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諸天重生
諸天重生 連載中

諸天重生

來源:外網 作者:漫漫天生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漫漫天生 都市言情

「蘭姨,就這樣把他埋了,怕是有些不合適吧?」 「有什麼不合適?人都死了,自然要入土為安。」 「可……可他好歹也是雲家姑爺,如今大小姐還未回來,就這樣匆匆埋了,當真是有些不合時宜!」 「哼!姑爺?我們這姑爺居然膽大妄為,跑去非禮人家倚翠園的花魁,被人活活嚇死,這種姑爺不早點下葬還留着丟人現眼么?」 不知何時,兩道細微的討論聲慢慢傳入到了蕭奈何的耳中。 蕭奈何雙眼緩緩睜開,只覺得眼前一片漆黑,正要動身,赫然是發現全身渾然無力,四周又是密封,不知身處何處。 展開

《諸天重生》章節試讀:

報仇,只因為曾經的蕭奈何留下的因果。

因果不結,他永遠都無法超脫飛升、羽化成仙。

在重生為蕭奈何的時候,他在原主人的身體內發現兩道執念,這兩道執念留下的因果限制了本心。

一道是報答當初雲蔚雪肯收留他的恩德。

另外一道,就是要為蕭家報仇雪恨。

若不能解決這兩道執念,此時的蕭奈何本心無法突破,一生只能留在後天靈境。除非他能夠奪舍他人的身體。

但是後天靈境神魂有限,奪舍幾率極小。為此,蕭奈何必須留下來。

「這陣法到底是誰留下來的?你又怎麼會在這裡?府邸裏面雲雕又是誰?」蕭奈何思緒清晰,一個一個疑問是提了出來。

雲雕神情痛苦,指着池底的尺骨,語氣悲傷:「那具屍骨就是當日我被人奪走人臉,殘殺所留下來的。」

蕭奈何望向池底,他在追逐小南的時候,在池底裏面發現了那具白骨原來是雲雕的。

「在你入雲家不久,我便是被人殘殺。當日家族中那個人,欺騙我思悔峰上面有晶礦,帶我隨上去看。因為同是京族中人,我不疑有他。待到和他上山後,沒想到被對方背後暗算,奪去了人臉,將我沉於池底。」

雲雕談起了當日情形,表情激動,連魂魄都有些不穩。

「後來的我魂魄被困於魔陣中,從頭到尾,那些人只出現兩次。也正是因為他們的談話,我得知了這個陣法厲害!」

「那些人?」蕭奈何插了一句。

「沒錯,暗中布置陣法的不只一個人。在他們的談話中,我才知道原來在很久以前對付蕭家的時候就布置同樣一個陣法,好像是布置在蕭家一處禁地裏面。」

蕭奈何點點頭,當初蕭家大亂,所有人都來不及出手,正是因為有內奸。外人都說是因為蕭塵墮入魔道,殘害同胞,但是事實肯定不只這樣。

蕭塵當初在蕭家也只是天靈境初期,和蕭縱橫的天靈境巔峰有不小的差距。蕭塵即便修成魔體,至多和蕭縱橫旗鼓相當,若非有外人相助,蕭家不可能一夜之間全部滅了。

「你可知道那些人是什麼身份?」

「我知道,當日引我過來的人,正是三哥雲森!」雲雕語氣森然,到現在都難以相信背叛他的人正是最親密的人。

蕭奈何沉默,他自然不考慮雲森為什麼會背叛雲家,當日蕭塵背叛蕭家,今日雲森背叛雲家只怕也是同一個目的。

目的是什麼蕭奈何不用了解。

雲森原本不過是地靈境後期,一生碌碌無為,當卻在這兩年中展現很高的天賦,一躍成為天靈境,和蕭塵的事迹相似。

若非有人在暗中扶持,只怕這兩個人花個幾十年未必有如此成就。

想要為蕭家報仇,只有一個辦法,也是最簡單的。就是將所有涉及到蕭家慘案的人都解決。

而那個幕後之人和蕭塵絕對是必須死的,除此之外,什麼雲森背叛之事跟蕭奈何毫無干係。

「不但如此,當日那些人來的時候,我聽到了一個消息,說在世家盟啟動陣法,覆滅雲家,由另外三大家族取代位置。」

另外三大家族?

蕭奈何漸漸是將所有線索聚在一起,蕭家覆滅,誰的利益最高,不是雲家,而是那三個新晉的世家。

雲家覆滅,收穫最大的同樣是那三個世家。

蕭家和雲家在京都成名,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而王、宋、林三大世家是在百年之前才立足於京都,即便外人稱京都五大家族,蕭家和雲家千年來盤下的人脈和勢力絕非這三個新世家能夠相比。

只要蕭家和雲家一倒,所有產業、人脈和影響力都會轉到他們三個新世家手中。

三家都非常清楚,只有蕭家和雲家都消失,他們才有出頭的一天。

「看來那新的三大家族其中貓膩可是不小啊!」蕭奈何微微一笑。

即便想通了,他也不覺得這三個大世家有什麼難對付的。

雲雕細細想來,說道,「雲森的夫人是王家千金,看得出王家很早前就有插入雲家中間。」

「而且這個陣法布置肯定不只一個人,血煞陣屬於魔仙級別的陣法,後天靈境的人基本無法布置出來,除非需要多位後天靈境的高手共同擺陣。」

雲雕一聽,神色有些難看:「多位?這麼說來雲家中的內奸還不知道有多少?沒想到我們雲家已經是落到如此緊張的局面,我既然出不去,麻煩您,一定要告訴給家主啊。」

此時雲雕也沒有想到,曾經被自己看不起的蕭奈何,居然有關乎雲家存亡的一天。

蕭奈何一聲冷笑,當日雲家人逐他、亡他,如今讓他去救雲家中人,他沒有這麼崇高的情懷。

一見蕭奈何的神色,雲雕知道結果,語氣中有些薄怒:「蕭奈何,你蕭家覆滅之後,雲家肯收留你,無論如何,對你有恩澤,此時你卻不肯報答,無情無義!」

蕭奈何忽然回過頭去,體內的靈力提了起來,一道威壓是釋放出來,「你這是威脅我?」

靈魂顫動,幾欲毀滅。

雲雕在威壓的逼迫下,魂體被逼得幾乎要破滅。

後天靈境,居然神魂居然可以強悍如斯。

忽然,蕭奈何雙眼一眯,雙眼望向了池底,身子悄然一動,無聲無息的躍到上邊。

「咕嚕咕嚕!」

池水冒泡,只聽得一陣嘩啦的聲音,從池水中彈出陣陣水花。

「今天是穩陣之日,大人派我們來看守,趕緊出來。」

「我知道!」

……

幾道聲音是從池中傳來,四個的腦袋是從水裏面冒出來。人影一閃,幾個人身手伶俐,一下子便是跳到了岸上。

「怎麼有鬼魂從血池中出來了?」

其中一個黑衣男子瞅到雲雕的魂體,不由得驚道。

聲音剛落,那個黑衣男子只覺得自己的脖子一涼,緊接着又絲絲寒意從空氣中滲透到了自己的喉嚨裏面。

「怎麼……」聲音才剛剛從他的喉嚨中從出來,黑衣男子就已經是說不出話來了,雙眼一黑,生機頓時丟失。

邦邦!

黑衣人倒在了地上,另外三個男子微微一愣:「你怎麼了?」

亮光一閃,一股氣壓在上方碾壓而來,蕭奈何雙拳一出,對着其中兩個人的天靈蓋是擊去。

同是學武之人,在蕭奈何的拳頭壓來之時,那兩個人已經是感受到了一股殺意赤裸裸從他的上方迎來。

雖然是感受到了殺意,身子卻是追不上。

一人一拳,蕭奈何雖然成就地靈境不久,但是經驗極豐,知道打人打要害,殺人不留手。

片刻之間,兩拳一招便是送了過去,三個剛剛冒出頭的男子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便是被蕭奈何收拾掉。

「剩下一個了!」蕭奈何靈力畢竟處於後天靈境,遠遠不足當初天妖時的厲害,在耗費精力擊殺三個修為和自己相當的人,體力消耗不小,藉著吐氣恢復精力。

留下來的男子年紀要比蕭奈何大上十來歲的樣子,只是自己的同伴在眨眼間被殺得毫無還手之力,不由得是讓他心生恐懼。

「你……你是誰?」

男子修為在地靈境中期,四個人的修為都和蕭奈何相當,但在這短時間內被蕭奈何殺盡,何不讓他對蕭奈何忌憚不已。

雲雕也是看得膽寒,他在生前實力和眼前這四個人相當,而他也看得出蕭奈何境界並不高自己多少,可要他自己在極短的時間內擊殺這三個男子,他絕對是做不到。

就算蕭奈何是打了個對方措不及防,他自問也不可能出手到讓對方無法反應過來。

「到底是哪個人傳出,蕭家這位公子毫無實力,為人懦弱的?」

這哪裡是為人懦弱,蕭奈何這一手,若非是常年處於生死之間,絕對不可如此殺戮果斷!

但這蕭家公子什麼時候和人拼殺過了?

「你看得出這個人是誰嗎?」蕭奈何轉過頭問向雲雕,能夠知道這個地方的人,絕對和血煞陣有聯繫。

雲雕細細看了男子一眼,驚道:「他是雲空禾,旁支子弟,是我十二弟的兒子。」

「雲家人?」

「不只是他,地上那三個人都是我們雲家的精英弟子,難道他們是雲家叛徒?」雲雕震驚。

蕭奈何冷冷一笑,無視那個傻站的男子,一手便是抓向地上某個人的臉,用力一撕,竟然撕開了臉皮,露出了另外一張不同的臉孔。

「人皮面具!」

雲雕也是見多識廣,一見蕭奈何的手法,就知道了他的意思了。

「我們雲家居然被混了這麼多人進去了?」

蕭奈何冷冷一笑,正要說話,卻忽然是聽到了一聲疾風搖蕩的聲音。

那男子身子宛如疾風,一把就要投入池中。

他以為蕭奈何的修為遠高自己,並未留人之意,一開始輸了氣勢,就要趁機離開。

只是在他起動的時間,蕭奈何早已經是有所防備,他恢復體力之後已經是暗暗聚集了靈力,神魂聚集在對方身上。

「給我定!」

蕭奈何腦中浮起一招「束縛」手法,來自於當初自己後天靈境的得意招式。

神魂一落,蕭奈何隔空是抓了過去,竟然是打在了那個男子的三寸之處。

「滾!」

男子又驚又怕,凌空一翻身,如同泥鰍滑溜溜就要跳到水中。

「不能讓他走。」

雲雕害怕,這男子一走的話,打草驚蛇,到時候雲家真的是沒有任何準備了。

蕭奈何並不理會,男子氣勢已經輸了,若是拋開生死和蕭奈何抗衡,還真有一線生機,可惜氣勢一走,滿盤皆輸。

嘩嘩!

手掌晃動,蕭奈何的掌風如驚雷,狠狠撞向男子,將其拍落在岸上,一時之間體內的所有經脈竟然被擊碎。

「功力盡失!你……好狠!」

男子一口血噴出,此時他已經知道無力回天,只好是束手就擒。

蕭奈何面無表情,只是冷冷道:「到底是什麼人,要你們布置這個血煞陣的?」

「你知道血煞陣?」男子臉上流出一絲詫異,繼而是麻木表情,「就算你殺了我,也休想從我嘴裏知道半點消息。」

蕭奈何冷冷一笑:「當真以為我沒有辦法撬開你的嘴不成?」

體內金丹隨心意一動,金光閃爍,一道神光在蕭奈何的眼中射入了男子的雙眼。

《諸天重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