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武神
諸天武神 連載中

諸天武神

來源:google 作者:蕭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蕭若寒 蕭逸

形意拳宗師蕭逸魂穿異界在這個武者橫行的世界,蕭逸得逆天武魂,開啟了一段碾壓當世無數天才,成就魂帝武神的強者之路粉碎天地,打破蒼穹,凌駕諸天萬界...展開

《諸天武神》章節試讀:

  在幻影之中,還冒着熊熊火焰。

  蕭逸的掌中,竟虎虎生風,彷彿出現了一聲虎嘯山林之音,『吼』!

  「這……」

  族人們驚駭至極,在他們眼中,蕭逸再次變了,變為了一頭猛虎。

  猛虎下山,勢大力沉。

  一掌出,如震嘯山林,地動山搖。

  「轟」的一聲,蕭子木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蕭逸一掌震飛。

  結合了武魂力量的形意五絕,威力強悍如斯。

  『噗』,蕭子木口吐鮮血,直飛台下。

  當他跌落地面時,已經徹底暈厥過去,背後衣衫盡碎。

  眼尖的族人們明顯可以看到,在他的後背上,正有一個醒目的,被火燒嚴重灼燒的掌印。

  「排名前五的蕭子木,竟然敗了?」

  「而且蕭逸僅僅出了兩招,這是完勝吧?」

  族人們的表情已經不能用驚訝來形容了,而是震驚,震驚到極點那種。

  角落邊緣,三長老蕭重流下了一滴老淚,「好,很好,逸兒,你終於長大了。」

  當初他只是受家主支托照顧蕭逸,可是家主失蹤多年未回,蕭逸是他一手養大的,他早已將蕭逸視如己出。

  這些年來,他一邊要忙着家族裡的大小事務,一般要應付五長老等人的暗中為難,一邊又對蕭逸百般憂心,要為蕭逸的長大後的日子操勞。

  偏偏以前的蕭逸是個性格窩囊,又覺醒了廢武魂的人。

  誰能知道,他這些年來承受着多少的壓力,為蕭逸操碎了多少的心。

  另一邊,五長老『咔』的一聲,將手中的茶杯一把捏碎,臉上儘是陰寒和憤怒。

  蕭若寒也是臉色如霜,「小廢物何時變得如此厲害了?該死!」

  比武台上,蕭逸負手而立,淡淡地看向其他子弟,道,「還有誰要上台和我切磋一番?」

  裁判看了一眼,見沒人應答,高聲宣佈道,「此戰,少家主,蕭逸勝。」

  裁判竟連稱謂都改了,主動稱呼一聲少家主。

  要知道,在蕭家已經很多年沒有人願意以這樣的尊稱叫蕭逸了。

  這時,三長老站了起來,高聲道,「眾位長老,該是開啟紫雲洞的時候了,我們走吧。」

  「是。」眾長老齊聲應答。

  紫雲洞,位於蕭家宅邸最深處,常年有家族強者坐鎮,外人休想進入。

  哪怕是蕭家子弟,平日也無法靠近。

  在距離紫雲洞還有一段距離時,所有族人,乃至長老和執事都停下了腳步,只有獲得修鍊名額子弟才能繼續前進。

  蕭逸、蕭若寒、蕭子木、蕭壯等十人,在族人們帶着希冀和充滿希望的目光之下,一步一步走着。

  他們,代表着蕭家年輕一代最出色的子弟;他們,將是未來扛起蕭家大梁的武者。

  所有族人都暗暗祝福着,希望他們能在紫雲洞內能有所收穫。

  除了一人,五長老。

  那掩飾得極深的惡毒目光,正緊緊地盯着蕭逸的後背。

  「小廢物,今天倒是出了我意料了。看來是時候要將徹底將你從蕭家抹去了。」

  五長老早有一連竄的惡毒計劃。

  另一邊,與蕭逸和其他子弟一同前進的蕭若寒,也是斜眼看了蕭逸一眼,心中暗暗得意。

  「哼,今日讓你一鳴驚人又如何。我踏入凡境七重已久,馬上就能突破凡境八重,在紫雲洞修鍊十日,很有機會突破到後天境,到時候,你的死期便到了。」

  紫雲洞三年開啟一次,每一次,進去修鍊的家族子弟都會修為大增,連跳幾重也不是不可能。

  蕭逸敏銳地捕捉到蕭若寒的眼神,更感覺到了背後如芒在刺的目光,但他沒有在意,毫不在乎地笑了笑。

  「這對陰險的父子,又在想什麼壞主意吧。」蕭逸暗道。

  若是以前的蕭逸,肯定早就被他們收拾慘了。可現在的蕭逸,只當他們是跳樑小丑罷了。

  「嗯?」蕭逸忽然頓了頓腳步,目光定格在遠處。

  那裡,有一個巨大的雕像,通體紅色,栩栩如生。

  單看外表,這似乎是一種不知名的妖獸,有些像獅子,但它更巨大,頭頂有一隻駭人的尖角,背長雙翅。

  整個蕭家上下,沒人知道這尊妖獸雕像的名字。只知道,這是百年前蕭家老祖宗放在這裡的。

  每個蕭家子弟,在覺醒武魂前,都會來這裡觀摩它。

  武者年幼時,一般都會通過觀摩各種事物,眼刻於心,心傳於神。武者對這樣物體越是有感覺,印象越深,越能覺醒出這種武魂。

  比如,常年去觀摩一根草,便覺醒出草武魂。

  常年觀摩一把劍,便覺醒出劍武魂。

  自然的,很多大家族,或者門派、宗門等等,都會準備一樣比較厲害的物品,給予年幼的子弟常年去觀摩。

  蕭家也一樣,據說,蕭家最寶貴的東西,就是這尊雕像了。

  這尊雕像的妖獸,是一隻火屬性的妖獸。

  所以,蕭家中幾乎所有人覺醒的武魂都跟火屬性有關。

  蕭逸撇了撇嘴,暗道,「若是我早個幾年穿越到這裡,或許能覺醒出這雕像刻畫的妖獸的武魂。真想看看,這隻妖獸到底是什麼東西,又有多強大。」

  恰在他有這個想法之時,身體忽然猛地一震,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油然而生。

  自己彷彿被一隻絕世凶獸盯上了一般,全身發麻,不能動彈。

  他彷彿看到了,那尊妖獸雕像銅鈴般的攝人目光,正緊緊地盯着他,意欲將他的心神吞噬。

  他感到無力,感到恐慌;他發現,在這股感覺之下,自然竟毫無反抗之力。

  忽然,他體內又是一陣躁動,冰鸞劍武魂猛地光芒大作,一股充滿了鋒利、無堅不摧的氣息籠罩了他的身體。

  在冰鸞劍的這股氣息出現後,那股危機感瞬間消退,身體也恢復了正常。

  「怎麼回事,錯覺嗎?」

  蕭逸咬了咬牙,他發現,自己後背的衣衫,竟已經被汗水打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