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紫荊令
紫荊令 連載中

紫荊令

來源:google 作者:新版紅雙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鋒 奇幻玄幻 木木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心存正氣,無地域之別、無性別之分、無身份之差他叫南鋒,從死人堆里爬出來再次重生放蕩不羈,卻不失真理隨行,用行動為己開闢不同之路,用能力走出七彩人生故事從紫荊令開始……展開

《紫荊令》章節試讀:

木木在客棧內包了一個小院子。

花點金幣,南鋒不在意,在他眼裡,錢財就是拿來用的。

住下來之後,南鋒開始了對這具身軀的鍛煉,最起碼一些武術的招數要施展出來。

以前南鋒施展腿法,迴旋踢、蹬天腿,都是輕鬆自如,而且還有力度。現在這身軀,敢施展那些招數,肌肉和筋脈都會拉傷。

南鋒的鍛煉方法,讓照顧他生活起居的木木看得是眼花繚亂,木木在唐侯府見過武者修鍊,但沒見過南鋒這樣的。

這天鍛鍊出一身熱汗的南鋒泡澡的時候,木木開口了,他打算幫南鋒跑一趟,去王都去找唐韻。

「暫時不要去了,她不關心我的情況下,你去說了也沒用;關心我的情況下呢,說這些又讓她擔心,所以不管哪種情況都不需要跟她說。」南鋒思考了一下說道,他能看到事情的本質。

木木沒有說話了,他覺得南鋒說得有道理。

在望江城住下來,南鋒一天的時間,大半天在調理身體,傍晚也會到街上走走,對於新世界他得了解。

隨着了解,南鋒知道,紫荊王國的武院很多,但層次不同。最好的武院是王都的紫荊武院,王公貴族的孩子都是以進紫荊武院為榮,其次的就是各郡的武院,紫荊王國十二郡,有着十二座武院。

在武院表現優秀的,會被王國看重,會被選到王都武院,在王都武院表現優秀的,會有官職和爵位的封賞,也就是說武院是平民,是武者唯一有前途的出路。

在客棧呆了半個月,南鋒想了一下,覺得木木這樣不合適,自己進入武院後木木怎麼安排?撇下不管,南鋒做不到。

思考了一陣子,南鋒喊來了木木,「木木,接下來你就不用跟着我了,咱們在唐元和唐琪琪那裡弄得金幣也不少,你看看能不能在望江城的周邊買個院子。」

「公子,不要趕木木走啊,唐侯府,木木是回不去了。」聽了南鋒的話,木木頓時有些着急了。

「你別著急,先坐下,聽我慢慢說,唐侯府別說你回不去了,就是能回去,咱也不回去。人活着,什麼都可以沒有,但不能沒有尊嚴。我是讓你買個院子,有個家,以後能有自己的生活,不需要去看誰臉色。」南鋒將木木按到了凳子上後,說了自己的看法。

「不行,那公子沒人照顧。」木木還是搖頭。

「我進武院後,一般都是修鍊,再說了我也能照顧自己,以後在武院沒事了,我就去找你,退一步講,即便是我混的不好,咱們有家,也是有落腳地了不是?」南鋒笑着說道。

聽了南鋒的解釋,木木這才點點頭。

「那你就去安排這個事吧!」南鋒對着木木說道。

木木跑着去找合適住處,南鋒就在客棧內,不斷的習慣自己的身軀,強化體力、強化力量,另外就是身軀的柔韌度。身軀沒有韌性,不說其他,腿法就是施展不開的。

這天做了完了訓練,收拾了一下,見木木沒回來,南鋒無聊就上了街。傍晚的望江城很美,從城外引入了蘭江河水,形成了一條小河,小河邊是燈紅酒綠,一道道小橋。

聽着粗狂的鼓聲音樂,南鋒皺皺眉,他很喜歡音樂,但不喜歡這樣的,他喜歡細膩,有意境和感覺的曲子。

到了一家樂器店前,摸摸袍袖內的幾個金幣,南鋒就進去了。

看了一下店內的樂器,南鋒苦笑了一下,竟然沒有發現自己喜歡的。

「老闆,匠人在么,這把古琴能否改一下么?」南鋒喊來了老闆。

「可以,不過公子要付了這把古琴的錢。」老闆看着南鋒說道。

南鋒點點頭就付了金幣,隨後拿着古琴,跟着一個匠人到了後院。

遞給匠人一個金幣,南鋒說了自己的構想,他想要的是吉他,買古琴是為了琴弦。

匠人有些愣,南鋒所說的吉他,對他來說是前所未聞,不過他還是按照南鋒的意思去辦了。

材料是現成的,只是製作和加工,倒是沒用多少工夫,半個時辰就弄好了,南鋒調試了一下音弦,感覺很滿意,對着匠人點點頭,「多謝師傅。」

「不客氣,公子讓在下開了眼界,真是好想法。」匠人給南鋒又拿來了一個盒子。

離開了樂器店,南鋒就在街道邊走着,這時候月亮已經升起,街道邊都是各種叫賣聲。

他鄉,人在他鄉!現在南鋒的感覺就是孤單。

到了一座小橋邊,靠着欄杆,看着天上的明月,南鋒不知道曾經的世界現在如何。

解開掛在肩膀的吉他盒子,南鋒坐在橋頭石獅爪上,試了兩下音節,自彈自唱起來,是他比較喜歡的水調歌頭。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惟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蟬娟。

意境是好意境,但有人偏偏打破了這個感覺。

啪!

一個清脆的響聲,將閉着眼睛唱歌的南鋒節奏打斷。

南鋒裝着吉他的盒子里,一枚金幣不停的打着轉。

抬頭看去,南鋒發現圍了不少人,金幣是誰丟的,他也不知道。

南鋒知道被人誤會了,此時的他,在別人看來,說得好聽點是賣藝的,難聽點就是要飯的。

「各位,我不是賣藝的,只是有感而發,情不自禁的吟唱兩句,不要誤會,這是誰的,誰拿回去。」南鋒開口了。

「公子曲子高雅,難得一聞,再說了,誰都有落難的時候,就是互相幫襯一下。」一個男子又朝着南鋒的吉他盒子里丟了一枚金幣。

接着一發不可收拾,圍觀的人都是慷慨解囊。

「南鋒在這裡謝謝各位,其實我就是剛離開家,有點傷感,所以抒發一下內心的情感。」南鋒站起身,臉上有着尷尬,因為看見了熟人,易霖和易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