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紫月當空
紫月當空 連載中

紫月當空

來源:google 作者:北太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華 奇幻玄幻 楊天佑

滾滾寒潮帶着滿天風雪而來,數之不盡的妖獸、異族隨之入侵,在那幽暗的幕後,更有狡詐、殘忍的魔修隱藏,他們窺探着凡人的血肉,覬覦着北河域人族仙道勢力所佔據的富饒資源一場大戰拉開序幕,在這場生與死的洗禮中,紫月楊家披荊斬棘,崛起於亂戰之中展開

《紫月當空》章節試讀:

黑色長槍一經祭出,就爆發出強悍的力量。

槍尖一點,一道巨大的黑水漩渦浮現,在那漩渦**,一枚拳頭大小的水球緩慢旋轉着,一股驚人的波動從中傳出。

面對白袍老者這一擊,楊天雪臉色微微凝重,不過卻也沒有慌亂。

只見她從容地揮動衣袖,一面赤金色的圓形盾牌飛出,盾牌上刻畫著一道道奇特的獸形紋路,盾牌的正**,雕刻着一顆威猛的虎頭。

威虎盾,一階上品防禦法器,也是楊天雪三大上品法器的最後一件。

「嗷……」

威虎盾凌空而立,隨着楊天雪靈力灌注,其上的虎頭猛地張開血盆大口,森森獠牙外露,一股驚人的吸力從中傳出。

黑色長槍橫貫長空,那漩渦**的水球更是當先飛出,猶如長虹貫日般,先行與威虎盾碰撞到了一起。

轟!

靈力對撞所產生的爆裂能量,形成一層層實質性的波動,一棵棵大樹被攔腰斬斷。

叮!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黑色長槍帶起凌厲鋒芒,狠狠點在虎頭眉心所在。

金鐵交擊的清脆聲音,幾乎能夠撕裂普通人的耳膜,可想而知這黑色長槍的一擊有何等威力。

不過,儘管攻勢猛烈,但仍然不足以突破威虎盾的防守,只見那赤金盾牌,面對黑色長槍的不斷突刺,毫不示弱,完美的抵禦下了所有的攻擊。

見狀,白袍老者臉色一變,他沒想到,眼前這個女娃娃的鬥法能力竟然如此高超。

同時操縱三件一階上品法器,不見任何吃力之色,僅是這一手,在鄧家就沒有後輩能夠做到。

而且,另外兩人也頗為不凡,那舞着一桿盤龍金棍的青年漢子,棍法老辣,對時機的把握也極為不凡,竟然越一階,硬生生地壓着練氣八層的藍衣少婦打。

另外一個少年更不必說了,竟以練氣五層之身,越三階斬殺敵人,就算其在這個過程中使用了兩張一階上品的攻擊符籙,也可稱得上一句少年天才了。

想到這裡,白袍老者心中更加不解,如此大好天資,為何因為這幾顆戊土黃杏果就對自己等人不依不饒呢?

難不成這戊土黃杏果,還有什麼他不知道的珍貴之處?

心裏納悶兒,白袍老者手裡的動作卻沒有一絲遲疑,到底是活了七八十歲的**湖了,靈力運轉滴水不漏,一道道水屬性法術更是銜接的十分流暢,一時間,楊天雪竟然拿這個老傢伙毫無辦法。

心中氣悶,楊天雪卻也並未亂了方寸,畢竟是自己一方掌握主動權,等十五弟拿下那藍衣少婦之後,鄧家修士自然無處可逃。

這邊,楊天佑獨斗一名練氣七層的鄧家修士,打的十分吃力。

他的修為還是太低了,沒了金劍符這種一錘定音的手段,普通的攻擊,根本奈何不了眼前這個傢伙。

練氣七層是個門檻,過了這層以後,可以說,到練氣九層之間就再無阻礙。

而且練氣七層的靈力精純度,也要超出練氣五層良多,最直觀的表現就是,楊天佑的雙生刀,連對方的護體靈力都斬不開,更談不上傷到對方了。

不過楊天佑這邊苦悶,殊不知對面的鄧家修士更加難受。

眼前這個小子,不知修鍊的什麼功法,皮實得很,自己數次將之打翻在地,剛要乘勝追擊,結果這傢伙拍拍屁股就爬了起來,跟沒事人一樣。

更離譜的是,這小子的符籙好像根本用不完,一張接着一張,雖然算是一階中下品的符籙,但架不住量大啊,劈頭蓋臉的打下來,自己好幾次都被弄得灰頭土臉。

就這樣,兩人都感覺對方極為噁心,卻也奈何不了對方,只能把希望放在其他兩個戰場,希望自己一方儘快解決敵人,好把眼前這個可惡的傢伙幹掉。

時間流逝,激烈的交鋒又持續了盞茶功夫,終於,楊天王找到了機會。

「朝天一棍!」

悶雷也似的聲音轟隆隆響徹天際,粗大的盤龍金棍凌空落下,猶如擎天之柱倒塌一般,壓的空氣爆鳴不止。

「不……」

藍衣少婦臉色蒼白,沒想到自己剛剛一個細小失誤,竟然被對方如此精準地抓住了。

此時,那盤龍金棍落下的瞬間,已經封鎖了周身數丈空間,這一擊躲不開。

強烈的求生意志讓藍衣少婦發出一聲尖叫,團團血花從她的身上飛濺出來,這是超負荷催動筋脈的後果。

藍色長綾宛若水蟒,盤桓糾結,很快形成一道頗為厚實的靈氣護罩。

不過,在藍衣少婦絕望的目光中,盤龍金棍以不可抵擋的霸烈姿態,衝破了這道防禦,最終狠狠砸落在她的額頭上。

砰!

血花飛濺,訴說著又一位修仙者的隕落。

土黃色的靈氣一卷,藍色長綾還有藍衣少婦的儲物袋已經飛到了楊天王的手中。

和楊天佑一樣,楊天王看也不看自己的戰利品,把盤龍金棍往肩膀上一扛,大步流星朝着不遠處的戰場奔去。

「不好……」

時刻關注這邊的白袍老者不由驚呼,自己三人面對這一男一女一狼本就落入下風,現在又來了個足以斬殺練氣八層修士的楊天王,這場戰鬥不能再打下去了。

想到這裡,白袍老者神色一狠,右手就要朝着儲物袋摸去。

「哼,早就防着你呢!銀月!」

楊天雪一聲冷嗤,呼喚自己的靈獸紫月狼銀月。

「嗷嗚……」

只見白狼仰天長嘯,眉心處,紫月印記浮現,隨後大放光芒。

嗡!

紫月神光!

紫色月光瑰麗無比,猶如一條玉帶劃破長空,照射在將要有所動作的白袍老者身上。

神光籠罩下,白袍老者的臉色、動作陡然凝固,猶如被裝進琥珀中的蚊蠅,竟被定到了半空。

趁此機會,楊天雪赤離雙劍矯若游龍,靈力交錯之間,兩把法器像是組成了一把剪刀一樣,對着白袍老者的脖頸輕輕一剪。

刷!

赤光閃過,赤離雙劍飛回楊天雪的身旁,與此同時,紫月狼銀月也收回了紫月神光。

「不愧是楊家的護族靈獸!」

白袍老者喃喃一句,脖頸上一道血線浮現,隨後人頭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