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鑄仙道
鑄仙道 連載中

鑄仙道

來源:google 作者:重氣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觀 奇幻玄幻 重氣君

被遺棄的小世界重開仙道永生的誘惑誰能抵擋放棄皇族身份的葉觀在為父復仇的道路上卻發掘出了人族的過往真相暨朝之外還有無盡疆域天上之外是否還有天展開

《鑄仙道》章節試讀:

「就地紮營,明早辰時出發。」

一名精壯的家丁腰掛斷刀,昂首闊步在一行車隊中,他的太陽穴微微凸起,可見是修鍊了不錯的內家功夫,凡視線所及無人敢與之對視。

所有人都有氣無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動彈不得。

車隊里的人都趕了一天的路,早已是飢腸轆轆,稍作休息之後紛紛起身架鍋熬粥。

其中一名少年格外勤快,架鍋,生火,燒水放米一氣呵成,不一會兒就飄出陣陣米香味,一時間眾人腹中都傳出咕嚕嚕的響聲。

「粥熬好了,大夥快起來吃,來王叔,我扶你。」

少年不僅幹活麻利,嘴還特別甜,車隊里的工匠們都特別喜歡這個懂事的少年。

就一小會,所有人都分到了滿滿一碗粥,不少人都從自己的行囊中拿出自己家腌制好的鹹菜,就着粥梭羅幾口,全身的疲勞都緩解不少。

「小葉啊,你也累了一天了,趕緊吃口飯,明天再趕一段路,咱們就能到地方了。」

「說的也是,王叔你們先吃,我去找個地方先放個水。」

一身樸素的麻布衣,飽經風霜的臉,任誰看了都認不出這就是京都城裡惹是生非的神武小侯爺。

那日出城後,葉觀一路向南,順着官道進入百花城,在城內閑逛了兩日,隨即走水路繼續南下。趁着某夜裡烏雲密布,伸手不見五指的時候,悄無聲息潛入水中,屏息收斂氣息潛游半個時辰,在另一處水道分叉口上岸。

上岸後,將自身的貴族華服埋在一處泥潭中,換上途中買下的粗布麻衣。

之後夜行五十里在鄰近的雲浮城外買了一匹腳力好的駿馬,自此一路往西北而去。

他早已知,自己出城的當日就有皇帝的暗衛出城,隱匿在遠處跟着自己,一來可以在有危險的時候出手,二來是盯着他的動向,將一舉一動轉報回京都。

在行進途中的客棧里,葉觀遇上了一支車隊,通過偷聽他們的對話,得知車裡護送的是暨朝鄰國衛國一地的郡主,名義上是前往嵊州遊歷,實則意欲前往倒懸山,拜入焚煙山門下。

並非所有王朝如暨朝一般,眼裡揉不得修道這顆沙子,如衛國對修道就保持不支持也不反對的做法,甚至有些小國的王室還悄悄修鍊道法,企圖追求長生不滅。

於是乎,葉觀提前夜裡出發,趕在車隊必經的道路上佯裝暈倒,待車隊將其救起後,擬造了一個父母雙亡,流落此地的故事。

西北一帶多窮苦,諸如此類的事情並不罕見,加之葉觀的演技着實到位,說得車隊中幾名侍女都紅了眼眶,心生憐憫,車隊中人倒也沒有過多懷疑。

況且這車隊一行在途中遭遇幾次匪徒的襲擊,着實損失了幾名僕人,在小郡主的首肯下,葉觀便順理成章補充進了車隊之中。

跟着車隊足足行進了一月有餘,才抵達倒懸山的外圈。

車隊里武功最高的莫過於帶隊的護衛長,也正是由於他的存在這一車隊能有驚無險,不少侍女路過護衛隊的時候,都忍不住多看他幾眼。

奈何護衛長也止步於武者巔峰,未能踏入武侯境界,葉觀就這樣在他的眼皮底下悄無聲息潛入一旁的叢林,消失在營地附近。

「差不多就是這裡吧。」

估算了一下此地離營地得有四五里地的距離,感應周圍只有兔子,松鼠一類的小生靈後,葉觀當即就在原地盤膝而坐,緩緩調勻呼吸。

這一路的西北行,他大部分時間都在腦中消化流雲固傳輸的各類知識與訊息,一遍遍篩選完記憶後,葉觀終於對修道世界有了個透徹一些的了解。

流雲固所屬的道統是道門十絕之一的焚煙山,坐落在倒懸山之上,宗門內有強大的真我境修士坐鎮。

修道的境界之初,需要自身具備中段武者的實力,調動體內的氣,打通位於眉心,胸口,雙肩,雙掌,雙膝,小腹內的九個穴竅,九竅盡開,便可接納天地間的玄氣,存於九竅之中,至此便達到九竅境。

九竅之後,人的三魂七魄便不再分散周身,盡數歸攏於腦中識海,九竅之中的巨量玄氣湧入其中,滋養魂魄,世間魑魅魍魎不可傷其神。這一境界需採得天地靈寶作為定神之物,坐鎮識海,待魂魄完全融為一體,化為「元神」,自此「元神」可透體而出遨遊天地,此境界被稱之為神谷境。

當初的流雲固元神為劍,便是魂魄化為「元神」,通過秘法將元神短時間內鍛造成利劍。

當神谷內的元神完全合一,便需要經歷風火大劫,天火焚身,陰風傷神,稍有不慎便會生死道消,連元神都會化為虛無,在修道界也被稱為「天災」。

若有幸渡過天災,元神便會受到蒼天福澤,化作一尊神胎,神谷內自成一個小世界,所有的玄氣都會逐漸轉化為玄元,其精粹程度遠非玄氣可比。此境界的修士開始掌握「道則」,流雲固的記憶中並未過多提及道則詳細,只怕自己也並不是很清楚。

不同道則孕育的神胎截然不同,自然是有強有弱,道則的高低決定了修士未來的極限,故而許多強大的修士會長時間停留在這個境界,前往秘境尋找機緣,意欲獲得足夠強大的道則。這個境界,便是唯一境。

再往下,便是最為神秘的真我境,這個境界的修士可以成為稱霸一方的道門宗主,體內的神胎孵化,孕育出一個融合道則的全新元神。

真我境對於如今的葉觀來說,實在是太過於遙遠,他還沒有愚蠢到自認為可以修道到那等境界。

「氣沖九竅,神與念合……」

心中默念口訣,配合體內的氣運行對應的脈絡,自頭頂下沉,鑽入對應穴竅中。

這套功法名為《虛合功》,指明開啟九竅的過程中,每一團氣的運行軌跡和匯合節點,循序漸進衝擊每一處穴竅。

全天下的修士,開通九竅運用的皆是這套功法,可以說這門功法並不值錢,但又是踏入仙道的必修之法。

一顆,兩顆,三顆,四顆,足足有四團金色光點在葉觀身上亮起,正是眉心,胸口和雙肩的穴竅已被打通,一運功便有玄氣入體流轉四處。

他的雙眉逐漸皺起,雄渾的武道之氣浪濤般衝擊雙掌之間。

兩顆金色的光點在他掌心忽明忽暗,持續的氣衝擊着實讓掌心穴竅有些鬆動,想要一鼓作氣沖開,總是差了一股勁。

許久,葉觀止住氣的涌動,停止運功。

縷縷金色的光絲從亮起的四處穴竅中逐漸溢散,消失在叢林中。

未完全開盡的九竅無法存儲玄氣,只能短暫納入體內,神谷之下的修道者本質上依舊是凡人,唯有存玄氣於體內,自由運用的才算是踏入道體。

「難怪有人說修道者拼的就是資源,我這踏入武侯級別的氣竟只能開四竅。」在京都他曾聽聞過這句話,當時未能理解,修道一途拼的難道不是天賦而是資源。

時至今日終於理解這句話的深意,就是氣的精純度和短暫的總氣量。

簡單而言,每個人體內的氣總量是不同的,武道越高深者經絡越堅韌,不僅能通過的氣更多,而且純度更高,產生的爆發力更強。

如葉觀,武侯的實力下,無需藉助任何外力,單純運用體內的氣便可沖開四竅,這便是武道帶來的好處。

通常武侯之下的武者,頂多沖開兩竅便是極限,每多一個穴竅,沖開的難度便會更上一層樓。

並不是所有人都有大好機緣邁入武侯的水平,因此修道界大多會採用另一種辦法。

吞服天材地寶。

少部分珍貴的藥材內蘊改變體質的力量,經過萃取成丹後,一經吞服便可刺激體內肌肉筋脈,藉此激發人體潛能,釋放出更多的人體精氣,一舉突破穴竅障礙。

從一竅到九竅,單純借用丹藥之力,只怕是京都的富商人家傾家蕩產都未必能做到。

「罷了罷了,到焚煙山再想辦法吧。」

無奈搖搖頭,葉觀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當下就開始練起四極拳,此為武道根基,每天他都會悄悄練上一個時辰。

每練一遍拳法,讓體內的氣遊走周身,匯合而來的氣都會增長一點點。人體潛力是座寶庫,持續的修鍊就是在這座寶庫中挖掘珍寶,這是每一位習武之人都認可的一句話。

夜已深,車隊的眾人紛紛進入夢鄉,舟車勞頓下早已都疲憊不堪,倒頭就睡。

他們只知道郡王的命令是跟着小郡主,至於做什麼並不關心。

一片鼾聲中,一道身影無聲無息摸到營地的邊緣,探查一番沒人注意自己後,葉觀找了個空閑的角落和衣而睡。

整個營地除了偶爾有巡邏護衛經過的腳步聲外,只有篝火的噼啪聲傳出。

只有那名精壯家丁看了一眼葉觀的位置,疑惑地撓撓頭:「剛才那個位置有人躺着嗎?」

隨即不去理會,繼續繞着營地巡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