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別撩我
總裁別撩我 連載中

總裁別撩我

來源:google 作者:一路向陽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深 現代言情 蘇繁

蘇繁恐婚,無奈她把星耀集團的總裁給睡了,被她睡過的人非要她負責她當然不肯了,為了擺脫他,蘇繁只好自黑,把自己的名聲搞臭並且還當起了紅娘給他牽線,甚至親手把他送到別的女人的床上林深恨得咬牙切齒:你這臭女人是沒心的嗎?蘇繁一臉的無所謂:心嗎?早就死了直到有一天,蘇繁發現,這個對自己死纏爛打的男人對她有個大大的好處她抱着林深的大腿:媽呀,真香!展開

《總裁別撩我》章節試讀:

王海浪也是異常震驚,要知道林深這人從沒出過緋聞。

就連單獨跟女人吃飯喝茶的花邊新聞都沒有。

所以圈子裡的人都相信,他不近女色,圈內甚至還盛傳他是Gay。

可蘇繁現在說她把他給睡了,不管是真是假,他都很興奮。

他可以把這個消息賣給狗仔隊,又或者利用這件醜聞敲詐一筆巨款。

果然跟着吳美麗這個豬腦子的人還是有收穫的。

吳美麗的過激反應蘇繁十分的滿意,不過還遠遠不夠。

她決定再加些猛葯。

「沒錯,林深不是個隨便的人,他對我是認真的,可是我並不想結婚。」

「男人嘛,都是大豬蹄子,吃多了就膩了。」

蘇繁從西服里掏出一個手機,還有一個錢包,委屈巴巴的。

「可是他非要纏着我,你看這手機,這卡······說都交給我保管只求我跟他回去。」

原以為錢包里會有一大串的銀行卡,可掏了半天愣是一張都沒有。

就連一張百元大鈔也沒有。

「唉,我對他說剛才王少罵我是狗女,我很不爽,等哪天我心情舒暢了再說吧。」

「妹妹,你身邊的這個男人連大豬蹄子都不如,頂多算根草。」

蘇繁又看向賊眉鼠眼的王海浪,下嘴更是不留情。

「王少,你這棵草還是別插在我妹妹身上了,我怕你營養過多,死的更快。」

這回吳美麗倒是反應的賊快,「你,你敢罵我是牛糞?我饒不了你。」

隨着「撲通」一聲,湖面激起了高高的浪花。

吳美麗嚇住了,她望着自己舉高的雙掌,不敢相信。

「我都沒用力,她,她怎麼就掉湖裡去了?」

掉入湖裡的蘇繁使勁的划動着雙手,「救命啊,我不會游泳,救······」

吳美麗臉色煞白緊緊拽着王海浪的胳膊。

看着湖中撲騰不停的蘇繁更讓她心慌不已。

「海浪,你趕緊跳下去救她,求你了。」

「來,來人,救命啊······」

哪知王海浪卻捂住了她的嘴巴,不准她呼救。

「美麗,像這種女人就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如果她死了,你爸爸就不會責罵你,你也有機會得到林深,不是嗎?」

王海浪的眼珠四下亂轉,他很確定此處沒有監控。

蘇繁害他得罪了金家和林家,他早就恨得牙痒痒。

眼下有這麼好的機會,他又怎會錯過了。

就算蘇繁因此死了,那兇手也是吳美麗,和他王海浪無關。

吳美麗有些不敢相信,他竟然知道自己喜歡林深,更沒想到他還真狠。

沒錯,她是恨不得蘇繁立馬在這個世界上消失,可她不該死在自己的手裡啊!

這樣她不就成了殺人犯了?

這個王海浪分明就是拿她當槍使,她吳美麗還沒傻到這種程度。

她奮力推開王海浪,跌跌撞撞的往人多的地方跑去。

許多的賓客都已經準備離開,金明宸的身份被蘇繁公開後,也不再藏着掖着。

反而大大方方的代替金老爺子出門送客。

眾人見吳美麗跟瘋了似的跑了過來,並且還帶着濃濃的哭腔。

「金少,蘇繁掉湖裡去了,你趕快找人去救她啊,晚了可就來不及了。」

金明宸大吃一驚,根本來不及思考蘇繁是如何掉湖裡的。

他順着吳美麗手指的方向拔腿飛奔而去。

蘇繁也算是他的朋友,再加上又是在自己家裡出事。

於情於理他都有義務救人。

事關人命,金家的傭人也立刻去給金老爺子稟報去了。

賓客們呢,自然也不會閑着,也都紛紛往出事的地方奔去。

一直在水裡撲通的蘇繁看到眾人趕來,渾身一軟沉了下去。

金明宸沒有絲毫的猶豫,衣服沒脫就直接跳進了湖裡。

在湖中心居住,當然會養一些懂水性的人。

他們沒等吩咐便紛紛下水救人。

着急趕來的金老爺子,身着黑色的中山裝,一頭銀髮閃亮。

眾人紛紛讓開一條道,讓他站在最前面。

金老爺子雙手置於拐杖上,一雙如鷹般的眼睛看向因為害怕而哭泣的吳美麗。

「到底是怎麼回事?」

吳美麗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微低着頭,時不時的瞥向湖面。

「這事我清楚。」王海浪從人群里走了出來。

「老爺子,事情是這樣的:美麗在宴會上被吳伯伯打了,我看她心情不好就帶她到湖邊散散心。」

「誰知道才來這沒多久,就遠遠的看到蘇繁脫了西裝,口裡還念叨着,我就死給你看,然後她就跳進了湖裡。」

「我和美麗當時嚇壞了,就分別去找人救人。」

「老爺子,我猜想,蘇繁肯定是跟林總鬧了彆扭,一時想不開才尋死的。」

宴會上,眾人可是眼睜睜看着林深怒氣沖沖的把蘇繁拉出去的。

王海浪這麼說好像有點道理。

可金老爺子卻連正眼都沒看他。

一來,不滿他隨便替人作答。

二來,他一個大男人見到有人落水,卻不下水去救,可見人品一般。

三來,沒有真憑實據的事,隨意揣測,定是不存好心。

金老爺子環顧一圈,「林深呢,他去哪了?」

其中一個傭人拿着林深的西服,回道:「林總說家裡有急事,先回去了。」

還真是怪了,這湖雖說挺大,也挺深,可水流並不急。

按理說應該很容易就能把蘇繁打撈上來。

可偏偏一個小時過去了,依舊沒有蘇繁的半點影子。

金老爺子幾乎把所有會游泳的人都給趕下水去繼續找。

三個小時過後依舊沒有。

蘇繁就跟在水裡蒸發了一樣。

「還真是奇了怪了,按理說人死了屍體會浮起,可這湖面什麼都沒有。」

「或許她已經游到別處上岸了。」有人慶幸的說道。

「可她一個女人哪有那麼好的體力能游去別的岸邊?」

這話也對,要是健壯的男人說不定能行。

她一個弱不禁風的女人,就懸了。

吳言的神色很焦慮,「蘇繁她根本就不會游泳。」

聽聞蘇繁出事,他也是急得不行,本想打電話報警,可金家的人說,先找找再看。

李琳倒是巴不得蘇繁死在湖底才好。

這樣她就不用擔心將來吳言的家產要多分一份。

眾人一聽,好吧,這一幻想徹底被打破。

金明宸累的精疲力盡,只好上了岸,眼看就要天亮。

金老爺子只好讓人輪流下水,只是沒有他的吩咐,誰也不敢報警。

《總裁別撩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