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住嘴,超獸武裝!
住嘴,超獸武裝! 連載中

住嘴,超獸武裝!

來源:google 作者:九斤太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熙瑤 盛廷白 都市小說

【都市+機甲】什麼,能量需要用到衛星,那我得跟馬斯克談談引擎轟鳴,那是幻麟神身高近百米的機甲佇立在大廈前你一學生,拿什麼跟我斗?老子可是灰社會阿飛歪嘴一笑,"住嘴,超獸武裝"!展開

《住嘴,超獸武裝!》章節試讀:

「想到剛才那個美麗女孩了,別想了,這麼漂亮的女孩,說不定早就有男朋友了,你上去幹啥」。

胖墩像是看出火麟飛的心中所想。不禁損一下。

「想來我苗條俊也是英明神武之人,只不過被脂肪擋住了我有趣的靈魂,怎麼就沒有人透過我的外表發現我的內在美呢」。胖墩獨自感嘆。

火麟飛心中無語,嘲諷道:「人心隔肚皮,可沒想到隔這麼厚的肚皮…」。

「天道不公,可惜了我這一身抱負無處施展」,胖墩也不理會火麟飛的嘲諷,躺在床上,腿搭在梯子上,翹起二郎腿,晃來晃去自言自語。

火麟飛半坐在床邊,在手機上搜索着哪裡可以賣古董,翻來翻去怎麼都是些廣告。得找個安全的地方,這東西怎麼說好像也是來路不正,再被**查了,那不就嗝屁了。說不定要去蹲局子,這學也別想上了。

想着要不要矇著面去,是蒙上半臉還是蒙下半臉呢,真是讓人焦灼。

要是武裝鎧甲豈不是要成全場焦點,再被跟蹤,那不就完犢子了。

「平陽山古董市場」。距離這個地方倒是有些遠,地方怎麼這麼偏。

一個百度詞條出現在火麟飛眼前,這不就是那種鬼市,在電視上看過,參加鬼市的人都帶着面具,處理的東西不問來路,不問身份。只要東西真,就能出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這幾天就有開辦,火麟飛心中想着,總要把東西賣出去呀,那就到時候過去看看。

「胖墩,你那裡有沒穿過的**嗎,借我一隻」。

「穿過的行嗎」?

……

平陽山

這個地方非常偏僻,雖然地方在規划上是屬於省城的地區,但是偏的也可以說是非比尋常了。如果坐車去,怎麼也要坐三四個小時,還要中間中轉,特別繞。山下有一個小鎮,名為平陽鎮,那些商人搞的什麼古董集市約莫就在這裡了。要不是路上還有些霓虹燈,都要懷疑這裡是不是還有人住。慢慢的荒涼風。

「應該就是這裡了」,「嗯…嗯…嗯!… 呃啊」。

這**倒是緊緻,勒的臉上的肉極度扭曲,根本看不出來這人原來的相貌。

只見這街道一條路顯得十分昏暗,兩邊的商販十分的多,一個攤位緊挨着一個攤位,大多是4乘4的地攤布,街道兩側很多小巷子,如果是人住的話,未免也太多了。

這樣看來,如果出什麼事,把地攤的布的四角一捏,順勢一抬,就可以順着後邊的巷子跑路。這麼長的街道,跑了可就很難抓到人了。這群販子看來也不是做什麼良善生意的。火麟飛心中警惕。這次火麟飛就只帶了一件器物,先試探一下行情。

火麟飛在其中繞了兩圈,除了出口外,又找了一條路,翻過兩道牆,便可以跑到外面的荒地。這樣就可以抓緊跑路。 說著,看向,這條街道中間倒是有幾家看起來像模像樣的商鋪,裝潢倒是看起來挺上檔次,既然不是想着隨時隨地跑,那也就應該是做正經生意的人。

走進店鋪,環望一下,並沒有人,桌子上擺着幾件特大號的天青色瓷器,還有中間櫃檯上的冒着熱氣的紫砂壺,周邊物櫃,琳琅滿目,各種古董器物。

「這玩意收不收」,火麟飛刻意壓低聲音。從背包里拿出來一尊扁圓青銅酒器。

一個裝扮怪異的小老頭冒了出來,身高不過一米五六左右,身形有些佝僂,不過,越是上年紀,越是顯得在這行里有些閱歷。

「青銅觚,東西是好東西,可這形狀怎麼怪怪的,難說是什麼朝代的器物喲」。一個帶着面具,渾身衣服並不是現代裝,倒是裝扮的跟什麼南疆巫師似的小老頭冒了出來,裝神弄鬼。

「兄弟,出手要多少」。

「你能給多少」,火麟飛把問題拋回給他,其實火麟飛根本對這個毫無概念。

「這青銅觚模樣古怪,想來是年代不近,可這保存的可是一點都不好,這銅銹已經覆蓋在上面」,這個看着像巫師的小老頭說道。

「五十萬!怎麼樣,行的話立馬打錢」。小老頭想要一口說定。

這個價格對於火麟飛錢是挺多,也沒有見過這麼多的錢,但是好像青銅器遠遠不止這個價格,而且這個時間怎麼說也有無數世紀了,肯定是真貨,這老頭不識貨呀。

「一百萬」,火麟飛開口說道,先試探一下。

「成交」,這小老頭話音剛落,便從桌子後邊提溜出兩個紙盒子,聽落在地上的聲音,倒是挺有分量。打開一看,滿滿當當的現金,一摞是五十萬。

火麟飛臉色一愣,「呃…還是說低了」,不禁心中有點後悔。再說,這老頭,速度也太快了吧。

我拿着五十萬,另外的五十萬,打到卡里,火麟飛從褲兜里掏出來一張銀行卡。「打到這裏面」。

「稍等片刻」。

少頃,火麟飛把紙盒子里的五十萬的現金裝進了背包,拿着那人遞過來的銀行卡。

「先生,已經打到您的卡里了」。

「好」。

沒想到這麼順利,畢竟是意外之財,總有些心慌,現在換成了現金,火麟飛心氣一順。說到底火麟飛不過一個大學生,沒什麼經歷,心思也是單純的很。

「阿涼,銀行卡的戶主叫什麼名字」?

剛才巫師裝扮的商鋪老闆向後邊的一個夥計問道。

「苗條俊」。

「你表舅跟上去了嗎,那人說不定不止這一個青銅器,再找到一個,你這輩子就衣食無憂了,就這東西現在可值錢的很啊」。小老頭眼睛微眯,輕聲問道。

「在跟」。

所謂財帛動人心,改變命運一夜暴富的機會可是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