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諸天:俠嵐只是一個開端
諸天:俠嵐只是一個開端 連載中

諸天:俠嵐只是一個開端

來源:google 作者:氣質獃獃豬少主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寒川 夢寒生 遊戲動漫

寒川被一位錨定諸天的『無上』看重,想要成為其勢力下的一員,首先要通過祂的測試寒川是一位生而知之者,當他來到測試世界,來到這個擁有超凡力量的世界,會煽動怎樣的風雲,要知道這個世界元炁與零力的對抗從未停止過五行是這個世界的基本基調,風巽·千葉翔龍火離·炎暉降天地坤·山嶽疊巒天乾·晨曦金鋒水坎·萬川回淵更有甚者,四象開天!宏大的俠嵐術見證着鮮血與死亡!展開

《諸天:俠嵐只是一個開端》章節試讀:

俠嵐序的大門前出現了一番熱鬧的景象,一個少年手裡啃着一個包子被一群人圍在中間。

「寒川,你上午突然暈倒,嚇死我們了,你沒事了吧?」

「老師發動探知也沒有發現你身體有什麼問題,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看起來應該沒什麼問題了,老師跟我們說你是因為經常熬夜太累了,所以暈倒了。」

「得,省了我找借口了,唉,這個老師真是好心人,都幫我把借口想好了,暈倒就暈倒吧,剛好我還沒有感知到自身的元炁,就說我經常熬夜感知自己的元炁才導致自己今天暈倒的,啊,為我自己的聰明想法點個贊!」

「好啦,大家都散了吧,快上課了,謝謝大家的關心,我已經沒有大礙了。」照記憶里看來這些人平常都不搭理自己,這是想湊熱鬧呢。

不過都是十幾歲的少年,只有一會兒的熱度,聽到寒川這麼說,大家也就都散了。

寒川說完,將最後一口包子吃掉,擦了擦手,走進了俠嵐序里。

「老師,我來了。」

「是寒川啊!身體怎麼樣?感覺好點了嗎?今天下午你可以不用來的。」

「沒事了老師,我已經感覺好多了。」

「我今天使用探知給你的身體檢查了一遍並沒有問題,可能你只是太勞累了。」

「對不起老師,我一直沒有感知到自己的元炁,我太想要感知到自身的元炁了,以至於自身勞累過度,以後不會這樣了。」先穩住老師再說,寒川臉不紅心不跳的撒謊到。

「嗯,不錯,感知不到元炁沒什麼,等你參加選拔之後再去感知也沒有問題,看看你左手的印記,記住,它不會辜負你的。」

「謝謝老師,我懂了。」寒川頗為認真的回答道。

「嗯,回到你的座位去吧。」,「好,今天我們開始上課,今天主要講的是玖宮嶺的上古俠嵐與萬零之王的窮奇大戰的歷史……」

俠嵐序是在開玩笑嗎?

在俠嵐序能了解到的東西其實不多,大多數的時候老師都是給在俠嵐序上學的後補俠嵐們講故事、教他們習字、教他們訓練海東青以及適當的體能訓練。

在俠嵐序,其他的學生中,也只有家學淵源極深的幾個人才感知到了自身的元炁。像前身這樣父母雙亡,沒有靠山的小小少年想要感知自己的元炁沒有好的老師的教導和幫助是非常困難的,像前身這樣的少年在玖宮嶺還有很多,不是不想管而是抽不手來,現在的玖宮嶺與眛谷戰事成膠着狀態,不時的就會有激戰發生,而這一切的根源都是神墜。

時間一晃已經過去三個月了,寒川一直嘗試着空間給他的冥想法,不過沒什麼效果,也不可能靠冥想法來感知到自己的元炁,不過唯一的好處就是他可以快速的進入冥想狀態了,聊勝於無嘛,總歸是要練出一技之長。

「等到我感知到自己的元炁的時候,就是我爆發的時候。」寒川現在除了越來越快進入冥想狀態之外,穿越這件事帶來的的心境也越來越平靜,不復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那麼的激動、彷徨、無奈,現在的他有了目標,要好好活下去的信念充斥着他的身心。

「對於自身元炁的感知除了剛來到這個世界的前幾天,試過幾次沒有效果之後已經過去了幾個月沒有嘗試着感知自己的元炁了,現在看來,有一個數據還是很有好處的,起碼可以知道自身的狀態。」

這幾個月的時間,寒川一直在努力的融入到這個世界,其實融入這個世界很簡單,也就是三點一線:宿舍—蒸乾坤—俠嵐序,天天如此,幾個月過後,自己都覺得自己原本就是這個世界上的人,當然如果能感知到自身的元炁就更好了。

這幾天,寒川正在無聊的聽着俠嵐序里老師的催眠,突然前面兩個人的悄悄話,使得他心中一動。

不得不說一下這幾個月寒川所做的成果,可以說還不錯,他交了兩個朋友。

原身本來是沒有朋友的,和俠嵐序里的同學只是泛泛之交,而且因為從小父母就犧牲了,他活的很自卑所以才一直想要感知到自身的元炁,想要給自己點信心。

當然,現在的寒川就沒有這個顧慮了,而且俠嵐序里的同學們也沒有原身想得那麼狹隘,沒有看不起他的意思,大家都有俠嵐印記,也沒有什麼校園霸凌的存在,總之他的校園生活可以說很平靜。

很快,寒川就交到了兩個知心(沒心沒肺)的朋友,前面兩個說悄悄話的,其中一個就是。

唉,讓寒川比較羨慕的是他的這個朋友已經感知到了自己的元炁——金屬性元炁,這是一個俠嵐小隊里不可或缺的輔助手,而高深的金屬性俠嵐,甚至可以修改記憶,當時後知後覺,寒川還是一陣後怕,幸好給他探知身體的老師只是一個兩儀俠嵐,別說修改記憶就是探知記憶還差着十萬八千里呢,估計這輩子都做不到了,這也是寒川比較慶幸的一點。

當然,即使被人探知了記憶,也可能只是被別人認為是腦子壞掉了,這也是世界的認知差距。

話說俠嵐世界的人只知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俠嵐世界裏的俠嵐呢?只知道消滅零;而俠嵐世界裏的零呢,只知道附身人和消滅俠嵐。當然了,大人物都是圍繞神墜在勾心鬥角,唉,想遠了還是聽聽前面兩位同學說了什麼吧。

「玄易你聽說了嗎?易痕夕哥哥已經生成兩儀俠嵐了,他沒大我們幾歲吧。」

「切,弋痕夕算什麼?山鬼遙哥哥早就是兩儀俠嵐了……」

雖然寒川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三個月,但是確實沒有聽到過任何熟悉的俠嵐的名字除了天天見的游刃大叔(●—●)以及剛剛出生的游不動,對了,這裡不得不說一個人,住在寒川隔壁的盲人嬸嬸,就在前幾天才知道了他家的淘炁汽小兒子竟然叫歸海,好吧,到現在也只知道這三個至今沒有看到碧婷和辰月的影子……

今天一次性聽到兩個未來的高手,那真是意外收穫。

轉念一想,「我怎麼那麼傻?為什麼不問問我那兩個好朋友,失算了,失算了。」

「畢竟不是輾遲來到玖宮嶺的時間我現在對這一切都太疏忽了,竟沒有想到去了解一下鸞天殿現在的情況,只是覺得現在這個時間段沒有大事還不用太擔心,太大意了,這三個月的安逸生活,讓我忘乎所以了。」寒川心中暗暗警惕,「這個世界並不是安全的,只不過自己還小,還在其他一些正式俠嵐的保護下生活着,可是再有幾個月就到了參加選拔的年紀,如果選拔沒有通過進入退憶林……」突然一種莫名的緊張感縈繞在寒川的心裏。現在還不是放鬆的時候,在這個世界生活還有很大的威脅。」

想着想着,寒川倏然感覺自己的身體像失重一樣,思緒不斷的下沉,像是掉進了無底的黑淵,心中被黑暗充斥着,

「我這是怎麼了?」

「為什麼感覺自己的意識在慢慢的消失?」

「難道是我又要昏迷了?」

「不行,我不能失去意識,我現在有什麼辦法?」

「快想辦法脫離這種狀態,不是說俠嵐印記可以保護我不會放大自身的惡念嗎?」

「再說我哪來的惡念?難道是我不知不覺中自己也沒有察覺到?」

「不行,我要自救,有什麼辦法?趕快想,想,對了冥想法。」

瞬間,寒川穩住心緒進入冥想狀態,這一次的冥想狀態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以前的冥想狀態是進入一種靜謐的平和的一種境地。

而這次,卻是在靜謐與平和中出現了狂亂的星辰般的藍色光斑,他們就如夜空中的流星一般,轉瞬即逝。

突然,它們劃破黑暗,直直的朝着寒川的意識體湧來,「轟」一聲,砸在了寒川的意識之中。

好吧,他還是沒有躲掉暈過去的命運。隱隱約約有聲音傳來,是他的好朋友,玄易的聲音「不好了,老師,寒川又暈倒了。」

「這裡是哪裡?」

「為什麼漆黑一片?」

「我不是暈倒了嗎?」

寒川一陣沉默。

「難道我又穿越了?」

「老天爺,你不要搞我。」

他試了試發現周圍雖然漆黑一片,但是給他的感覺確實可以腳踏實地的往前走了,他的本能也驅使着他,在面前的漆黑濃霧裡不斷前行,他不知走了多久。

突然,眼前一亮,出現了一條散發著淡淡光芒的甬道,甬道周圍還是那噬人的漆黑玄色,寒川本能的走上了這條淡淡的甬道,心裏不禁一暖,驅散了久久不能平靜的心境,也使恐懼漸漸消失了,隨着甬道不知走了多久,寒川漸漸迷失在了甬道之中。

直到老死——本書完。

當然沒有!寒川不知道走了多久,來到了甬道的盡頭,一扇藍色的大門映入眼帘,他的直覺告訴他,推開這扇藍色的大門,他可能就會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