好幾個仙家的待嫁女子,他只笑笑的半眯着眼不作回應。

天后 ”哼 ”了一聲,保養得宜的玉手往白玉桌一拍,說道: ”這是什麼個意思,當你老娘跟你耍嘴皮子玩是吧。你今日不給我個說法,我讓畢方鳥將你拘在臨華宮一月不許出去。 ”

見天后急了眼,雲宸這才端坐起上半身,又露出他那張溫雅的笑臉: ”母后,我已有心上人。 ”

話說了一半,剩下的又不說了,天后急得連聲追問,他只神秘一笑,又顧左右而言他,又誇了他母后近日皮膚緊緻了許多,連那廣寒宮的嫦娥仙子都要自愧不如,直把天后哄得找不着北,也忘了追問他的心上人是誰家女子。

從紫微宮出來,他覺得臉都要笑僵了,揉了揉臉,忽然想到了一個人,也是好久沒去她那兒了,今日心情大好,起了興緻去那裡喝酒。

素瑤剛想出來採集夜露,便見迎面走來了一個錦袍男子,靛藍色的緞面,金線滾邊,月光一照,似波瀾瀚海,芒光熠熠。

素瑤原是瑤池一白荷仙子,只因愛上不該愛的人,心傷之下自請入凡間守護一方清荷,不想再留在天庭與那人有所交集。

她住在昆崙山下的一個小山頭,山下的池裡栽了無邊無際的清荷,這個時節,荷花還未盛開,含着尖尖的花苞,亭亭玉立,清香已隱隱可聞。

雲宸便是嗅着這宜人的荷花香沐着夜露來到她的院落前。說是院落,其實就是個小木屋,圍了交錯的籬笆,籬笆上爬滿了青藤,開了幾朵不知名的小黃花,因主人打理得好,倒也頗為雅緻。

見來人,她柔和一笑,福身道: ”三殿下。 ”

雲宸溫雅一笑,往院落里的藤椅一坐,挑眉說道: ”素瑤,你喚我什麼? ”

聞言,她又溫和的笑笑,從善如流地喚他 ”雲宸 ”。回屋把玉瓶放下,端了酒壺和兩個酒杯走出來。

他只淺淺一嗅,便知道是桑落酒,情意綿綿地看着她笑道: ”還是你知我。 ”

素瑤還是淡淡的淺笑: ”你喜歡便好。 ”

他嘴角一勾,桃花眼彎成月牙: ”你釀的酒,就是毒藥,我也喜歡。 ”

三殿下說起情話都是信手拈來,連腹稿都不用打。

素瑤溫柔地淺笑,並不將他的話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