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從西遊獲得神級系統
諸天:從西遊獲得神級系統 連載中

諸天:從西遊獲得神級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大道混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大道混沌 奇幻玄幻 江路

穿越在諸天,打卡西遊名場面,仙劍三收徒雲霆,不染紅塵些子穢,喜伴神僧殺妖行世界遂分為……洪荒西遊開始,仙劍三,誅仙等不聖母,心之所欲,意之所向,皆為虛妄,人生無常,世事變遷,唯適者生存,我為人族,殺妖修鍊,它為妖族,取人為食,天地至極,遵循自然展開

《諸天:從西遊獲得神級系統》章節試讀:

「不染紅塵些子穢 。喜伴神僧上玉山。」

江路從蒲團上起了身來,站在禪房內思考,是等着唐王李世民上門給本尊送寶貝,準備直接躺贏。

還是自己出去學着鬥氣少年模樣,英勇的和觀音、惠岸二人對抗,突然聽到了系統的打卡提示,連忙說道「打卡」,生怕錯過了選擇。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貧僧窮!」

「來,來,來,南海觀世音菩薩,三年之約!」

【叮:檢測到:化生寺觸發神級系統之打卡選擇。】

【溫馨提示:神級簽到和神級打卡不衝突,系統會默認為宿主每日簽到,消耗道韻,具現物品,可在系統光幕極空間中查看所得。】

【化生寺「佛韻」已消耗,宿主可前去符合道韻之地觸發打卡選擇,解鎖更多成就。】

「打卡。」

【選擇一:揭露二人真相,具體作用選擇後可知。】

【選擇二:三光神水一滴,具體作用選擇後可知。】

【選擇三:未知獎勵(需要自掏777兩白銀購買),具體作用選擇後可知。】

江路打卡成功,解鎖了還是這樣的選擇,只說了大概的,但是獎勵什麼,估計要選擇之後才能了解到。

「第一個是揭露二人真相,這個呢,估計揭露了對自己,也並沒有什麼好處。估計,就算有獎勵,但是卻反而不美,恐會引起他們的注意。」

「第二個是三光神水一滴,這個三光神水可是「雙面刃」的保命手段不過他有「混元無極造化功」此物就算獲得,也是錦上添花。」

日光神水:消磨血精骨肉

月光神水:腐蝕元神魂魄

星光神水:吞解真靈識念

但是,金色的日光神水、銀色的月光神水、紫色的星光神水一旦合三為一,那麼便是第一治療聖葯,可以解除一切諸毒,克一切所謂的「無藥可救」的毒。還可以治療一切傷口和疾病。甚至能肉白骨,活死人。

「第三個是要自己掏真金白銀購買,難不成有什麼契機?反正李世民這個虔誠的佛門工具人在這裡,也不用我來掏錢,不如讓他買下送予自己,就算他嫌太貴不買,自己也是可以購買的,都是修行了,那些凡俗金銀,對江路來說已經沒有太大的作用,但是能夠讓李二花錢,為什麼要自己掏呢。」

理清了思緒後,他選擇了第三項選擇。

出了禪房,正緩步走來,突然叫賣的聲音,貌似又提高了不少。

「這着了我的袈裟。

「不染紅塵些子穢,喜伴神僧上玉山。」

有寶貝賣了哦!,寶貝不貴,袈裟5000兩,錫杖2000兩。」

「既然如此有緣,那陛下,還請幫貧僧買下吧!」

唐王本來是不想購買的,價格有些貴了,但見到了,江路的出現,他又改變了主意,既然對方說要買,那他就送他個人情好了,畢竟他剛剛確實也是在禪房裡,看見了菩薩的身影的江路。

「觀音菩薩和惠岸使者的眼神對了一對,和尚既然這麼有緣,我就將這袈裟和錫杖送於你吧!」

「阿彌陀佛,要不得,要不得,寶物豈可蒙塵,佛寶豈可輕賤!」

江路看唐王的侍從已經把錢送過來了,他自己也從系統空間里拿出了自己的777兩銀票,裝作從衣服里拿出來的樣子並添加了上去,湊成四七(7777)之數,就趕緊的塞給了惠岸使者,並立馬的,從兩人手中「接」過物品。

「那兩個和尚,感覺江路,動作這麼快的嗎?」本來就是給你的,也不需要花錢,但你,堅持要給,那就收了吧,主要觀音菩薩,還想要裝逼呢!」

【叮:檢測到:化生寺觸發神級系統之打卡任務完成。】

【叮:正在匹配方案…解鎖權限化生寺信仰之力…解鎖權限水陸法會功德之力…解鎖權限大唐王朝氣運之力…解鎖權限觀世音菩薩氣運之力…解鎖權限惠岸使者氣運之力…凈化能量…折算獎勵具現物品。】

【溫馨提示:認可宿主的人氣運和信仰將無情收割99.99%,不殺生無業力命格不改(簡單來說就是沒有好運,也沒有壞運,只要他保持有0.001%),五年後自然可恢復,並可再次收割認可韭菜】

【您獲得了,大道功法「混元無極造化功」。】

【溫馨提示:宿主修行的是大道功法,混元造化無極功,且修為同步功法,修至大成,可達大道境界,更可領悟三千大道,隨着修為的增加,所需要的能量更是,周天星辰,不計其數,西遊時代天地靈氣,以日漸稀薄,天清氣下降,地濁氣上升,洪荒天地,殺戮不斷,量劫瀰漫,西遊時代已來臨。】

【叮:您的功法同步當前境界修為中…同步失敗……您已降級……正在匹配方案……給宿主靈氣罐體升……解鎖天道……地道……人道本源為宿主填補境界】

【叮:您獲得了天道地道人道50000萬億本源升級。】

【叮:您已突破人仙初期。】

【叮:您獲得了混沌碎片+1,每升級仙境之上一個境界獎勵混沌碎片一個。】

「南海觀世音菩薩帶着惠岸使者上天了!」

「菩薩,菩薩,菩薩,觀世音菩薩,那是惠安使者,陛下快拜,快拜啊!,江路在一旁聽着,果真就感覺是傳銷,現場感覺!而且蕭瑀宰相,肯定是收到什麼好處,不然你怎麼會那麼殷勤,所有的大臣都沒講什麼話,你又是那麼熱情,能讓他出去看袈裟,看到了菩薩還知道了惠岸使者。沒有好處誰能相信。」

「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果然是糟老頭子壞的很,這麼多人就你會表現!」

「演吧,繼續演戲。」

觀音見眾人虔誠地向自己朝拜,十分滿意,卻忽然見到江路,事不關己事的袖手站着,微微皺眉。

「但是,西遊大業更加重要!」

江路,看觀音的目光朝自己注視而來,只微微行了一禮,如果是原來的玄奘,一定會說:「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在上,請受弟子,玄奘一拜!」,心裏正是這樣想到,可是他才不會這樣說,雙手合十婉約路人一般的存在。

觀音菩薩開口道:「禮上大唐君,西方有妙文。程途十萬八千里,大乘盡殷勤。此經回上國,能超鬼出群。若有肯去者,求正果金身。」

江路看着觀世音菩薩在天空中不急不緩的說道,「真是好一個羨慕嫉妒啊,這麼帥氣的我,居然要成為你的陪襯,蒼天真是不公,怎麼會有你這樣的裝逼范。」

觀世音菩薩說完了一首詩,便從他的凈水瓶中,抽出了空心楊柳,使出了他的經典動作,歡迎歡迎一下,灑落幾滴雨珠,整個長安城就雪花飄飄,六月飛雪,好一個,好一個,沉冤得雪。

雪花飄落,皓皓漫地。純潔的雪、晶瑩的花一朵朵一串串灑落雲彩,素白、晶透、銀裝。

那個大臣又開始作了,對着陛下說道。「陛下,你快看瑞雪兆吉啊,天空呈現一片光芒,這,這是,這是佛祖,保佑我們大唐,千秋萬代,光明啊!」

佛音渺渺之間,觀音菩薩駕着祥雲漸行漸遠,萬丈金光也逐漸消散。

「哪有什麼千秋萬代,歷史上多少王朝更替,能活幾百年的少之又少,至少富不過三朝,王朝嘛,就開始出現了隱患,隨時都可能凋零。讀的是什麼聖賢書,信仰很重要,但是啊,不能一味的去盲從。」

話說觀音退卻後,唐王對着水陸法會的和尚說道。

「我欲差人去取大乘經,重修善果,誰肯領朕旨意,上西天,拜佛求經!」

台下一千二百名高僧雙手合十,阿彌陀佛,不敢回答。

江路見此,古人多數如此,畢竟要長途跋涉,試問,如果不是災荒年代,有誰會遠離家鄉去到遠方,而且還要被妖魔吃毒蟲咬。

人們經常說道:他鄉容納不下靈魂,故鄉安置不了肉身。每個人都想要實現我們自己的自身價值,都想到好的地方去發展,可是,現實和理想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都是辛酸苦辣。只有自己去體會一下,才能知道做好事業,是多麽的難,自己孤身漂泊在外,是寂寞難耐的。

「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古人是不能回家,今天是能回家卻不回家。在異鄉已經成家立業,我的家鄉不是妻兒的家鄉,他們不認同我的家鄉是他們的家鄉。

在家鄉的認知上,他們與我不同。若跟我回家,我的家鄉又變成了她們的異鄉。一年到頭回家鄉一回,他們有種種的不適應,而我也有些許不適。這就是有家鄉卻不能回鄉的煩惱。

現代人與古代人對家鄉的認知是不同的。

現代人,對故鄉的觀念越來越淡薄了,他們認為在哪裡出生的就是哪裡人,很少有人去尋根問祖了。

古代人,「夫唱婦隨」,認為丈夫的家鄉就是自己的家鄉。今天的人,似乎多數人都不同意這個觀點。「一輩親,兩輩遠。」多數人心裏已經沒有原籍觀念了,他們認為在哪裡出生的就是哪裡人,出生和生活的地方就是他們的家。

「系統,系統,我去西天取經有沒有獎勵。」

【叮:並沒有獎勵,你在想啥子吃,沒事不要打擾本系統】

江路「……」

貧僧不才,願與陛下求取真經,一個帥氣無比的和尚說道。

「系統不幫我,打不過就加入!」

今日的整個長安城都無比的熱鬧,無數的百姓,不只是長安城境內,還有許多人,不遠千里的趕來長安城,觀看水陸大會的盛況。最近這些日子,長安城無比熱鬧,短短几個月的時間,一個接一個震動天下的消息接連不斷。

佛門南海觀世音菩薩顯靈。

天空中落下涇河龍王龍頭。

唐皇李世民死而復生。

……

水陸法會上玄奘法師西行取經,通傳天下。

尋常數十年難得一見的景象,短短几個月的時間,長安城是頭條堆的出現了,其中都跟江路有關。

不染紅塵些子穢,喜伴神僧上玉山。

「法師果然不怕程途遙遠,跋涉山川,為我大唐求取真經,朕願與你皆為兄弟。」

江路可不敢與皇帝做兄弟,殊不知他的親兄弟是何等兔死狐悲,血肉相殘,也不能說他做錯了,畢竟他也只想活着,沒有人可以批判別人對生命的追求,因為這是天地至極,也是自然法則。

江路,倒是覺得,正如他這一股子的狠勁,才成就了大唐的天可汗!

「陛下,我等出家之人,需要明悟紅塵,可卻不知如何走過紅塵,還是莫說這話了,陛下您是一國之君,可給西天取經「聖佛使者」之稱就好。」

唐王「……」(一點面子都不給我留,你讓我說什麼可好。)

「玄奘法師,此去山高水長,寧戀本鄉一捻土,莫爾她鄉萬兩金。」

長安城外,萬人空巷,絡繹不絕的人為西行取經的玄奘法師送行,李世民端着一杯素酒,從地上抓了少許黃土,撒入酒杯中,對江路說道。

江路沒有接過李世民手中的酒杯,卻拿了李世民身旁侍衛那杯「不染凡塵」的酒,鄭重其事,一飲而盡,。

將酒杯放到侍衛手拖的盤子上,道:「陛下安得廣廈千萬間,大批天下寒士俱歡顏」。

李世民對於江路的操作有些懵逼,「你說的是好聽,可你怎麼不喝我給的那杯酒,反喝了我的酒,是有毒還是不想吃土,可是你不吃的話,難道讓我吃土嗎?」

不待李世民多想,江路反手抓起了一把土放他杯子里說,此去西行,與陛下分別,還望陛下保重龍體,這杯酒,還請陛下飲用。

想來也不能,加害他的性命,他可是個「知恩土報」的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桀桀桀!

李世民擔心的是此去西行,他的心智會被改變,現在看來,他也明白自己的意思,唐王看着一杯子摻雜着酒的土陷入了沉思。

別過了李世民之後,江路跟着回頭掃了一眼,無數的百姓和僧眾為自己送行,顯然是前幾日水陸法會上觀音菩薩臨凡,自己西行取經的重任這件事情已經傳遍天下,這些人都自發性的來恭送自己。

「使者此去,何時可歸啊?」李世民站在城關揮舞着手臂高聲問道。

「快則三年,慢則五年。貧僧自當歸來。」騎在高頭大馬上,唐三藏信口胡扯八道。

此去靈山路途遙遠,三五年怎麼可能回來.....

但此時的玄奘可不是之前那個磨磨卿卿,當婊子還要立牌坊的老聖母,什麼時候回來還不是他自己說了算?

隱藏在雲層之中的觀音菩薩,和惠岸使者緩緩道來:「不錯,不愧是我佛門弟子,本座可安心回西天復命了。」

說罷,便和惠岸使者去往了五行山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