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大人輕點疼
總裁大人輕點疼 連載中

總裁大人輕點疼

來源:google 作者:蘇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肖勒 現代言情 蘇怡

作為慕容家的嫡出小姐,她居然被自己毫無血緣關係的繼兄和繼母趕出了慕容家母親早世,父親也因為肺癆逝去,KW集團的繼承權全部被那二人奪走,甚至為了拿到繼承權,她買了男人要給自己造一個孩子出來,卻沒想到睡錯了人?三年後,她成為報社的編輯,而三年前睡錯的人恍然出現,還是隻手遮天的墨家大少爺?!好吧,墨少,我們合夥把KW弄過來,我把股份分你一份怎麼樣?展開

《總裁大人輕點疼》章節試讀:

蘇怡垂下頭,瞬間覺得自己今天有點不正常,她緊緊咬住下唇,幹嘛要去想那段恥辱的經歷!
大概是一個小時後,付若初離開了。
偌大的房間就剩蘇怡一個人,突然,刺耳的電話鈴聲不協調響起。
蘇怡看了眼手機屏幕上的那個陌生號碼,隱隱不安。
接起電話,她沒來得及開口,電話那頭的令人作嘔的男聲已經響了起來。
「怡雨,回一趟家吧。
哥哥好久沒有見你了,媽也挺想你的。」
要不是三年前發生了那樣的事,她也許還真的信了慕容建的情深意切。
蘇怡心如堅冰,冷笑出聲:「哥?
我爸爸在娶了後媽後,沒見給我生個哥哥吧?
慕容建,準確來說你和我連同父的血緣都沒有,還鳩佔鵲巢,也好意思自稱為我的哥哥?」
「既然軟的不行……」那頭的慕容建頓聲兩下,笑着說:「怡雨,你還記得你媽死前留的老宅吧。
你不交出地契,我的確得不到,但是,你應該知道我有足夠的能力毀了它。」
「慕、容、建!」
蘇怡近乎是咬牙切齒了。
那個該死的男人,這麼多年了,她都凈身被趕出了慕容家,為什麼他還要纏着自己!
蘇怡手指甲狠狠戳進了肉里,不,總有一天,她要想辦法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
蘇怡深呼吸,盡量語氣不煩躁,「好,我回。
但是,你別想耍什麼花樣,而且,慕容建,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給你算計和拿走的了。」
電話另一端的男人勾唇,歹毒的目光懾人十分,怎麼會沒有呢……
聽到她說回來,慕容建語氣也平和下來,「你放心,我和我媽只是想看看你過得怎麼樣。
今晚,我會讓司機去接你。」
慕容建的鬼話蘇怡自然不會相信,但那慕容建不達目的決不罷休,是絕對有可能一把火直接燒了老宅。
她不得不低頭。
城市某座豪華建築內,浴室水聲乍起——
男人矯健的身影在扇形泳池中穿行,掀起波光粼粼的水花,傭人們拿着毛巾等待男人上岸。
男人身材極好沒有多餘的贅肉,肌理分明。
遠處金髮碧眼的助理麥迪拿着份資料,「少爺,調查過了,那天拍照的女人是一名試用記者叫蘇怡,23歲,據說父母在七年前就出車禍雙亡了,另外。」
問言,墨肖勒有些不耐煩打斷,「重點。」
麥迪頓聲,嚴肅的說:「蘇小姐和那天與少爺談話的毒梟,並沒有關係,少爺大可放心。」
「最好是這樣。」
墨肖勒指腹摩挲唇邊,似乎那天蘇怡強吻的溫度,仍殘留在他的唇上,他清冷的眸光瀲灧光色。
被派去接蘇怡的車已經停在了慕容家的別墅門口,慕容建和蘇怡的繼母盧華早就站在了門外。
慕容建身着一身剪裁得體的名牌定製西裝,望着蘇怡下車,嘴角勾起笑,但笑容沒有一絲溫度。
「進去吧,晚餐都準備好了。」
等到蘇怡進門後,盧華和慕容建對視了一眼,「你確定那死丫頭會同意?」
慕容建挑眉,「以她的性子,肯定不會,但是……嚴總偏偏看上了全家照上的她,他與KW公司合作只有一個要求,我們能不滿足嗎?」
等到三人落座,蘇怡的態度並不是很好,她冷冰冰地瞅着盧華和慕容建,「把我趕出去這麼多年,你們不聞不問,我可不相信你們只是為了看看我。」
盧華歉意一笑,「是,我們的確有事要說。」
她往杯子里倒上滿滿一杯橙汁遞給蘇怡,恰好口渴,她就多喝了兩口。
起先盧華也只是說一些無關重要的小事,但慢慢的,她感到體內一陣燥熱上涌。
蘇怡抓着自己領口,呼吸愈發的沉重起來,燥熱暗涌。
怎麼回事?
她赫然一怔,橫眉冷對,「你們下藥!」
慕容建笑得沒心沒肺的,「不給你下點葯,你怎麼會答應乖乖給嚴總睡?」
話罷,慕容建手一揮,身後的傭人全部圍了過來,手裡拿着繩子!
睡?
把她當什麼人了!
蘇怡背脊一陣惡寒,也不知拿來的力氣,一腳踹倒長桌,地板牆壁都震得晃動,她怒吼着:「慕容建、盧華,你們這麼做,對得起當初厚待你們的爸爸嗎!」
慕容建眉梢一挑,滿目不屑,「厚待?
要不是你爸爸對你太寵溺,對我太瞧不起,我和我媽怎麼會反抗?
慕容怡雨,你還是聽話,要是這次合作成功了,我給你三十萬。」
「想都別想!
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一直站在旁邊假笑的盧華開口了:「行了,你也別裝單純,當年你為了要一個孩子,買了男人被他們上的時候,也沒見你純潔到哪裡去。」
夠了,三年前要不是為了不讓KW淪入外人手裡……
蘇怡的手開始顫抖起來,她心一狠,一把抓起旁邊的花瓶朝着盧華的腦袋上砸去,卻被盧華驚魂未定地躲開。
「還不動手!」
盧華瞪了一眼傭人們,那些人立馬朝着蘇怡逼近。
蘇怡忍着難受,爆發出極快的速度,扯過繩子,對準傭人身上,臉上抽去!
傭人們來不及反應,就見她急促呼吸、三步並兩步朝門口跑出將他們遠遠甩在後面。
看起來面善心慈的盧華急了眼,怒吼:「你們這幫廢物!
還不快抓住她!」
就這麼跌跌撞撞地往前走着,走着,目光中多出幾分**,卻不想狂奔到外面,蘇怡整個人撞在了冰冷的車上。
司機猛的剎車,「哪個不要命的啊!」
可這股冰涼溫度從腳底襲遍全身,蘇怡不由得直直地貼在了車頭,她的額頭布上層薄薄的汗珠,面頰已經成了彤紅色。
她嘴中念念有詞,「我不會放過你們母子的……」
迷迷糊糊中感受到一股令人害怕的寒氣靠近,她下意識一哆嗦,眼睛微微打開縫隙,看不清楚模樣的人影,落入迷離的眼底。
糟糕!
這是個男人!
她下意識要起來,身體卻不由自主的抓住了男人的衣袖。