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從向始皇獻地圖開始
諸天:從向始皇獻地圖開始 連載中

諸天:從向始皇獻地圖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張大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嬴政 易青

易青穿越異世秦朝,覺醒大秦無雙簽到系統,並在秦皇壽宴上,獻上了高精度世界地圖……千古一帝獲得了世界地圖,看到了浩瀚的天下版圖,會發生什麼?北擊匈奴,西滅西羌,通過南亞次大陸,滅掉佔據孔雀王朝的雅利安人,兵鋒直指歐洲,最終整個世界成為大秦版圖,並開始進軍多元宇宙……展開

《諸天:從向始皇獻地圖開始》章節試讀:

「陛下,如此安排,風險很大!」王翦憂心忡忡的道。

「天下剛定,百業待興,此時大舉興兵,不是好時候……」李斯手插在小腹前,老神在在的說道。

一文一武,兩大重臣都不約而同的勸道。

嬴政背過身,沉聲道:「贏高,你覺得呢?」

易青躬身一拜,只一個字:「打!」

天下一統,**集權,在這裡,嬴政便是權勢最大的人,拍好這位老父親的馬屁比什麼都重要,至少他現在想要擺脫廢材皇子的名頭,嬴政的想法非常重要。

當前秦國朝堂,皇子中基本以扶蘇為尊,獲得諸多朝臣的支持,有雛龍之資,而胡亥有趙高這位老師的支持,算是排位第二,至於他贏高、將閭之流,實在太不顯眼,運氣好能富貴一生,運氣不好就是荒冢埋枯骨。

所以,這個馬屁兒子,他得當!

而且得當好才行。

吱呀……

書房的門被打開,緊接着扶蘇走了進來。

「見過公子!」

群臣齊齊一拜,要比對易青鄭重許多。

嬴政也露出幾分笑容,對於這位皇長子,他還是很滿意的。

「父皇!」扶蘇簡單行了一禮,便迫不及待的說道:「父皇,我聽說你打算攻打肅慎、東胡一地?」

嬴政目光一垂,笑道:「怎麼?耳朵這麼靈,朕剛剛還和他們幾個討論,你就聽到消息了。」

這話意有所指,易青從中聽出了幾分不滿。

「正好你來,那就說說,這仗該不該打?」

扶蘇根本沒來的及多想,立馬回道:「不能打!」

「父皇,如今戰事剛歇,若是再打仗,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了,又有多少家庭會因此離散……」

嬴政默默的聽着,側身仰望着屋頂,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

正在這時,書房門又被打開,胡亥匆匆忙忙的沖了進來,高喊道:「父皇,父皇……聽說要打仗了,我可以去嗎?」

易青站在一旁,看着前後腳趕來的二人,截然相反的態度,要說這裡邊沒鬼,打死他都不信。

他目光透過屏風,似乎看到了站在殿外的那人……

「這趙高,好手段……」

這裡邊的關竅,不算不複雜,稍稍一想就知道是誰在暗中發力。趙高身為中車府令,嬴政的跟前人,很多時候是有極大便利的,至少嬴政怎麼想,他心裏還是能猜到一二的。

「胡亥,你怎麼也想打仗啊?」嬴政眼裡帶着幾分笑意,仔細打量了一下胡亥,顯出幾分滿意的神色。

「額,這個……」胡亥頓時啞巴了,剛剛那話都是趙高教他說的,後邊怎麼應對,就得他自己來做了。

不過,這傢伙也聰明,目光瞥了易青一下,說道:「那日十六哥說的對,身為父皇的兒子,當胸懷廣闊天下,如今之大秦是父皇打下來的,作為兒子,自當要守住它,壯大它,才能不墮父皇威嚴。」

「胡亥,你……」扶蘇剛想說什麼就被嬴政打斷。

「好了,朕意已決。無需多說!」

這一刻,嬴政展現出了帝皇獨斷的一面:「蒙恬,回去整軍吧!」

「末將遵令!」蒙恬二話不說,接下了君令。

作為嬴政自小的玩伴,他是無條件支持嬴政的。

「父皇!」

扶蘇還想再勸,但嬴政卻背着身徑直離開,根本沒給他機會說。

易青見狀,也沒有多說,深深看了胡亥一眼,緊隨着蒙恬離去。

……

書房外,趙高小跑着跟在嬴政身後,誠惶誠恐的解釋道:「陛下,都是奴才的錯,剛剛兩位公子,沒攔住他們。」

「進來就進來,攔着幹什麼?正好讓朕聽聽他們的想法。」

「是是……」趙高連連點頭,緊接着又道:「那陛下覺得公子們怎麼樣?」

嬴政突然頓住,站在長廊上,看着與蒙恬一同向宮外走去的易青,長嘆一聲道:「贏高,很不錯!朕很喜歡……」

趙高臉色微變,但立馬掩飾了過去,笑的應道:「十六公子變化頗大,有楚莊王之風。」

「一鳴驚人……」嬴政笑了一聲,又道:「胡亥也不錯,知朕心意。」

……

「公子高,你跟着我幹什麼?」蒙恬有些不自在的問道。

「蒙叔別誤會,就是有事想求蒙叔。」易青笑眯眯的道。

「什麼事,說來聽聽!」

易青搓了搓手,訕笑道:「沒什麼,就是想跟跟蒙叔打聽一下武學之道。」

「武學?」蒙恬兩根粗眉毛頓時擠在了一塊,瞪着大眼問道:「你想學武?」

「不不不,那不行……」他立馬頭甩的跟個撥浪鼓一樣。

「我說你小子是不是傻了,皇家之人,不能修行,我要是教你學武,陛下會活劈了我的。」

「皇家之人不能修行?」易青頓時蒙了,他還真不知道,贏高的記憶中也沒有這方面的情況。

「怎麼?你不知道?」

「不知道!」易青老老實實的承認了。

蒙恬嘆了一聲,邊走便說道:「陛下年幼質趙,師從一位劍道高手,到了回歸秦國之時,已是天下一等一的劍客,在歸秦途中,一劍縱橫三萬里,各路殺手阻截,直到殺的各方膽寒,無人再敢阻攔,這才提着一柄滴血的劍,跨進了咸陽城門。」

「父皇這麼厲害?」易青更加震驚了。

「你以為呢,當年連我都不是陛下對手,只不過最後陛下登上了秦王之位,才不得不自廢武功,否則當年荊軻如何敢有行刺之心,恐怕還未近身便要被陛下護體劍氣所斬。」

「無法修鍊……」易青喃喃自語,問道:「究竟是為什麼?」

蒙恬回道:「此事說來複雜,還得從武王伐紂之時開始說起,數萬年前,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商湯滅夏,承襲人皇之位……」

「等等……」易青一臉懵逼的打斷了蒙恬,問道:「數萬年前商湯滅夏?」

這他娘的怎麼變成了玄幻劇情了?

「屁話,這不是常識嗎?你小子這些年當真是渾渾噩噩過來的,連這三歲小兒都知道的事你居然不知道?」

蒙恬罵了一句,繼續道:「商朝統治天下數萬年,每一任人皇都在位數千年之久,直至紂王瀆神,引來神罰,最終人皇失位,武王取天下,自命天子,從此,世間再無人皇,只有天子,天子不得修行,便是神定下的法則,觸之則薨!」

得!九年義務教育歷史白學了。

易青心中一陣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