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為王(書號:5107)
諸天為王(書號:5107) 連載中

諸天為王(書號:5107)

來源:google 作者:蕭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夫人 蕭白

簡介:佛陀一念可填海,仙魔一拳鎮山河,諸皇只手摘星辰,萬聖彈指定乾坤蕭白大吼:「我有系統與之爭鋒,都特么跪下!」諸皇萬聖淚流滿面,滿天神佛跪倒一片展開

《諸天為王(書號:5107)》章節試讀:

「小子,這貓多少錢,賣給我!」

與此同時,一個青年出現在蕭白面前,滿臉倨傲。

身邊帶着七八個雄壯奴僕,還有一個黑衣中年跟隨,看起來身份不同一般。

「喵!」

夢七當時就炸毛了,汗毛豎起,身子弓着,眼看就要發作。

結果被蕭白毫不猶豫的揣了一腳,頓時萎靡。

「不賣!」

看都沒看對方,蕭白果斷拒絕。

看了一眼旁邊少女露出的期盼眼神,少年當即大怒,一拍桌子,怒斥道:「我肯買你的東西,是給你臉面,不要給臉不要臉!」

「你可知道我是誰?」

「不認識,不關心,我吃飯呢,麻煩你滾遠點。」

蕭白皺着眉頭回答。

這京師里的人頭他並不熟悉。

穿越過來時間不算太久,傳承得來的記憶又是來自一個自幼幽禁在院落中的殘廢,外面的世界從書中可以了解一二,可要說認識誰,那就扯淡了。

「大膽!狗東西,竟敢罵我?我看你是活夠了!」

「給我打死他!」

少年也不是個好相與的,聽了這話,勃然大怒,一聲令下,身邊的奴僕就沖了出來,要跟蕭白動手。

「砰砰砰!」

一陣響動傳來,蕭一、蕭二從邊角沖了出來,眨眼到了跟前,毫不猶豫的動手,頃刻之間把這些奴僕打翻在地,讓他們各個受傷。

跟在少年身邊的中年高手當即皺眉出手。

蕭一跟其交手,只是十多個回合,就把那中年人打的吐血倒地。

蕭二則一把提起了少年,一雙利爪掐住對方的脖子。

「你……你是誰,你想幹什麼?放開我!快點放開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敢傷我分毫,我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蕭二沒有吭聲,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蕭白,等待蕭白的吩咐。

系統兌換的人有一個好處,就是絕對忠心,悍不畏死,哪怕他們擁有正常人的感情思維,也不會影響自身的忠誠。

「哦,什麼人?」

坐在那裡的蕭白,把桌面上的各色菜肴往夢七那裡一推,翹起二郎腿,眯着眼睛說道。

「我家主人,是當今國舅,皇后的弟弟,你敢動我家主人一根毫毛,保管你抄家滅門,全家上下雞犬不留。」

一個倒地的奴僕插嘴,亮明主人身份。

「國舅爺?皇后的弟弟?那你姐夫不就是當今聖上?」

「哼,知道就好。小子,趕緊把我放開,跪下給我磕頭認錯,否則的話……」

「丟出去。」

蕭白懶得搭理他,乾脆利落的說道。

什麼玩意,國舅?

回去問問你姐夫,看看他能不能把我怎麼地?

蕭二聽令直接把人丟了出去,把人拋出去的瞬間還踹了一腳。

一聲慘叫,這位國舅爺就飛出十米開外,摔了個狗吃屎。

「你給我等着!」

如同所有紈絝子弟一般,受了欺負總要拋下一句狠話。

彷彿留下這麼一句就能夠挽回些許面子。

隨後在奴僕的攙扶下,倉皇逃竄。

跟他一起的少女也是小臉微白的離開。

「喵,為什麼不殺了他?他竟然敢侮辱本尊,蕭白你……不,主人!你為什麼不宰了他?」

夢七在蕭白耳邊嘟囔。

回應它的是一個碩大的拳頭,打的夢七眼冒金星,腦袋一頭塞進桌上的盤子里。

猩紅的舌頭舔了一下臉頰,夢七抬起腦袋,滿臉委屈。

「吃你的東西。一個寵物,我怎麼樣有你說話的份?」

「嗚嗚!」

號稱妖族聖地陷空山出身的夢七大人,只能老實的聳拉了腦袋,半句不敢多說,低頭吃飯。

面對蕭白這個蠻不講理,偏偏拳頭很大的傢伙,夢七表示自己完全無力反抗。

蕭白沒有離開,自顧自的喝着酒。

國舅爺的動作很快,大約十多分鐘之後,外面就有大隊人馬疾馳而來。

幾十個京師順天府的捕快,合著數十個身着青衫的家奴一擁而入,包圍了山海樓的同時,衝到了蕭白的面前。

「就是他!給我抓了他回去,嚴刑拷打,竟然敢毆打本國舅,你們順天府要不砍了他的腦袋,我跟你們沒完!」

鼻青臉腫的國舅爺指着蕭白,對身旁捕快怒吼。

「小子,膽子挺肥啊,竟然敢打國舅爺,我看你是活膩了!」

「啪!」

話音才落,蕭一就給了他一巴掌,結結實實的把這捕快給抽飛。

「噌!」

數十個捕快亮出兵器,領頭一人怒斥:「你們竟敢襲擊順天府捕快,找死不成?」

「敢對我家王爺不敬,我看你們順天府的捕快是都活夠了,光這一條,把你們的腦袋砍光了都不夠,你們府尹大人的烏紗帽我看也是戴不穩了!」

皇帝委派到平陽王府的護衛統領,同時趕到,當即插腔。

隨即走到蕭白身邊,抱拳躬身請安,口呼王爺,隨後才目光冷峻的看向已然惴惴不安的順天府捕快們。

不同於那位茫然無知、滿臉懵逼的國舅爺,順天府的這些個捕快消息最為靈通,金鑾殿上的事情雖然封口,卻瞞不住他們這些府尹身邊的地頭蛇。

為了以防萬一,府尹大人也曾透露一二。

平陽王府那位王爺所作所為讓人顫慄啊!

只是沒想到,竟然是這麼年輕一位主……

「噗通!噗通!」

領頭的雙腿一軟,帶隊跪了一地。

同時心中暗自把國舅爺一家上下都給問候了一遍。

本以為跟着這位紈絝子弟辦事,不但能夠得到賞賜,還能跟國舅府邸積攢些人情,哪曾想這位國舅爺的對頭,竟然是這位平陽王。

尼瑪,國舅爺,您這腦子讓驢給踢了?

這大爺,皇上見了都沒辦法,您這一閑散國舅,招惹他?這不是找死嗎?

「什麼平陽王,根本就沒聽說過!狗屁的王爺。」

「就算是個王爵又怎麼樣?大齊王朝的王爺根本就不值錢,宗室的王爺沒有上千也有幾百,外地來的破郡王有什麼了不起的!」

「能跟我姐姐比嗎?她可是皇后。」

「竟然敢打我?我看你是活夠了,信不信我姐姐只需要一句話,就能免了你的王爵,讓你充軍塞外。」

國舅爺不明所以,把蕭白當成了外地來的宗室藩王,並不放在眼中。

如他所說,大齊王朝王爺多了去了,皇后卻只有一個,這種王爺的含金量真跟皇后沒的比。

「不信。」

原本以為蕭白聽了這話,必定服軟,卻沒想到蕭白壓根就沒當回事。

讓國舅爺的臉漲得通紅,指着蕭白楞生生說不出一句話。

尼瑪,能不能聊天了?

皇后你都不放在眼裡?

你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你……」

這位國舅爺還想再說,幾個捕快嚇得魂都飛了,趕忙起身,捂住小侯爺的嘴巴。

再讓他說下去可怎麼得了?

平陽王要惱羞成怒把他給宰了,皇帝奈何不了平陽王,還不讓他們這些人統統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